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關於太公望、伏羲,與其延伸的討論

※ ※ ※ ※ ※ ※ ※

關於太公望師叔、伏羲,與其延伸的討論(其一)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翎、小凝、櫻喬(以下簡稱櫻)、螢火蟲(以下簡稱螢)

《翎》
以下是個人對師叔的偏執、偏心、偏愛的言論。如果冒犯到各位心中的本命的話非常抱歉,在此先說明。^^b

櫻喬殿說:「王子殿的比寫家居害蟲成功一點」,就我個人的看法而言是同意的,簡單說理由是:

師叔本人就是矛盾的存在。:p

如果不談論伏羲、太公望、和王天君的三位一體(這太複雜了,恕我不敏,不敢多涉),「太公望」本人的生命境界就非常特出。論才能,師叔是深謀遠慮的人,而深謀遠慮的素質在封神裡其實並不特別,聞仲、妲己、元始天尊(楊戩也勉強算得上……就比較來說的話,畢竟他太年輕)都是這樣的人。而師叔之所以在封神中最得吸引我的注意,除了他的深謀遠慮,最重要的一個特點是他的「捷才」。

師叔的捷才是最讓我佩服的一個特質。四聖、魔家四將、雲霄三姊妹、趙公明、和面對孫天君的時候,處處都顯示了他的思考敏捷,反應迅速,和在短時間內能看出關係的矛盾、情感的流動,和抓住天時地利的、精準的觀察和判斷力。我想師叔之所以讓楊戩佩服的,主要就是這份捷才;這不是單單以小聰明就能一語帶過去的。

而這份捷才,又是在顧全大局,期望把犧牲減少到最低的情況下完成的,這點就更加令人佩服。

而在性格上,師叔的矛盾點就更明顯。他期望得到和平,卻願意帶領眾人進行不可不謂之殺戮的封神計畫和殷周革命,一面又希望「把犧牲減少到最低」。在漫畫裡的印象,師叔是個「會耍痞」,又懶惰,又沒有人格的少年漫畫男主角,人看起來很好相處,可是卻執著不忘消滅妲己,「建立一個理想的人間界」,而這明顯是勉強而困難的。四不像就說過「這對主人而言太勉強了」。對「太公望」而言,我覺得這應該不是謊言。他是愛好和平的人,但就如同普賢所言,「心中藏了一把鋒利的刀」。

待人處事上亦是。師叔是深謀遠慮的人,又素有捷才,如果他要玩弄人於股掌之間,那根本不是難事。但是,我卻很難想像他是騙人的……應該說是與人的距離很遠吧。

這些矛盾點加起來,師叔聰明卻放不開仇恨,外表開朗卻不曾對人敞開心胸(我覺得即使普賢也不完全),懶惰卻又超出能力攬下這個計畫;能騙人去送死以達最快的成效(我相信他絕對做得到)卻又不肯做,明明是在殺戮卻又想著要怎麼把犧牲減到最低……這些構成「太公望」的特點,都不是三言兩語,或者幾話的篇幅能夠描述得盡的;何況,這還只是師叔在外表所看得到的狀況,他內心在想什麼卻不得而知。

這是藤崎狡詐的地方……-_-;;

和師叔比起來,楊戩就有他的內心戲(而且還做了讓同人女為之瘋狂的告白^O^),聞仲、妲己、普賢、天化……這些重要角色也都有內心戲,我們可以略為探索他們的思考方式和人生意義。可是師叔,我們所知道的,卻只有他對封神計畫的執著而已。起碼依我的思考方式無從猜起;而就我所看到的同人,看到的師叔,大多是「偏執一方」,能寫得非常符合的作者不多。

而如果不以漫畫為背景來寫的話,那就更困難。像我常常會想:如果師叔沒有遭劫,一生平平順順地在羌族生老病死,也不曾在崑崙修行的話,他會變成現在這樣嗎?他的捷才和遠慮能發揮嗎?他會……變得這麼深沉、這麼矛盾,這麼讓人憐惜卻又頑強地承擔一切的「太公望」嗎?

而跟師叔比起來,楊戩一方面有藤崎在十五集裡做了告白(笑),而且他的生命是我們比較容易接近,也比較容易猜測的。沒有封神計畫,我相信楊戩不管到哪裡都可以當個「好強」的「天才」,他的煩惱和性格缺陷、優點……想必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改變。換句話說,就是比較容易摸索。

所以師叔好寫,楊戩易寫,其實並不是輕夢閣裡獨有的特色;如果往多一點裡站上逛的話,就會發現這是普遍的情況。

那麼,以上是我個人的偏解。^^;;

《小凝》
師叔放不開仇恨…這成了他日後執行封神計劃的原因之一…
太公望…真的是個這麼執著於仇恨的人嗎…?
他到底…從十二歲進入仙界時開始…就一直恨著妲己到封神計劃開始…?
總覺得…其實他後來不怎麼恨妲己…
在封神漫畫第二十三集…妲己死時…
太公望(伏羲)那種表情啊…看起來就像不捨…
(老實說…那個表情…最初看到時只想到…
普賢死時太公望也是這個表情啊…
只是有少許程度上的差異…不信的話可以翻漫畫看看…bb)
其實就太公望和王天君兩人對於妲己那相反的感情…
應該會產生中和作用(!?)吧…?(汗)
況且是太公望佔的分量較多…怎麼會對妲己…^^b
(如果要以『伏羲』來說的話更不可能會對妲己有什麼感覺…bb)
咦?怎麼扯到這裡了…?^^b(這可不是問題的本意啊…^^|||||)

至於翎殿說到「如果師叔沒有遭劫,一生平平順順地在羌族生老病死……」
嗯…小凝個人認為師叔大概沒有一生平平順順地在羌族生老病死的可能…
總覺得這是元始天尊的計劃…他一早就預料到結果似的…
才特意將王奕那二分一的靈魂放進『羌族首領的兒子』身體裡…
就像要刻意利用呂望仇恨之心似的…
羌族會被消滅大概是遲早的事…
只要確定呂望不會也一起死了就可以了…

《翎》
喜歡師叔和喜歡楊戩的表現本來就不一樣。對楊戩,很容易就發出「好帥∼∼」或「好可愛∼∼」的讚嘆(尤其楊戩真的老實得很可愛……在師叔面前的時候。記住,是「在師叔面前」);可是對師叔,卻是在看漫畫的過程中進行,那種「啊……真是太厲害了」,在心裡跟著轉折領悟的驚嘆和莞爾微笑。尤其,師叔又不是愛表現的人,楊戩說過他「如果你真心使出這種下流的手段,我想就算是聞仲或妲己也會被你的智謀擊倒」時,師叔的回答是:「楊戩,你太誇獎我了,我平常就常耍這種詭計了啊……」那種表情不能說是謙虛,應該說是「渾不在意」,這種情況在漫畫裡可以慢慢感覺出來的。

(不過,他也會抗議四不老是說他只會耍小計謀,沒什麼大建樹……笑)

在這種情況下,我很難像對楊戩那樣,純粹的說「好聰明」。而雖然師叔長得很可愛(在我們fans看來^O^),但想到他身上其他比長相更多更好的優點和長處時,光說他「可愛」會覺得太過貶低了。

同人小說裡,不管是普太還是楊太都會忽略師叔,這是很自然的。因為師叔的性格太多變詭譎,再配合故事背景要考慮的層面會更多。普太的作品我看得少所以不多談,不過楊太的話,有一點我也是不能免俗會犯錯的,就是「配合」。因為BL同人基本上是妄想的產物,而我如果太過要求師叔性格的完整性的話,會跑出一堆問題……(T_T)所以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會省略了師叔的深謀捷才和悲劇性格,去配合楊戩。(否則依楊戩在感情上那麼老實單純的性子……苦笑)

也所以,在楊太的作品裡,也會有「把楊戩美化」的特點。那都是為了「配合」的關係。雖然這是很悲哀的狀況啦……(嘆)

師叔執著於仇恨的說法可能誇張一些,但是我想不出更好的用字。就算是為了建立理想的人間界而昇華了情感,但在十九集裡牧野之戰中,師叔對妲己的態度和眼神……我很難說那是友善的。:p不過師叔和妲己之間的微妙關係(像十二集師叔第一次死亡的時候,把他從蒙昧中拉出來的人竟然是妲己)又是另一個議題了……得研究一下才成吧。:p

至於不曾遭劫的想像……所謂遭劫自然包括了除去被元始的利用,如果他純粹就是羌族族長的兒子呂望的話……不過這又要談到王奕(伏羲)的存在。(-_-;;)所以也不要談吧。(堅持只承認「太公望」靈魂完整性存在的任性女人bb)

以上又是個人偏解。^^b因為師叔本人原來就很矛盾複雜,加上伏羲的存在的話又會觸到我本人的禁忌(下意識拒絕去想bb),所以我才會很少談到師叔……(苦笑)至於楊戩,那是因為早年曾經和別人起過論戰的關係,所以特別敏感。封神迷對楊戩的評價和好惡非常極端,但是對師叔卻少有惡詞(我很難想像會有人討厭師叔……不過楊戩的話可以了解:p)。

留言版上的言論其實還不完整。因為是留言版的討論所以我才敢大放厥詞,如果是專文的話,我自認還不敢去寫師叔……因為還有伏羲的偏見。:p至於要拿楊戩和師叔比較的話……嗯,只能說,比較真是很殘忍的東西。因為就值得探討的層面來說,師叔本人的生命要比楊戩豐厚多了。(這是我的偏見啦……:p)其實我覺得師叔本人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p就像陶淵明的詩「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可以言詞講出來的東西,表示它層面就不過如此;真正豐富美好的東西是用言詞文字表達不出來的。如果看到很美很美的景色的時候,被震攝的瞬間,不是只能說「好美」嗎?就是這樣的意思。^^b

《櫻》
我認同翎殿的看法:『師叔的生命要比楊戩豐厚』,楊戩擁有的是天賦的才能,在人群之中他十分優秀。而藤崎龍所製造出的師叔卻更能打動人心,他的厲害和悲天憫人之心,往往叫人嘆服。
我想會視楊戩為本命是出於覺得某種度上的相似和性格貼合吧。起初不能接受反楊言論,感覺上他被批評就像在批評自己一樣,不過縱觀整套《封神》之後,慢慢就放得開來,代入太深了(苦笑),到了現在,我也能理解討厭楊戩的原因,那種歷程彷彿像重新認識和理解自己的缺點。

我記得曾在封神戩館看過關於楊戩和太公望的flash動畫。楊戩是以他從逃避到願意承認自己是妖怪的掙扎為主題,看得很感動;不過,師叔的更為蕩氣迴腸,主題是以師叔從出發到完成夢想(建立沒有仙道的人界),尤其是看完整部封神之後再回顧那段動畫,心中的激動是非筆墨能形容的,師叔在仙界大戰之後流淚,那代表的意味,總讓人覺得沉重,但是又很喜歡。

我覺得師叔是很難讓人討厭。以少年漫畫而言,他算是挺「另類」,狡猾奸詐,怪招百出,態度懶散,亦不算太有正義感(但他一定會盡一切力量救人),而且他從來不怕破壞形象。但我想不到討厭他的理由。就如楊戩毫無猶豫地相信師叔一樣,他的怪招一定有他的理由,師叔想的永遠比他們想的深遠。

我認同師叔的感覺是「可意會不可言傳」,不過即使如小凝殿,也會很希望看到更多的看法和交流,然後拆解他(要完全拆解師叔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呢,總希望多幾分了解,就是這樣子。^^

《小凝》
> 『雖然師叔長得很可愛(在我們fans看來^O^),但想到他身上其他比長相更多更好的優點和長處時,光說他「可愛」會覺得太過貶低了。』 
翎殿說得對~~ ^^ 
不過現在…每次看到師叔可愛的樣子時… 
實在不能限制自己不說一句「好可愛」啊…^^|||||||||(指樣子而言) 
明明自己最初不覺得師叔可愛的說…最多只覺得他有點帥氣而已…^^b 
(小凝不曾用「可愛」二字來形容過男生)
其實…第一次在動畫雜誌上看見太公望的樣子時…完全沒有感覺…只覺得算是ok而已…^^|||| 
吸引小凝看封神的…其實是妲己的美貌…還有懷疑的心態…^^||||||| 
在那年的票選中…幾乎全部第一都和封神有關…^^bb 
尤其是太公望的票數…實在拋離第二位的好多好多啊…^^b 
那時還想:「奇怪了,太公望又不是什麼大帥哥,怎麼會這麼多人喜歡的?大多數人不是總是喜歡大帥哥的嗎…?(因為第一位以後的角色極大部分是大帥哥…||||||)」 
完全不相信竟然有漫畫會這麼厲害… ←總是喜歡跟人唱反調bb 
(唱反調例子: 超不喜歡萬人迷大帥哥…每聽一句讚美就討厭多一分…|||||||)
最意外還是自己竟然會迷上封神啊…(暴汗)

說回師叔…其實也有問過自己喜歡師叔些什麼… 
但就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要怎樣說出來…^^b 
只知道是好喜歡好喜歡沒錯…只要一想到他就會笑出來… 
但就是不知道怎樣說…bbb 
說到十二集師叔第一次死亡的時候啊… 
的確…很難說兩人的關係啊…根本想不透…-_- 
其實不只太公望對妲己的感覺…還有妲己對太公望的感覺也…bbb 
『遭劫自然包括了除去被元始的利用』 
嗯…這又關係到王奕了…如果這是遭劫…也算是自作自受吧…?bbb 
(堅持太公望≠伏羲…而且伏羲≠王奕, 雖然公式說伏羲=王奕…bb)

『很難想像會有人討厭師叔』對啊…bbb 
不過也很想知道…到底楊戩有什麼令人喜歡的地方…?^^b 
(小凝不是非常喜歡楊戩,嘗試去喜歡、去想,但想到的都是很表面的東西… 根本還不足以構成喜歡的感覺…bbb)
師叔的專文啊…多麼夢寐以求的東西啊… 
不過正如翎殿所說…『覺得師叔本人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同感∼!!^^)
要寫師叔的專文,最好還是由封神第一集時師叔開始寫,一直寫到第二十三集吧∼!(笑) 
沒有相當長度的篇幅(就算是有也好)…也不能把師叔寫得完整些… 
所以…最喜歡的…永遠只有漫畫中的師叔…^^ 
反倒是伏羲啊…真的想寫啊…不…是想嘗試去探討…^^b 
(其實想嘗試探討伏羲的時候…一想到師叔就立即思路停滯了…||||||)

很久沒有翻過封神漫畫來看… 
今早出門前看到就拿出來隨便看了一眼(第二十三集)… 
(因為今天考英文, 沒有東西要溫習…就拿來看了一下…^^b)
突然覺得…這個人…絕對不是太公望…(暴汗) 
之前不是將伏羲和太公望的關係弄得一團糟的嗎…? 
怎麼突然這麼肯定地覺得太公望≠伏羲…?bbb 
這是很明顯的感覺啊…很陌生的感覺… 
自己到底有多喜歡伏羲啊…?(大疑問) 
雖然當初(是「當初」不是「最初」)的確有點是因為太公望的關係…(愛屋及烏!?) 
但後來就不是移情作用了…應該不是啊… 
突然覺得「太公望在與王天君融合時就死了」…(暴汗)
這算是後知後覺嗎…?=_= 
仔細點看…其實伏羲跟太公望的樣子不怎麼一樣…(大概是給人的感覺吧?)
最相像的…目前想到的只有最後回眸一望的樣子… 
唉唉…很難說清楚啊…=_=(不像就是不像,絕對不是畫功進步了的關係) 

《螢》
總而言之,翎殿推測師叔的個性會因背景時代、生長歷程而有所不同?
因為師叔的性格有很大的矛盾?嗯…是遭逢異變的關係吧… 

試圖來推論看看如果沒遭逢姜族慘劇的師叔: 

就漫畫的設定而言:師叔在十二歲時,就已懂得自已的在族中的地位與責任, 
很早就有「我將來是領導全族的族長,所以現在要努力進行自我提升」的感覺。 

說師叔是天生的領導者是正確的,因為幼時週遭的大人一直給他這樣的觀念。 

然後,恕我採用參考資料:宮城先生的小說,「王家風日」與「太公望」中的呂望(這是我的私心,請諒解^^b) 

蟲覺得宮城先生的呂望與師叔有蠻多的共同點。 

依宮城先生對呂望幼時性格和生活的描述,呂望若無遭逢異變,大概會成為行事穩重,受大家仰賴的一族之長吧!
跟他的父親一樣,以和平不武裝為圭臬,帶領族人在險惡的古中國進行自由的遊牧生活。 
可是,因為姜族慘劇,使呂望憎恨帝辛,然後,他一生有了一個偏激而裡子有深刻黑暗的目標:打倒商朝。 
他最後走上跟父親相差甚遠的道路,甚至是封建社會的推動者。 

嗯,繞回師叔。^^b
總之,蟲的想法很簡單,如果師叔人生沒有這異常事件的發生,他的思想也不會產生如此劇烈的變化,繼而成為一個復仇者。(←雖說他的思想最後將這狹窄念頭淡化,然後昇華,產生「建立一個新人界」的廣大理念。) 

那麼,最主要的師叔組成成份(請原諒蟲用這字句^^b)就是: 
(1):要遭遇滅族慘劇。 
(2):來到仙界受教育,見識更高層次的文明。(至少是兵器文明?法寶?) 
(3):想法起了根本變化,然後,為了打倒商朝(妲己)增加學識,培養過人的觀察力,以做準備。 

就蟲的邏輯思考來看,翎殿所說的:『這麼深沉、這麼矛盾,這麼讓人憐惜卻又頑強地承擔一切的「太公望」』在以上三條件中缺一的情況下,會出現嗎?就蟲來說:不會。 

因為要養成師叔如此性格的環境、和師叔本身素質不明,不易推斷。 

☆ 接下來再討論同人小說中寫作: 

蟲也同意翎殿所說的,楊戩的個性在任何時代都不會有太大的改變。(除非有人為楊戩設定了一個和樂的大家庭…在美好的環境下成長…) 

同人小說曖昧不明,堅持在其中尋找師叔和王子樣,無異是水中撈月。 

說一句偏激的:「要找『真正的』師叔,請看封神原作!」 

但是,人的閱讀向來都是誤讀,所以,蟲也經常幹這種事。^^b 
在其他大大的作品中,找尋蟲半盲之眼中,不能看到的師叔、王子樣。 

師叔要寫得好很困難,因為師叔的人格不是淺薄無知的少女可理解的…(死!) 
(而且就蟲的三條件之下,無異是:如果非「原作衍生」的話,第一關就過不了。) 
至於王子樣,像他如此自我封閉的性格倒是隨處可見,比較好設想。 

就蟲來說,不是不想寫師叔,而是要營造他很困難。

(待續)



關於太公望、伏羲,與其延伸的討論(其二)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翎、櫻喬(以下簡稱櫻)、螢火蟲(以下簡稱螢)、海燕子、小凝

《翎》
說到師叔……是的,我也想,師叔的個性大多是環境造成的。如果他一直是羌族統領的兒子,也許會成為個性認真、具領導能力的族長……(其實現在的師叔亦是如此,只是都被外表掩蓋了)所以如果不是遭逢大劫,那師叔的性格發展未可預料。(也許會變成像邑姜那樣的人?^^;;) 

> 『師叔要寫得好很困難,因為師叔的人格不是淺薄無知的少女可理解的…』 

是的。這是年紀和閱歷所造成的盲點。(嘆)所以師叔真的很難寫,難預測又難模擬,每次都覺得自己在做邯戰學步的行為……(T_T) 

《櫻》
☆ 伏羲和小王 
經過近日來的「洗腦」之後,開始鼓起勇氣面對「師叔」不等於「伏羲」這個事實。因為是小楊本命,我一直努力地否認這個事實…。唉。
(翎殿,抱歉,我一直在逃避這個問題…) 
這樣的感覺就像是,和你山盟海誓的戀人的A君忽然死了。另一個人B君卻突然在你面前,B君告訴你他體內有A君的魂魄,而B君的卻是你的殺父仇人…這是什麼樣的感覺呢?你還能將他當作昔日的A君一樣傾心相愛嗎?你可以毫不猶疑地撲進他懷裡像以前般撒嬌嗎?B君對你的感覺又會是什麼呢? 
如果現實中有這種事,B君一定是戀人不遂,有精神病…(汗) 
不過封神裡,真的有這種事了。伏羲的出現令楊太關係有所改變,這是我心中一直對「伏楊」猶豫不決的原因。 

至於王奕(小王一號),我覺得他對楊戩充滿感情的。在我眼中,愛和恨只有一線之間,小王對楊戩有極深厚的感情,他那種感情叫做「恨」。 
他很了解楊戩,能力、背景、性格也抓得很準,除了他對師叔的無條件信任和愛情(天音:這是同人女的春秋大夢…)。如果楊戩沒有遇上師叔,他更可能會為小王的話動搖不已,隨時回去當王子…未遇上師叔前的楊戩仍然是殘缺的,玉鼎給楊戩的是愛人的能力、教導他思考、知識修養和戰鬥力量,但那並不完全。玉鼎的教育是很成功,能將一個內心破裂的小孩修補,付出無條件的愛與關心,淨化了他的怨恨(恨父親丟下他),亦把他的天才智慧導向正途(雖然他的孤僻確不是領導的料子)但也不是沒有缺點……他太保護楊戩了。(和太乙一樣@_@) 

恨也是一種感情,極端可怕的感情。 
但我寧願相信王天君和師叔融合後,已經將過去的恨泯滅了… 
不然,小王真是太可憐了…那時的小王一號,也只不過是個渴望愛的小孩… 

《螢》
☆ 關於伏羲,或許可用一個觀念:濕婆的十一化身。 
破壞神濕婆,傳聞在人世有十一個化身,每個化身都是他,「功能」不同的他。 
每個化身代表不同的意義。 
就像人的多面性一樣。 
若用這個想法去看伏羲、王奕(最初和元始商量封神計畫的)、小王、師叔。那就不會有任何衝突。 

「統合為一」是中國、東方民族跟西方世界的「唯一之一」大不相同的概念。 

以印度教的想法,就如同盲人摸象,摸到的都是象的一部分,不過,如果說扇子(耳朵)、柱子(腿)、以及麻繩(鼻子)是象的話,無異都是錯誤的。 
所以,唯有全部承認,所有的一切,都是濕婆。 

伏羲,蟲是如此定義他的。 

師叔是可愛的人性,他則是無定無私的神性。 

《櫻》
關於伏羲,每個化身都是他,我覺得王天君和太公望的魂魄是一定會相衝的…尤其是極愛王子的師叔和極恨王子的王天君,他們真的可以融洽相處嗎?即使相處沒問題,不過對於楊戩一定有所衝突,除非他們都拋卻過去,可是,一旦拋卻過去,師叔還會記得楊戩的愛嗎?能愛他如昔嗎? 
伏羲,我始終覺得他最愛的是女媧。不,應該這麼說,只有女媧才配得上伏羲…女媧被消滅後,伏羲也就繼續當神吧。 

《翎》
> 只有女媧才配得上伏羲… 

雖然我不討論伏羲,不過很贊同這句話……應該說,這兩個「神」的語言和精神內涵,只有對方才能懂得吧。^^b 

《海燕子》
燕子一直認為伏羲是個很堅強和有耐心的人。他心思細密,但又常常很矛盾。 
為甚麼會這樣說呢?因為燕子不認為太公望和王天君的意識有融合過!伏羲會常常被這兩個自己弄得團團轉,雖然太公望佔的份量較多,但並不代表王天君的思想不會影響他。^^;; 

《小凝》
太公望和王天君…其實最後結局的可能性應該有三個…
不過看樣子就應該變成兩個…^^b (不明白吧…?^^bbb) 
太公望和王天君的性格相衝,要完全融合始終要時間…
對戰女媧時,漫畫中也看到太公望和王天君還能夠分頭行事…
可見還沒有完全融合,只是兩個靈魂同住一個體內而已…
不過封神計劃結束後…就有三個(兩個?)可能性發生… 

伏羲現在的情況跟妲己的頗相像──
軀體只不過是一個容器……
只要靈魂不變,不管附在什麼軀體上,樣貌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

正如妲己在身為『妹喜』和『妲己』時……
身體雖然不同,樣貌卻沒有什麼大的轉變…… 

(作者亂入:至於附在女媧的身體那次……是exception啦∼^^|||| 
 最後妲己在消失前,還不是變回原來的樣貌..?^^bbb) 
(天音:藉口!||||||)

太公望和王天君同住在一個軀體內……
但基於『二分一』和『六分一』的靈魂的關係…… 
『伏羲』自然以靈魂佔了較大部分的太公望的樣子出現…… 
相較之下,王天君只佔了一小部分……

〔註:在最初融合時可以見到,伏羲根本就是太公望的樣子, 
 王天君只佔了右眼下角那一部分。〕 

以上是小凝對於伏羲的外表的看法…
太公望和王天君的靈魂不可能永遠也是對戰女媧時的狀況…(個人覺得)
日子久了…不是合就是分…
所以從漫畫最後看來…(和太公望樣貌仍然差不多的伏羲) 
第一個可能性是,太公望和王天君的靈魂正式融合…
第二個可能性是其中一個靈魂消失…
不過從樣貌來看…恐怕留下來的是太公望的靈魂… 

這是最最表面和基本的看法…^^bb 
要說內在的話…其實還理不太清楚… 
(合理的可能性實在太多太多了…bbb)

嗯∼小凝的留言的確有偏私的地方∼^^|||||| 
(因為只說了想法的其中一部分而已…而且是較偏私的部分…^^|||||| 
小凝說過了,合理的可能性實在太多…bb) 
現在的看法也有少少改變了…^^b 
意見不合歸意見不合∼但看過後的確可以對自己的看法作出反思∼∼^^ 
不管怎樣說∼就算伏羲真的是那麼…不堪(?)…^^||||||| 
喜歡還是喜歡…^^ 
伏羲和太公望當然不能相提並論…
不過小凝絕不覺得伏羲是無情的人… 

《海燕子》
燕子認為伏羲雖不能完全說成是太公望,但他的行為還滿像的。^^ 
燕子覺得伏羲是個很有忍耐力的人,而且很守信用。他其實可以把女媧的事情丟下,跑去另的星球去過日子。但他卻沒有!為了對同伴們的承諾,為阻止女媧的任性行為而等上了幾億萬年,一直孤獨地等待著打倒她的時刻。(雖然太公望也為了打倒妲己而在仙界修行了六十年,但我個人認為,伏羲比太公望更有耐力。^^;;)
為了封神計劃,伏羲把自己的靈魂分割(漫畫沒有交代清楚,有的說是元始天尊幹的,但之後燃燈又說是伏羲自己幹的…),變成了兩個不同的實體親自擔當計劃實行者。 
那不是滿像太公望嗎?情願自己受傷,也不希望別人受傷害。 
雖然也可說成是沒有人的頭腦可比得上他,但當實行者的重擔和受傷害的程度一定比幫助者來得更重。而且伏羲早知道當這兩個自己再次融合時已不能再回復本來的自己,但他也甘願一試!這不是和太公望對自己理念的執著很相似嗎?如果沒有堅決的信念,伏羲也不會這樣做罷。 
其實伏羲才是封神計劃中的最終受害者。不是嗎? 
他的身心都因計劃的關係而受到無法估計的傷害,燕子指的是太公望和王天君所帶給的傷痛回憶。雖然燕子認為伏羲是個和老子一樣,把世事都看清看透的人。但,那應也會給他帶來不少困惑吧。 
至少,他已不知道應用甚麼樣的身分去面對眾人了。由其是楊戩和天化,王天君害死了他倆最重要的人(燕子不認為在23期中,天化知道眼前的人是伏羲而不是太公望。),他們會否把伏羲認定是仇人呢?燕子真不知道啦。雖然暗地裡不認為他們會真的恨伏羲…

《小凝》
> 封神計劃中的最終受害者 

嗯…在旁人眼中…他是受害者沒錯…(不過受害者也不只他一個)
不過…個人覺得…他不會認為自己是受害者…
嘻∼小凝的確是很欣賞伏羲的耐力,信用∼^^ 
還有為了貫徹自己的理念而努力到底吧∼ ^^ 

活了這麼久…伏羲應該看透世情了… 
正如海燕子殿所說:^^
> 伏羲是個和老子一樣,把世事都看清看透的人 

或許每個人對神的定義也不一樣…
不過伏羲他沒有像(小凝個人認為的)神那樣…冷眼旁觀一切… 
親自執行封神計劃…
(親自執行是指親力親為,而不是像女媧那樣在背後操縱…) 
善於操縱人心的他…其實也可以像女媧那樣…不用親自動手… 
可是他寧可親自執行封神計劃…以人的身份解決一切…

雖然他看不過女媧的作為而執行封神計劃,出發點其實有私心存在…
不過如果世人心甘情願被女媧操控,相信伏羲也不會強求什麼…
一定要將世界從歷史道標手中解放…(伏羲不會希望自找麻煩)

前提是…如果他認為人類心甘情願被女媧操控… 
相信他連那麼一點的私心也沒有…也不會有所謂的看不過眼…
他和女媧不同…並不是單單為了一己之私而行動…

(唉…到底自己想說什麼啊…開始不知所云…bbb)

伏羲是個有心的"人"…也會有悲傷的感覺…(只是在臉上看不到而已)
如果說他無心…很難想像他為何會執行封神計劃…
(實在對自己沒有什麼好處嘛…而且成功機率不大…)
所以…不用把他當成神…也不用把他想得很偉大…
伏羲曾說過一句話:
"如果對我有那麼高尚的要求,我會很為難的。" 
這是小凝很喜歡的一句話∼^^(至於為何喜歡,很難說…^^b)

《海燕子》
對伏羲的看法,小凝也差不多幫燕子說了啦。燕子也很認同小凝的說法,伏羲並沒有認為自己是神,他明白到自己跟人類都是一樣,是有生命的生物。 
雖然他的頭腦和能力都在人類之上,但他沒有像女媧那樣自私任性地把自己的地位抬高。 
──他甚至讓人類自己去決定是否脫離女媧的操控! 
燕子亦一直在懷疑,伏羲之所以會等待這麼久,會否只是為了等待人類察覺到女媧的存在?! 
就像小凝說的那樣,如果人類心甘情願的被女媧操控,那麼伏羲是不會去自找麻煩,實行封神計劃的。

《翎》
我想,我對伏羲的感情,並不只限於對「融合說」的難以接受;最重要的是在二十二集192回: 

  「我不需要什麼正義。我們所需要的只是選擇。選擇任由女媧創造、毀滅的歷史,或是……」 

  這是未分裂前的王奕。然後是193回: 

  「當然,崑崙的仙道也將因此全滅,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這麼做才能讓地球得到真正的和平。」 

王奕(此指未分裂前的「最初之人」)和伏羲並不一樣,因為分裂之後的再融合,不可能恢復原狀。也許會有人說193回的話是一種哄騙,為了欺騙女媧;但是伏羲在說時候的表情……卻讓我有一種很可怕的陌生感。 

我也不認同什麼正義。所謂的正只是絕大多數人所認同的一個界線(所以我不喜歡燃燈;假正義之名而行的「矯正」遠比真小人的破壞還要來得殘忍,因為前者永遠以為自己正確)。是的,伏羲是看透世情的,他在192回說的話也是真實的,因為在毀滅歷史的道標的前提下,不需要多餘的憐憫。但是,王奕在要求封神計劃的時候,是否真切地愛著地球?還是,他就是如同他對女媧所說的,只是「不爽看到妳一直操縱著這顆星球」?他愛的是地球,還是其實是從「故鄉」裡移植過來的一種「同理心」? 

就我感覺起來,伏羲對地球的感情是很淡的,他「沒有崇高的理想」,我覺得是因為感情淡薄,和師叔「只做應當做的事」不一樣。封神計劃結束後的旅程,才是他認識地球的開端──我想我真正不喜歡的,是這樣的淡漠吧。 

> 至少,他已不知道應用甚麼樣的身分去面對眾人了。由其是楊戩和天化,王天君害死了他倆最重要的人(燕子不認為在23期中,天化知道眼前的人是伏羲而不是太公望),他們會否把伏羲認定是仇人呢? 

我不知道會不會,也許不會的成份大一點。但重要的是,伏羲已非昔時的太公望。融合之後,同樣的一張臉,伏羲的行為卻完全脫逸了,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也看不出他的感情波動。那應該不是偽裝──但就是不是偽裝,所以才覺得隔離吧。楊戩說「比較像太公望師叔」,我不知道那是不是自我安慰;可是變成伏羲之後,師叔和楊戩之間那種似有若無的聯繫已經斷了,變成一種單純的同夥關係;楊戩對伏羲──也許是我的偏見,但也覺得,態度比較旁觀罷。 

師叔是把一切該的、不該的全擔負起來;但伏羲在感覺起來,卻是把全部的東西散逸了。師叔的傷是包括了別人的傷,他的族人,他的夥伴,因他而死的士兵平民;但伏羲的傷卻是一種自我孤獨的累積,他損傷的是他的自我。融合之後,他必須面對的是一群「並非跟著他的同伴」,和一個他必須重新去接納和被接納的「地球」。 

誰比較慘我不知道。但是我確實只能憐惜師叔。因為……伏羲最後可以去流浪;不過如果師叔以他的靈魂活下來的話,我卻不知道他能不能安然面對過往因己而死的、眾多亡魂累積而成的、他所以為的罪愆……有人說,二十三集最後那個畫面,簡直就像太公望師叔的結局;但我覺得,那只能適用於伏羲而已。 

也許,師叔就這樣死了,也是好的。他不必再擔負,一切功成身退。 

> 不過伏羲他沒有像(小凝個人認為的)神那樣…冷眼旁觀一切… 
親自執行封神計劃…
(親自執行是指親力親為,而不是像女媧那樣在背後操縱…) 
善於操縱人心的他…其實也可以像女媧那樣…不用親自動手… 
可是他寧可親自執行封神計劃…以人的身份解決一切… 

不用親自動手……可是除了伏羲之外,能有「地球人」可以打倒女媧嗎?O_O 
打倒歷史的道標是一個秘密,所以他連「自己」都給騙過,卻讓元始天尊、燃燈保持著秘密,讓他們來操縱……說真的我不明白這種作法的動機。(有沒有人有想法呢?) 

> 雖然他看不過女媧的作為而執行封神計劃,出發點其實有私心存在… 
不過如果世人心甘情願被女媧操控,相信伏羲也不會強求什麼… 
一定要將世界從歷史道標手中解放…(伏羲不會希望自找麻煩)

女媧在毀滅之前曾這樣質問過伏羲: 

「──不過!他們只要沒有感覺到被操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你的罪過就是讓他們知道了我的存在!這才是一切爭端的導火線!」 

「原本,這星球的生命體,打從心底認為即使是在我的操控下,只要自由就夠了。因為他們即使擁抱著自由,也會將這不自由當作美德,而畏懼自由!」(202回) 

這似乎是獨裁者的想法。:p記得以前看過「楚門的世界」,楚門也是從被觀賞的不自由之中逃出來;而我印象最深的,是觀賞的觀眾對著電視呼喊著加油的情景。那是一種「同理心」。沒有人希望被操縱;但是,換一個角度來看,如果「自由」的結果其實沒有被操縱的時候好,怎麼辦?如果被欺騙的東西揭開了,真實會比較美麗嗎?真的會比較容易接受嗎? 

我好像愈講愈亂了……bbbbb但是,藤崎是不是一直想要訴說什麼?自由與被操控,強勢力量和弱勢力量…… 

我不是想要批評,只是覺得,這似乎是需要一個更徹底的思考。因為這包括的,還有太公望、元始天尊,和聞仲、妲己。 

也許他們做的都是一樣的事。只是被不被認同而已。:p 

這是我思索過的想法,我承認非常偏心……bb不過,歡迎大家討論。^^;;

(待續)


關於太公望、伏羲,與其延伸的討論(其三)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螢火蟲(以下簡稱螢)、小凝、水、海燕子、翎、櫻喬(以下簡稱櫻)

《螢》
至於伏羲…翎殿大可保持自已的想法就行了。 
說大魔王白爛、把主角莫名其妙弄不見也是… 
太公望之死可說是少年漫畫中「主角之死」(←雖說主角通常不會死…)的最詭異死法…^^b 
那時看到,只想拍手說:
「好啊!大魔王果然還是大魔王…竟然敢用這種方法讓太公望消失…!?」 
(↑這樣也不錯啦……如果太熱血的話,就不是大魔王了…^^b←兄長曾批評封神是一部「空洞」的作品,也是因為不夠讓人熱血吧…^^b) 

還跟不知在幹嘛的王天君3合體…(汗!?) 

人的靈魂又不是積木…拼湊就可以隨便造出一座塔!? 
(↑以上是不理性發言,下回再慢慢打。)

《小凝》
> 伏羲在說時候的表情……卻讓我有一種很可怕的陌生感 

對啊…陌生感…的確曾經有過… 
(不過後來…可以說是習慣了…bbb) 

「同理心」?(不太明白…請原諒小凝的愚笨…^^bb) 

> 伏羲對地球的感情是很淡的 

現在想來…真的有這樣的感覺…|||||||| 
(其實當看到他淡漠的表情時就感覺到一點了…只是沒有太在意…bb) 

雖然只是小凝個人非常主觀的想法…
不過小凝覺得還沒有來到地球的伏羲(是王奕之前的伏羲)… 
應該不是這樣淡漠的…只是長久的孤獨,以及看透世情… 
才會變得如此淡漠…(小凝就是對這樣的他有所憐惜…) 

> 融合之後,同樣的一張臉,伏羲的行為卻完全脫逸了,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也看不出他的感情波動。那應該不是偽裝──但就是不是偽裝,所以才覺得隔離吧。 
> 可是變成伏羲之後,師叔和楊戩之間那種似有若無的聯繫已經斷了,變成一種單純的同夥關係;楊戩對伏羲──也許是我的偏見,但也覺得,態度比較旁觀罷。 

贊同!這是小凝覺得伏羲和楊戩間的感覺…
就是這種隔離感…令小凝覺得…他是絕緣體…(汗) 
不過卻是這種隔離感…令小凝覺得他是很可悲的人…(個人無理的感覺而已) 

翎殿看師叔真的看得好透…^^ 
(每次也是∼ 小凝只要在旁看著就好了∼ 根本毫無需要補充…^^) 
對…的確是這樣…小凝就是喜歡和憐惜這樣的師叔… 
(現在真的不想拿伏羲和師叔比較啊…bbb) 

> 有人說,二十三集最後那個畫面,簡直就像太公望師叔的結局;但我覺得,那只能適用於伏羲而已。 

翎殿說得也對…
不過…(算小凝說得狠一點)如果是伏羲的話… 
他會不會回頭看也是個問題…||||||||| 
(所以才分不清那到底是望還是伏羲……bbb) 

> 不用親自動手……可是除了伏羲之外,能有「地球人」可以打倒女媧嗎?O_O 

對啊…的確沒有…^^||||||| 
伏羲就是為了打倒女媧才留下的… 
所以不管怎樣,到最後他還是要親自出手… 
小凝只是覺得…要打敗女媧…他未必真的要把自己弄得這麼慘…(只是這個意思吧…?)
"連「自己」都給騙過"…小凝就是不明白這個…||||||||| 

> 「原本,這星球的生命體,打從心底認為即使是在我的操控下,只要自由就夠了。因為他們即使擁抱著自由,也會將這不自由當作美德,而畏懼自由!」 

啊呢!?原來台版是這樣翻譯的啊!?@@|||||| 
港版可不是這樣呢…差多了…(小凝看的是港版) 

> 如果「自由」的結果其實沒有被操縱的時候好,怎麼辦?如果被欺騙的東西揭開了,真實會比較美麗嗎?真的會比較容易接受嗎? 

唉唉…又想到了修女的教誨…|||||||| 
是的…這是有很大的冒險性… 
不過…人還是心存希望吧…? 
人生在世本來就是要冒險…←(這是修女的教誨…下面那些也是…|||||||)

"Risks must be taken, because the greatest hazard in life is to risk nothing!" 
"The person who risks nothing does nothing, has nothing, is nothing!" 
"Only a person who risks is free!" 

以上幾句可以不用理會了…
(小凝很不喜歡那位修女的教誨…簡直是強硬灌輸…=_=) 

《水》
水第一次看到伏羲時,除了有翎殿說的陌生感外,還有一些很怪異的感覺: 
伏羲就像是戴著面具,沒辦法看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然後在伏羲裡面的太公望和王天君也是像分別戴著面具,因為我根本看不出來伏羲的意思是太公望的意思還是王天君的。 
第一次看到他,感覺像是看到了幻影,因為雖然看到的是伏羲這個“肉體”,但是透過去的卻分別是太公望和王天君, 
伏羲是太公望也是王天君,可是兩個的合體卻還是看到兩個個體。 
當每個人看到伏羲時各有不同的想法,大概是龍吉公主吧,她的第一印象是「有邪氣」(←是這樣嗎?手邊沒有漫畫可以查證),水第一次看到伏羲時也是這樣想,然後事後從跟女媧開打之中發現伏羲是個跟太公望師叔完全不一樣的人,他對事物看的很淡,甚至水曾經覺得他是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人物。 
可是到了最後,也就是「善後」的上下回看,發現伏羲的一舉一動變的更像太公望,連當初有的邪氣都沒了,而到最後當伏羲回過頭時(淒涼啊∼)那大概是只有太公望會做的事。還有當他身體一片一片的破碎時說的話(好像是「…如果沒有了我,他們應該還是會過的很好吧…」之類的話)還有當女媧說「那些你的同伴他們的心情並不是受我的控制,這才是你想要知道的吧…」然後伏羲就變成簡化版的嘟起嘴回說「我才不知道(或者你少管閒事?)」時我覺得他根本就沒有王天君的氣息,一點氣息都沒有,只有他右眼下的黑紋能證明有王天君在(可是等伏羲正在打女媧時巨集的很多力量而變成銀色頭髮時連黑紋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過後來還是把伏羲“不等於”太公望和王天君的這個公式塞到豆腐腦裡,原因還是因為沒辦法畫上等號嘛(廢話!)

《海燕子》
翎殿:
你說的話燕子也有一點同感,但可能是大家的理解力不同,所以燕子的見解都和翎不相同。 

不知道是否翻譯的問題,香港版的封神二十二期192回,王奕所說的是—— 

「沒必要談論這件事是否正義,你們需要的是選擇,是選擇接受女媧創造出來的滅亡歷史,還是……」 

和翎所寫的—— 

「我不需要什麼正義。我們所需要的只是選擇。選擇任由女媧創造、毀滅的歷史,或是……」 

很大的分別啊!這是燕子看後的第一想法。 
同樣的句子,只不過是用了少許不同的寫法表達就有了這樣不同的效果。 
假如燕子當初所看到的是翎寫的那段,燕子可能都會對王奕有點反感罷。因為那段說話給燕子十分自我中心的感覺… 

的確,伏羲只是對女媧所幹的事看不過眼而己。但他並沒有強迫元始天尊等人幫助他啊。他讓他們選擇!如果當初元始天尊他們選擇繼續讓女媧操控歷史,那麼伏羲也應不會幹些甚麼出來。 
燕子認為,伏羲其實可以更早實行封神計劃,更不用以人類的身體來進行這一切。但他選擇放棄舊有的軀體,以人類的身份接觸人類,認識一切。那樣的他不是十分尊重地球和這星球上的生命體嗎? 

燕子覺得,伏羲等待這麼久,可能只是為了等待人類的決擇。當人類開始察覺到女媧的存在時,他才出現道出真相。 

燕子亦一直懷疑,在伏羲以王奕的身份去見元始天尊等人之前,元始天尊是否早就察覺到女媧的存在…因為,當元始天尊對伏羲說會幫助他時,伏羲的表情很怪異呢。他可能已感覺到,大家都是正處於互相利用的關係罷… 

> 不用親自動手……可是除了伏羲之外,能有「地球人」可以打倒女媧嗎?O_O 

最後決戰中,伏羲是用大家的力量才能取勝。所以這証明了一件事,團結就是力量!即使是最初之人,單獨一人的力量始終是薄弱的。(笑) 

> 打倒歷史的道標是一個秘密,所以他連「自己」都給騙過,卻讓元始天尊、燃燈保持著秘密,讓他們來操縱……說真的我不明白這種作法的動機。(有沒有人有想法呢?) 

伏羲是想以一個全新的身份去認識地球和人類吧。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是默默地看著地球的重複歷史,所以他才會想以一個完全不知道的身份來再次認識這個世界吧。 
伏羲曾對女媧說過,「……還有和相同想法的人一起戰鬥,只是那樣吧?」第二十三期202回。 
我想伏羲如果不用人類的身份是很難和人類一起相處的,原因…我想不用說得這麼白罷…^^bbb 
為了找尋和自己有相同想法的人,伏羲不忘卻「自己」就不可能作到用「心」和大家交流。只要伏羲還記得自己的任務,他永遠都會被那包袱所阻,作不到像太公望般以真誠的心對待大家。更不用說志同道合的朋友和伙伴! 

由於藤崎老師對伏羲的著墨不多,所以才要多多思考嘛! 
燕子覺得翎說的很有啟發性,所以翎不用介意,多說一點吧!!^^ 

《翎》
說得亂七八糟的呢……讓人見笑了。^^;; 
小凝殿可以不用我的觀點來看啊,因為我只是想說明伏羲這個角色的弔詭和我為什麼不喜歡他的理由而已。 

「同理心」的意思,就是「感同身受」。聯想如果自己的故鄉背後,也有一個這樣的「歷史的道標」,因故而毀滅了自己生活的故鄉的話……我想不論是誰都會覺得不忿吧。(女媧要例外) 

> 如果是伏羲的話… 
他會不會回頭看也是個問題…||||||||| 
(所以才分不清那到底是望還是伏羲…bbb) 

嗯……這樣說也是。 
不過,伏羲畢竟也是走過這樣長孤獨的路,甚至毀損了自己,不管他為的理由是什麼,但畢竟留下來的成果就是,這一個已被毀滅歷史道標的、自行自轉的地球。 
如果把回頭的那一眼,當作卻顧所來的路徑,和綿長悠遠的時光遺跡的話……我覺得還蠻適合的。 

但若是師叔……我不知道。(嘆) 
雖然這只是同人女的妄想,但我曾經希望在封神計劃結束之後,能讓楊戩、四不,加上一個武吉也可以……陪著師叔去流浪……(奇怪我覺得普賢不適合……也許是因為他太了解「小望」了吧!)一起負擔那過往血淚的重量。(算了,這畢竟只是妄想而已……^^bb) 

「連自己都欺騙過去」……因為「太公望」和「王天君」這兩個自他而分裂出來的魂魄,都不知道「歷史的道標」存在──只能說是隱隱猜測罷。 
一般人是「欺敵要先欺自己人」,但王奕卻是「欺敵之前先瞞騙自己」,是為了什麼目的……怕太早覺醒嗎?我覺得頗好奇的。^^bb

《螢》
> 藤崎老師把師叔弄不見只是為了打破「主角不會死」的鐵則的話……那他算是成功了。只是創造伏羲出來是否成功……我個人覺得,還在未定之天。:p 

嗯,關於這點嘛…容蟲「賣弄」一下吧!

在英雄旅程中,死亡.復活是一種常見的「過程」(幾乎所有故事中的英雄都要遇到,或類似的困難)。 

就蟲解讀而言,師叔算是封神中的「英雄」。 
少年漫畫中的師叔,也是有幾次瀕臨死亡的體驗。(以趙公明那次吧…那是最典型的。)那是一種升級的過程。 

甚至,在他跟聞仲肉搏戰時,蟲就想到了坎伯的一句話: 

「昨日的英雄是明日的暴君。」 

套在聞仲身上,倒是很切合不是嗎?(太師迷請原諒蟲吧…) 
聞仲,在各方面(人格和表現)來說,都是不折不扣的「英雄」。 
他代表「殷」,一個以前很完美,但現在逐漸凋零的世界。 
聞仲在仙界大戰,和元始天尊對決時,已經逐漸失去了身為一個「英雄」該有的特點,逐漸走向偏狂之路。 

如果要完成試驗,師叔必須打倒他。(師叔自已也有所自覺,說:「不打倒他是不行的。」) 

如果要成為創造者,就一定要把一些東西,儘管會有些喜愛的特點,但是要破壞,然後才能帶給塵世新的道路。 

仙界大戰後,師叔打倒了聞仲,成為了新的英雄。 

如果是神話、傳說故事,到這裡就可以完結了。 

不過,還是要交待後續不是嗎? 

但是師叔已把最重要的「昨日英雄」給打倒了啊!

好,就進行下個主題吧! 

「昨日的英雄是明日的暴君,除非他把自已釘上十字架。」 

到現在為止,師叔還是人性的。(英雄就是這點可愛。) 

於是大魔王讓他死了。 

「釘上十字架」 

化為神,與舊世界中最深處的母性女神對抗。(這或許可視為母系社會與父系社會的交替、狩獵文化征服農業文化的隱喻──過度詮釋了) 

──徹底的使這個舊世界崩塌… 

這個任務,對只是人類的師叔可能太過沈重了,所以,大魔王只好使出最後的升級法寶。^^(笑←愈講愈過份…)

《櫻》
>一般人是「欺敵要先欺自己人」,但王奕卻是「欺敵之前先瞞騙自己」,是為了什麼目的……怕太早覺醒嗎?我覺得頗好奇的。^^bb 
這個…容許我調整過海燕子殿和翎殿的看法結合。 
王奕並不留戀地球。第一次看到他那個長髮飄散、陰沉的眼神便覺得他縱是有愛,也不會放在這區區的地球上。地球只是一個讓他住的地方,而王奕訂下封神計劃之後而如何渡過那幾千年呢?一方面隱姓埋名逃開女媧,另一方面又在悄悄進行著一些什麼。這方面我會想到老子的超脫,並不在乎世間的人要怎麼過,讓時間流逝就好,而老子在睡夢中的目的是監視女媧,王奕卻是分裂了自己,與其背負著對女媧的複雜感情(是不爽是感情是厭倦是淡漠是同鄉之心),還不如任由兩個魂魄的自由發展。(一個留在金鰲、一個留在崑崙) 

我很喜歡翎殿所說:「在封神計劃結束之後,能讓楊戩、四不,加上一個武吉也可以……陪著師叔去流浪……」可以師叔邊玩占卜楊戩變女裝,賺得盤滿缽滿…(總覺得這樣會像滾雪球一樣,愈來愈龐大的流浪隊伍)

>「昨日的英雄是明日的暴君。」…聞仲在仙界大戰,和元始天尊對決時,已經逐漸失去了身為一個「英雄」該有的特點,逐漸走向偏狂之路。 
>仙界大戰後,師叔打倒了聞仲,成為了新的英雄。

螢殿說的大致都同意,不過師叔沒有打倒聞仲…(聞仲是自盡的) 
曾幻想如果聞仲收拾了仙界,回去殷的話,那時的聞仲還餘下什麼呢?(飛虎再也不在他身邊了)看起來就似乎只有偏執之路…

《海燕子》
> 就我感覺起來,伏羲對地球的感情是很淡的,他「沒有崇高的理想」,我覺得是因為感情淡薄,和師叔「只做應當做的事」不一樣。 

就燕子的角度來看,伏羲之所以這麼淡漠,可能是出自那長久的孤獨…很巧,和小凝的想法一樣!^^ 
伏羲是長生不死的,但在他身邊的一切卻都隨時間而離去,這樣的事不斷重複的話,任誰也會去逃避吧。再加上自己故鄉及女媧的事,伏羲不把自己的心冰封才怪! 
因此,伏羲隱藏自己的情感,讓自己當個冷眼旁觀者。 
看清看透是以後的事,燕子不認為伏羲在剛來到地球,獨自留下來時就已看透一切。 

> 但重要的是,伏羲已非昔時的太公望。 

沒錯!所以伏羲就是伏羲,不能和太公望並談。 
燕子開始覺得,我們太常用太公望來比較伏羲。但伏羲就是伏羲,太公望就是太公望。就算他們是同一人,思想和人格已不同,怎可以拿來作這麼多比較呢。(好像在罵自己…^^bbb)

> 師叔是把一切該的、不該的全擔負起來;但伏羲在感覺起來,卻是把全部的東西散逸了。 

又在比較了… 
伏羲給燕子的感覺也是這樣,但這亦是吸引燕子的地方。 
翎的分析真的很好,太公望的見解真的很透徹,燕子很佩服啦! 

> 誰比較慘我不知道。但是我確實只能憐惜師叔。因為……伏羲最後可以去流浪;不過如果師叔以他的靈魂活下來的話,我卻不知道他能不能安然面對過往因己而死的、眾多亡魂累積而成的、他所以為的罪愆……有人說,二十三集最後那個畫面,簡直就像太公望師叔的結局;但我覺得,那只能適用於伏羲而已。 

是嗎?但依燕子的看法,太公望總對不會輕易尋死的。他應會更加努力的活下去──為了那些因他而死的人活下去!(…算是贖罪嗎??) 

那個結局,燕子覺得比較有太公望feel,因為如小凝所說的那樣,伏羲會不會依戀的回頭看還是很難確定。 

燕子有一篇叫「歸處」的短篇,是利用了那個最後畫面來寫伏羲的。那篇可以說是燕子對封神結局的少少見解,如果大家有興趣,燕子可放上來讓大家看看再討論。

《凝》
> 伏羲是長生不死的,但在他身邊的一切卻都隨時間而離去,這樣的事不斷重複的話,任誰也會去逃避吧。再加上自己故鄉及女媧的事,伏羲不把自己的心冰封才怪! 
這樣有點像老子了…(爆)但凝認為不可以一概而論。是否把自己的心冰封,其實也關係到他可以能夠承受多少,和他是否在意;如果伏羲是在意地球的話,縱使同樣悲哀的歷史不斷重複,無論怎樣他的心也是逃避不了的。但如果伏羲只是把他的「同理心」(翎殿述^^b)用在地球身上的話,就可能真的會「討惡」──是因為太疲倦而逃避而已。 
所以嘛,凝比較認同翎殿的想法……(笑) 

還有的是,伏羲和女媧真的是姊弟!!!(傳說啊∼@_@) 
伏羲後來娶了女媧,才開始建設人類社會…(!?) 
總覺得有點……(再爆)

(待續)


關於太公望、伏羲,與其延伸的討論(其四)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海燕子、櫻喬(以下簡稱櫻)、螢火蟲(以下簡稱螢)、凝

《海燕子》
> 我很喜歡翎殿所說:「在封神計劃結束之後,能讓楊戩、四不,加上一個武吉也可以……陪著師叔去流浪……」可以師叔邊玩占卜楊戩變女裝,賺得盤滿缽滿…(總覺得這樣會像滾雪球一樣,愈來愈龐大的流浪隊伍) 

是啊是啊!試想想,有誰不想跟師叔流浪去呀!(有得報名的話,燕子會第一個衝去報名參加流浪隊伍!!/1^^ 

櫻喬的那篇結合看法燕子也十分之認同,尤其是那句: 

「這方面我會想到老子的超脫,並不在乎世間的人要怎麼過,讓時間流逝就好,而老子在睡夢中的目的是監視女媧,王奕卻是分裂了自己,與其背負著對女媧的複雜感情(是不爽是感情是厭倦是淡漠是同鄉之心),還不如任由兩個魂魄的自由發展。(一個留在金鰲、一個留在崑崙) 」 

燕子也曾想過,王奕究竟是怎樣度過那些日子的呢。 
總覺得有點不公平…太公望一直背負著過去的重擔而活,而王天君則受了四百幾年的痛苦,並一直活在復仇的黑色想法中… 
兩個的經歷也慘得可憐!但總覺得王天君較慘…(因為至少太公望有過十二年的快樂童年,而且在崑崙也活得好好的。)
伏羲究竟有沒有想過結果會是這樣的呢?燕子就有點懷疑他是知道的…(可怕的想法!!)

燕子也猜不透伏羲啦,因為他實在比太公望更難看清看透。 
而且伏羲只出現在封神的後三期,要清清楚楚的明瞭他確實是有一定的難度。

《櫻》
> 試想想,有誰不想跟師叔流浪去呀!

跟歸跟,我不覺得師叔會一直被跟著,畢竟他流浪沒什麼目標,帶著一大票人流浪多不方便,所以呢,我想師叔會像過客般的身分,在這裡玩一段日子,玩夠了去下個地方溜達,當然基本流浪隊隊員會跟緊的。^^(呵呵 很美麗的幻想) 
> 燕子也曾想過,王奕究竟是怎樣度過那些日子的呢。 
> 總覺得有點不公平…太公望一直背負著過去的重擔而活,而王天君則受了四百幾年的痛苦,並一直活在復仇的黑色想法中… 兩個的經歷也慘得可憐!但總覺得王天君較慘…(因為至少太公望有過十二年的快樂童年,而且在崑崙也活得好好的。)

我很少拿師叔來比較,畢竟他體內的王奕魂魄只是活了七十二年,大部分時間都在元始天尊手裡沉睡,而太公望背負的仇恨從「呂望」而起,那是一個人類的身分,也是元始天尊故意要利用他的感情。

和金鰲島的王奕有較大對比的人…應該是楊戩吧?(單就生活經歷和感受而言) 
楊戩在崑崙山的幸福更加直接深刻地揭示王奕在金鰲島的悲傷,加深了他的悲劇性,這環節櫻喬在《血之淚.凌遲》一文中作過約略描寫,在輕夢閣和望風柳月那邊也有,有空可到一看。

我覺得楊戩和王天君一樣,都是以「渴望被愛」為出發點,然後努力去得到別人的認同,尋求一個屬於自己的立足點,不致於被人忽視。楊戩在這面得到很多,王天君則是完全相反。

 好了,經過幾天的思考後,我試試再談伏羲吧∼(絕對不談魂魄分裂!) 

> 伏羲究竟有沒有想過結果會是這樣的呢?燕子就有點懷疑他是知道的…(可怕的想法!!)

王奕1、2、3的恨已經了結,包括了1和2的王奕3只是想尋找自己(太公望)而已,那他融合成伏羲只是生命中的必要部分。
至於太公望,他會見老子後成熟了很多(我覺得他變深沉了,但本質沒變),當他在殷朝遺宮一面抱著天化,一面說「對不起」,我知道他仍然是那個會為生命流逝而悲傷難過的師叔。師叔帶著太多情感的羈絆,不論深淺。

不過,這些和伏羲都沒什麼關係吧? 
伏羲早已看破生死感情與界限,以往王奕和太公望經歷的悲傷和快樂都已經沖淡了,所以,伏羲知不知道會變成這樣都一樣吧? 
即使知道,也只算是體驗過人生命中喜怒哀樂的部分,對於長生不死活了幾萬年的伏羲而言,這些細碎的情感經歷如恆河沙數,愈來愈模糊… 

回應之前和小凝殿談過的,伏羲的結局。(純屬個人想法) 
伏羲像是拋棄了世界…人間的空氣和生命,地球對他而言只是一個立足點而已。 
那是和老子的「自然無為」不一樣,他超脫了一切慾望和情感,任由萬物自生自滅,順從和安於現狀。如果說申公豹是旁觀者,那老子是旁觀者也懶得做。 

伏羲,只是拋棄了世間,不再為什麼人和事停留而已。

《螢》
☆ 伏羲與女媧: 

容蟲小小插嘴一下:這個…大家不知道女媧&伏羲是兄妹兼夫婦嗎? 
(蟲看海燕子殿和小凝殿、凝殿都很驚訝似的…^^b) 

蟲有找過這方面的資料…發覺真是眾說紛紜啊!
嗯,以下也只是蟲小小的研究心得: 

蟲是先看「先秦神話史論」的: 
(為什麼會去看,是因為坎伯說:中國神話的內涵幾乎被儒家完全破壞掉了…(千面英雄)所以蟲看到這本書就抽下來借回家了。) 

由此書,蟲得知中國神話的一些基本概念。 

(1)坎伯所言不虛,幾乎所有神話都被中國古代的政客、王朝所利用。 
變成君權神授的重要依據。例子如劉邦為炎帝之子的傳說和「炎黃子孫」之名詞。 
(道理同伊甸園神話,事實上若說整個歐洲歷史是建築在這種『謊言』之上也是啦~~) 
(2)所以一堆新石器時代的族長們變成了傳說中的賢王賢臣(三皇五帝)。這就是「神話歷史化」的結果。 

(3)神話歷史化有系統的被「製造」出來的年代是周朝。(商朝就有…只是不明顯。) 
周朝為轉化自已打倒商朝的「不義之舉」為「正羲之舉」可說是煞費苦心。 
所以大部分的與周民族有關的神話皆被大部分的「破壞」美化,譬如說黃帝戰蚩尤、黃帝,神龍之信仰。 
(黃帝被寫為正義的化身…蚩尤則是邪惡的大魔王…可是大家知道嗎?他可是太公望之族羌族的戰神喲^^) 
只有少數逃進了詩經中、文學中。苟延殘喘到現今。(在此感謝屈原吧!^^) 
所以中國神話是殘破的、有時互相矛盾的。

(4)補充一點:神話不是上古民族史,正如特洛伊戰爭與可能希臘上古某兩個城邦的戰爭相關,但不能視為一同。 

嗯,以上。 

現在說正題正題: 

(1)伏羲與女媧,若用上古民族史去解的話:伏羲「氏」就是最早用漁網捕魚的民族…伏羲氏是一個民族。(上古中國其實是多民族國家…如同現在的歐洲) 
至於女媧「氏」,就是母系民族。如同亞馬遜女人?所代表的是在上古中國的母系民族。 
不過,就蟲以上所說的,蟲不會採信(或接受這個說法)。 

(2)女媧造人,也是典型的創世女神神話,應該大家都有聽過吧…這個故事中,伏羲並沒有和女媧扯上關係。 

(3)大洪水傳說,世界各國都有…據推斷,可能是石器時代之時,地球冰河期剛過去,地球氣溫開始回升,以致於冰山消融…這先不談吧!反正,西方有「諾亞方舟」,中國也有自已的一套版本: 

凝殿的「伏羲後來娶了女媧,才開始建設人類社會…(!?)」之說可能出自此: 

話說從前有一對兄妹,有天,父親捉了一個雷神,把他關在籠裡,父親於上山打獵時,交待這一對兄妹:「絕不可以給雷神水喝。」 

可是妹妹心軟,禁不住雷神的苦苦哀求,給了雷神一杯水,有了這杯水,雷神有了力量,毀掉籠子,走出來,給了兄妹一顆牙齒: 
「我是上天派來要下雨淹沒大地的雷神,到時,地上的生物一個活不了。但你們兄妹救了我,這是我的謝禮,你們快把這牙齒種在田裡,到時可救你們一命。」 

後來,牙齒長成葫蘆,兄妹兩人就藏在裡頭,渡過洪水。 
因此,哥哥就被叫成「伏羲」(與葫蘆同音←是中國古代的語言…) 

後來的情節…就是哥哥想娶妹妹為妻。但妹妹不要,但哥哥苦苦追求,只得說: 
「好吧,我們繞著一棵樹跑,你若捉到我,我就嫁你為妻。」 

哥哥耍了賤招…他往反方向跑,一把將妹妹抱個滿懷。 

於是乎啊∼∼ 

在漢朝時,伏羲和女媧被當成夫妻信仰的。 
漢朝墓室壁畫裡經常有兩個人身蛇尾的人交纏。那是女媧和伏羲。 
蛇是生殖的象徵,代表興盛與生命。 

封神演羲許宗琳版,封神演義的世界觀,對女媧這個角色的描述,看來是有神話歷史化的痕跡。(美麗的女神?就如「西王母的美化過程」是一樣的…) 
也採用了「伏羲是女媧的哥哥」這個設定。 
然後,也認為她是主宰世界的創世女神。(2)的神話。 

混合版啊∼∼^^

☆ 最近拜讀宮城谷田光的「太公望」 

宮城老師將太公望寫得像一個英雄。然後呂望暗戀妲己。 

──我該娶的對象不就是這個女人嗎? 

『初次見到妲己,呂望便感覺到,自已的雙手似手乎能伸入到她的體內,擁抱一種無垢的靈性。』 

──這位公主長得真是超凡脫俗。 

──我愛上妲己了嗎? 

──『那應該是一種想要擁抱天空中的星子、皎月般的愛。』 

(…抱歉,蟲打不下去了…=_=…蟲是真的照書打的…###) 

「──(默)──這算什麼設定啊!」 

看了那一段,蟲就大受打擊了… 

的確,一個作品沒有女主角是不可以的… 

可是,很明顯的是:英雄主角太公望+同時代公認最美的美人蘇妲已──的英雄美人模式… 

真是夠了… 

蟲還是比較喜歡「王家風日」中的間謀首領姜望。 

太公望…在蟲的心目中太崇高了(蟲可能是師叔迷∼∼^^b)。 
因為無論是封神原作的姜太公、或是封神中的太公望、亦或是「王家風日」中的姜望。 

蟲都喜歡。 

所以,沒有人能正面寫他。因為「太公望」的形象太多樣化了… 

嗯…太早論斷了… 

還是想辦法弄到一本宮城老師的「甘棠之人」吧! 

那是以同時代的召公為主線,太公望為輔的小說。 

可以說,宮城老師已寫了以商(箕子)之觀點的「王家風日」、以周(太公望)為觀點的「太公望」、還有周的有力盟主:召公的故事「甘棠之人」,同時代的三部歷史小說了。 

啊啊∼∼好想看! 

蟲在看「晏子」時,看到「姜子牙」三個字時,心都會跳一下呢! 
(雖然看現在是看「太公望」,全文都是呂望,但過了初見妲己那一段後,蟲就覺得呂望不帥了呢…)

> 女媧和伏羲是兄妹兼夫婦的事…女媧和伏羲在漫畫中的形象…(爆)實在是「有點」不相襯…… 

嗯,可是,當蟲看到那一段時,只有一個想法: 
「大魔王真的有用功」喔。^^(心) 
嗯,其實蟲覺得「太公望+王天君=王奕」這個角色的名字不重要。 
為何會取名為伏羲…大概還是看在漢朝壁畫的面子上吧! 
因為「伏羲」是唯一與創世女神女媧扯得上關係的人名。 

許仲琳版的封神演義中嘛,伏羲也有出現,不過感覺好像是一個不問世事的神仙吧。 

有關伏羲的情節是這樣的:(大意摘自白話版封神演義:「紂王與妲己」) 

話說女媧看到廟中題詩,心中火便起,心想一個區區凡間帝王,竟然作詩調戲她這女神!?便要滅了商朝天下。 
但回到仙境,兄長伏羲卻告訴她:「商朝氣數還有二十餘年,不可違背天意、冒然行事。」 
女媧只好拿出招妖幡,喚來三名妖精…… 

嗯,有關伏羲的劇情好像就這麼一點(記憶所及)。

《海燕子》
回應一下對師叔和王天君的看法。燕子只是想表達一下對這兩個不同的王奕的見解罷了。完全和伏羲本身無關! 

太公望對燕子而言就和螢火蟲殿所說的一樣──「太崇高了」! 
他對任何事物都太好,常常最後才會顧及到自己,而且每次最後最傷心的人總會是他。(所以燕子才會說不公平嘛,另一個自己幹的事,全由他自己去承受…)

師叔給燕子的感覺是,人很溫柔亦很堅強,很會理智的思考問題。但總覺得他不易讓人接近…雖然他十分關心大家,但總覺得他像是那種怕被人關心,而處處防禦著的人。 

> 和金鰲島的王奕有較大對比的人…應該是楊戩吧? 

沒錯,師叔只活了72年,和王天君的經歷真的很難比。 
但燕子看太多這方面的對比,想看看其他嘛…^^bbb 

我十分認同櫻喬殿所說的楊戩和王天君的出發點──渴望被愛。 
是的,楊戩確實得到很多。而且最後還因認識了師叔而解開了最堅固的心鎖,勇敢的去面對了真實的自己和父親。 
相比起來,燕子就覺得很對不起王天君…失去了半個自己,被師傅出賣(算是吧,燕子不知道那是伏羲的意思還是元始的…),跟著被困了不知多少年,然後又被妲妃破壞了內心利用… 
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了…(以上可以當是燕子的胡言亂語) 

> 對於長生不死活了幾萬年的伏羲而言,這些細碎的情感經歷如恆河沙數,愈來愈模糊… 

燕子有種奇妙的想法。就是再融合的伏羲絕對不是以前那個淡漠的伏羲! 
燕子在看這個伏羲時,會常以偏向太公望那邊的看法去看他。也許可說是移情別戀,但燕子不認為現在的伏羲是那時見元始天尊的那個。雖然不否認他對太公望和王天君的那些情感會變得模糊,但一定會有些牽絆。 
燕子就是喜歡這種feel,所以寫小說寫到停不了…嘻。^^ 

> 伏羲,只是拋棄了世間,不再為什麼人和事停留而已。 

很好的一句話! 
這句話很有封神23期最後一頁,那種伏羲為何會回頭一看的感覺。是甚麼樣的感覺呢…燕子也答不上來啦。

《凝》
> 燕子有種奇妙的想法。就是再融合的伏羲絕對不是以前那個淡漠的伏羲! 
燕子在看這個伏羲時,會常以偏向太公望那邊的看法去看他。也許可說是移情別戀,但燕子不認為現在的伏羲是那時見元始天尊的那個。雖然不否認他對太公望和王天君的那些情感會變得模糊,但一定會有些牽絆。 

這樣是說從前的伏羲(應該說是王奕?)是淡漠的嗎?凝覺得與其說他是冷淡,不如說他是對他的「新居處」(即是地球^^b)的感情沒有對他的「同胞」(即是女媧和最初的人…)的感情來得那麼深吧! 
為什麼這樣說…唔,可能是因為凝認為伏羲/王奕在進行或開始「封神計劃」的時候,不是把地球和地球人放在第一位去設想吧!他反對女媧的心情,總是比拯救地球(?)或是其他的東西強烈得多。也許伏羲只是抱著「不讚同女媧」的心態是進行「封神計劃」…(一堆廢話,可以跳過) 

不過,凝始終覺得太公望和王天君就這樣融合,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純粹凝的看法,伏羲迷別砍的…汗) 
且不論太公望和王天君都是自願的、或他們融合後昇華到那個境界;他們這樣做對太公望和王天君這兩個角色,還有一大堆認識太公望的人(太多,不提名了)都是不公平的。難道他們就這樣融合了便天下太平了嗎?無論怎樣,世界上仍然是少了一個「太公望」、一個「王天君」,但多了一個「伏羲」。雖然太公望+王天君=伏羲=王奕,但存在的方式始終是不相同了……

(待續) 


關於太公望、伏羲,與其延伸的討論(其五)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櫻喬(以下簡稱櫻)、海燕子、小凝、凝

《櫻喬》
> 相比起來,燕子就覺得很對不起王天君… 

王天君和楊戩這兩個交換命運的人,拿他們的待遇比較還可以,但如果扯到了幸福度,楊戩看起來比王天君幸福百倍。其實…我這樣比較對楊戩是不公平的,雖然我也有這麼做。 

以下是我的私心發言: 
王天君和楊戩是兩個世界的人,如果說楊戩是貴族少爺,那麼王天君就是街頭流氓甚至乎乞丐了。他們追求的東西是完全不同的,楊戩衣食無憂,他所煩惱的可能只是覺得空虛和寂寞,或者差勁的人際關係;王天君剛剛相反,只要有個人肯送他一個麵包、一點關心或愛,王天君已經會覺得很高興了。 
在王天君眼中,楊戩擁有一切愛和才華都會讓他妒忌,「生活都這麼好了!還要求什麼呢?」 
楊戩會受的是心靈創傷,王天君則是身心受創,這些痛苦都會令人覺得不快樂,他們要求和踏足的層次不同,不過痛苦卻是一樣的,沒有比較可憐或比較悲慘的一方,誰說貴族生活一定會長保笑容?貴族一定不會受苦?楊戩一直都很在意被父親丟棄在崑崙山的事,雖然他不知道那是好意,但在崑崙山舉目無親,元始天尊那傢伙也奸得要死,未來生活如何也不知道,幸運的是他遇到了溫柔忠厚的玉鼎,那楊戩吃少了很多苦頭 
我認為他們交換的只有生存的地方(金鰲&崑崙),王奕即使留在崑崙也不一定會得到愛,因為元始天尊不一定會對他很好(高深莫測的老頭),甚至會找第二個時候把他丟出去,而楊戩就不同了,他仍然擁有天才,倘若他沒有被交換,那他會不會在金鰲島幹出一番大事業也不知道,至少他不會逃避妖怪的形態。 

想寫一個故事是如果楊戩沒被交換到崑崙山,那通天教主加上妲己一家三口樂也融融…由他倆發動仙界大戰…(那可以和師叔見面…) 
不過情況會很不一樣,呵呵,那不是現在要想的事。 

> 燕子有種奇妙的想法。就是再融合的伏羲絕對不是以前那個淡漠的伏羲! 
這個…我和凝殿的想法差不多,雖然包含了師叔和王天君,但已經不是那個人了 
伏羲有探索的價值和一定的神秘感,畢竟同人小說也是從幻想而來。^^ 

> 是嗎?那你覺得伏羲像甚麼星座呢? 
我覺得王天君像天蠍座,天蠍和雙子加起來是什麼我不知道-_-

《海燕子》
> 伏羲,蟲很少想他有什麼人性,都是為他的神性找定義。 

是嗎…燕子的想法和蟲殿有出入啦。但由於各人有各人的想法,燕子不想強灌人家自己的想法。 
在伏羲第一次找元始天尊商談封神計劃一事時,燕子確實感覺到他很淡漠。但之後的伏羲就不同了,可能是有太公望的影子的關係,我覺得他比較重感情了… 
要不然,他怎會在女媧的能量結晶中,在快要消失時,留戀似的回頭看眾人最後一眼及說了那一段有點傷感的話? 
我相信,即使伏羲有多看透凡塵,只要他還有太公望的靈魂,他也不會無情。

《小凝》
啊呢…為方便說話, 就以以下名字暫稱吧…bbb 
伏羲:成為元始弟子前的王奕 
王奕:成為元始弟子後的王奕 
王天君:到了金鰲後的王奕 

以下只是個人看法而已… 
(如有得罪, 還請見諒) 

> 王奕即使留在崑崙也不一定會得到愛,因為元始天尊不一定會對他很好(高深莫測的老頭),甚至會找第二個時候把他丟出去。

其實對王奕(在這裡不等於王天君)來說,元始是否對他好,他得不得到愛也不重要…
他甚至有沒有想過也是個問題… 
相信他很清楚自己要執行封神計劃,這是他的任務,其他的都不重要… 
王奕未必會渴望什麼愛的…(他擁有半個伏羲未受沾染的純正靈魂…除非說伏羲也渴望愛吧…不過,這樣想會有種毛毛的感覺……bbb) 
──只要封神計劃能成功就好了──這才是他想要的…
所以當初(不知是他自己的意思還是元始的意思,不過個人覺得是他自己的意思, 突然覺得伏羲實在很可怕…^^b)他對於要被交換到金鰲也覺得無所謂… 

至於王天君,他渴望的…未必真的是愛…(雖然他是渴望得到愛的孩子…bb) 
個人認為…如果和他交換了命運的楊戩過得和他一樣不好的話…
他或許不會那麼恨楊戩,或許還會有同病相憐的想法…
也未必會那麼渴求些什麼…或是會產生像孩子的想法…

可是,楊戩卻得到了很多,也得到了玉鼎的愛… 
這會讓他想到"如果沒有被交換的話,楊戩所得到的東西本來都是屬於他的"…
他想要的。是"楊戩得到了而他自己沒有得到的東西"才對… 
他想要的,與其說是愛,還不如說是"關心"… 
所以妲己對他給予"關懷",他就回報了妲己…
(即使知道妲己別有用心, 關心他並不是因為愛他…)
他這麼恨楊戩的原因之一,或許是潛意識的認為楊戩"搶走了原本屬於他的東西"…
(雖然即使他留在崑崙山,他也不太可能得到楊戩所得到的東西…)

到了金鰲的王奕…其實並沒有忘記過封神計劃…
三個王天君也知道封神計劃,並成為計劃的暗中執行者…
(從王天君三在融合前對太公望的說話中可見…總覺得他所指的包括了王天君一和二…)
只是第一和第二個王天君的恨意太大,以致令人覺得他們是以復仇為中心…(雖然的確如此)
不過他們還是在執行著封神計劃。 
我不覺得他們只是巧合地達到了執行封神計劃的某些程序…
"連自己也騙過了"…這是騙過了太公望,但沒有騙過王天君…
再者,王天君三可說是沒有執著地仇恨著誰…
他是很清醒地執行著計劃的…

呃…到底自己在說什麼…想說什麼啊…|||||||||bb 

不過呢∼若楊王兩人沒有被交換的話∼∼
受影響的可不只他們兩人──還有太公望吧? 
他到底會以什麼身份留在崑崙山呢?
話說回來…怎麼王天君不順便恨太公望…那個取代了他原本地位的人… 
(他又不知道太公望是…他的另一半魂魄…)

《凝》
> 個人認為…如果和他交換了命運的楊戩過得和他一樣不好的話,他或許不會那麼恨楊戩,或許還會有同病相憐的想法;也未必會那麼渴求些什麼,或是會產生像孩子的想法…

可能是一些因為不公平對待而生的恨意吧!凝不排除這個可能性…(當然他也可能是因為渴望愛的∼)小孩子都是喜歡大人最疼他的…(就像凝的妹妹…TTb)是一種比較單純的獨佔欲吧!(這算是獨佔欲嗎?)

《海燕子》
> 可能是因為凝認為伏羲/王奕在進行或開始「封神計劃」的時候,不是把地球和地球人放在第一位去設想吧! 

可能吧,剛開始時伏羲可能真的不是把地球放作第一位,而只是單純的為守住對同伴的承諾,而後來就是對女媧的不認同… 
但後來靈魂再次融合就不同了,因為太公望和王天君兩方都是在沒有「伏羲的記憶」的前提下活到現在,看待地球及在上的生命體都會各有不同的看法。被這些新體驗所影響,燕子認為再次出現的伏羲是有為地球和人類而付出的意思。 

> 不過,凝始終覺得太公望和王天君就這樣融合,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太公望是為了自己的目的才和王天君融合,燕子不認為這是不負責任。 
太公望為的是完成自己的理想,所以他才不會放棄任何可以再活過來的機會,這樣的他,其實很負責嘛,把自己的任務守到最後。但王天君的…就真的幾不負責任…累了??^^bb這是甚麼理由?? 
可能王天君真的是累了,但這樣燕子只可說他很任性,且不顧別人感受。(雖然也沒有甚麼人關心他…)

> 王奕即使留在崑崙也不一定會得到愛,因為元始天尊不一定會對他很好(高深莫測的老頭)。

…莫測高深的老頭… 
燕子覺得元始天尊很可怕,連伏羲都被他設計…雖然不知道那是他還是伏羲的意思。 
心思細密,但卻常常裝傻的他,從外表看來像個慈祥的長者,但內裡卻是那種為求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人…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師必有其徒。太公望可說是完完全全學到足。^^bbbb 
但師叔比他好多了,至少,他有顧及大家的感受,而元始沒有。 

> 他們追求的東西是完全不同的,楊戩衣食無憂,他所煩惱的可能只是覺得空虛和寂寞,或者差勁的人際關係;王天君剛剛相反,只要有個人肯送他一個麵包、一點關心或愛,王天君已經會覺得很高興了。 

…說…說得太好!櫻喬殿的說話太有啟發性了!燕子思考了很多啦。 
其實,王天君是否早就知道妲己只是在利用自己呢? 
個人認為,就算妲己起初的目的真的只是利用王天君,但後期就不同了。燕子覺得她變得真的「關心」他起來。雖然不明白妲己最後是為甚麼而救了伏羲,但有點覺得是出自對王天君的關懷和…歉疚(?)。(←這方面對太公望也有罷…)

> 伏羲有探索的價值和一定的神秘感,畢竟同人小說也是從幻想而來。

是啊!燕子也正利用著這點。 
很好奇,伏羲還沒有見元始他們前是怎樣過的呢??在女媧還沒能掙脫出封印前的那個沒受道標影響的地球又是怎樣的呢??^^ 

《小凝》
為方便說話, 還是繼續以以下名字暫稱吧…bbb 
伏羲:成為元始弟子前的王奕 
王奕:成為元始弟子後的王奕 
王天君:到了金鰲後的王奕 

打個比喻吧…就…製作沙丁魚罐頭吧∼∼∼^^||||||| 

伏羲:原料(沙丁魚一條bbb) 
太公望:被暫時收藏起來的半條沙丁魚… 
王奕:另一半的沙丁魚 

剛剛成為元始的弟子的王奕… 
就是"未曾加工"(除了被切成一半外…不過這程序太簡單,不能算是主程序之一…bb)的半條沙丁魚!! 
味道(生的魚沒有什麼味道可言吧?沒吃過…bbb)和原來的沒變∼
要說王奕有什麼什麼想法…那就是伏羲也有吧?
(註:這裡的王奕不是指王天君) 
伏羲會有那些什麼什麼的想法嗎…… ^^bbbb 

王天君:經過加工的沙丁魚 

從一到金鰲,加工程序已經開始… 
後來將這半條沙丁魚分成三分也是第x加工程序… 

凝殿所說的,個人覺得比較像王天君吧?(而不是王奕)
王奕外表雖像小孩…(他的身體應該沒有換過吧?) 
但他的心可不像小孩啊…(伏羲的心不會像小孩吧?)

《櫻喬》
> 再者, 王天君三可說是沒有執著地仇恨著誰... 
> 話說回來…怎麼王天君不順便恨太公望…那個取代了他原本地位的人…

我想我明白她的意思…王天君三雖然執著於太公望,但並非那種恨到要仇人發瘋崩潰的恨(如聞仲和楊戩),而是介乎喜歡、執著和一點恨意,不算很暴烈的性情(比起一&二),報復也好像是比較柔和的手段(?)。
太公望和楊戩嘛…要恨的話,應該恨楊戩。
如果沒有楊戩的交換,在崑崙山負責封神計劃的人務必是王奕,那時的太公望人都不知在哪裡了。太公望只是因為王奕不在而取代他,如果王奕在太公望就不會出現(基於元始天尊知道必然要將其中一位執行者送去金鰲島,才把王奕交換過去,這是王奕所不知道的)。

> 燕子覺得元始天尊很可怕,連伏羲都被他設計…雖然不知道那是他還是伏羲的意思。 
我覺得他們只是互相利用而已。這是「有共同的敵人就暫時成為夥伴」。
伏羲早有打算切割自己,然後分別執行封神計劃。
元始天尊想保留王奕又取得楊戩,集結崑崙山力量消滅女媧。
要說損失最大的,是通天爸爸T_T。把兒子送上門、金鰲島沉了、自己封神… 

> 王奕外表雖像小孩…(他的身體應該沒有換過吧?) 
> 但他的心可不像小孩啊…(伏羲的心不會像小孩吧?) 
王奕的智慧當然不是小孩(外表也不是),但他的感情的確很小孩子。^^ 
> 所以當初(不知是他自己的意思還是元始的意思,不過個人覺得是他自己的意思。突然覺得伏羲實在很可怕…^^b)他對於要被交換到金鰲也覺得無所謂… 
> 至於王天君,他渴望的…未必真的是愛…(雖然他是渴望得到愛的孩子…bb)

伏羲當然不會有這些感情羈絆,把自己一半分到金鰲本來就是他的打算。
元始天尊意識到這一點,正巧通天教主帶來珍貴的兒子,就順道把王奕送過去。 
(一切看起來是這樣流暢又毫無破綻,事實上精心策劃過後處處都是陰謀) 

要注意的是,被送到金鰲島的王奕是太公望實行封神計劃的四百年前,伏羲策劃封神計劃卻是在那時的二千年前,中間空白的一千六百年封鎖了兩個伏羲魂魄的記憶,伏羲也沉睡了(王天君123和太公望都沒有任何伏羲的記憶,直到融合)。 
那中間的一千六百年,王奕過的是「人的生活」,自然有了人的感間,不過,他似乎還是很自閉。^^b 
嗯,元始天尊不會對他怎麼好,但崑崙山是個比較有人情味的地方(比之金鰲)。 
清心寡慾的生活之於他,的確看不出什麼愛。
但是,到了金鰲島幾乎另一番新局面,不止被囚禁失去自由,還要飽受妖怪的虎視眈眈的視覺強暴(?),幾乎讓他瘋了,那時的他不知道伏羲什麼記憶,只是覺得可怕和恐怖,想有個人來拯救他…就是想要一點安慰的愛吧,哪怕是陌生人。

> 個人認為…如果和他交換了命運的楊戩過得和他一樣不好的話… 
> 他或許不會那麼恨楊戩,或許還會有同病相憐的想法…
> 也未必會那麼渴求些什麼…或是會產生像孩子的想法…

嗯,有同感。恨楊戩也因為「妒忌」吧∼ 
不過,楊戩身負的是天才,他的命運是比較幸福的,那是王奕不能擁有的東西。
就算王奕留在崑崙山也不會得到楊戩那種少爺級待遇… 
就算楊戩留在金鰲島亦不會被人視覺強暴(堂堂王子…)。
也就是說,要妒忌楊戩被玉鼎寵愛,得到各樣讚美,這是王奕不用指望的…^^ 
「妒忌」果然會令人失去理智啊…想起海燕子的文章裡說太公望和楊戩那種絕對信任獨一無二,同時也只有楊戩才可以激到王天君失去理智,所以伏羲願意聽楊戩的話(呵呵,很喜歡呢)。

> 雖然不明白妲己最後是為甚麼而救了伏羲,但有點覺得是出自對王天君的關懷和…歉疚(?)(←這方面對太公望也有罷…)

因為妲己做事手段是完美的,找不到半絲破綻,身邊人亦不會成為她的負累。
所以很難看到她的感情放在哪裡…不過海燕子殿的也有可能,說不定是像喜媚、貴人她們一樣關心吧∼(待他很好) 

(完)

p.s.感謝螢殿、櫻喬殿、海燕子殿、水殿、小凝殿、凝殿等人的討論。如果各位還有想法的話,歡迎繼續。^^

存錄整理者: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