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隨風 下

※ ※ ※ ※ ※ ※ ※


補遺。

…因為,想跟你從新開始。

Neo-  字根  新、新創之意
Re-  字根  再、從新之意

☆    ☆     ☆

現在倒帶一下,回到那夜晚…不,已經凌晨早上兩點五十七分八秒。
惱人的電話鈴聲響起。

睡在簡易的氣墊床上一個壯碩的身影被吵得受不了了。
翻滾了一下就放棄寶貴的睡眠,頂著一頭捲捲的亂髮,嘴邊邊罵著好
孩子不該說的髒話,爬起來接起那電話。

「誰啊?」口氣不善。

電話那一頭,沉靜了一下。

「他媽的你到底是誰啊?」
『……是…是我,學長,對不起打擾了。』
「楊戩?你不是在那天遠的美國,那個什麼撈子屁子漢堡流你那格老
子的浪嗎?」
『韋護學長,是匹茲堡。』
「…不管了,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啊?怎麼沒叫我去載你啊?」

『我想你在忙,所以就自己坐車回來了。』
(叫你來載還要比照計程車收費再加油錢跟車內清潔費…)
「嘖!真是無情啊!」
(嘖!少了一次A錢的機會…)

『對了,學長…我可以暫住你那裡嗎?』
「怎麼?太公望不給住?」
『不…他醉得睡著。』
「那你就照顧他到天亮啊!」
『現在還是不要在他理智清醒的時候見面……我還沒準備好。』

「你當真的?」

『是的。』

一切,從頭開始。

認真的。
這次,由『我』開始。

「……那你要怎樣開始?」

『老實說,我不知道…』有點苦澀,因為當初是連告白都沒有:
『不過,我會嘗試看看的。』


螢幕一片雜訊,快速倒帶中。
直到變成一片夕陽的紅,『再生鍵』按下。

兩個人,面向著山坡的那一片橘紅色的草皮。
靜謐地…只聽見風吹過的聲音。

「學長…」他撥過長長的髮絲,轉身看著那個人的人影。
「…什麼?」
回過頭的是,自認識到現在,從來沒變過的笑容。

似乎,對著一切帶著包容般,溫暖的臉色。

「很謝謝你,要不是你…也許這個小組報告會交不出來…」

「我才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哪能吃到那麼好吃的桃子派……」

兩人的視線交會後,竟然就移不開了。
亮亮的眼睛,映著自己的倒影。

對方眼中的自己,容貌是再熟悉不過,卻有陌生的眼神。
讀出了情愫,緩緩地發酵著。

像是早已經做了很多次一般地熟練般。
閉上眼,他稍歪著頭…嚐到了對方嘴裡的桃味。

從此以後,他的生命多出一個情人。

叫做太公望的患有桃子癮奇特人類。


……
然後,他們用極為輕狂的腳步來走他們接下來的人生旅程。
直到一天,他莫名地發覺…跟望在一起時,他會…心慌。

知道永遠不可能,但是還是如此地…如此地想望著。

苦,就在可能失去的恐懼下蔓延開了。

☆        ☆       ☆

再開始。

楊戩站在鐵門前面,躊躇不前。

一秒。

兩秒。

三秒。

四秒。

五秒。

……

七十二秒。

七十三秒。

掏出了鎖匙,插入鎖匙孔。

轉…

竟然轉不開。
就在一陣錯愕之中。

門忽地自內打開。

「我換了鎖。」望在門後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喔…」他掂著自己手中的鎖匙,忽地覺得心沉到了谷底。

勇氣似乎在瞬間消失了般。
一個禮拜前的那個晚上,用望的鎖匙開門…沒注意已經換了鎖。

「……你…進來吧!」望讓開了一條路。

「好亂喔…」他環視四周,他懷疑他來到了垃圾場。

「沒有你,怎麼可能會乾淨。」望用著裝可憐的模樣瞪著他。

一個禮拜前根本就沒有那麼恐怖好嗎?他想。

「我來弄吧!」他認命地拖著自己的行李箱,走進臥室。

「嘿嘿嘿,歡迎回來。」望搓著手,跟著走了進去。

☆       ☆      ☆

所以,才會美好吧?

隨著風走,風起,風落。

兩人並肩站在繽紛楓葉中。


「……冷嗎?」

「不會,你的手很溫暖喔!」

「……」

也許,還是會讓望像那晚那樣哭泣也不一定。
可是……還是…想在一起。

他看著望的側面,靜靜地想著。

「哎…戩…告訴你,你不要生氣喔!」
望忽地一轉眼,露出淘氣的表情。
「什麼?」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其實,換了鎖的原因是我把鎖匙搞丟了。^^」

「望…… ="=」

「嚇到你了對不對?^^」

「咳…不跟你計較。」

因為,他也有秘密瞞著望啊!
可是…眼淚,藏在心底就好。


這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