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The Forest》

※ ※ ※ ※ ※ ※ ※

歡迎來到人偶森林。

你有在現實中無法實現的願望嗎?
請過來,讓我給你永遠不會清醒的夢。

孤獨的人偶們在哭泣,我們都在等待著你。
你的願望,都在絢爛與淒美的夢裡啊!

我會給你,你想得到的東西。
只要永遠留下來,什麼都能得到。



* * * * * 



——《Please, Wake Me Up》——

「小人偶?」突然感覺到,肩上的重量不見了。

它去了那裡?小人偶剛剛不是伏在自己的肩上嗎?
他沒有多餘的心思顧及小人偶,眼前的人,足以令他內心鬥爭了好一陣子。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記得他已經離開了。
記得不論四不像和武吉怎樣找,也找不到他了。
記得他丟下了自己。
記得……

身子微微的動一下,但纏繞全身的弦線立刻在皮膚上劃下血痕。
紅珠沿著銀絲落在地上,理論上應該很痛才是,但他此刻竟然一點兒痛的感覺也沒有。

「你很像他…」

——始終是夢一場吧!

「但是你不是他。」

——夢是不會成真的。

咬牙。「別把我當成白痴!」

……笨蛋!



* * * * * 



——《We are lonely》——

剛剛被伏羲砍斷的弦線,如滑溜的蛇動了起來。線頭在半空中蠕動著,然後猛地向人偶攻擊;堅韌的弦線把人偶的四肢抓住,緊緊地纏繞著。沒料到伏羲會突襲的人偶,被弦線鎖死在半空中釣掛著;樣子如同真正的人偶——沒有主人控制弦線,它便無法自己移動。

「少把你的尺度量度在我身上,誰捨棄了誰?」伏羲勾起魅笑,以淡淡的語氣訴說著。

『你不是已經丟下了他嗎?是你先狠心地捨棄楊戩的!你已經沒有資格管他的任何事了!』人偶奮力擺脫限制它活動的弦線,無奈他越是掙扎,弦線便勒得越緊。

「你是看到楊戩的心才這樣說吧!」

金眸一斂,弦線馬上勒緊人偶。
銳利的銀弦陷入了木材裡,幾乎要把人偶解體。

「所以我才說他的心思見鬼的精密,想太多只是自討苦吃。看來他一點也沒有聽進去。」宛如談天氣的口吻,令人有被釣著癮的緊張感。

這個人很可怕!
一向以能洞悉人類心思而自傲的人偶,竟然也害怕起來。

「還不肯說怎樣喚醒楊戩嗎?」伏羲輕笑,自知勝券在握了。

人偶放棄似的停下掙扎。
『嘿!你不可能喚醒楊戩的了,他永遠都會留在人偶森林的!』

「…這是什麼意思?」

『人偶森林是容納一切悲傷、憤怒、什至絕望的地方。就是因為楊戩也擁有這份認為被你捨棄的強烈自卑感,才會把我召喚出來;是由他的心驅使他走進人偶森林的,不是強迫,也不是任意侵占!』

「所以?」

『所以如果楊戩不願意出來的話,沒有我的幫助你永遠也沒可能喚醒他!』

伏羲瞇起眼。

『我是不會幫你的,我要楊戩那顆美麗的心留在人偶森林,永遠地陪著我!』人偶幾乎歇斯底里吼叫。

「歸根究底,你是因為寂寞才出來找碴吧!在人偶森林中的人偶們也是被你騙進去的吧!」伏羲為著人偶的無聊行為而搖搖頭。

『是又怎樣?!總比你好吧!最少我給了他們永恆的夢。不像你,而你只是帶給楊戩無盡的傷痛!』

金黃色的瞳仁完全閉起,竊笑聲從緊閉的唇瓣裡洩漏出來。伏羲抱著腹部,笑得彎下腰,狂傲的笑聲大得充斥了整個房間。只見伏羲掩著臉,不明因由的狂笑令人偶迷惑,什至令它有自己就是讓他笑成這樣的人的錯覺。

此時,空間裡的味道變得不一樣了。
白色的雪,不知從那裡出現、成形,飄然而降。

抬起頭的人偶,還沉醉在欣賞美麗雪景之際,手臂已經因為碰到飄落的雪片而削掉了一整塊木頭。

『這—這是——!!!』

「這是把魂魄溶解的雪。在和女媧戰鬥時…我也曾經使用過。」金眸滿載著嘲諷,嘴角沁著魅惑的笑容。「我要你連魂魄也一起徹底消失。」

雪塊把人偶的身體逐一分解,人偶慌張地扭動,希望能掙脫弦線的約束而逃走。可惜弦線絲毫無鬆脫的跡象,只是把它鎖得越來越緊。

『不—不要啊—!!』

「你給他們,或者楊戩的只是一個虛假的夢而已。然後心被吞食,只剩下形骸…這叫做『無』。既然你能看透楊戩的心,為什麼你不知道楊戩是不會單單為了這個根本不存在的東西而留在人偶森林呢?」

雪給人的印象是冷的,但落上人偶身上的雪卻像至熱的火焰一樣,燒燬著他的身體與靈魂。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來阻撓我?!我只是希望有人能留在森林裡陪伴我而已!難道這樣的希望有錯嗎?!』

所以他才選上楊戩。
一個同樣地被自己視為最重要的人遺棄的可憐人。

一如它,一如在人偶森林的所有人偶。
大家也是一樣的……

『你們這些人類,永遠都只是懂得抓緊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東西,卻不會為被遺下的著想!!』

金眸淡掃了人偶一眼,斂去了笑容。
「如你所說,根本沒有人可以判斷這件事是對或錯;但是別人捨棄與否,也決定於你到底有沒有曾經盡力爭取。如果你是曾經爭取過的話,現在的你必不會有被遺棄的感覺。而我希望楊戩學懂的…也只是這件事。」

『不要—停手啊——』

越下越大的雪,漸漸地把人偶溶解殆盡。
連那雙悲愴的黑眼珠也沒有留下。

「永別了,可憐的人。」



* * * * * 



——《Stay, or Leave》——

「可惡!」

每移動身體,如劍刃般鋒利的弦線也會刺入他的皮膚裡。他的身體也不知被劃下多少道口子,他只知道自己使不出力,掙不開這惱人的弦線。

眼前原本還站著的人影剛剛消失了,雖然不知為何,但他再也察覺不到小人偶的氣。難道它是發生了什麼事嗎?真是的,他竟在替敵人擔心……

連一個小人偶都欺騙了他。
他還有什麼可以說呢?

「伏羲……」他喃著自己思念的人的名字,大量失血令他的腦子再運作不了。

「楊戩。」

一把聲音鮮明地從後闖進他的腦部,他用盡吃奶的力撐起眼皮。
「是…誰……誰……」

「你快給我起來!楊戩!」

呵,這個天下間會用這樣的語氣和他說話的人只有一個。
這個…也是夢嗎…?

「你再不起來,我就不理你的啦!」

對方的聲音是多麼的熟悉,他只怕他一回頭看,會發現一切只是夢一場。
他不敢看。

——『往後看的話…那麼一切都會完結的了。』——
小人偶的說話突然迴響在腦中。它所說的「完結」,就是這種恐懼感嗎?

「楊戩,你不敢回頭看我?」嗓音突然變的凝重。

「我……」

「來,回頭看看我是誰啊!」

溫柔得令人心痛的聲音。
他就是知道那個人從來也不會如此溫柔的和他說話,所以他才不能判斷這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你…不是……走了嗎…?」他在期待什麼?那個人應該已經不在的了。

背後傳來陣陣笑聲。
「我一直在等你,一直等你。」

他…他在說什麼?!
再也忍不住,回眸一瞥——



「楊戩?楊戩!你醒來實在太好了!」

茫然地瞪著白色的天花板,腦袋努力地重新運轉。
楊戩認得這裡是雲中子的醫療室,但是他為何在睡在醫療室?

「楊戩?你沒事吧?你還認得我們嗎?」

濛濛濃濃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楊戩無法聽清楚對方在說什麼。他皺起眉頭,只覺得全身很疲倦,無法起來。

「他怎麼打開眼發呆啊?難道他失憶了?!」已經擔心了一整夜的張奎,開始變得有點神經質。

「沒有!」燃燈沒好氣的瞪著張奎,「他只是還有點混亂,無法了解自己為何會在這裡。」

「什麼?!」

「好痛…」只需一動,全身就立刻發出抗議的疼痛,令楊戩連看看誰在說話的機會也沒有。

張奎聽到呻吟馬上從雲中子的辦公桌走到楊戩的病床。
「楊戩!你還好嗎?有沒有那裡痛啊……」

「楊戩也喊痛了,當然是痛了!」燃燈跟在張奎後面。雖然他說著不以為然的輕鬆話,但臉上難掩擔心之色。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好像發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到了……

「你只是睡得太沉,身體都僵硬了才會這麼痛。只要上床活動一下便會沒事的了。」雲中子笑著說。

「雲中子…請你出去一回,可以嗎?」燃燈看著雲中子,謹慎地問道。

雲中子雖然有點瘋狂,但也不是不識時務的人。他留下一句「好好休息」後,便離開了醫療室。

待雲中子離開後,燃燈才開口問︰
「楊戩,你真的沒事嗎?」

「…燃燈,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楊戩勉強地支起身子下床,但是雙手根本發不出力,之後在張奎的幫助下,楊戩支起了上半身坐在床上。

「也不知伏羲怎搞的,竟把你留在—嗯—嗯!!」才說了一半,張奎就被燃燈掩住了嘴巴。

昨晚燃燈和張奎在打破伏羲落下的結界後,趕緊走到楊戩的房間。但進入房間之時,只見楊戩安然躺在自己的床上,伏羲卻不知去向。擔心楊戩的身體出什麼問題的二人,還是決定把楊戩送到雲中子那裡看看。

經他們慎重考慮後,決定了不告訴楊戩伏羲的事。怎料張奎立刻就說了出來。

「他…真的來過吧!」楊戩苦笑。

掙脫了燃燈的手的張奎還想說什麼,但當看見楊戩有點憂鬱的笑臉時,所有想說的話都哽在喉嚨說不出來。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燃燈會說︰「別說了,省口氣來暖胃吧!」

「楊戩……」

「放心吧,」楊戩莞爾一笑,「我沒事,真的沒事。」



* * * * * 



——《Finally, I...》——

一回到自己的房間時,浮現在腦中的除了是「煩惱」外,仍然是「煩惱」。楊戩沒想到,只是睡了整整兩天,他的房間便變成了頹門敗瓦,滿目瘡痍,簡直是潰不成「房」。

「怎搞的……」楊戩無法想像那個人在他昏迷的時候幹過什麼。

楊戩認命地拾起地上已經爛成一堆漿糊的書卷,狠下心腸把它們丟棄。他再喚了哮天犬,幫忙移開被斬成塊狀的家具。在這堆被迫變成廢物的東西裡,只有他的床舖是原好無缺的躺在原位。

是因為當時他正躺在這裡嗎?楊戩很想笑,可惜笑不出來。

在收拾殘餘物資的楊戩,找不到應該在他的房間的人偶娃娃。被砍了的話,也應該留下什麼痕跡才是;難道那個人……不需要做到那個地步吧!楊戩嘆了口氣,低聲與它說了聲再見。

雖然那個人偶是傷害了自己,但在這段日子裡,它也陪伴了自己,成了自己傾訴心事的對象——儘管它沒有回應。如果說一點感情也沒有的話,是騙人的;不過,他似乎是挽不回什麼了,唯有把它永遠地放在心中吧!相信它也希望自己這樣做的。

奇怪的是,消失了個人偶,楊戩反而找到了一個絕對不應該出現在他房間的東西——桃子。

這個桃子,靜靜地躺在幸運地沒有被打成碎片的床上,看起來像是從床舖上方的窗戶丟進來。這個可能性十分高,因為無論他怎樣肚子餓,也不會把食物帶進房間的。

…難道又是他?楊戩突然感到自己哭笑不得。

「還是向張奎說換房間好了。」

BOW—!
哮天犬晃著尾巴說贊成,牠也不想收拾滿房的廢物。

他帶著桃子站了起來,撫撫哮天犬的頭顱。低頭望一望手中的桃子,再看看窗子外,楊戩不其然的笑了笑。
「走吧!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幹。」



就在不遠處一棵挺高大的樹上,一個黑影坐在剛好不會讓人看見的死角,但又正正看到楊戩的「舊」房間裡的情況的位置,很不客氣地捧著有一座小山丘般高的桃子來吃。

「別讓我等太久啊!我的王子殿下。」



* * * * * 

——The End——

後記︰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喊︰「這樣就完啊?!凝!你在搞什麼飛機!竟給我看此等低劣的作品!!!」對不起,真的完了嘛!你要凝嘔也不能再嘔一些出來……這一回伏羲終於當主角、揚眉吐氣啦∼很令人高興,是不?(←轉移話題中)
這個故事,由頭到尾凝也沒有讓伏羲和楊戩相與。嘿嘿,這是凝的特別安排啦∼怎能那麼容易便讓兩位主角重逢,重燃愛火呢∼?(雷電突然降下,「剛好」打中凝)凝的老姊什至說︰伏羲的角色好像楊戩的爸啊……(汗)不是親子劇場啦!!!這絕對是伏x楊!!!(歇斯底里中)
雖然說好了要寫個有人死的故事,但最終凝還是狠不下心,寫不出來;也許從頭到尾都不能相見,是比死更難受的事啊∼?所以啦,大家也可以把這個故事當成悲劇……(天音︰你在胡扯什麼!)



同場加映︰《After "The End"...》

導演凝︰演完囉∼!終於演完囉∼!收工!大家去吃飯囉∼!

(歡呼聲四起)

楊戩︰(突然走近)…凝導……
導演凝︰是的!王子大人∼!凝十分樂意為你效勞!!!///////(←因為養眼帥哥就在眼前,所以臉紅。)
楊戩︰…凝導…我……(吱唔)
導演凝︰/////////(←原因同上)
楊戩︰為什麼整套戲我也無法看到伏羲?(臉色有點難看)
導演凝︰(清醒)這個……(汗)
楊戩︰我原本以為就算平日(即是原著裡的情形)看不見,也能在打工(即是被邀演這場戲)的時候看看他,一解相思之苦(?)……怎料這個爛劇本……竟然是連一個我與他的對手戲也沒有……早知就不拍了……(含淚)
導演凝︰嗯…凝有讓你們「見面」啊∼伏羲不是「差點兒」就吻到你的嗎∼?拍也已經拍完了啊∼別這樣難過……^^bb(安撫中)最多凝下次寫個你和伏羲的甜蜜故事好嗎?
楊戩︰甜蜜故事?有點嘔心……(難堪貌)

(此時,四周的燈光突然昏暗起來,只有一把白光直射在楊戩面前。一個黑影從沒有光的地方緩緩走進燈光裡。)←這個即是趙公明式出場法。

伏羲︰戩,你就是這麼想見我嗎?
楊戩︰伏羲?!(不可置信,唇瓣微微顫抖)
伏羲︰(突然變得比平日更帥)我說過,我會一直等你的。(根本就是在唸對白嘛∼!)
楊戩︰伏羲……(眼睛閃閃)
伏羲︰楊戩……(同上)
導演凝︰我到底在這裡幹什麼?(被人閒置在一旁納涼)
伏羲&楊戩︰對了!凝,我還沒有和你算帳!!(怒)
導演凝︰啊∼?什麼啊∼?(裝蒜中)
伏羲&楊戩︰為什麼要我們演這麼爛的劇情?!
導演凝︰這…這個問題……
楊戩︰又操死我又要我受奸人迷惑(?),完全是把我丟進火坑不管啊!!!
導演凝︰不是啦∼我是製造機會讓伏羲來救你……(心虛)
伏羲︰為什麼我的戲份這麼少???####
導演凝︰不是啦∼是因為……(作不出理由來)
伏羲︰你應該加些什麼吻戲,什麼H才是啊!例如……(下省約九百萬字)
導演凝︰(噴鼻血)
楊戩︰伏羲你——//////////
伏羲︰(奸笑,摟著楊戩)怎麼了?現在才來害羞嗎?
楊戩︰你也不應該說出來嘛……/////////
伏羲︰呵呵∼我就是喜歡看你害羞的臉嘛∼!
楊戩︰伏羲!
伏羲︰別怒呀,我只是玩玩而已。我也不想讓這個閒人(即是凝)看到你可愛的表情∼
楊戩︰伏羲……(眼睛閃閃)
伏羲︰楊戩……(同上)
導演凝︰我到底在這裡幹什麼?(再次被人閒置在一旁納涼)
伏羲︰對了,你從那裡請來那個演人偶的演員啦?他很討厭!
楊戩︰沒錯!他一直用言語刺傷我!簡直是人身攻擊耶!
伏羲︰他是用臨時契約的吧!你是否因為找不到演員所以用這些九流的演員?!
楊戩︰他簡直討人厭到極點!你下次絕對絕對絕對不能再用他!!!
導演凝︰嗯嗯…唔唔……啊……

(二人向凝步步進迫,令凝不得不往後退。此時,一個與電影裡的人偶一模一樣的人偶從凝的衣袖掉下來。)

伏羲︰………(沉默)
楊戩︰………(同上)
導演凝︰………(再同上)
伏羲︰(拾起人偶)是你吧……(陰霾)
楊戩︰就是你把我們折騰個半死……(陰森)
導演凝︰請…請息怒啊……兩位大人……

(太極圖和六魂幡一起向凝攻擊,凝連魂魄也留不下來。)←活該!

伏羲︰我們回去了。
楊戩︰回去幹麼?
伏羲︰(湊近楊戩的耳邊)回去做我們愛做的事。
楊戩︰伏羲!/////////
伏羲︰別讓我等太久啊!我的王子殿下。

(結果楊戩跟了伏羲回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純粹惡搞,不代表演員或凝的立場。
謝謝收看∼! 


_________________
<嗯... by水母(!?)>

凝殿~~寫得很不錯呢~~^^
看之前看到"伏楊"二字還猶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看...^^|||||||bb

文中的伏羲和楊戩嘛~~個人覺得寫到這裡就好了~~恰到好處~~^^b
萬一變成什麼大野狼和小綿羊...得罪說句...我一定受不了....^^|||||||||bb 
(美女與野獸的設定也是...為了欺負楊戩而將某人變成..什麼...實在是...||||||||bb)

這樣的伏羲很不錯呢~~~^^ (喜歡~ 在某方面來說也很可愛~~^^)

至於楊戩, 其實個人覺得原著中的楊戩並不是一個很脆弱/軟弱的人...
(心靈脆弱是沒錯...但有一定限度...^^b)
更不可能是個柔弱的人...^^bb (又想到不少其他小說中的楊戩...^^|||||||||bbbb)
文中的楊戩不會給人太柔弱之感~~所以才說恰到好處~~^^

總括來說...沒有越過個人所能接受的界線真的太好了~~^^ 

一直都對伏楊/太楊小說..很感冒...^^|||||||||bb
之所以還在看, 就是因為在期待看到如本文這類的小說~~^^
(不會太偏向極端...^^b)
本人對於伏楊/太楊本身真的沒什麼...
但大部分的伏楊/太楊小說..好像也嚇得人不敢看下去...^^|||||

(以上純屬個人想法, 如有得罪, 還請見諒...這不是針對任何作者而言..畢竟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嘛...bb)

總之, 凝殿加油了哦~~!! ^0^ (凝殿要會考吧? ^^)



_________________
<櫻喬殿…我終於成功了…… by凝>

說過要寫的文……
寫完後累得要死一樣……(汗)
人家也是會考生啊…怎樣還有混……(爆) 
_________________
<喜歡∼ by竹里>


很喜歡這篇文給我的感覺^^
卻不知該怎麼去形容它帶給我的感受....
踏入了人偶之森的楊戩,若即若離的伏羲,嗯....
還是只能說一句《喜歡》


_________________
<很好看的文^^/// by梨安>

凝殿:

初次接觸(?),妳好^^
也是一口氣看完這篇文,雖然老實說....我並不是喜歡伏楊這一個配對(因為總覺得不會有幸福的結局T___T)
但是,喜歡凝殿在文中楊戩和人偶,還有伏羲和人偶的對話...
總覺得很發人省思^^

還有,那個在第二集最後吶喊的王子殿...真是可愛^^////(心) 

_________________
<恭喜妳呢^^ by快飄落的櫻>


恭喜妳呢^^
一口氣讀完,很優美的文……
其實凝殿寫的每一個人都很可愛
我很喜歡這樣有幻想意味的故事 :P

這篇的伏羲感覺寫得很好(殘酷中有點溫柔~)
還有楊戩對伏羲的感覺~或者該說貼切~
清新的文筆與有趣的人物描寫(幸好沒人死^^)
難得的是這文不陰沉,作者後記也好可愛

*人偶
我本來對自創人物超級感冒…bbb
因為功力再好的作者一加入自創人物就--(死!)
非常高興凝殿沒有這個毛病,還可以利用人偶娃娃貫穿全文,探析楊戩的心^^
說真的,我挺喜歡這個小人偶(憐惜的心情…),而且它被伏羲整得那麼慘~

會考後回來這裡再見面吧 ^^ 
那時要開始攻王奕…(爆)


另給水母∼
櫻對伏羲的愛很不夠…嗚…(蹲在陰沉的牆角塗鴉)
我比較怕楊戩以外的一方太柔弱(望or王or伏)
對本命某程度上的弱化反而比較吃得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