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普賢與楊戩跟太公望的關係

※ ※ ※ ※ ※ ※ ※


普賢與楊戩跟太公望的關係(其一)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櫻喬(以下簡稱櫻)、翎、螢火蟲(以下簡稱螢)、小凝

《櫻》
王子殿一大競敵(情敵),藍髮紫眼、手抱一個圓球,臉上是天使的微笑(通緝中)。

《翎》
普賢嘛……其實我現在不覺得他是楊戩的情敵。因為……如果師叔喜歡他的話,那就根本輪不到楊戩;而如果普賢真的具有威脅性的話,那楊戩其實也無法奈他何的。:p

而且不可否認的是,就靈魂而言,普賢確實比楊戩還要靠近師叔……(不過那和感情沒有絕對的關係)

《螢》
其實太楊太相戀的歷程算是康莊大道…(爆!)
普賢啊…對楊太而言是一種尷尬的存在呢…(算不上是情敵的親友?)
蟲算是對普賢抱持同情心的同人女嘛…
所以作品中,倒是很少寫普賢對兩人的妨礙(?),倒是經常寫普賢的黯然神傷(然後被聞仲撿走∼∼)的情節。

《翎》
(笑)我可以說是因為螢殿的作品,因而開始對聞仲有興趣。(以前不太注意他……可是現在卻覺得他……真的是很優秀的人。^^螢殿寫聞仲真的寫得很棒。^^)

當初正迷昏頭的時候有很多看法會很偏執。現在冷靜一點之後感覺就很不一樣了。(^^)

《櫻》
> 至於普賢嘛……其實我現在不覺得他是楊戩的情敵。
> 因為……如果師叔喜歡他的話,那就根本輪不到楊戩;
> 而如果普賢真的具有威脅性的話,那楊戩其實也無法奈他何的。:p
他們的親密是如影隨形,少不了會令楊太擁護者有點吃味
不過我很認同你的看法,就寫作而言,普賢是一個調劑的角色(曖昧製造者…)。
看大家的作品,也少不了這傢伙的存在。

> 就靈魂而言,普賢確實比楊戩還要靠近師叔……
> (不過那和感情沒有絕對的關係)
先略過私心的楊太關係不談…
我想聽一聽翎殿對這句話的解析∼
找到一個和自己靈魂相似的人,不是會很自然地愛上嗎?
抱著相同的理想和生活目標,不言而喻的高度默契,這樣美妙的伴侶關係應該會是相當吸引的…?我不是說一定會有愛情,畢竟楊太關係也非必然(那只是同人,這一點我認知得非常確切);如果說師叔會愛上楊戩,那是一種互補關係,師叔動腦和睡覺,楊戩則是辛勤工作來養活他(笑),對我而言,那是一種接近現實的甜蜜夫妻關係(這是啥形容…);相對於普賢,他們並不像互補,同樣靈魂的貼近,同步並進的伴侶,彷彿是感情昇華了一層,怎會和感情沒有關係…
這是我覺得疑惑的地方(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_@)請指教^^

我始終覺得楊戩不會是很好的領導人,但他會是很好的副官。他適合默默耕耘…勞心勞力(這是他在同人小說裡老是被欺負的原因^^)。
我覺得楊戩的生命是個人的,而師叔是整體的。楊戩生命裡最深刻的歷程在於他個人心境的成長與變化,而師叔的生命就是溶入了大家和整體,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他的影子。拿楊戩和師叔比較始終是很殘忍,畢竟大家心目中「王道」已成形,要再談平等關係那是不可能的,又因為極度迷戀楊戩的原因,在寫楊太時會潛意識逃避真正的師叔…。
所以我曾經以為過普太關係會比楊太關係高尚一點。(不計較感情,只談關係)不過,普太關係也有盲點,為免篇幅過長在此略過不談。

《翎》
現下的楊戩確實不適合作領導人,也確實是有許多缺點。但他也有許多難得的優點。比如,他是個天才,雖然不可避免有目空一切的毛病,但對於比他優秀的人,他亦承認地很坦白也很坦率,既不會強辯也不會否認。他的人際關係不太成功,這在漫畫裡頭很明顯,但那是因為他不善於表達、也太過內斂的關係。他對崑崙有歸屬感,也對王天君說「因為喜歡大家,所以才跟他們一起戰鬥」,我覺得那是真切的,只是在跟大家在一起的時候感覺不太出來,只能從小地方發現而已。他的個性也確實很自我,有一點任性,但他至少不曾因為任性而誤了大事。 

楊戩最大的優點是感情純真。怎麼說他「不善於表達、也太過內斂」呢?記得在十五集裡,楊戩負傷去找王天君,他看到哪吒時的第一句話是:「啊……哪吒,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可見他在來的途中,已經衡量過現在的狀況,同時也想過「同伴裡有誰是不會受害」的。如果他不關心大家,勢必是只會想著怎麼找王天君報仇而已,看到哪吒也不會說出「我就知道」這種話。後來面對落魂陣和金光陣,他捨命保護韋護和哪吒也是證明,這只有在緊要關頭的時候看得出來。平常的時候,他對個別的同伴沒什麼感情,關係很生疏也很淡漠,但那是個性的關係,他本來就不是熱情的人;但他珍惜這份同伴情誼卻是真實的。(只是,對於別人的任性,他也會很老實地表示厭惡……這不知道算不算是潔癖呢……^^bb) 

在封神裡面除了師叔和玉鼎之外,和楊戩最有默契、感情最好的人其實是哪吒。先說哪吒,哪吒的感情非常單純,也彆扭,但他卻是非常純情的(笑)。依哪吒的個性,不會交際,聽不懂太繁複的話,也無從討好他,但是他和楊戩的默契卻很好;十五集和韋護共同對付雙重空間(那幾話可以仔細地注意一下楊戩和哪吒的默契^^)和十九集的時候一起對付紂王(哪吒一向不喜歡有人「礙手礙腳」,而且剛開始的時候「不聽別人的勸告」,但在這一段卻和楊戩配合地很好^^)都可以看得出來,其實這兩個人是很好的戰鬥搭檔。^^既然哪吒無從討好起,個性也孤僻,為什麼卻獨獨能接受楊戩呢? 

再者說到師叔。簡單說,我不相信師叔會把全崑崙的命賭在一個「對崑崙沒有歸屬感」的人。那無疑是危險的。師叔和玉鼎的部分不多提,楊戩最要好的朋友是哮天犬(笑),和四不與武吉的關係也不錯。從他對哮天的照顧、對玉鼎的敬愛、對師叔全心全意的輔助,和跟哪吒戰鬥上的默契,都可以感覺到他感情上的純真,即使那只是對少數的對象。師叔雖有領導才能,但那僅就「透析人性」的「領導才能」而已,崑崙的一盤散沙對師叔依舊沒什麼敬意,而且也常有超出的舉動,感情上不見得親密。和師叔較親近的,也就是四不(武吉還不算)、普賢、楊戩而已。(楊戩對師叔的專注和溫柔,還有兩人之間的曖昧隨處可見^^bb) 

其實楊戩的感情只要突破防線,就如同探囊取物了(汗),所以才會覺得「欺負他很好玩」。^^bb他雖然內斂認真,可是有也無厘頭和悶騷的地方,所以偶有驚人之舉^^bb,這也是他常被fans欺負的原因。不過,楊戩對敵人也很殘忍,這也許是妖怪的本性吧。雖然他現在當領導人還有一點教人疑慮擔心的地方,但他很肯學,在安定的社會裡還是迎刃有餘的。假以時日,他應該也能做得很好。^^ 

那麼,以上是我個人的偏見。^^bb其實楊戩的個性可以從好的方面解,也可以用壞的方面解(我一面寫一面可以想出反駁自己言論的方法^^bb)。不過,與其說我相信楊戩,不如說我相信師叔、玉鼎、哪吒的眼光和感情罷。玉鼎可以說偏心,哪吒可以說單純、哮天可以說是因為忠實;但是,如果說師叔和楊戩在互相欺騙的情況下,還能建立那麼堅定的互信關係,這無疑是矛盾而且不可能的。何況,楊戩也的確是很可愛的人,是個瑕不掩瑜的角色,所以成為我第二個喜歡的封神人物。^^ 

我喜歡楊戩也是因為性格貼合。(笑)對楊戩的認識也差不多是像櫻喬殿自述的那樣,是重新認識自己和理解自己的缺點。(^^b)只是我既沒有楊戩的才能,也沒有他性格裡那份珍貴的真誠和坦率罷了(雖然那是要看對象的^^b)。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我要反楊的話,我敢保證我能講得比反楊人士們更尖銳無情。(笑) 

我也同意楊戩不會是好的領導人,所以當初變成教主的時候有點替他擔心^^b因為雖然他很肯學,而且在遇到師叔之後放開了許多,但自我的個性不是那麼容易改的,要合適地擔負責任還需要一番努力吧。 

> 我覺得楊戩的生命是個人的,而師叔是整體的。楊戩生命裡最深刻的歷程在於他個人心境的成長與變化,而師叔的生命就是溶入了大家和整體,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他的影子。 

我喜歡這段話。^^這些正是我一直想說但斟酌不出來的想法。^^ 

那……我試著談談普賢和楊戩。 

普賢……我不能不承認,就比較來說的話,他是最接近師叔靈魂的人,師叔在外的偽裝和自衛他能比較清楚地勘破。但是……就是因為這樣,反而成了讓師叔逃避他的原因。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發現……師叔對普賢的感情其實是有幾分……畏懼和防備的。這點很難說明……也許是因為普賢對他太理解了,所以反而讓師叔害怕?我覺得師叔在普賢身邊沒有安全感……^^b 

呃……還是舉個例子吧。像在仙界大戰的時候,師叔和普賢相約要拖延聞仲,直到十二仙來為止。而普賢藉由芝麻飯糰讓師叔吃了安眠藥,自己一個人去了;如果,當時陪著師叔的人是楊戩的話,他不會做這種事;只是在一同面對聞仲時,會拼命地保護師叔而已。 

普賢做這種事當然是為了師叔好,但這是師叔需要的嗎?而且後來還違背師叔的意見,讓十二仙個別對付聞仲,分散聞仲的注意力,結果全部的人都犧牲掉了……簡單說來,普賢會罔顧別人的意願,去做自己認為好的事情。 

這當然不是壞品質,可是這對師叔而言卻是不必要的。雖然這是本位的想法,但和師叔在一起,了解雖然是很重要而且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要相信他,讓他自由。普賢的性格和對師叔的了解反而是對師叔一個很大的束縛。 

而在沒有安全感、又有束縛感的情況下,我不覺得師叔會對普賢有超出友情的情感……因為師叔不是會束縛自己的人,他的天性是傾向自由的。 

舉一個我以前常說的老例子:如果有一天師叔說要跳崖,其他人會認為師叔瘋了,普賢可能會阻止他甚至把他綁住然後由自己代替跳下去;但如果是楊戩的話,他可能訝異過後就跟著一起跳下去了──不是他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最重要的是他「相信師叔這樣做一定有他的用意」,如果師叔要他留下來,他也會拒絕,更不會阻止;而師叔對楊戩想必也是不必去說明自己的理由的。這就是默契,也就是在明明靈魂上普賢比楊戩接近師叔許多,但我仍然只喜歡楊太的理由。 

櫻喬殿說「抱著相同的理想和生活目標,不言而喻的高度默契」,我覺得那拿來說明楊太是非常適合的。^^ 
不過那畢竟是同人女的想法,師叔的感覺如何我們不得而知。:p如果他要選擇普賢的話我也不會太驚訝……畢竟普賢這樣陪了師叔一段,在師叔的生命中有一襲重要的地位,這是楊戩所不能取代的……只是就我的看法來說會覺得楊戩比較適合而已。 

《小凝》
> 我始終覺得楊戩不會是很好的領導人,但他會是很好的副官。
小凝也是這麼覺得…^^b 
得罪說句,楊戩大概沒有什麼作為領導人的主要條件… 
例如…creativity、某方面的應變能力… 
遇上不是大事的事當然勝任有餘… 
但當遇上大事時…嗯…他想不到最適合的應變方法… 
若沒記錯的話,楊戩好像說過「如果是師叔的話會怎樣做?想不到啊!」一類的話…由此可見,他不會是個很好的領導人… 

創造力不是說只要努力就能得到的… 
就像算數學題那樣,老師解題時,他會一聽就懂,他有這份聰明,但到真正要自己面對題目時,會想不到該從哪裡入手…一大堆方程式在腦裡轉啊轉,但就想不到哪一條適用…(如果要說後天努力補救的話,就是做很多很多的數學練習,不過到有能力解答題目時,就會發覺「會解答,只是因為自己曾見過做過而已,答案不是自己想出來的」,不算是完全靠自己的本事…呃…這是在說小凝自己啦…^^b)
(天音: 妳被數學沖昏頭腦了啊…?下一科要考的就是數學…|||||||)
楊戩對於師叔的想法,最多只有在事後才想到師叔做事的用意,但卻不能在事前預測到…(除非得師叔暗示吧…)
所以楊戩才不斷努力,希望能追上師叔的步伐吧?^^ 

《櫻》
除了師叔和師匠之外,哪吒的確是楊戩的好拍檔,他們不一定是思想合一,但他們有相同的氣味──好強、不服輸、性格倔、孤僻,那就足以讓他們親近起來。楊戩的倔不太明顯,尤其到後面部分幾乎完全消失,不過整體還是感覺出一些。 
哪吒不時會找楊戩打架(試寶貝?),好像是第九卷,哪吒向楊戩挑戰,然後楊戩變成火藥把他炸掉^^…很溫馨(勞煩太乙了)。 
重溫第四卷時,哪吒飛過崑崙山碰到楊戩,那時就想,王子殿你站在那裡幹嘛?沒事跑去太乙的乾元山吃西北風?哪吒說「你好強呢,憑氣味就知道」,楊戩回應我們會再見面。 
突然意識到楊戩其實是故意去等哪吒的,和他露臉打個招呼。因為楊戩早就認識哪吒(他一直跟蹤太公望),哪吒卻不認識他。他知道他們是「夥伴」,大家見個面總是好的,哪吒的無差別攻擊是沒眼睛的(雖然從沒打中自己人),見到強的傢伙就會開打。其實,這時的楊戩比起初識太公望時那種銳氣已經收歛了很多,亦願意承認夥伴。(主因當然是師叔) 
→這是藤崎大魔王的鋪排吧,不然當九龍島四聖回去聞仲所在的山岳地帶時,楊戩飛回去時遇到哪吒很可能會打起來,所以才及早安排見個面,省了那樣的工夫。 

再重溫十五卷哪吒的話: 
「別開玩笑,我要親手殺掉你!可是你怎麼搞的,身體如此虛弱,簡直礙手礙腳,給我回去!」雖然很毒,楊戩明白這就是哪吒表達關心的方式。 
「為了保護楊戩,我要將全部符紙破壞!」這句簡直可以列入封神十大奇觀…。 
(我看的是港版封神,譯音應該會和台版有點不同) 

還有,哪吒和楊戩其實是靠氣味聯絡的,哪吒是靠氣味認出楊戩的。他本身也好像是靠氣味認人的,因為他不會記名字,叫人時總是「喂!」、「你!」、「那傢伙」、「你去死吧!」 
不過他們感好歸好,那只限於戰場上,只有戰鬥才會將這兩人拉在一起,平時生活的交集還是沒什麼。 

> 楊戩最要好的朋友是哮天犬 
這也是呢(笑),哮天犬是個很好的聽眾,不過不能解開他的心扉^^。他一個人無聊的時候會將哮天犬放出來陪他,他們的親密是不言而喻的。人有時候需要的也只是一個安靜的聽眾吧^^。 
>「普賢妨礙楊太」 
我也曾有這種想法:P 
不算太討厭他,畢竟他獨自面對聞仲和召集十二仙之時,還是會被他吸引(原諒我沒節操…),那是他的決定,他的做法,不一定是最好,不過…單純對小望的執念還是讓我有點感動。普賢的博愛有距離和限制,畢竟人非萬能,能做到他那樣子已經算不錯了,不過覺得他的徒弟木吒有點可憐@@他的善良天使形象其實只存在於太公望一個人的心中。他最偏心的人是小望,這和玉鼎極度偏心楊戩是有點相似的情感和愛他願意犧牲的形式(這不是指感情的種類)。 

> 是否有人發現……師叔對普賢的感情其實是有幾分…畏懼和防備的。 
(有點小偏心的說句,我看得很爽) 
翎殿看師叔看得很準,我是曾有這樣的感覺,但不清晰。 
> 我覺得師叔在普賢身邊沒有安全感……^^b
這只限於緊張關頭之中。我從來不否定普賢對太公望的重要程度,他能緊張中平定他的不安和讓他冷靜,但相信師叔在那時已經有覺悟到仙人的犧牲,在他的潛意識仍然是不安的。只是師叔不願意面對要”犧牲夥伴”這事。那時他很擔心楊戩,但不會再動搖自己的信念,他「相信」楊戩。所以,當師叔猜到金鰲島某部分正在激戰的是楊戩和通天教主時(134回),他堅定地望向那個方向一會,然後全心全意地向動力爐前進。令我驚訝的是,他從沒懷疑過楊戩有可能敗在他父親手上…。通天教主是何等厲害的人物,加上狡猾的王天君,楊戩單人匹馬可謂毫無勝機…雖然那只是區區一格,這種絕對的信任卻讓我相當感動。 
容許我大膽肯定,師叔那時想的不是”最重要是結束仙界大戰!不能為了楊戩浪費人力!(從129回普賢那番話猜的)”、也不是”楊戩是自己要回來的,即使送掉性命也是他的事,不能怪誰,結束仙界大戰最重要(普賢那番話有這種暗示)”我不是說普賢批得不對,不過那不是現在要談的。 
太公望(134回)那個眼神代表的是”只要是楊戩,他一定可以通過這關!” 
與普賢那番話無關,而是他對楊戩的「信」(師叔已清醒過來,在沒失控狀態下的他是不會去救楊戩的)。

回顧一下翎殿的楊太專文: 
「…師叔也不可能相信別人像楊戩那般,甚至拿生命來做賭注(試著用崑崙其他同伴來代換看看就知道了 ^^)…」就是那句的「信」。我下意識想到代換的同伴就是普賢,翎殿說的沒錯。天化哪吒他們不是以太公望為中心而活,故此我能肯定太公望對他們的信任未到這種程度。(恕我狠批,天化在魔家四將一役倒下得真快…雖然再登場時也很帥…) 
是,最讓我感動的是楊戩和太公望之間那份「信」,更甚於普太之間的「情」。 

私心當然是舉腳支持楊太的,不過,愈是喜歡和相信的事物就愈會找論點反駁,懷疑也更多,以追求更加清晰的信念。

【楊戩和師叔】 
我覺得一個領導人最重要的不是他的頭腦,而是他的EQ和AQ。EQ愈高的人,人際關係愈好,這方面.師叔絕對是佼佼者,所以他很得大家的歡心。 
EQ雖然代表情緒智商,但不要混淆為能穩定情緒的就叫做有EQ。 
AQ是逆境智商,即是面對困難或不如意事的處事態度方法。 
老實說,要兼顧這兩方面也做得好是極困難的,師叔更是IQ、EQ、AQ齊備@@ 

原諒我對王子殿不敬,我認為他最高的只有IQ…… 
說他可以保持冷靜和理性,只是因為他鎖心,一是因為他有自信(王子殿的戰鬥力是無庸置疑的),二是他根本不願意流露脆弱(好勝又自閉),三來是不在意或不屑(起初他也看不起師叔…),加上玉鼎的「真傳」,所以他在伙伴之中算是冷靜的一個(相比起天化哪吒)。但面對真正的難關,如玉鼎師匠一死,他整個人立即崩潰…更不要拿來和師叔比較痛失摯友和十二仙時的反應…我敢說,師叔那時的自責和悲傷絕不下於楊戩失去師匠的心情。 
這樣比較很殘忍,不過也証明了楊戩的確是沒什麼AQ。 
(天音:說得那麼動聽,你自己又有嗎? 櫻:……(汗)) 

王子殿真的很聰明,無愧為天才。他是有才能處理各種政事的,不過,很老套的說句,作為一個領導人更需要一顆「愛民如子」的心。雖然楊戩很努力去揣摩師叔的想法,但他不能完全做到。回顧澠池城張奎一役,楊戩被迫抉擇時曾想過見死不救,他又立即思索若是師叔他會怎麼辦。那一戰並不是顯示出楊戩無能,而是反映出他沒有身為領導人的決斷能力。 
基本上,張奎的實力和楊戩差很遠,那一戰若非土行孫他們累事,楊戩其實能輕鬆打勝的,至於用什麼戰略在此略過不談(我不是軍事高手)。楊戩也有責任,他不了解夥伴的脾性,以致指揮得不好。@_@ 
算了,還是別太苛責王子殿,畢竟他沒什麼指揮的經驗。師叔也是想磨練他吧。 
而且後來的蓬萊島不算是人間,妖怪也多,身為教主的他有張奎和燃燈幫忙應該沒問題的啦。^^(三劍俠!!) 

要猜度王子殿的想法不是很難,要想師叔那些驚人的作法才叫你吐血… 
楊戩能獨戰魔家四將,又獨闖金鰲島解開防護罩,身負重傷仍能指揮哪吒和韋護打倒金光聖母。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不過他欠缺是一顆仁者之心,但畢竟他是妖怪,總不能要求他善良如天使,故此,我才覺得師叔和楊戩是互補的絕配,只有他們合作才能發揮出120…不,200%的實力!楊太萬歲! 

(待續) 


普賢與楊戩跟太公望的關係(其二)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翎、櫻喬(以下簡稱櫻)、秋水

《翎》
櫻喬殿對楊戩的批評……頗中肯的。:p拿師叔和楊戩比較確實很殘忍,因為師叔各方面都太優秀了,而楊戩的涉世程度太淺(要說自閉的程度……其實師叔不亞於楊戩,所以領導需要才能和培養,還有要懂得人性和人心,其實和自閉沒什麼太大關係),也不曾遭遇師叔那樣的悲劇扭轉……所以楊戩和一般人比較接近也比較容易了解。不過,喜歡就是接受他的全部,這一點我挺贊成的。^^ 
是的,讓我喜歡楊太的理由就在於那份「信」。^^ 
了解不一定信,信也不一定了解。可是相信卻是比了解更重要更穩定的一個品質。何況,人不可能去完全了解另一個人,如果誤解還以為是了解的話,那造成的歧異會更大。 

相信是很難的一件事。所以我視師叔和楊戩之間這份信任為珍貴難得的情誼(尤其這兩個都是審慎冷靜的人,並不是單純的熱血笨蛋……這是最珍貴的地方),遠勝過普賢和太公望之間貼近的溫暖。

師叔……我私自覺得他比楊戩更自閉許多。他有更深層的東西是深深累積,沒有表達出來的……

《櫻》
> 要說自閉的程度……其實師叔不亞於楊戩 
啊…想來也有一點。不過師叔的自閉並不明顯,他會有限度表達情感和透露想法,使人不輕易察覺他的自閉。他和楊戩不同的地方在於他願意信任人,而且不是負氣的,而是堅定真誠的信心,他相信自己的目光和判斷,既是自閉又能做到這點,師叔真是一絕啊。

《翎》
老實說……我個人不太喜歡「普賢妨礙楊太」的想法。普賢是普賢,他有他獨有的生命特質,雖然我不喜歡他,可是如果看到有人只把他當作「不入流的情敵」的話,我覺得那和把楊戩當作「絕地總攻君」和把師叔看作「柔弱受君」是同樣悲哀的一件事。至於櫻喬殿本人對「普太」的厭惡嘛……其實就某個層面來說,我不討厭普太……也許有一天我真會被妳視作要釘稻草人的對象……^^bbbb

《櫻》
> 我個人不太喜歡「普賢妨礙楊太」的想法。普賢是普賢,他有他獨有的生命特質 
我看得出普賢的生命本質,其實很清高。當我看漫畫的時候,依然會為他所吸引,這是大魔王塑造人物的功力吧^^ 
> 可是如果看到有人只把他當作「不入流的情敵」的話,我覺得那和把楊戩當作「絕地總攻君」和把師叔看作「柔弱受君」是同樣悲哀的一件事。 
普賢不算是情敵吧?私心厭惡是一回事,但大致上不會破壞他的形象,那是我的原則。我甚至寫過楊戩為主但用來襯托普賢&太公望的故事,寫完之後對王子殿合十拜了拜。
> 對「普太」的厭惡嘛……其實就某個層面來說,我不討厭普太…… 
說了是「偏見」啦。偏見就是在非理智狀態下的私人心態,很直接的想法,但不代表我的全部(我有人格分裂…) 
我不是真的那麼反普太(雖然我說得很嚴重^^b),我甚至認為如果說聞仲和普賢合襯還不如普賢和太公望合襯,我也不是逢普必反,如果在情形合理之下,普太也沒什麼不適合。我反的只是普太H^^ 

> 大家都這麼看楊戩的嗎?高貴穩重? 
以凡人的目光去看,的確是如此,人會自動崇拜看起來很強的人。
俊美瀟灑、十項全能、會多國語言(現代時)、性技巧高超(?)、少女的夢中情人…等等,而且他冷傲孤高,對人向來不屑一顧,楊戩其實很有當言情小說男主角的天份…他外強內弱,這時候總是有個”善解人意、調皮可愛”的清純女子,『不畏艱難地』打開他的心,之後一番糾纏不清的恩怨情仇,灰姑娘式大結局。 
楊戩根本就是「王子類」人物,不過在太公望的覆蓋面之下,楊戩的鋒芒沒那麼突出而已。我覺得楊戩有點似《男女蹺蹺板》那個外表溫和性格完美但內心瘋狂的男主角有馬。 

《翎》
> 楊戩根本就是「王子類」人物,不過在太公望的覆蓋面之下,楊戩的鋒芒沒那麼突出而已。我覺得楊戩有點似《男女蹺蹺板》那個外表溫和性格完美但內心瘋狂的男主角有馬。 

唔,我倒覺得不像。楊戩只是自閉,但他是被師匠保護大的,也沒被虐待過,說不上瘋狂。何況師叔並沒有「救贖」楊戩,他是把楊戩帶出來,不是沒理智地跟著進入他的內心救他(因為師叔本人的心也幽邃深邈),後者是危險的行為,也才可能走到瘋狂的境地。有馬即使遇到了雪野,也只是關在自己的世界裡,想把雪野鎖起來──而雪野是鎖不起來的,所以才會讓有馬走入瘋狂的獨佔慾裡。(何況,楊戩是完全對師叔坦誠了……有馬卻對雪野有所隱瞞) 

《櫻》
師叔和楊戩啊…把他們套進言情小說裡實在有點糟蹋了。讓我想一想,師叔在某程度上還是可以當上女主角的,不過言情公式第n條說明「男>女」,女也不能有過於親密兼有可能發展成情侶關係的朋友(嫌犯一:普賢)。基於楊戩為攻方,攻方也是吃醋吃得較盛的一方…即使他是超級萬人迷,一票女人/男人自願為他暖床,他也不屑一顧,只甘心守候那個可以解開他心扉的人… 
(以上為從言情小說分析楊太關係的文字…偏見和漏洞非常多,看完笑一笑就好,切勿當真,我才不會讓王子殿去當萬人迷:P) 

> 有馬和楊戩 
與其說是相似不如說「有一定程度的共通點」。基本上,櫻喬是一個只要少許共通點就可以拿來比較的人。更糟糕的是,我會來的比較的就只有相同的地方,對照相同感覺的不同,其餘內容的相異我是不大理會的(都明說是不同了還幹嘛要拿來比較?)然後就會自以為是起來…(天音:多惡劣的興趣…) 
譬如說,我會覺得《幽遊白書》的藏馬和楊戩有一些共通點: 
1.長髮帥哥 2.出招瀟灑凌厲 3.身世神秘 4.可變化成妖態…等等多不勝數。當然他們有很多相異之處,要數的話我可以數更多…在此先略過吧。 
《男女》和《封神》的主題不盡相同,會讓我覺得有馬和楊戩相似的是那種「外表完美的感覺,心中卻自慚形穢」(櫻喬只要是這樣就可以拿來互通了)。有馬和雪野有某程度上的虛偽,而師叔和楊戩同樣患有自閉症…^^b 
他們背負的、承受的甚至過去背景都不一樣。有馬的自閉症非常嚴重,嚴重到連外表也看不出…他不是那麼容易打開心扉的,或者該說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打開;而師叔,翎殿也提過師叔有深度自閉(汗),又是那種連外表看不出來的自閉…(胡亂比較又開始了) 

另一方面,今天想到了《神劍》的「劍薰巴關係」與「望楊普關係」對照,首先…請拋開性別歧視^^,也丟掉有多討厭這些人的怨恨。 
小薰不可能完全理解劍心的想法,她只是以女孩的心情愛上劍心這個浪客;楊戩也不是全盤了解師叔,但他相信師叔,毫無保留地打開了自己的心扉…他們都是以個人的身分去愛。 
巴是劍心的聖域(請丟開巴那堆糾纏不清的愛恨情仇);普賢也是望心中的聖域,(即使在聞仲眼中的普賢只是個為了救望而不惜一切的傻瓜)。 
在可能的程況下,巴願意犧牲自己成全劍心的理想(完成維新);普賢如是(建立沒有仙道的人界),讓所愛的人活下去。 

我想說的重點是「死的人固然很可惜,但生存下來的人往往比死人還要難過」,這是最近寫王楊+太楊篇流出來的感受。不論是巴、玉鼎、普賢、十二仙,他們死的時候,幾乎都是心甘情願的,甚至微笑著離世。與其說看到普賢封神難過,我更想哭的是第一個衝上去當肉墊挨鞭的道德真君,他的精神和直性子比起普賢更令我感動。只怪藤崎大魔王把十二仙封神弄得太過悲傷,幾乎讓我錯覺楊戩衝上去拉住師叔是錯誤的,心裡喊住:楊戩為什麼你不放手呢… 
那一幕,普賢賭上了十二仙的尊嚴和抱住對太公望的愛,也算是殉情的一種吧…可是,楊戩不會為太公望殉情,這樣算他狠嗎? 
《神劍》中,大家聽完劍心敘述巴的故事,惠問薰會否為劍心殉情,薰的答案是「我不會。倘若我就此輕生,劍心會更內疚痛苦,所以無論如何也不會死!」 
對照過來吧(請略過所有相異的地方^^b),倘若楊戩當時輕生,拋開一切的決心,和師叔一齊衝上去殺殺殺,不止誤了十二仙的心意,萬一有何損傷還是會讓師心傷心和內疚,而事實上十二仙封神也讓師叔極度難過,反正結果都是一樣,普賢他們的犧牲在師叔的心中成為永不磨滅的創痕… 
從另一個冷酷的角度看:崑崙十二仙封神封得那麼痛快,可有想過被遺留下來的弟子?為了尊嚴和名譽竟如斯不顧一切?畢竟楊戩一切以保護師叔為的大前提,還是得有適當的冷靜去處理緊急狀況…還好對楊戩有最大影響力的玉鼎早早封神了,不然楊戩有沒有可能把持理智拉住師叔?(真慶幸玉鼎早到封神台佔位子,沖好茶迎接通天教主…不用和普賢那群人陪葬^^b) 
個人覺得普賢的悲劇性太重,讓楊戩在16、17期變得很冷酷…我又私心地為楊戩平反@_@…只怪最近有人每天在我耳邊重覆唸著普太萬歲,說楊戩比不上普賢的偉大犧牲精神云云…… 

《翎》
> 最近有人每天在我耳邊重覆唸著普太萬歲,說楊戩比不上普賢的偉大犧牲精神云云…… 

(忍笑)噢,普太派的人又在做這種事啦?^^;; 

嗯,普賢的犧牲精神真的是不容易的。可是犧牲的人並不止是他不是嗎?為什麼單單要拿他的犧牲來和楊戩比較,而不是其他的十二仙?為什麼單單要拿「楊戩」去和他比較,而不是其他如蟬玉韋護土行孫?就因為師叔嗎?那也未免太小看普賢和楊戩的生命意義和他們各自的人格特質,而直接簡化了。 

莊子所謂的彼是之爭就是這樣來的。拿各執一方的觀點和畫面來進行演繹。這種比較……好吧,我不覺得有任何意義,就像拿蘋果和檸檬比較,因為「檸檬的維他命C比較多」所以認定「檸檬的營養價值比蘋果高」是一樣的思考方式。 

> 小薰不可能完全理解劍心的想法,她只是以女孩的心情愛上劍心這個浪客;楊戩也不是全盤了解師叔,但他相信師叔,毫無保留地打開了自己的心扉…他們都是以個人的身分去愛。 
> 巴是劍心的聖域(請丟開巴那堆糾纏不清的愛恨情仇);普賢也是望心中的聖域,(即使在聞仲眼中的普賢只是個為了救望而不惜一切的傻瓜)。 
> 在可能的程況下,巴願意犧牲自己成全劍心的理想(完成維新);普賢如是(建立沒有仙道的人界),讓所愛的人活下去。 

以上言論大部分同意。除了一點:「普賢也是望心中的聖域」,我覺得改成「望是普賢心中的聖域」比較符合。普賢因為個人情感而犧牲──也許有一些是為了大局──但更多的成份還是為了「小望」,這點不能否認;但是和普賢比起來,望的生命和精神境界、甚至負荷……都比普賢深厚得多。望的聖域是每一個人(注意是「每一個人」,而不是籠統的「眾人」;也許略有輕重之分,但那無可厚非;但不管孰輕孰重,他都不會為了一個人,犧牲掉自己的有效生命--因為活著還可以做更多事,以避免掉他最不願見的遺憾──我個人深深覺得那是大乘佛教的「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精神世界)的生命保護,和理想的人間界。不管說楊戩還是普賢是望的聖域,我都覺得太過看輕、看淺師叔了。 

至於楊戩搶抱住師叔那一段,我覺得那是正確的。記得在圍攻聞仲前,半妖態的楊戩曾經跳下來,說「道德師叔,我覺得我也應該下來比較好!」可是那時候道德卻把莫邪寶劍丟給楊戩,要他把莫邪交給天化。後來十二仙也要楊戩保護太公望──就像他們說的,是賭上了十二仙的尊嚴,同時也是「留下生者去做有用之事」的期許,因為仙界大戰不是終點,尤其師叔是整個封神計劃裡最重要的人──楊戩焉能不懂?所以那時候他拖住師叔,不讓他失去理智衝上去──坦白說吧,如果那時候楊戩不解、不聽十二仙的意思,反而要以血氣之勇或者炫耀的心態加入戰場,也不去阻止師叔感情用事的話(順便一提,普賢之前阻止師叔丟下崑崙去救楊戩也是正確的,雖然有些觀點我不贊同,但大柢上是理智而且清醒的表現),我反而會看輕楊戩。 

簡單說,不是把命犧牲了就比較偉大,像這種事也無從比較起,因為那是師叔、普賢、楊戩的生命意義不一樣的關係。封神就是這點好,仔細讀過之後就會發現,它不是隨隨便便可以用「好與壞」、「正確與錯誤」的片面生命來敘說故事,就像太公望和聞仲,也不能因為師叔勝了,就說他是正確的,只能說歷史的道標走向了新的道路,而聞仲燃燒自己的生命堅持到最後一刻的犧牲精神也非常值得敬佩,令人尊敬。 

神劍我看過,但沒有很喜歡,也不研究,所以不討論。不過,神劍裡我最喜歡的角色,現在想來,就是只有小薰──我就是喜歡小薰「不可能完全理解劍心的想法,只是以女孩的心情愛上劍心這個浪客」那種深摯和溫柔。別以為這樣很簡單,我覺得那比巴的複雜生命最後選擇自殺一途還要不容易多了。(以上純屬偏見:p) 

《秋水》
關於普賢跟楊戩,我覺得比較這兩個人都是很nonsense…
因為,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同,所以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看法。 
只要不強迫傳教跟精神迫害,老實說我可以接受。 
至於說什麼楊戩比不上普賢等云云…哎哎∼∼ 
對我而言,楊戩個性可愛的地方(可玩性?!)可大大地比過了普賢那聖人般的犧牲。
所以想要洗腦我去喜歡普賢更勝於楊戩是「絕、對、不、可、能」。 
普太派那麼討厭楊戩,甚至對王子殿下……(實在不想說),曾經是我很反感的地方。
但,我已經無所謂了…反正,王子殿下對我而言是超級可愛的,沒有人比得上喔(大大心)! 

《櫻》
> (忍笑)噢,普太派的人又在做這種事啦?^^;; 
在她唸著「普太萬歲」的時候,我捧著翎殿撰寫的王道同人女必備宣言《楊太頌》,心中默唸『王道自在人心,無可匹敵』,再加兩句『王道千秋萬載,一統江湖,逆王道如是…』,每天頌唸十遍,那就洗完腦了。^^ 
如秋水殿所言,王子殿萬歲萬歲萬萬歲。

很喜歡翎殿檸檬和蘋果的比喻…^^… 

> 除了一點:「普賢也是望心中的聖域」,我覺得改成「望是普賢心中的聖域」
基本上翎說的我也很同意,望也是每個人心中的聖域,但同時,『普賢仍然是望心中的聖域』。先撇開王道同人女的成見吧^^b
普賢對望而言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在其他人眼中,普賢只是一個平凡的仙人,頂多是他比較善良溫柔,而望在生命、精神境界各方面都比普賢深厚得多,那為什麼普賢對望是那麼重要呢? 

望再怎麼說,他始終是一個「人」,是一個嚴於律己和經常自我反省檢討的人。 
普賢的博愛主義在其他仙人眼中可以說很可笑,打架就打架,那麼廢話幹嘛。 
但那在望眼中,那是完全的另一回事。 
他很喜歡甚至夢想著像普賢那樣,盡力去救每一個人的性命,不管敵人還是夥伴。但望心中很明白那是做不到的,他不可能去和聞仲說「我們來和解吧,不要打了」那些事只有普賢才會做呢。 

望和普賢有相同的氣息,他們都徹底討厭與人爭執,他們一起釣魚,普賢教會望用不傷害魚兒的方法來釣魚,甚至影響望以後也用”直勾釣魚”。 
雖然是這樣,但他們理念不同。普賢的理想是不可能實現的,普賢追求的自由博愛只出現在他自己身上,只要他繼續避世不管其他,那就是沒有紛爭啊,和掩耳盜鈴差不多。在我眼中,普賢是「理想主義者」,簡單點說,就是「說出來很好聽,實行出來卻做不到」。 
望選擇的是一個比較腳踏實地的理想:「建立沒有仙道的人界」,這是可以實行的,不過對望而言仍是相當痛苦吧,為了達成目的,不惜犧牲自己的故鄉仙界。很難受,但直至完成那意願前,他不許自己回頭看。 
他和老子說過:「我不會那麼傲慢,想著去拯救未來。我們能夠做的是,正確地運作這個世界,使後面的人可以接力吧!」 

在望的眼中,普賢的地位仍然很崇高,普賢的存在對望而言接近「天使」,不過就只是對「望」一個而言。也因為這樣,才會有翎殿所說「師叔對普賢有點畏懼」,被人看穿的感覺其實不大好受…。 
普賢看穿望的想法,包括光明面和陰暗面。故此,望認為普賢的想法以及智慧在自己之上,普賢說的或做的都是他心中的一部分,所以能對人的心思摸得那麼清楚的普賢,一定在自己之上。望大概不知道,普賢瞭若指掌地熟悉和猜透的人就只有望一個,那是因為普賢很喜歡「小望」,了解和愛著他,甘心付出一切。 
在九宮山白鶴洞苦苦修行的木吒,普賢付出了多少愛給他?和望,差天共地。 
而這也是普賢這個人本身的盲點。 

太公望崇拜普賢…就好像楊戩崇拜師叔那般(絕不能想成「照這樣推論,楊戩也很崇拜普賢」,那樣我會抓狂得要即場幹掉普賢)。 
望心下也認同普賢的自殺行為(參考第142回《永劫的幸福》他和楊戩的對話),他很悲傷,又自責自己的無能。 

師叔把仙界大戰的諸般錯誤攬在自己身上。他覺得玉鼎的死是他累的,十二仙封神也是因為他能力不足(所以稍後去找老子),雖然他心裡早就想過讓十二仙全滅(仙界滅亡也是理想的一部分),不過他不願意接受,他認為全因他戰略失誤以致傷亡慘重。其實,如果師叔能對每一件事掌握得瞭若指掌,他早就可以去當神了,還搞什麼沒有仙道的人界…他也只不過是一個人,一個這樣矛盾的人… 
(我看輕師叔了嗎…?) 

十二仙的犧牲有點自作自受(請原諒我說得那麼糟…),所謂「留下生者去做有用之事」,這樣的想法不是太消極了嗎?〔因為我沒用,所以請你快些殺死我,留下生者去做有用的事〕 

> 普賢之前阻止師叔丟下崑崙去救楊戩也是正確的,雖然有些觀點我不贊同,但大柢上是理智而且清醒的表現。
私心的同人女角度:這傢伙吃醋就吃醋,還一堆理論什麼的…(笑) 
正常角度:楊戩氣虛成那樣子還跑回去金鰲島是很有問題的…他甚至不知道可以變回半妖態,就這樣去找王天君無疑是送死…要報仇也要掂掂自己的斤兩…有沒有想過其他人會因為他的行動而作出反應,又或者拖累了別人?畢竟戰爭不是一個人的事……算了…反正他早晚要和通天爸爸&小王算帳。 

> 而聞仲燃燒自己的生命堅持到最後一刻的犧牲精神也非常值得敬佩,令人尊敬。 
說得也是,我個人非常討厭打贏了就是「真理」的一方,而且聞仲本身也很有魅力(太師迷很多…) 

> 神劍我看過──我就是喜歡小薰「不可能完全理解劍心的想法,只是以女孩的心情愛上劍心這個浪客」那種深摯和溫柔。 
迷神劍是年多前的事,沒有看得很深入,劍薰巴關係是那時最盛行的話題(薰派和巴派經常打筆戰@_@)也算是略有研究過… 
縱然巴是自殺式解脫不一定為人所接受,不過還是很淒美。

(待續)


普賢與楊戩跟太公望的關係(其三)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螢火蟲(以下簡稱螢)、翎、小凝、櫻喬(以下簡稱櫻)、海燕子、凝

《螢》
太普/楊太之爭啊… 

嗯…蟲在還沒上網看文時,就知道楊太是「王道」。 
在摸到墜天使時,就只是一心一意的看楊太…後旁及諸配對。 
為什麼蟲會支持?因為楊戩一看就知道是裡面最俊美的帥哥。(那個出場只有一回的伯邑考姑且不算) 
蟲以前也在GW、布袋戲中晃過,早就料到同人女不可能不對楊戩不感興趣。 
尤其仙界大戰,又為楊戩的身世和個性添加了同人女喜歡的素材…(蟲那時心裡就在想:楊戩你完了…!?) 
就是如此~~~(其實半帶著看好戲的心態…死!) 

至於太普嘛… 
普賢早年(?)以神似X薰而成名…後又以自殺做為最完美的結局。 
這也是同人女瘋狂愛上他的原因。(說到此,蟲也不得不說:當蟲看到那一段時,就知道他絕對會和太公望糾纏不清了…) 

這兩個配對對蟲的意涵各有不同。 
對蟲而言,楊太比較有劇情可想可寫。 

因為這兩個人因為心的距離稍遠→只能用言傳→不能意會→因而會產生誤會→有東西可寫。(就是題材可做得比較廣大。) 
而且以神話公式來看,楊太的個性會比較合適。 
隨時隨地拯救對方?「神聖婚姻」(笑) 
嗯…這樣說吧,蟲可以想像望會去救楊戩,而楊戩也會捨命陪望。可是蟲不能想像望會去救普賢。(因為普賢不會將自己陷入死地而不自知←這裡要說明的,普賢在第十五集的自殺,是有計畫性的。…楊戩就可能會。) 
如果是太普…普賢太了解太公望,也太聰明了。(EQ) 
所以蟲不想寫他們兩人。 

《翎》
對普賢與太公望的關係,櫻喬殿分析地挺仔細^^應該說是我本人的盲點吧……不過,我覺得與其說望「崇拜普賢」,不如說是他和普賢共同崇拜擁有著一個「理想主義」,只是望用比較實際的方式去實現,而且師叔對老子說的那番話,也顯示了他如風而自由、而且相異於聞仲的控制的個性,我很喜歡。可是望是不是完全贊同普賢的處世方式呢? 

就我個人來說,我覺得普賢很不切實際。他退袁天君的方式如果一出了差錯,可能就拖累了師叔和四不;而那個過程,師叔也一直對普賢說「這樣是不可能的」;後來普賢對韋護說「你不覺得不計代價地付出是一種很偉大的情操嗎?」的時候,師叔也立刻回答:「那是因為你的觀念不正確啦!」 

師叔和普賢有著相同的理想,他們也了解對方,所以我之前說「普賢最接近師叔的靈魂」;只是,普賢的行為……望真的贊同嗎?普賢只對望好,師叔真的不知道嗎?我覺得這部分因為普賢的出場太過耀眼短暫,沒有足夠的證據去證明(普賢肯定是藤崎大魔王後來才添加的角色-_-;;),不過,倒是可以試著討論看看。^^;; 

此外,我不覺得普賢有比師叔智慧清醒,因為師叔那時候已經當局者迷,看不清情勢了(因為楊戩的關係?:p),普賢只是站在旁觀者清的角度,給望一點提醒而已。 

> 如果師叔能對每一件事掌握得瞭若指掌,他早就可以去當神了,還搞什麼沒有仙道的人界…他也只不過是一個人,一個這樣矛盾的人… 
> (我看輕師叔了嗎…?) 

不,櫻喬殿說得很正確啊。^^師叔的確只是一個矛盾的人;就是因為他是所以我才這麼喜歡他。^^ 

> 十二仙的犧牲有點自作自受(請原諒我說得那麼糟…),所謂「留下生者去做有用之事」,這樣的想法不是太消極了嗎?〔因為我沒用,所以請你快些殺死我,留下生者去做有用的事〕 

不,櫻喬殿誤會我的意思了。^^b當時那個情況,我承認除了普賢的方法之外,沒有打敗聞仲的可能;可是換句話說,如果犧牲了全部的十二仙還無法打敗聞仲的話,那加上太公望、楊戩,只怕也只是犧牲而已;如果有十二仙就能打敗聞仲的話,那又何必多犧牲其他人?所以道德等十二仙不要楊戩和師叔加入戰場,那是他們尊嚴的證明。而若十二仙與聞仲同歸於盡了,剩下來的伐殷、建國、重新建設仙界……都還需要他們來奮鬥,所以我說「留下生者去做有用之事」。那不是消極的想法,而是一種樂觀和信心。只可惜最後十二仙都犧牲了,還是沒有辦法阻止聞仲毀滅仙界…… 

> 楊戩氣虛成那樣子還跑回去金鰲島是很有問題的…他甚至不知道可以變回半妖態,就這樣去找王天君無疑是送死…要報仇也要掂掂自己的斤兩…有沒有想過其他人會因為他的行動而作出反應,又或者拖累了別人?畢竟戰爭不是一個人的事……算了…反正他早晚要和通天爸爸&小王算帳。 

是啊,這是楊戩不好的地方。不過換個方向想,玉鼎的死給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而且,那時候他是聽到「寄生蟲」的事才下定決心去找王天君,多少也是想要盡自己的一份力吧。畢竟崑崙山實在是各方面處處都不如金鰲……(嘆) 
當初要不是普太派的傾力洗腦,可能還不會這麼討厭普賢……(汗)老實說現在,我也很懶得去爭執楊戩還是普賢好,因為實在沒意義啊……(嘆) 

只能說,就算比較結果,楊戩真的不如普賢偉大吧,我還是喜歡楊戩,喜歡楊太;就像就算葡萄的營養價值不如蘋果,但我就是愛吃葡萄是一樣的道理;太過宣揚蘋果貶抑葡萄對現實沒有助益,反而徒增惡感;所以我很久以前就不喜歡去做貶普揚戩這種事了。(聳肩) 

《小凝》
普太派啊…
雖然最初(是最初!)喜歡普賢勝過楊戩…
但實在看不過普太派的行為…
然後就連普賢也討厭下去了…(不過現在沒什麼了) 
其實小凝已經很少看到普太派的了…
但還是非常受不了…=_= 

坦白說…普賢和楊戩兩人其實小凝也喜歡… 
只是隨時也有突然不喜歡的可能…||||||||| 
因為兩人也有某種小凝長久以來一直不喜歡的特質… 
從小到大也是這樣,不是說改就改的…
但過一段時間就沒什麼的了…(這算是什麼啊∼!? =_=||||||) 
所以,最初看到普太派和楊太派幾乎勢不兩立的情況…
實在覺得很為難…唉…不說了…=_= 

《櫻》
望不算贊同普賢的生活方式,如果他贊同(還有什麼封神計劃…)他早就跟他乘風仙去…不過,這樣的望也不是太公望,我會拿石頭丟他。 
普賢那句「你不覺得不計代價地付出是一種很偉大的情操嗎?」 
其實,望本身也是「不計代價地付出」,不過他不會覺得特別偉大。 

關於師叔和普賢的關係,我是這麼想的。(原著沒有著墨太多…只好自己想) 
太公望自然知道普賢對他好,但他不知道普賢「只對他好」。男人感情上比較遲鈍(?),普賢每次都是單獨和師叔相處,師叔感覺到他的好,看見他一付天下太平的樣子,便以為普賢對每個人都很好。從袁天君一戰,普賢那種偉大的情操(?),太公望是頗欣賞的,那場戰鬥已經足以讓望「誤解」普賢真的博愛得「愛著世界每個人」,不過望本身並不認同他的作法而已。由於普賢正和師叔一起,他當然以「小望」為重,我不是說普賢虛偽或有兩張臉,在那種情形,普賢看起來真的像「天使」啊…也可以說,望每次看到的普賢都是很好的(對每個人),因為普賢對他很好。普賢清醒嗎?在太公望的眼中,普賢「真的很清醒」,至少比他自己清醒。 

啊,謝謝翎殿的解說…我懂了。我也知道十二仙那是當時環境唯一的做法∼能活多少就活多少…什麼方法也要試一試。 
至於楊戩個人潛入金鰲島,只是以當時大局而言他的做法不妥當,不過戰場上的環境和形勢都是「即時」的,有時候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也終於可以對父親打開心扉,我相信通天教主一定很高興… 
反正王子做什麼都是對的!(盲目崇拜王子殿) 

楊戩還是普賢好,我一直覺得兩個都很好呀…(真的兩個都很好^^) 
厭惡普賢是另一回事,我對他的厭惡向來都是非理性的個人偏見…如果我生活理念和普賢有所重疊的話,說不定現在拉著橫額尖叫”普太萬歲”的人就是我… 

 給螢殿:我很喜歡妳的說法。普太就是太了解,「因為普賢不會將自己陷入死地而不自知」,於是他們很難有什麼高低起伏,也不會讓人有什麼心情激盪,不能像楊太那般看得讓人回味無窮。 

《海燕子》
我不討厭普太,但一直覺得他倆有道很厚的無形牆在阻礙著。——一道名為「友情」的牆!說真的,我很認同櫻喬的說法,普賢和太公望倆太了解對方,談戀愛的話會很悶啦。相反,矛盾多多的楊太多發展很多。 

《櫻》
> 一直覺得他倆有道很厚的無形牆在阻礙著。——一道名為「友情」的牆! 
唔…唔(點頭),友情就是發展成愛情的最佳起點… 
特別是BL,友情太深的就會配對…(例子:飛聞) 
稍有瓜葛的都會被配對…(例子:天蟬、申老) 
我覺得普太還滿相配的…平靜也有平靜的溫柔^^(天音:妳自相矛盾…) 
個人的厭惡是另一回事@o@ 

《翎》
> 望本身也是「不計代價地付出」,不過他不會覺得特別偉大 

這個……我並不覺得望本身是「不計代價地付出」。 

就我個人的想法而言,我覺得師叔否決普賢那句話的立足點是「沒有人會像你一樣,不計代價地付出」,不求回報。絕大部分的人付出,都是在有形無形之中希望得到回報的。我無法說師叔對於他的同伴是完全「不計代價地付出」,而是帶有幾分心機和技巧,讓他們同意他的理想,甚至照他的策略走(比如向呂岳搶解藥那一次);只是另一方面,他也會用盡全力負責同伴們的安全,把他們的生死過份地負於肩上。 
這是有代價的,只是師叔的做法太聰明,或者說也太笨……這是涉世未深的我無法去評斷的層面。^^;; 

其實普賢「不計代價地付出」,也許,也就只有「太公望」這個對象而已。 

師叔和普賢的關係……老實說我不太贊同櫻喬殿的看法。^^;;因為,師叔和普賢相處的時間,並不止限於仙界大戰,還包括之前的七十來年。在那七十來年裡,「普賢每次都是單獨和師叔相處」的狀況可能持續那麼久嗎?師叔沒可能確實看到普賢與旁人相處的模樣嗎?這麼長的時間,以及他們對彼此如此深入的了解──我覺得那是不可能的事。 

基本上我覺得師叔是知道普賢是「只對他好」的,只是他沒有特別去干涉(也許曾經有勸告但普賢沒有因此而改變),甚至,對不起也許這是偏見──師叔之所以有一點害怕普賢,並不止是普賢對他太過了解,還包括也許,他無法負荷普賢給他的感情重量。是的,普賢不像楊戩,不會讓自己進入危險的境地而不自知──但是,如果情況裡包括了「小望」,就成了例外。普賢為了太公望,犧牲了自己也不會覺得在乎,甚至毫不吝惜。 

普賢在飯糰裡下藥的行為,真的太傻太笨,簡直是自殺去送死──所以師叔才沒想到。他們兩人雖然互相了解,但不可能是對方的蛔蟲,尤其仗著自己的聰明和對對方的了解(何況那時師叔要煩惱的事情又重又多,沒有閒暇去完全注意普賢心思的流動),因此造成思考和判斷上的盲點──這是我的看法。 

其實就普太來說,我很喜歡他們之間互相體諒、溫暖的感情。只是,我不認同「太公望不知道普賢只對他好」,以及「太公望把普賢當作天使」的看法,因為從時間來看,太不可能──而且,也太過貶低師叔了。 

當然這是我以師叔為本位的看法。^^;;可惜的是藤崎對他們過往的著墨太少,而且普賢是後來添加的痕跡太明顯,所以之於普賢就這樣產生了分歧的看法。^^b 

我也同意楊戩和普賢兩個都很好。^^只是他們的好是不能綜合比較的。應該說,任何兩個完全不同典型的人,被拿來綜合比較是沒有意義的事。^^b 

《海燕子》
普太的事,燕子不討厭啦,只是很單純的認為,太了解對方的人是很難成為情侶的。因為太了解對方,反而成為阻礙嗎?! 
燕子覺得普賢的付出常常令太公望負上很多重擔。也很認同「師叔有點怕普賢」這句話。普賢常常輕易的看透太公望所想的,這可會令太公望很煩惱。不是嗎?每個人都希望有只屬於自己的私隱空間,但普賢卻可以輕而易舉的看清看透…這不是很可怕麼?! 

《櫻》
普太勢力不弱(我是這麼覺得的)之所以覺得很多人信奉楊太,因為我本身只去有楊太的地方,長期浸在這裡自然把楊太奉為真理… 
楊太和普太,不知道能不能用愛情觀的想法去看。 

普太比較追求的心靈上的契合,彼此步伐合一,極端但相當要好,他們都是願意為對方先一步犧牲的人。如果說兩個只能活一個,普賢和太公望大概會爭著死,然後普賢用奸計(?)先去了,而望會很悲傷,但他卻不是輕生的人,連同普賢的份一同活下去。他們的愛如細水長流,源源不盡生生不息,與其說他們是情侶,還不如說他們的關係像惺惺相惜的「伴侶」,就是互相陪伴的人,因為都不輕易軟弱,一切盡在不言中。(相信主要還是普賢在照顧小望吧^^) 
楊太就是互補的關係,相對而言,楊太更像「情侶」。我記得翎殿曾說過…楊太是不是一定甜蜜呢?我覺得是的。愛情一定有些苦澀那不在說,但他們本身的相處應該是很甜蜜的,楊戩雖然勞碌命^^b,但他心甘情願地為師叔做任何事,而師叔是不是真的一事無成呢?嗯,純粹為了發揚懶散而已,他其實無什麼生活要求的,勞役楊戩是他當前第一要務^^ 當然,緊張關頭的師叔是很厲害的。我會以為楊戩是「為師叔操心一切小事」,而師叔則是「大事精明,小事迷糊」,說迷糊也不是真的胡塗,不過他真的很懶…難得楊戩願意操勞,他又何妨再躲懶一下。楊戩照顧師叔身體(?)一切所需,師叔則照顧楊戩的心靈,而師叔看起來比較游手好閒而已…所以是互補,他們是同甘共苦的熱戀情侶。 

以下是私人+偏心楊戩的觀點。我很不喜歡普太中的楊戩黯然神傷,這也是我拒絕普太小說的原因之一。楊戩的愛是要求回報的,如果太公望不對他好,楊戩很難付出什麼情感,更難談上愛戀。如果說太公望有了普賢還去招惹楊戩,那就是師叔的錯了:P師叔也不是這種人,他沒理由把自己迫進死胡同,連傷三人的心。我也討厭楊太小說中,楊戩因為普賢對望太重要而對師叔發脾氣、甚至強暴之類。雖然楊戩是「攻」型的,但聰明如他很清楚自己的存在,他帶師叔的愛是有崇拜和寵愛的成分在,怎可能強暴師叔。除非有些很特殊的理由… 
同時,我卻能接受普賢在楊太小說中的獨自黯然。(天音:這女人多麼偏心)但,是合理的嘛。普賢對小望是「不求回報的愛」,不管小望愛不愛他,他就是很喜歡很喜歡小望,如影子、如朋友般的存在,長期待在小望身邊,萬一有天小望忽然被楊戩拐走(?),普賢會坦然接受,但他會獨自神傷,畢竟他待在小望身邊這麼久了。但普賢決不會哭哭啼啼或悲傷很久,普賢也有普賢面對情緒的智慧和尊嚴,他一定會笑著祝福小望…^^。 

普太和楊太沒有絕對的對錯,看你怎麼想。 
普太和楊太是兩條線,可以在彼此穿插,但不可以畫成三角形…

《翎》
嗯……櫻喬殿對楊太與普太的分析,大致上贊同^^;但有一些我有一點疑問: 

> 楊戩的愛是要求回報的,如果太公望不對他好,楊戩很難付出什麼情感,更難談上愛戀。 

唔,就性格分析來講是這樣沒錯。楊戩是自私(或者說是真實?)的人,如果他給了什麼,就會希望回報;相對的,如果有人對他好,他也會以同等、甚至更多的感情去回予。但這是理性的時候,在感情上能夠這麼分明,這麼容易控制嗎? 

甚至我是這麼覺得的:像楊戩那種個性,會愛上師叔那類型的人是……「理所當然」的事(原諒我用這樣的詞bb)。師叔對楊戩而言,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我總覺得如果他們相遇的話,師叔的性格本質就會讓楊戩感到好奇……也許會先有厭惡。如果有機會了解,那就進而變成吸引,因為楊戩是不可能做到像師叔那樣的程度,但就是因為努力仍做不到,所以就更好奇,(或者說迷惑?)更執著。而這種情感正是愛情的動力……這和普賢對「小望」的感情和眼光是完全不一樣的,後者比較像知己,或者家人。 

> 我也討厭楊太小說中,楊戩因為普賢對望太重要而對師叔發脾氣、甚至強暴之類。雖然楊戩是「攻」型的,但聰明如他很清楚自己的存在,他帶師叔的愛是有崇拜和寵愛的成分在,怎可能強暴師叔。除非有些很特殊的理由… 

我也很討厭為了這種理由而強暴,因為不可能。:p不過不因此發脾氣(或者乾脆說鬧彆扭?)……我覺得那不太可能吧。^^;;即使清楚自己存在的定位,但是愛情世界是霸道而且任性的,知道歸知道,卻不可能渾不在意。也許不是經常,但一定偶爾會為此而鬧彆扭的。如果師叔對這種情況不加以開導(或者哄騙?^^b),有一天會變成裂痕…… 

這種佔有慾是不分性別,甚至也不分年紀的。就算在旁人看起來有多麼不可理喻也一樣。:p 

普賢在楊太小說裡的獨自黯然也是當然的。理由就如同櫻喬殿所說。^^ 

其實我覺得太、楊、普三人的關係是很奇妙的存在。(笑)我相信他們在平常能和睦相處,也許偶爾普賢會小小地跟師叔欺負一下楊戩,但他們的心理狀況……也許是我狹窄吧,我無法覺得能夠那麼坦然。(當然,如果是偶爾見一次面的話例外,但若常見面甚至同居一室的話,那……bbbb) 

> 他對師叔的愛是有崇拜和寵愛的成分在 

贊同這句話^^雖然是崇拜在前,寵愛在後,這兩者是可以並存的,因為師叔是個值得敬佩,可是又懶得無可救藥的傢伙……楊戩對他是沒有什麼辦法的,只有被牽著走。(^^b)記得以前我曾想把他們以「老夫少妻」冠之,師叔是「老夫」,楊戩是「少妻」……(笑) 

《凝》
> 楊戩雖然勞碌命,但他心甘情願地為師叔做任何事,而師叔是不是真的一事無成呢?嗯,純粹為了發揚懶散而已,他其實無什麼生活要求的,勞役楊戩是他當前第一要務…… 

這樣說,楊戩大人也挺辛苦的……(汗) 
太公望在某程度上也很像普賢吧!一樣的壞心眼……(笑)不過普賢的壞心眼比較positive (←呃…不知怎樣說,總之是帶善意的吧…llbbb),而太公望對楊戩的就是真正的壞心眼了~~~(壞心眼也有善與不善之分???) 

> 因為普太比較多精神上的交流,比較難弄到上床(?),只好變成戀愛童話,又好像有點乏味… 

單純精神上的交流恐怕不能維繫一段感情吧!這不代表凝是情欲主義者,但凝認為不論是男女的還是BL(or GL)的戀情,如果沒有一點「實質」的東西來聯繫著,二人是很難持續下去的。 
所以,凝覺得那些寫得很像童話的普太(or太普?)的小說,真的是「童話」,反而不像BL就是了……(爆)

(待續)


普賢與楊戩跟太公望的關係(其四)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櫻喬(以下簡稱櫻)、翎、凝、螢火蟲(以下簡稱螢)

《櫻》
應該這樣說吧…我認同楊戩會受師叔吸引,我也可以接受「楊戩單戀師叔」,卻不能接受「楊戩嫉妒普賢」(私心發作) 
同時,我接受「普賢黯然神傷」,也不想接受「普賢嫉妒楊戩」,普賢不是這種人。 

不過,翎殿這句「愛情世界是霸道而且任性的」堵得我無話可說…我真的無話可說。(淚T_T) 
楊太的愛情比較牽涉到佔有慾的問題,因為楊戩是萬人迷(?),而師叔的擁護者…好像只有維納斯(笑)。楊戩不會完全不在意普賢的存在,但他會相信師叔吧。因為「愛情世界是霸道而且任性的」,也難保楊戩不會對師叔亂作什麼…(我深深被這句話打敗了T_T)鬧彆扭應該是會的,不過不會嫉妒到瘋狂吧,楊戩的心胸應該沒那麼狹窄(爆汗…) 

太、楊、普同居一室?多可怕的存在…不如把太公望切開兩邊各自拿走吧。(櫻喬會拿刀幹掉普賢,那樣就是甜蜜美滿的楊太生活了^^) 
畢竟這三個人也不是火爆型,他們是會和睦相處的(?)。 
至於小小整楊戩嘛,我本來有打算普賢把「小望」包成一件禮物送給楊戩,當然,楊戩收下一件那麼棒的禮物,當然得好好回報,於是王子把普賢包成一件禮物送去聞仲(關係淵厚)那裡,那就好玩了…可惜老實的王子大概很難整到普賢。
不過一旦送給聞仲,也不能玩玩就算,聞仲也算是個巨大的存在,撿是撿了普賢,不過他們之間還應該滿有趣的(可憐的聞仲大人也是會被普賢吃死…)

> 這樣說,楊戩大人也挺辛苦的……(汗) 
注定勞碌命∼更惡質的是一眾王道同人女以欺負他為樂∼ 

> 太公望在某程度上也很像普賢吧!一樣的壞心眼……(笑)不過普賢的壞心眼比較positive (←呃…不知怎樣說,總之是帶善意的吧…llbbb),而太公望對楊戩的就是真正的壞心眼了~~~(壞心眼也有善與不善之分???) 
論耍壞,我覺得普賢比太公望更糟糕… 
太公望是以壞心眼耍人為樂,而平時的普賢不會刻意耍誰,但真的耍起壞來說絕對比小望更惡質… 

翻看凝的留言,看到「情欲主義者」,自身仔細檢討了一次,我發現原來自己居然有這方面的意識…(愈來愈不像話),隨之想到了普太的問題。 
普太牽手接吻擁抱都沒關係,就是不能H(個人厭惡)…偏偏我是情欲主義,於是會某程度上的反普太,非現實的童話故事也要加入色情原素才提得起我的興趣,這不用問是坊間流行的言情小說洗腦之過… 
之後想到佔有慾的問題。縱觀封神都沒看見王子任何有「佔有慾」出現的情節或鏡頭,我疑惑的是王子為啥會對師叔有佔有慾呢?大概是同人女從楊戩的性格行為判斷他「想獨佔最鍾愛的事物」?還是王子在披著羊皮的面具下其實是只大色狼(?),又連到了這句「愛情世界是霸道而且任性的」,是不是又表示了同人女眼中的愛情潛意識希望被佔有?(又洗腦了) 

《翎》
^^bb 
嫉妒是一種無藥可救的病。我覺得沒有人能夠真的完全不嫉妒──除非是一種泛愛,或者講得殘忍一點:「感情沒到那樣的深度」。 

> 鬧彆扭應該是會的,不過不會嫉妒到瘋狂吧,楊戩的心胸應該沒那麼狹窄…… 

(笑)那就看小說裡怎麼詮釋囉。^^只要能說服人就成。不過,楊戩可能會嫉妒到瘋狂(看環境怎麼刺激),可是強暴師叔卻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完全沒了理智──但那樣也就不是楊戩了。楊戩會做的,可能是「徹底的放棄和逃離」吧。:p要玩強暴,起碼理由要能說服人吶。^^至於普賢,他就樂觀多了,我覺得他要是嫉妒的話,可能反而會抱著小望,逗到楊戩生悶氣為止……(笑) 

> 楊太的愛情比較牽涉到佔有慾的問題,因為楊戩是萬人迷(?),而師叔的擁護者…好像只有維納斯(笑) 

嗯……櫻喬殿的意思是師叔對楊戩的佔有慾嗎?O_O 
也許這樣對王子殿不敬……可是我覺得楊戩喜歡師叔,遠比師叔喜歡楊戩(就漫畫裡而言)要來得多許多。(所以師叔才容易欺負到楊戩,而不是楊戩欺負師叔啊……bb)所以師叔可以說因為篤定,所以,師叔「嫉妒」的可能性反而沒有楊戩高。:p 

> 之後想到佔有慾的問題。縱觀封神都沒看見王子任何有「佔有慾」出現的情節或鏡頭,我疑惑的是王子為啥會對師叔有佔有慾呢?大概是同人女從楊戩的性格行為判斷他「想獨佔最鍾愛的事物」?還是王子在披著羊皮的面具下其實是只大色狼(?),又連到了這句「愛情世界是霸道而且任性的」,是不是又表示了同人女眼中的愛情潛意識希望被佔有?(又洗腦了) 

這個……只能說,楊太是BL同人女妄想的產物。(爆) 
我也只是從愛情的本質來進行性格上的分析而已:p甚至可說是一種「想當然耳」。(再爆) 

其實也許,楊戩並沒有那麼實質的想要佔領師叔。只是,如果很喜歡很喜歡一個人,而那個人有另一個非常親密的友伴,那兩人之間的時空是自己不能介入的……我想,任何一個人都會覺得被疏離而心裡不舒服吧。^^;;


《凝》
> 我疑惑的是王子為啥會對師叔有佔有慾呢?大概是同人女從楊戩的性格行為判斷他「想獨佔最鍾愛的事物」? 
又說啦,很難說楊戩是否「想獨佔最鍾愛的事物」,雖然漫畫中楊戩是以比較內歛的形象出現(不計那些故意自誇的表現…),但不代表楊戩是獨佔欲強的人。 
依凝的愚見,楊戩比較像妒嫉了也不說出來、自己一個獨自生悶氣的人(對不起了,楊戩大人lllbbb)。對於自己喜歡的對象,楊戩不會有什麼實際的行動,處於較被動的角色,簡單來說就是呆呆的戀愛白痴(感到不少凌遲目光llbb)。 
可能某天會突然反撲,爆一聲的說「我喜歡你」……(會嗎?)這些特點就是吸引太公望的地方?(笑) 

> 是不是又表示了同人女眼中的愛情潛意識希望被佔有?(又洗腦了) 
凝覺得這是一種希望被呵護、被愛的心情吧!人就是這樣,只喜歡接受,不喜歡付出…… 
(好像說得太多了…)

《櫻》
> 其實也許,楊戩並沒有那麼實質的想要佔領師叔。只是,如果很喜歡很喜歡一個人,而那個人有另一個非常親密的友伴,那兩人之間的時空是自己不能介入的……我想,任何一個人都會覺得被疏離而心裡不舒服吧。^^;; 
我在《美人魚》想寫的就是這種感覺… 
不過我寫到第三回時自動跟著故事走,反而好像讓王子變成配角了。@@ 

> 可是我覺得楊戩喜歡師叔,遠比師叔喜歡楊戩(就漫畫裡而言)要來得多許多。(所以師叔才容易欺負到楊戩,而不是楊戩欺負師叔啊……bb)所以師叔可以說因為篤定,所以,師叔「嫉妒」的可能性反而沒有楊戩高。:p 
其實我很認同這段話… 楊戩的性情就是這樣(注定是被欺負的勞碌命)。再說得深入些,像師叔擁有如此敏銳觸覺的人,大概在初次邂逅、楊戩要求師叔比試時,已經把楊戩大致掌握清楚了……(想來王子也挺可憐的,就這樣栽在師叔手裡^^b) 

從同人女角度推測,當然有師叔嫉妒的可能。就是最近寫到這種東西才覺得苦惱∼寫現代架空就是有這種麻煩,楊戩少了徹底追隨者的身份,師叔也很難保有原著中那種悲天憫人的情懷,只好一味讓他使詐,然後患有輕度自閉症^^bbb…我探測不到的是師叔的感情深度,他追求的其實也很平靜,如風般自由自在的心,那麼他能如何對一個人產生依戀的感情呢? 
說要讓他嫉妒,其實也沒敢去得很盡,因為師叔應該會用更刁鑽的方式表達他的心意?還是什麼都不說呢? 

再說楊戩。他嫉妒到瘋狂也是有可能的,就是翎殿說的「徹底的放棄和逃離」,我突然覺得,楊戩是會為感情而墮落的人,師叔卻不是。 
在愛情的空間裡,狹窄得容不下多一個人…但那不如說,那時的楊戩處理感情上還不夠成熟,因為楊戩和師叔應該會建立在一種互相信賴的默契關係,即使楊戩愛得比較深,至死不渝賣斷一生給師叔… 
我覺得真正的愛情,應該已跳脫出嫉妒的關口(但這樣下去我的故事要怎麼掰…^^b) 

至於普賢…寫下來才發現這個惡魔也滿有可塑性的,雖然立誓不寫普太BL,不過我的筆還是會不自覺變得曖昧起來…

《翎》
> 像師叔擁有如此敏銳觸覺的人,大概在初次邂逅、楊戩要求師叔比試時,已經把楊戩大致掌握清楚了……(想來王子也挺可憐的,就這樣哉在師叔手裡^^b) 

是的。(點頭嘆氣) 
不過,這就是王子殿可愛的地方。^^;;也正是楊太配對裡的趣味性。^^(不過坦白說,要抓這種平衡點非常困難……一不小心就會偏離太過……bbbbb) 

> 探測不到的是師叔的感情深度,他追求的其實也很平靜,如風般自由自在的心,那麼他能如何對一個人產生依戀的感情呢? 

對。+_+這是很困難的部分…… 
讓師叔喜歡楊戩很簡單,因為對師叔而言,楊戩身上有著能讓他感興趣的特質,更重要的是兩人之間具有相當伏貼的默契。可是,像「愛」這種既深且重的情感,說一句不好聽的,我不能確定楊戩身上有沒有這種東西……就純粹的本質性而講的話……(這是很殘酷的現實……T_T) 

> 寫現代架空就是有這種麻煩,楊戩少了徹底追隨者的身份,師叔也很難保有原著中那種悲天憫人的情懷,只好一味讓他使詐,然後患有輕度自閉症^^bbb… 

現代架空的背景的話,首先是師叔很難寫,因為要讓人仍能看得出是「太公望」,而不是長著相同容貌的另一個人。就外表的行為動作很多人寫得很好,但是個性就比較曖昧弔詭,有一種摸不到底的感覺,就是虛浮的,空空的那樣。尤其師叔在漫畫裡極少表現他的感情(除了非常狀況),也沒有什麼具體的欲望,簡單說好像沒什麼要求似的,可以說他的個性較淡泊,也可以說是一種壓抑……任憑想像。 

所以寫師叔的話,我覺得個人背景的設定是很重要的(其實創作人物的時候本來就這樣^^b)。如果要嫉妒,那配合背景性格來實行,會比較有信服力吧……我是這麼想也這麼做的。不過,我寫的師叔也不合標準,所以僅提供參考。^^bb 

> 楊戩是會為感情而墮落的人,師叔卻不是。 

嗯……恕我直言,我覺得不一定。^^b 
楊戩的個性是相當自私的。他最初注意師叔是出自不服氣乃至於佩服,但是在後來跟隨的過程裡,如果師叔的表現不如他的預期(他不會違背師叔的要求;但相對的,觀察還是在繼續),甚至令他失望的話,他會不會對師叔日久生情,甚至具有默契(因為默契是需要有心的培養),是很有問題的。 

楊戩不是輕易服輸的人。光就力量的強大只會讓他承認或認為是自己的目標,但做到完全的心悅誠服卻是不可能的事。(這不是他的問題,因為領導才能就是這樣;否則這世界就讓最強的人來治理就好了)剛好他碰到了師叔,師叔除了力量(或者說是精神力)、智謀的強大之外,還包括了平等心和領導才能,那才會讓楊戩從崇敬變成依賴,然後轉成愛戀。如果如果,師叔只是一個笨蛋、不值得信任的人的話,他還會注意(別說喜歡,連分心去注意都不可能)那就很有問題了。雖然很殘忍,可是那是事實──必須具有相當的條件。 

所以,楊戩喜歡一個人,依然是「以我而起」,他是很難拋擲「我」的。有時候會覺得也許楊戩在心底深處懷有一種隔離的、孤絕的東西,也許那是連師叔都不能進入的。我曾想寫出這種東西來……不過,現在還沒有開始就是了。^^b如果那個東西擴大,那很可能會變成心的一方是熱的,一方卻是冰涼……那種狀況。(嗚,我到底在說什麼東西?bb) 

至於師叔……我無法確定他是淡泊,還是一種連他都不怎麼自覺的壓抑。如果是前者,他的確不會為情墮落;但若是後者的話,那麼,他也可能會為情做到如同封神計畫那樣,渾身傷痕累累仍然堅持執著到底。(不過,也要對方有那種讓他墮落的力量,或者外力推動的結果……這仍然不容易) 

總之,還是那句老話──怎麼詮釋都好,只要能說服人就行了。:p 

> 真正的愛情,應該已跳脫出嫉妒的關口 
真正的愛情是很難得到的。(嘆)如果就原作,我不覺得有到那種地步;如果是現代架空嘛……那很需要醞釀。但若只是初始不安的階段,或者互不信任的話,那是不可能不嫉妒的。(就像紅樓夢裡,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轉變──不過只限於前八十回:p)

《櫻》
> 像「愛」這種既深且重的情感,說一句不好聽的,我不能確定楊戩身上有沒有這種東西…… 
啊…翎殿指的應該是「愛人的能力」吧? 
笨笨的櫻喬以為凡人甚至妖怪都有「愛」,即使脆弱。我不會天真的說「世間充滿愛」,不過總是相信人間有情吧^^ 我認為即使是無心的寶貝人類的哪吒都是有「愛」的。或者說,櫻喬對「愛」的認知建立在「情」上吧? 

楊戩沒有愛人的能力嗎? 
從他出世開始,通天教主因為愛他把兒子送到崑崙山。 
玉鼎真人用他的愛和憐憫去疼惜這個孩子,他給了很多很多的愛楊戩,雖然這也不見得楊戩一定有愛人的能力 ^^b 但楊戩被「人」的方式教育,他會學會愛的,我不否認遇見師叔之前的楊戩的個性是不太討喜的。 
他的虛偽不是沒人察覺的,過於禮貌的他會給人某程度上的疏離感,而且有點我行我素的任性,他也不會掩飾自己對辦不成事的人的厭惡,偶而還會有點瞧不起人的樣子,卻不理會不會傷到人之類。楊戩人際關係不好,因為除了師匠之外他其實沒和誰真正相處過(還有小哮吧^^b),也許他並未沒了解怎樣付出和愛,但是他知道誰對他好,他就會一樣的回報,楊戩在感情上其實也很單純。 

櫻喬有時覺得楊戩真的很像處女座,一絲不苟、是個完美主義者,踏實勤力而不膚淺,喜歡自掃門前雪又有潔癖傾向…@_@ 題外話一下,我覺得師叔像很難捉摸的雙子座,積極消極、動靜明暗相互共存的多變個性∼^^∼ 

楊戩對人戒心很重,他擅長觀察(也是變化術所需),由各個角度了解師叔,對任何事都不會掉以輕心。在完全信任對方之前,他仍會偽裝自己。如果師叔比他想像中還差,怕受傷害的楊戩就會將自己完全封閉,不一定會愛師叔了。沒錯,很自私也有條件性,並不殘忍,事實就是這樣,不過這也像一個「人」,不是嗎?或許很隱性、或許不懂表達…但不代表沒有愛,他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人 

先不談感覺。櫻喬覺得…在交往之前,必須考慮「對方能給你什麼」,而不是「我為他付出什麼」,對,很自私的感情,連喜歡一個人也要算計,我也是這樣。:P不過感情當然不是如此簡單的,受到了吸引或陷入迷戀之後,愛情使人盲目,會作很多傻事,即使知道不符合自己的思考邏輯還是會去做。到了危急關頭,未嘗沒有豁出一切的勇氣。楊戩在仙戰142回不顧性命,還是陪師叔趕返崑崙山,這就是愛的表現吧。^^ 

至於翎殿所說「隔離的、孤絕的東西」,我大約抓到一些…不過並不完備。 
不過那部分應該已經脫離情愛的關口,是個人心結的問題。嗯…楊戩是個不健康的孩子(師叔也不算太健康^^b),如玉鼎師匠說過的「人根本沒法完全了解另一個人」,師叔也有某程度上的封閉,那深藏的部分,相信連普賢也觸碰不到。如果那東西真的擴大起來,可能會發展成比較偏激瘋狂的部分吧?感覺上還是很像「有馬」那種偏執…未徹底解放的樣子。不過我覺得楊戩已經不需要了,師叔已經解放了他,餘下的部分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去,總會化淡的。 

至於「為感情墮落」,我指的是「把愛情放在生命的中心」,也會被愛情影響自己的個性和做事手段。我絕對認為楊戩「為師叔做事>為周做事」,到了後來成為教主也是「完成師叔夢想的善後工作>為人類作出貢獻」,楊戩雖然以工作為重,但他本身的信念不變,他就是個這樣的人耶……如果師叔死了,說不定他也想一起去死…^^b(笑) 
而師叔,肯定不是「把愛情放在中心」,說不定桃子比楊戩還要重要^^b(笑) 

我覺得師叔淡泊的只是名利,但他對情並不淡泊,甚至可說對「生命」有一種很深的憐憫,這「生命」包括了妖怪、人類、仙人。相對於妖怪和仙人,人類顯得很脆弱,所以師叔對人類有一份特別的「愛護」,那是超越了一些什麼…為了這份「情」,他可以不顧一切,甚至毀掉仙界來成全人間。應該不算墮落過吧…師叔一直都很清醒地執行封神計劃,只在仙戰的時候因為夥伴的傷亡有過剎那的猶豫,但他也沒放棄,任憑傷口繼續淌血…

《螢》
☆ 關於楊戩 

翎殿對王子樣的評價偏冷啊… 

嗯,蟲對王子樣,跟櫻喬殿的看法類似。 
因為師叔不執著,就只好讓王子樣執著了。 

一個人絕對無法了解另一個人的。對任何人而言都是如此。 
只能不斷試驗自已能與對方接近到什麼程度…那種程度是最好的距離吧!

如果蟲寫,大概還是會寫:「師叔可以明白自已跟王子樣的距離,但王子樣卻不行吧!」 

目前感覺,楊戩的性格沒有比望來的深、廣。 
蟲應該算是比較傾向翎殿的:「楊戩的性格中,有其幼稚的層面。」 
而不是某些前輩心中:「近乎完美的王子」 
一直想表現的,是楊戩如玻璃般脆弱的天才表面和內裡中一個像孩子般的楊戩。 

那是目前蟲的目標。 

> 至於師叔……我無法確定他是淡泊,還是一種連他都不怎麼自覺的壓抑。 

嗯…不可能寫淡泊吧…(淡泊的話去做仙人~~) 
以蟲思考構造而言,只能寫他「壓抑」吧!對某種事物不正常的壓抑… 
嗯…(思考) 

> 真正的愛情,應該已跳脫出嫉妒的關口 

那麼,要寫什麼呢?^^ 
以寫故事而言…寫這種愛的話,以蟲來說,大概一頁就可結束了。 

【反正諸言一切皆是破碎水影。】

《凝》
> 楊戩人際關係不好,因為除了師匠之外他其實沒和誰真正相處過(還有小哮吧^^b),也許他並未沒了解怎樣付出和愛,但是他知道誰對他好,他就會一樣的回報,楊戩在感情上其實也很單純。 

很難說啊…在漫畫裡楊戩也不算是和太公望「真正的」相處,最多只可以說成「戰友」、「同伴」吧!(凝認為如果那是真正的相處,那麼不少人也一樣了~^^b)可能是因為《封神演義》只是一套少年漫畫……(不會包括什麼BL成份…爆) 

其實在楊戩了解怎樣付出之前,他有了解如何接受嗎?凝認為這個是個大問題。人正是一種喜歡接受多於付出的動物,正因如此,如果連「接受」也學不懂的話,又怎樣學懂「付出」呢? 
且說楊戩會回報對他好的人,那究竟是純粹「報恩」的心情,還是真的因為「愛」呢?於凝的角度看,楊戩是連「接受」都不懂得(或許不願認識它)的人(背後涼涼的…llbbb)。簡直是單純得比白紙還要白…(背部有點痛…汗)但楊戩又知道自己這缺點(也許是優點…),並盡力地飾它。所以當面對著像太公望那類人,凝覺得楊戩反而會避而不碰,因為太公望洞悉別人的能力比較高吧!(楊戩也不輸……背後的涼意終於少了一點…llbbb)楊戩不希望別人知道自己的黑暗面。 
所以櫻喬殿的︰「在完全信任對方之前,他仍會偽裝自己。如果師叔比他想像中還差,怕受傷害的楊戩就會將自己完全封閉,不一定會愛師叔了。沒錯,很自私也有條件性,並不殘忍,事實就是這樣,不過這也像一個「人」,不是嗎?或許很隱性、或許不懂表達…但不代表沒有愛,他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人 ……」凝十分讚同∼∼∼ 

但是,這樣便引申出另一個問題︰太公望會不會是因為好奇才碰觸楊戩呢? 
事實上,人的慣性是不會深究一些別人強烈地隱藏的東西(除非是有目的),尤其是楊戩把他的秘密收得如此好,一般人根本不會察覺。那麼察覺到的太公望,究竟是以什麼原因而進一步接近楊戩呢?(這是凝想了挺久的問題…) 
該不會是不小心發現的吧…^^llllbbbb

(待續)


普賢與楊戩跟太公望的關係(其五)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翎、螢火蟲(以下簡稱螢)、海燕子、櫻喬(以下簡稱櫻)

《翎》
那句「像『愛』這種既深且重的情感,說一句不好聽的,我不能確定楊戩身上有沒有這種東西……」呃,櫻喬殿誤會了,這句話要和前面的連結起來看,主要敘述的對象是師叔喔。^^;;換另一個方式來說,就是── 

我不確定楊戩身上有沒有,那種能讓師叔「愛上他」的特質。^^bb 

就如同前面的留言所說,師叔應該會「喜歡」楊戩;可是「愛」的話,有的時候(其實是常常:p)連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泣)雖然同人BL本來就是妄想的東西…… 

(再講下去好像不太好T_T我常常會想一些很殘忍的可能性,只是還沒寫出來……「荒色」本身還算是溫柔的作品了,它只是寂寞和錯過而已。前一陣子寫「分手」的時候,其實我想寫的主題是「外遇」,可是終究不忍心……不是寫不出內容,而是不忍心所以寫不出來……) 

當然,這也可能是我偏離太過了。:p是否有人要反駁我的想法呢?^^;; 

楊戩有愛人的能力啊。^^只要能讓他全心信任,他能愛得很溫柔而且奉獻。^^ 

> 他並未沒了解怎樣付出和愛,但是他知道誰對他好,他就會一樣的回報,楊戩在感情上其實也很單純。 

是了,就是這樣∼∼^^ 
雖然我之前好像有貶楊戩的意思,但我不是覺得楊戩不好……只是比較真的很殘忍罷。其實,楊戩的生命不適合去做比較。若就獨立生命而論,他能把自己的才能和光華用各種方法擴散出去,這對楊戩而言可能說是才能的衍生──所以說他是天才。不過,他也學不會、甚至不太可能收斂自己的光芒(但這是就人類有限生命來論啦……仙人可以數千年的生命就不一定了),因為那是天然的,就像鑽石只要雕琢後就一定會發光閃熠一樣。這種純潔美好的本質就是楊戩出色的地方。^^ 

> 在交往之前,必須考慮「對方能給你什麼」,而不是「我為他付出什麼」 

嗯……交往前這麼想無可厚非,但真正戀愛中人是不會這麼想的。^^bb也許會想「對方能給你什麼」,但首要的還是「我能為他付出什麼」。拿一馬對小翼的心意作說明: 

> 對妳的愛、友情、慈悲、憧憬、瘋狂、憐憫、不安以及慾望,對上天讓妳降生在世上的感謝之心,與期盼妳過得幸福的…願望…(出自第十二集) 

只有「我能為他付出什麼」才會這麼想吧。^^楊戩應該能做到這一點──也許人際關係不算好,但我覺得楊戩是知道怎麼愛人的。^^///// 

「隔離與孤絕」確實屬個人心結。不過我說的那個東西……那是戀愛沒辦法消解掉的。起碼師叔所給予他、他自己所排除的……還不足以消解。(呃,我好像是悲觀主義?:p)所以我才寫了「是夜」這篇拙作。:p 

> 而師叔,肯定不是「把愛情放在中心」,說不定桃子比楊戩還要重要^^b(笑) 

是的。^^b(跟著苦笑) 

> 我覺得師叔淡泊的只是名利,但他對情並不淡泊,甚至可說對「生命」有一種很深的憐憫,這「生命」包括了妖怪、人類、仙人。相對於妖怪和仙人,人類顯得很脆弱,所以師叔對人類有一份特別的「愛護」,那是超越了一些什麼…為了這份「情」,他可以不顧一切,甚至毀掉仙界來成全人間。應該不算墮落過吧…師叔一直都很清醒地執行封神計劃,只在仙戰的時候因為夥伴的傷亡有過剎那的猶豫,但他也沒放棄,任憑傷口繼續淌血…(我也不知道這段在說什麼東西^^b) 

說得很棒^O^ 
師叔對「生命」深具大愛,所以他淡泊的應該不是情。只是……唉,那種東西我說不清楚,怎麼想都想不出比較接近的解釋啊∼∼(泣)

> 因為師叔不執著,就只好讓王子樣執著了。 
> 一個人絕對無法了解另一個人的。對任何人而言都是如此。 
> 只能不斷試驗自已能與對方接近到什麼程度…那種程度是最好的距離吧! 
> 如果蟲寫,大概還是會寫:「師叔可以明白自己跟王子樣的距離,但王子樣卻不行吧!」 

嗯……可是我覺得楊戩是明白的。只是他會試圖接近,也會為這樣的距離難過;但師叔就會坦然接受,甚至可能會想:「這樣是正常的」而不以為意。 

不過我想,這樣的情況也不是不能改善。既然無法掌握,那就選擇放手──如果楊戩無法了解這點而且做到的話,他就只會讓自己痛苦,然後終究失去而已。至於「及時」到什麼程度……就不知道了。(也有可能終究錯過) 

> 目前感覺,楊戩的性格沒有比望來的深、廣。 
> 蟲應該算是比較傾向翎殿的:「楊戩的性格中,有其幼稚的層面。」 
> 而不是某些前輩心中:「近乎完美的王子」 
> 一直想表現的,是楊戩如玻璃般脆弱的天才表面和內裡中一個像孩子般的楊戩。 

^^ 
楊戩的性格確實不如師叔深廣,因為他涉世未深,而且彼此承受的痛苦、壓力、責任都不一樣。不過,我卻覺得楊戩沒有那麼脆弱──否則四百年的桎梏早就把他毀了。楊戩的完美是包涵了他的不完美,他的脆弱、他的自私、他的幼稚……都是。與其把那當作楊戩的缺點,不如說,是一種成長的質素吧。^^如果把他獨立來看的話,楊戩的性情是逐漸在「淬濿」的,在淬濿之中逐漸改變,這正是他的慧質,也是楊戩本身最值得欣賞的地方──也許要等待,但他並不會原地踏步──只要讓他發現到的話。 

楊戩是還年輕。如果再過長一點的話,未來很值得期待。^^ 

> 太公望…在蟲的心目中太崇高了(蟲可能是師叔迷∼∼^^b)。 

(笑)很可能喔。^^也許我沒有說過,螢殿小說裡的師叔,常常讓我覺得驚艷……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寫不出來的。^^;;

給凝殿: 
嗯……我不覺得楊戩是「不會」接受。而是他「想不想」。(否則14集紅水陣裡,玉鼎和楊戩的互動那段就很難解釋了……^^bb) 

> 在漫畫裡楊戩也不算是和太公望「真正的」相處 

(笑)也許沒有實際畫出來……但是可以想像啊。全部畫出來的話,不是太累贅了嗎?^^bb起碼,我不認為「尋常的相處」,可以培養出「默契」這種東西。(何況這兩個人又不是什麼都寫在臉上的人^^;;) 

> 太公望會不會是因為好奇才碰觸楊戩呢?事實上,人的慣性是不會深究一些別人強烈地隱藏的東西。

這個嘛……我不覺得師叔有挖人隱私的興趣,也不是喜歡揭人傷口的人。而且從第十四集,我覺得那時候也許他還不知道楊戩的秘密,雖然危險,但他還是同意讓玉鼎一個人去,那也是為了保護楊戩的心意啊。 

用同人女的想法,會有一番解釋吧。呵呵∼∼^^

《螢》
嗯,關於師叔要不要愛上楊戩嘛, 

蟲的回答是:不予考慮。 

反正身為太楊太同人女就是認定他們兩人就是,就蟲而言:「師叔會喜歡楊戩,」這是設定,不是不確定因素。 
(這樣想會比較輕鬆吧…真要論的話,蟲是覺得師叔是跟戀愛無關的人種才是…^^b) 

>「蟲的師叔令我驚豔。」 

呃──那裡有豔色可言啊…(翻看以前寫的小說中…) 
蟲的師叔…如果說難聽點就是「過場角色」吧… 

不過,蟲好想聽聽看別人認為蟲的師叔的特點… 

翎殿以前說:竹里殿的師叔是「開朗和狡詐」型、夏實殿的師叔是寂寞型… 

那時蟲就在想:「不知翎對蟲的師叔有什麼樣的觀感…也許什麼觀感也沒吧…因為蟲並沒特別想、設定他的個性會如何如何的吧…」

《海燕子》
> 櫻喬有時覺得楊戩真的很像處女座 
> 師叔像很難捉摸的雙子座 

那麼,普賢可以說是巨蟹座嗎?!十分關心朋友,很容易察覺別人的心事,但人家卻不易看透他,而且往往把心事往裡丟,除非是很要好的朋友,不然不會輕易說出。

《櫻喬》
>其實在楊戩了解怎樣付出之前,他有了解如何接受嗎?凝認為這個是個大問題。人正是一種喜歡接受多於付出的動物,正因如此,如果連「接受」也學不懂的話,又怎樣學懂「付出」呢? 
我覺得楊戩不是沒有付出過的。雖然玉鼎師匠叫他扮成人類,但他從無攔阻楊戩和別人的交往。當時的崑崙山,妖怪是被唾棄的一群。楊戩當然很在意,當他和別人相處時或許就會覺得別人在歧視他,如果不巧談起了惹人厭妖怪,簡直讓楊戩害怕得退回自己的殼裡,久而久之,他根本連付出也吝嗇,回應翎殿所說的,楊戩已經不想付出。他覺得虛偽的生活比起露出真正的自己活得更好,於是一直的鎖心,直到遇上解開他心鎖的師叔…之後的事大家也很清楚…哈哈哈。(已經懶到極點) 

> 且說楊戩會回報對他好的人,那究竟是純粹「報恩」的心情,還是真的因為「愛」呢? 
我覺得啊…應該是報恩。不過也要看看是情況。在楊戩眼中,連親生父親也丟棄了自己,又有誰會對他好呢?而楊戩對於相處了幾百年的師匠,當然已經有「愛」的成分在(非關BL),不然玉鼎封神時楊戩不會哭泣成那樣子。後來的師叔,當然因為「愛」(呵呵呵∼)。 
其實應該拿其他人來作例子,舉凡哪吒、天化。不過這幾個都只是戰鬥夥伴,實在沒什麼愛啊恩啊可言,就是多一分戰力一起打架比較好… 
> 於凝的角度看,楊戩是連「接受」都不懂得 
第一個接受的就是玉鼎師匠了。或許他還學不會付出吧。 

> 太公望會不會是因為好奇才碰觸楊戩呢? 
在BL世界裡,絕對有這樣的可能…^^ 
翎殿那句「用同人女的想法,會有一番解釋吧。 」真是韻味深長啊∼

> 那麼,普賢可以說是巨蟹座嗎?!十分關心朋友,很容易察覺別人的心事,但人家卻不易看透他,而且往往把心事往裡丟,除非是很要好的朋友,不然不會輕易說出。 
巨蟹座是屬於玉鼎爸爸的^^ 有點呆拙但十分細心的人 
我認為普賢是水瓶座,性質溫和,面貌常帶笑容,和他人相處很好,獨一無二的生活方式,也不會視愛為悲傷,而且只對朋友好,對親人有點冷淡同疏遠(如木吒)

> 我不確定楊戩身上有沒有,那種能讓師叔「愛上他」的特質。^^bb 
嗯?(櫻喬會錯意的功夫愈來愈高竿了T_T) 
我也不確定師叔到底會不會對人產生『愛』(愛情)。 
師叔的愛很廣闊,為一個人停留似乎不像他的作風,他的愛是一個整體,讓師叔「喜歡」楊戩並不難,像「喜歡」其他伙伴一樣,但談到愛這種高深莫測的東西(我也沒啥經驗:P),我也覺得比較不可能,始終覺得師叔不是為愛而活的人,楊戩卻是。 
以師叔而言,讓他「喜歡」已經足夠了,畢竟同人女需要的是妄想和浪漫(笑),喜歡就是淡淡的愛,愛就是深深的喜歡。(我在說啥啊…) 
師叔在乎楊戩(超越了夥伴的「在乎」),不管戲弄他欺負他也好,楊戩也會一併接受的,因為那是他深愛著的師叔。愛戀較深的人總是容易滿足,也比較『癡』,只要師叔有所回應(管他肉體上還是精神上),那楊戩已經浸在幸福裡∼(說得楊戩好像有被虐待狂似的…) 

> 我常常會想一些很殘忍的可能性,只是還沒寫出來…… 
殘忍,可以殘忍到什麼程度呢…(喜歡向邊緣挑戰的人@_@) 
翎殿想的也很遠…啊,翎要繼續折磨王子嗎?(期待的眼神 + +) 

> 若就獨立生命而論,他能把自己的才能和光華用各種方法擴散出去,這對楊戩而言可能說是才能的衍生
嗯、嗯,這段實在說得太好了,忍不住要給翎殿歡呼呢。 
我不覺得有必要收藏自己的鋒芒,能貢獻自己的才華為其他人服務,盡展才能很令人感動(讀得太多埋沒人才的歷史,只有我才會覺得感動@@) 

> 嗯……交往前這麼想無可厚非,但真正戀愛中人是不會這麼想的。^^bb也許會想「對方能給你什麼」,但首要的還是「我能為他付出什麼」。 
話是這麼說,其實我也不信奉這套理論。(自打嘴巴中) 
當你深陷了下去又確定自己的心意之後,就會想為他奉獻出自己的一切身心,只要可以幫到他差不多什麼都可以做。 
「對方能給你什麼」只是在未確定心意前用來自我保護和阻止自己投下愛的自欺理由…思索這種事通常只有兩個結果,一是「對方沒東西給你,和你不再有瓜葛」,二是「深深地愛下去,再也不能返轉頭」。 
暗戀其實也很苦的,連付出的機會也要自己找…。 

> 拿一馬對小翼的心意作說明: 
>> 對妳的愛、友情、慈悲、憧憬、瘋狂、憐憫、不安以及慾望,對上天讓妳降生在世上的感謝之心,與期盼妳過得幸福的…願望…(出自第十二集) 
嗯,這段是我很喜歡的,還有一馬對小翼說出「我愛你」的一段。 
其實我覺得這段話滿像楊戩對師叔的心意…^^ (妄想…妄想…) 

> 師叔對「生命」深具大愛,所以他淡泊的應該不是情。 
師叔是會以身體的傷去保護別人的內心,會不會是比較不重視自己? 
但他淡泊的也不該是自己的生命吧…?(我也挺混亂的:P)

> 因為師叔不執著,就只好讓王子樣執著了。 
> 一個人絕對無法了解另一個人的。對任何人而言都是如此。 
> 只能不斷試驗自已能與對方接近到什麼程度…那種程度是最好的距離吧! 
> 如果蟲寫,大概還是會寫:「師叔可以明白自己跟王子樣的距離,但王子樣卻不行吧!」 
翎殿說過的我也就不再補充了。(根本已經沒什麼可說了嘛…^^b) 
我在<楊太之章>大約感受到螢殿這一點的看法,所以楊戩變成普賢吸引師叔,亦不能理解太公望和普賢之間的感情,盲目認定了望的最愛。(抱歉:P 我還是很在意)每個人也有自己鎖心的部分,師叔和楊戩也不例外,即使是熱戀中的情侶也不可能是全然的坦誠,聰明如師叔和楊戩也會理解這一點 
那篇文讓我覺得很有趣的還有玉鼎和楊戩的關係,原本玉鼎應該可以替楊戩洗去一些傷,可是老實的玉鼎自己的感情瓜葛也弄得一團糟,還要怎麼去解救楊戩呢…到頭來,還是師叔來治療王子的傷。(我是看得很高興的人^^) 
楊戩雖然感情單純,但絕對不是笨蛋,雖然他久浸在玉鼎師匠的保護裡,但對於識人辨人也不是一味的疏離禮貌,人和人之間相處的虛偽與真誠,相信楊戩還懂的。他的人際關係或許還不好,但他對自己和夥伴的默契程度有自知之明。(如:13卷對師叔的絕對信任、15卷和哪吒合作打敗金光聖母還有18卷初次指揮失敗) 

> 太公望…在蟲的心目中太崇高了 
櫻喬不否認很佩服師叔的為人和高尚的情操,但不會訂位為「崇高」。太理想化的太公望會變成「神級的膜拜」,那會讓我聯想到伏羲…櫻喬一想到這點就停住了。師叔除了「很厲害」以外,他的性格還是以卑鄙下流為主^^…也許,這正是師叔本人最精彩的部份(可以結合智慧與下流招數,耍得那麼絕),師叔不算容易親近(通常是他「有目的」地接近別人),所以,我還是會以「人」的姿態看待師叔。在人群之中,師叔不一定是耀眼的,但他擁有很優秀的心靈智商,也直接反射到他的靈魂裡(和伏羲無關^^b),只要這顆驛動的靈魂開始發展和擴充,那師叔的本領和力量就會展示出來,就是楊戩15卷告白時所說的「擁有一些東西,會進入別人的心裡,叫任何人都相信他」,這是一種別人所沒有的力量…如果再繼續擴充的話,這種本事甚至可以顛覆世界、改寫歷史…(和女媧那群人沒關係)

> 即是說楊戩是膽小吧!(此時無數死光一同打在凝身上) 
嗯?性格上可以這麼說,他都畏畏縮縮又不敢顯露真我。
如果說戰場上膽小…那就不太可能了^^b(敢視趙公明為對手的人…)

(待續) 


普賢與楊戩跟太公望的關係(其六)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翎、櫻喬(以下簡稱櫻)、螢火蟲(以下簡稱螢)

《翎》
> 說得楊戩好像有被虐待狂似的… 

這個……很多人都喜歡欺負楊戩。^^b 
其實我最近覺得……楊太之間應該不是只有一種關係的可能而已。楊戩比較傾向為愛而活嗎?但我覺得就某方面來講,楊戩對世俗的欲望比師叔還高,他對自我的要求也很高,我想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權利欲(否則他不會這麼在乎第一次的指揮權^^;;)。也許不要講「愛」這麼重的字,以「情」而言,師叔應該比楊戩重情多了,只是因為廣泛,所以也較淡;楊戩是屬於無情的人,不過一般無情的人一旦動情也很可觀。 

總而言之,這兩個人其實有著相當的差異。可發揮的地方其實也還很多的。^^(只是都不好寫∼∼T_T) 

> 我不覺得有必要收藏自己的鋒芒,能貢獻自己的才華為其他人服務,盡展才能很令人感動 
其實並不。^^;; 
恕我說得現實一點,人心裡有一個沒辦法擺脫的毛病,就是嫉妒。如果只是才高,卻一味只知發揮才能而不懂得做人的話,儘管這樣是無辜的,但一定會受到許多阻撓。能做到讓眾人承認厲害卻不會覺得自己受到威脅的人是最高,首要條件是沒有權力欲(比如師叔);其次是讓人承認才高,即使有些不甘但會說「既然是xx就算了」的話,那是次等,因為那還有爭讓之心(比如紅樓夢裡的薛寶釵);再其次是讓人承認才高,被上位之人寵信,使在下位之人縱然不悅嫉妒卻又沒辦法拉下馬的人,這種人一旦落下來,會被眾人用腳踩(比如王熙鳳);再其次是才高卻孤芳自賞,不會做人的人(比如林黛玉、楊戩);最後才是才高卻完全不會做人,還沒來得及爬上去就被人踢下來的人。(這就不用舉例了,太多bb) 

不會做人不一定是缺點。但是,嫉妒心卻是最不可避免的心態。在讀歷史的時候也許會為某些才子慨嘆,但實際上如果這個才子在自己身邊而且有所威脅的時候,能不能坦然面對之甚至鼓勵他「發揮才能」卻是很可疑的一件事。(像鮑叔牙那種人太少了) 

師叔啊……唉。之前講了那麼一堆,其實覺得自己還在原地打轉說……(感覺和能寫出來絕對是兩回事)

《櫻》
> 其實我最近覺得……楊太之間應該不是只有一種關係的可能而已。 
嗯,最近四處翻小說的櫻喬也留意到這點,從荒色、流沙、約束之花、琉璃殘夢、水月、約定.奢望.契約、籠中鳥到同棲關係(這些小說好像都虐待王子),不同人筆下的人物呈現不同的個性。即使是同一個人的作品,在兩篇楊太小說也可以描劃出兩種極端相反的個性。他們從原著古代玩到現代高中高職也十分可觀…而且小說的形式和設定還有很多種變化(螢殿是這方面的長才^^《籠中鳥》有趣極了),因為師叔和楊戩本身也有其矛盾和複雜的地方,而且他們價值觀的截然不同,追支的東西也不同,所以由純情小品到情慾愛語,可以伸展多種不同的配搭(閱讀是最大的樂趣∼^^)。

我想到的普太/太普組合只有青梅竹馬、一拍即合、互相守護的從屬關係,但限制多了,例如,我沒辦法想像他們一夜情…(櫻喬已經接受到普太H,但不能玩鬼畜…^^b)反而是聞普/普聞還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而楊太則是包括了上述三種,加上主從、上司屬下、狩獵者與獵物、床伴、敵人、虐待甚至亂倫(:P),還有大野狼與小鳥的動物化… 
可能因為見識過王天君,有時看見的太公望是充滿墮落的味道 
(王天君未出現前,師叔是個較柔弱的受君) 

> 楊戩對世俗的欲望比師叔還高,他對自我的要求也很高,我想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權利欲(否則他不會這麼在乎第一次的指揮權^^;;)。也許不要講「愛」這麼重的字,以「情」而言,師叔應該比楊戩重情多了,只是因為廣泛,所以也較淡;楊戩是屬於無情的人,不過一般無情的人一旦動情也很可觀 
嗯∼說得很好∼ ^^ ∼ 
楊戩過不了人情世俗的一關,仍然在乎別人的看法和重虛榮心,所以無情。 
對於追求世俗名利的人,「情」是一種羈絆…不,是拖累, 
忘了哪裡看過說:「不忘情的人難成大事」 

在這方面,櫻喬覺得太楊文比較有發揮,大概能寫出楊戩和太公望追求的不同(反正師叔就是要誘拐小楊…)特別是站長接龍小說區那篇…(忘了名字) 
楊攻的話,他已經死心塌地跟著師叔了,管他什麼世俗不世俗,愛情萬歲啦啦啦 :P 

翎殿用紅樓夢來打比喻實在不錯(正好人家最近在看) 
「既生瑜,何生亮」的矛盾,正可揭示妒忌心的致命之處啊… 
縱有長才,能不能發揮才是要點。樹大招風,有時候鋒芒太露也不好,而且一山還有一山高…政治權術是個深奧的課題@@

《螢》
> <楊太之章>那篇文讓我覺得很有趣的還有玉鼎和楊戩的關係,原本玉鼎應該可以替楊戩洗去一些傷,可是老實的玉鼎自己的感情瓜葛也弄得一團糟,還要怎麼去解救楊戩呢…到頭來,還是師叔來治療王子的傷。 

嗯。是啊!這是沒辦法的劇情安排…^^b 
因為如果是玉鼎解救楊戩的話,本篇說得扭曲一點:會變成玉楊。 
互相解救本就是言情故事的一個主題,雖然翎殿說很通俗,不過,蟲就是寫得如此通俗。 
而且幾乎所有配對和人物都有…最後變成每個人忙著談戀愛的奇怪狀況… 
(所以蟲不知道接下來劇情該怎麼插了…^^b) 
然後,蟲本持一點精神:就是奉行:「談戀愛的人腦袋絕對白痴」和「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兩句格言來寫作。 
人物性格間的誤差、各人物自身對自已和事態的觀察…就連師叔也一樣:每個人都知道一點,但又不是全部。 

玉鼎嘛…在封神中,他堪稱是完美的角色。(因為太早死了。…不像普賢還有爭論的空間。) 
但是在師父級的角色中,他又因為外型冷俊和身為重要惡搞人物王子樣的養父而備受囑目。成了同人女最愛用的角色之一。 

但蟲沒辦法寫像原作中的玉鼎出來,那個「完美的為孩子犧牲生命的父親」。 
其實蟲一直在思考一個無益問題: 
在漫畫的世界中…幾乎所有角色都是有「最重要」的東西(不管那是啥)而且也願意為它為死。 
尤其在封神中,深刻刻畫了各角色為了「最重要」事物而發生的激烈衝突。 

玉鼎最重要的是如自已兒子一般的楊戩…普賢最重要的是理所當然的師叔… 
但,現實中的人沒有人是如此活的,就以蟲來說:蟲不是的。 

那麼,把那些最重要的東西,放到次等或抽掉呢?玉鼎還是玉鼎嗎? 
理論上來說:應該不是的…可是,蟲偏愛做這種思考。屢次嘗試。 

啊,離題了。 

嗯,總而言之:玉鼎對王子樣的成長是有所幫助的。但是楊戩這回又走到另一個門檻前了,能帶他走過的人是誰?蟲是偏愛由師叔的擔任這個角色的^^

《櫻》
> 嗯,總而言之:玉鼎對王子樣的成長是有所幫助的。 
螢殿似乎是將玉鼎和楊戩介定為父子情了,我也是∼ 
我喜歡玉鼎和楊戩的糾纏不清…可惜這對父子實在如出一轍,完全是被「炮製」的料子(可憐哦∼) 
印象中(所謂的「印象中」可以合理化錯誤的記憶),《XX之章》的玉鼎給我的感覺還有點風流(此風流非彼風流也∼),就是有點故作瀟灑…? 

> 但是楊戩這回又走到另一個門檻前了,能帶他走過的人是誰?蟲是偏愛由師叔的擔任這個角色的^^ 

我就是喜歡楊戩被救贖、而不是他救贖別人 
就能力和才華上,楊戩是完美無缺的;(我要歌頌王子∼) 
楊戩性格和心靈的脆弱,如玻璃一樣的易碎;(封他為玻璃王子) 
我就是喜歡這樣完美中帶著缺陷的王子^^b。
像他那樣的天才去救贖人家,我覺得比較像施捨… 
他太嬌貴,讓他救贖別人很奢侈(本命的偏心^^b) 
最重要的是,他似乎沒有救贖的能力 :P 
(王子,你還是乖乖認命吧∼師叔會來救你吧…^^b)

> 炮製? 
廣東俗語,正確意思大概是「又煎又蒸又炒又炸,一鑊熟煮成一碟」(天音:妳欺負人家語言不通呀),引申義為用盡各種方式去折磨和虐待某君。 

例子一,某王子,他被崑崙第一詐騙師使計騙走了身心,不只財色兩失,還賣斷一生為師叔效勞,舉凡傭人、助理、打手、床伴甚至煮飯婆的角色也要一肩挑起…(哀悼三秒鐘) 
造句:「某王子被詐騙師炮製之後,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天音:這句邏輯有問題…) 

例子二,某師匠,除了身負照顧崑崙脫線畏高第一實驗狂的重任,還不時擔心自己心愛的徒兒被詐騙師拐掉,明明已經自身難保了還如此勞心勞力地關懷自己的弟子,不愧是崑崙第一好爸爸。身為同人女作者們怎能不好好「炮製」一下他,以作犒賞。

以上語出《櫻喬BL字典》 
【請在場又懂得廣東話的觀眾們不要戳破我,不然我的獨腳戲唱不下去…】

(完)

p.s.感謝櫻喬殿、螢殿、小凝殿、秋水、凝殿、海燕子殿等人的討論。如果各位還有想法的話,歡迎繼續。^^

存錄整理者: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