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修行》

※ ※ ※ ※ ※ ※ ※


 楊戩的轉變令玉鼎真人眼前一亮。
 這孩子…成長了不少。
 「…經此一役後,我認為我的心靈和力量都需要再磨練,所以,我希望師傅你能陪我修練!」楊戩握著三尖刀,端正地跪在師傅面前,態度比以前穩重和成熟。
 「這不是問題。」玉鼎真人溫慈地扶起了楊戩。
 他有時會覺得這孩子像玻璃一樣的脆弱易碎,那大概是父親對孩子的過度保護吧。從他的容貌、素質、造詣可見,楊戩已經是可以獨當一面的天才仙人了…

 楊戩帶著笑容地敘述和太公望師叔相遇的事。
 太公望心懷仁義大志,但智計百出,賤招令人應接不暇,這是從楊戩口中所述得知的。
 看出了他對太公望的崇拜和尊敬,太公望居然能讓這心高氣傲的孩子有那種表情…了不起!
 能讓他消磨了以前那份銳氣,成長到這種地步,作父親的每每看到自己的孩子成長總會不期然感到安慰呢。
 楊戩和太公望,也許會是一對好搭檔。

 楊戩說要跟他修練,玉鼎真人心中苦笑,他現在還有能力和楊戩過招,未來就很難說了。
 這孩子早晚會超越他的…
 「接招吧!」腰間皮扣一解、剎那間看不見的刀光就往楊戩掃去!
 楊戩還來不及反應,他的四周被一陣陣劍光包圍,被師傅斬仙劍揮過的地方都變成一陣陣碎裂,霧光幻影眼前飛逝,斬仙劍的超高速加上破壞力連整個玉泉山也有些微震盪。
 師傅一向只會用木劍和他過招,很少用寶貝和他動真打,現在師傅認真起來了!斬仙劍以超音速的速度和優秀的攻擊力取勝,其力量視乎使用者的功力,不過像玉鼎師傅那般從不偷懶每天鍛練的劍術來看,他能使出斬仙劍的十成威力有餘了。「認真點!楊戩!」
 楊戩曉得師傅現在手下留情,但單是斬仙劍第一擊已經讓楊戩有點吃不消,應接不暇的第二擊隨即飛來。
 雖然很厲害,但他決不會輕易認輸的!
 握緊了三尖刀,跳躍、閃避,他不客氣地還擊了!
 「我來了!」楊戩舞起了三尖刀,三道切裂的光飛撲向玉鼎,玉鼎彷彿早就預測到切裂會從哪一面飛來,斬仙劍三兩下砍回去,輕易化解了楊戩的路數。楊戩也沒有給他留情,下一波攻勢又湧了上來,師傅握劍的是右手,那他就攻左面!
 雖然玉鼎多年沒碰過三尖刀,畢竟是以前的寶貝,他對三尖刀的用法和路向瞭若指掌,連哪一個方位和變化也預知到。玉鼎真人沒因為很久沒拿寶貝就有所退步,楊戩面對師傅的音速之劍完全吃不到便宜。

 兩人由天亮打到黑夜,雖然仙界沒有白天黑夜之分,但仍然感應到時間的流逝,久戰下來,師徒二人雙雙倒臥在玉泉山的草地上。
 「好久沒打得那麼痛快了!」玉鼎真人收好音速劍,張口呼吸著,臉上掛著罕見的柔和。
 「師傅好厲害,幾乎沒破綻,我連近身也覺得困難…」楊戩把三尖刀倒插在地上,抹去額上的汗水,舒爽的吐出一口氣。
 「要練成好武藝不是一兩天的事,楊戩。要曉得寶貝的力量隨著使用者的意志而增減,緊張和急於求勝不會令你實力多加一分,只要保持頭腦清醒和冷靜,那就可以事半功倍,寶貝也會使得得心應手。」玉鼎真人休息之餘也不忘言教。
 「是,徒兒會緊記在心頭的。」對他而言,師傅每句話都是寶貴的金句。這些話不只戰鬥時合用,同時在待人處事上也是十分適用的真理。

 「三尖刀是我以前的寶貝,我對它了解超然,戰鬥上我會佔優勢是想當然的。你很少看到我用寶貝,不了解它也不稀奇。善用和了解寶貝的巧妙之處,才能發揮雙倍甚至更大的威力。」戰後指導也是玉鼎真人的教育方法之一。
 個性正直的玉鼎師傅不會用太刁鑽的寶貝,所以三尖刀和斬仙劍也是用法很單純的寶貝,不過正因為它的單純才能顯出其超強的力量。
 像是有點開竅,楊戩很快作了下一步分析。「…所以,像對付斬仙劍就要在師傅發招之前下手,一來斬仙劍的速度快得不可捉摸,變化很大;二來也容易封鎖你的行動,對嗎?」

 真是一理通,百理明呀。「你沒用哮天犬和法術,削弱了你的實力。」
 「法術,我實在想不到要變成誰。」變成等級低的肯定很快被打垮,等級太高的他負荷不起。法術的意義在於虛虛實實混淆視聽,直來直往的師傅大概不會被他騙過,畢竟師傅對他的了解是非一般程度的。
 楊戩此刻才從手中放出哮天犬,讓牠躺在師徒二人的身邊,草地上多了一隻動物作為陪伴。「即使剛剛把牠放出來,牠也不敢咬師傅你呢。」

 玉鼎真人五指輕梳哮天犬側背的毛髮,「哮天犬,要聽楊戩的話,對我也不必留情。」
 哮天犬豪氣地吠了一聲,表達牠的回應。

 「累了嗎?今晚就睡在這裡吧。」玉鼎看得出楊戩的倦意,溫柔地說。
 玉泉仙景的景致很不錯,星空夜麗,他倆也樂於親近自然,以地為床,以天為被,草地是最好的墊子,也因為玉泉山客人甚少,金霞洞這裡是他們的小天地,很悠閒,很自由,很快活,什麼都不必管。

 「嗯…」師傅的話就有某種引導力量,使一身疲累的楊戩放鬆了下來,閉上眼睛,毫無防備的合眼睡去。

 玉鼎真人看著已睡熟的楊戩,手輕輕地滑到楊戩的長髮上,彷彿又回到了孩童的時代,腦裡浮現的是過往的點點滴滴。


 曾經有一天,他這麼問楊戩:「為什麼要留長髮呢?」
 長髮滿麻煩的,不只每天要打理,修行時飄來揚去也容易阻礙視線。
 「師傅呢?師傅的頭髮比我還要長呢!」楊戩笑著反問他。
 呃…這可考倒他了。他一出生便是長髮,打理是習慣,從沒想過剪掉。「我已經習慣了啊,這把頭髮已經是我身體上的一部分了。但是你…」
 「我也是呀。師傅的頭髮好帥,所以我要像師傅一樣!」
 帥?這樣的理由…實在被這小鬼氣反了。「不怕修行時會礙著?」
 「束起來不就好了。」小小的楊戩撩起一撮髮絲當作頭帶,就那樣以髮絲束起了長髮,整個人清爽多了。
 他忍不住笑了。

 轉眼間,楊戩已經與跟自己不相上下了…
 在他心中,楊戩永遠是他最心愛的『孩子』。
 …如果沒有遇上楊戩,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父愛會氾濫成災。
 兩個男人和一條狗,睡在大草地上。

        &        &        &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楊戩在玉泉仙景全力修練,希望能提昇到更高的水準,而玉鼎真人亦是一直扶助在右,擔任著指導和演練的重要角色。
 然而,這段時間時有傳來太公望執行封神計劃的進展和消息,結果相當優越,封神計劃在仙界得到很高的評價。
 「師叔回仙界了?」正在修練的楊戩放下了三尖刀,不掩喜悅的問道。
 玉鼎失笑了,那是什麼表情呀,看他高興成那個樣子。他按著茶杯的杯蓋劃過茶杯邊緣,讓茶的味滲透清香。他懂楊戩的心情,微笑說:「今天別修練了,難得回來就去看看太公望吧。也順便參詳封神計劃的進展。」
 這孩子不輕易妥協,總得找個理由讓他去得有力一些。

 「…弟子這就去。」是師傅叫他去的,也有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去見師叔呢。
 楊戩左手揚出了哮天犬,坐好就匆匆忙忙地飛走了,連三尖刀也沒有拿。

 真心急!

        &        &        &

 楊戩走了玉虛宮一趟,元始天尊卻說太公望已離開,緣慳一面,有點可惜呢。
 照剛剛天尊所說的時間,師叔應該走得不遠…
 楊戩坐著哮天犬漫無目的地飛,胸中抱著一點點找到師叔的期望,轉眼間飛過了夾龍山。
 「喂!土行孫!別勉強!!」在飛雲洞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語氣頗不耐煩。
 …師叔?
 「閉嘴!閒人別多管閒事!」一把粗獷且帶稚氣的聲音回應太公望。

 說不定就在這裡呢。
 楊戩的哮天犬在飛雲洞前停了下來,沒有人注意到他的降落著地。
 他開始瀏覽四周的景況。一個像山野鼴鼠的男孩正在和太公望師叔對峙,其貌不揚,手上戴著寶貝「土龍爪」。那是懼留師叔的弟子土行孫吧?
 「鼴…鼴鼠先生!你叫得那麼大聲,搞不好那塊石頭會掉下來…」太公望冒著汗預言。
 不出所料!

 楊戩抬頭一望,一塊超級巨石從山頂沿著滾下來,衝向土行孫和太公望!
 救師叔!

 太公望正欲揮動打神鞭,一團白光掠過他後方,直撞進那塊巨石,竟然在剎那間把那塊巨石變成粉碎。
 剛剛那團不是白光,而是一隻狗-哮天犬。
 「好久不見了,太公望師叔。聽說你回來了,所以我來見你!」楊戩現身,笑著和太公望打招呼。
 「楊…楊戩!」太公望對來人頗為詫異。
 「怎樣!?哮天犬的破壞力不錯吧?一擊就把那塊巨大的岩石粉碎了。」楊戩帶著重逢的喜悅,向師叔呈報「戰果」。

 這傢伙…真是厲害得沒話說。
 才沒見一陣子,楊戩好像進步了很多。
 太公望看到土行孫可憐兮兮的表情,公主侍女碧雲又剛得救,心想這總算是個好機會。「土行孫,我很佩服你的執著,沒辦法,四不象就借給你去泡妞!」
 「不勝感激,太公望!我一定會追到碧雲的!」土行孫像打了一支強心針,瀟灑威風地騎上四不象,自信滿滿走向碧雲。「碧雲,請坐我的保時捷…唔?」

 碧雲急步走開,直到在楊戩面前停下來,害羞地把雙手交疊在心口,臉蛋呈現可愛的微紅。「多謝您,楊戩大人。」
 土行孫當場昏倒,太公望卻賊賊的笑了。「果然是『面孔』的問題…」
 有楊戩這個美男子在,反而更加突出了土行孫的「尊容」。
 「閉嘴!」土行孫氣昏了。

 楊戩愕了一下才客氣地回應碧雲。「不客氣。」
 禮貌虛應的背後根本沒半點把對方放在心上,他只是出手救師叔罷了…

 聞名不如見面,天才道士比想像中長得還要好看。碧雲心中暗笑。

 「師叔,回來了這一趟,有沒有興趣聚一聚?」楊戩的焦點始終不在眼前的可人兒,轉頭看向太公望師叔。
 「嗯?你居然會邀約我啊。太陽該不會從西邊升起來吧…」太公望狐疑。
 「師叔!!!」楊戩汗顏,真是有夠不正經的。
 「好啦、小四∼」太公望把小四扯了過來,留在這裡談話不太適合,畢竟巨石塌下也很混亂。而且,小四對土行孫已經沒用了。
 碧雲跟著白鶴童子走了,土行孫一腔熱淚蹲在地上悲嘆。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修行完耶?」太公望語帶哀怨,和小四一同在空中飄來飄去。
 「還未是時候嘛。師叔那麼等著用我嗎?」楊戩坐在地上,臉上帶著微笑。
 他們降落在崑崙山脈中其中一個無名的山丘。這裡地勢窄高,勝在山頂平滑,頗適合停駐談天。
 「等著你去替我打江山呢!哈哈哈!」太公望開始他的瘋狂本色,污泥懶人一號太公望也。

 哮天犬停在四不象的旁邊,雖然一是靈獸一是寶貝,但兩頭動物像在傳達什麼,相當合得來。一般來說,楊戩沒事又閒著的時候,會將哮天犬放出來作伴。
 
 「對了,師叔這次回來崑崙山是為了…?」楊戩問出他心中的疑惑。
 楊戩不是局外人,太公望倒也坦白。「調查封神計劃的真正目的。」
 「封神計劃不是為了消滅壞仙人和打倒妲己嗎?難道說…?」也許事情沒那麼簡單,元始天尊心機深沉,誰曉得他在弄什麼玄虛。
 「封神計劃很馬虎…為了防止混亂,要新的王者建立新國家徹底推翻妲己政權。也只有這樣才能帶給人民真正的幸福。那位新王者就是西方大諸侯,姬昌!」
 「要這樣來保持歷史的平衡嗎…」
 說不定,更深沉的陰謀正在蘊釀…
 「不論有多少犧牲者,人界的和平還是要靠人類本身去爭取。」太公望的眼神閃著堅定不移的目光,他的夢想就是-「建立沒有仙道的人界」。

 「是嗎。」很清高。
 將不可能變成可能,太天真,但只要是師叔的話,夢想說不定能變成現實…。
 楊戩站了起來,收回凝視的目光。「我也要回去了。」
 「耶?你這麼快走啦?」太公望似乎不大願意就這麼放他走。
 「難道你不捨得我?」楊戩臉上浮起自戀的笑容,略過心中的一絲竊喜。
 楊戩坐上了哮天犬,手中一握空無一物,方發現自己原來沒帶三尖刀。
 他失笑,待哮天犬開始前進之後,楊戩回首:「只要到了一個合適的時機,我自會為師叔效勞。」
 說著便頭也不回地離去了。

 楊戩這小子…
 太公望繼續躺在山丘上,小四半睡著伏在他身邊,仰望雲空,腦裡翻攪著許多複雜的思緒。

        &        &        &

 在崑崙山向前飛行的哪吒,在一個握著三尖刀的美男子前方停下來了。
 那是楊戩。
 三尖刀單手架在肩膀上,俊帥的樣貌突出了他的存在感。藍色的長髮隨意束起,身上的披風一同順風飄揚,他站在崑崙山脈的其中一個小石丘,但他只是那般淡然站著也讓人感覺到他的不凡氣勢。
 「你好強呢?憑氣味就知道。有機會想跟你戰一場。」哪吒的語氣已經把楊戩當成競爭對手。
 一種難以言喻的默契瀰漫在兩人之間,彷彿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有感覺,他和這個寶貝男孩或許會成為很好的搭檔。

 「只要你跟太公望師叔一起,一定能夠再見。哪吒。」楊戩閉上眼睛,享受眼前這種奇妙的祥和感。「因為我早晚也會去找他。」
 哪吒沒再停留,發動了風火輪,全速前往太公望那處去!

        &        &        &

 唏!
 玉鼎真人向前掃了一個完美的劍環,舞了一個回劍的動作,收束仙氣,完成。
 他放鬆握劍的手,把木劍隨意放在桌上,突然像瞄到什麼一樣回頭。

 …那是誰?
 腳下踩著兩個像是寶貝的輪子;腰間纏住的白布是寶貝混天綾,雙手鐵環乾坤圈,肩上架著一支用途不明的重型武器,手裡拿一支燃著火的槍。
 沒有人氣,帶著那麼多寶貝,這人想必就是太乙的寶貝人類.哪吒了。
 來歷不明的哪吒飛近玉鼎真人,雙手一同發射威力極大的乾坤圈,玉鼎真人敏捷一躍,避開了,乾坤圈飛回哪吒的手上,裝合,哪吒依舊木無表情。

 十年不逢一旺的玉泉山,怎麼能得到貴客光臨呢?
 「原來這就是寶貝人類,太乙很厲害嘛!」玉鼎打量著「哪吒」,一方面觀察太乙的傑作和他所帶著的奇異寶貝,另一方面又揣測他的身份。
 過了一會,玉鼎真人微笑:「楊戩,回來啦?」
 「哪吒」臉色微變,背著被識破身份的破面子,「哪吒」有點尷尬地傻笑起來。
 他身體閃了一陣光,變回原本楊戩的樣子,手上捧著三尖刀。他向玉鼎扮了一個無奈的鬼臉。「…都怪玉泉山常常沒人來,那麼輕易就被師傅識穿了。本來想嚇師傅一跳說,唉∼我的變身術還是很不行。」
 「我知道是你也不是沒理由的。」玉鼎真人看到楊戩有點沮喪,忍不住安慰他。「寶貝人類去了太公望那裡,怎會來玉泉山呢?所以我才想到是你在作怪。」

 「啊?師傅怎會知道的?」
 玉鼎真人很快就解答了他的疑問。「元始天尊大人剛剛發了電報過來,所以我才知道的。」
 「打電報來幹嘛。」崑崙山的電報網絡由太乙真人發明,像傳真機一樣方便,能隨時傳送訊息的高科技系統。奇怪,雖然玉泉山在玉虛宮緊急電報的傳送範圍內,但金霞洞那部古舊的電報機好像已經荒廢了幾十年,還沒報銷耶?
 「元始天尊大人催促你下凡。」玉鼎簡潔有力道就出了重點。
 「這麼快?」他才覺得時間沒過多久呢。

 話說回來,這意味著楊戩將要離開他了…真有點不捨。
 「不快了,自和太公望相遇之後,你回來也修行了很久,是時候驗收你修行的成果。」不捨歸不捨,楊戩還是要去。
 「…謹遵師命。」楊戩向玉鼎真人行了個禮,右手一揮放出哮天犬。「對了師傅,天尊大人有沒有提及太公望師叔的所在地?」
 「這…我就不知道了,那份電報的內容很簡短,讓我再看一看。」玉鼎真人想起有把這東西帶在身上,方從衣袖取出了一張有點皺皺的薄紙,上面只有幾行字:〔玉鼎,別老是拐著楊戩那麼吝嗇,快點把你的愛徒丟到人間,寶貝人類已經出發了,快去太公望的身邊吧∼〕
 什…什麼內容嘛。拐著楊戩?
 楊戩額上又多了幾條黑線,玉鼎則是苦笑,天尊師傅人都那麼大了還這麼老不修。

 楊戩把那張紙縐成一團,丟在地上踏踏(有點公德心好不好?)。哼,哪管他什麼天尊,敢對他最敬愛的師傅不敬的都該修理。「…算了。只好自己找,師叔既是西歧的軍師,那我也去那裡看看吧。」
 玉鼎真人笑看著楊戩的孩子氣舉動,笑得更深了。他拍拍楊戩的肩膀,「萬事小心。」
 雖然他對楊戩的頭腦和能力有百分之二百的信心,但畢竟執行封神計劃並非兒戲,相信接下來有很多激烈又艱難的考驗等著他。即使是被譽為天才的他。
 「是!」楊戩有力地回應,側坐在哮天犬背上,緩緩飛離玉泉山。

2001.12.4初稿

補後記:
這篇的環境是在應付九龍島四聖之前…很前期了。
一過了聞仲一役,楊戩便深深愛上師叔…^^
我覺得這是蠻可愛的一篇文囉∼雖然沒什麼重心。

櫻喬 潤稿 2.19.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