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對同人小說標準的閒談

※ ※ ※ ※ ※ ※ ※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翎、螢火蟲(以下簡稱螢)、櫻喬(以下簡稱櫻)

《翎》
也許我不該繼續寫同人下去了。因為逐漸在脫離……

雖然還是以他們兩人為出發點,可是寫的內容早就和同人無關了吧:p

《螢》
哦…蟲上回也想過這類的事…
不過,現在還捨不得。
因為發現了同人小說的好處的^^
就是…角色具有高度的敘述性^^
(不用特別講主角樣貌,不多說,直接進入故事主題,對文采不高的蟲來說,這點可混過去。)
嗯,說難聽點,就是請他們來演戲就是。
(不過主角表演的不如觀眾所預期的話,會招致眾怒^^b)
一般來說,同人女是很任性的人種。

《翎》

> 一般說來,同人女是很任性的人種。

(笑)說得頗正確呢。其實那種想法早就滋生已久,但現在還在寫的我就知道對心中的標準是多麼地鬆動不牢靠了。(^^b)
是啊,同人小說的好處就是人物,不必刻意去塑造。不過,就像上次在kkcity上跟竹里討論過的,不知道該遷就故事還是遷就人物;如果要遷就前者的話,那就該寫自創了;不過慘的是,故事的根源發生還是出自那兩個人……(汗)

不想變成讓封神人物來演戲,不過好像還是逐漸變成了不想形成的樣子。把他們二人和人性的共同處有效地融合變成了一件難事……(苦笑)

《櫻》
在我發現自己深陷BL之穴時,我已經察覺同人女的確是非常任性的。
因為連現代背景、灰姑娘、美女與野獸等都能拿來玩,明顯地只是不想作人物性格背景設定之類,不過,如果能合理地運用人物特色與個性,拿來玩又有什麼所謂,難得有很不錯的人物和發展。(要感謝藤崎大魔王)

因為的確看到不少作品是把人物用得很透徹,亦沒有走樣太嚴重。根據我的觀察,翎殿和各位的作品也大致符合以上條件。(粗略標準)
我審核自己時比較嚴格,肯定自己不會寫某些情節;不過在看待別人作品時純粹抱著快樂地欣賞和享受的心態,同人女將會過得非常愉快。
『誰說女孩子沒有做夢的權利?』這是我任性時的堅持和執著。
我不是很認同BL有太多H,當然,有得看的時候不會錯過(這就是前後矛盾^^)。

我反對改編得太嚴重或拿封神人物來演戲,換一個世界不是問題,只要能好好發揮就可,要遷就的一定是”人物”。沒錯,這是同人小說最好也最麻煩的地方,同人小說不只是個人創作,它是擁有『原著』支撐著的,當同人小說創作之時少不免溶入了自己的思想、性情之類,這也沒差,所以要尊重原著就要在『人物』著手,個人覺得最高境界是『能插入原著而不礙眼』或『故事改編而不突兀』,BUG愈少愈好,同人的奧妙在於和原著能互相呼應。BL的出現不免有點破壞了這種原意(雖然我也深陷其中)。惡搞之作在某程度上破壞人物形象還可接受,這也可說是發揮度最大的一種創作(e.g.仙桃館的深藍)。每個創作也是有靈魂的,雖然翎殿自謙「作品不怎麼好」,不過妳的作品在我眼中是非常好,請你相信我的眼光。(自幽遊時代開始,我好歹也算混過幾年,BL則是近期才迷上)

輕夢閣的作品大都抓到那兩個人的神緒,再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寫王子殿的比寫家居害蟲成功一點。(家居害蟲太難寫?因為『王道』還是以王子殿為主?)也許是我迷王子殿比較深,某程度上覺得『王道』的作品突出不了「望」的存在。(這點包括了普太/望普/楊太/太陽作品)當然,也有成功的例子^^(在此就略過了──)

《翎》
嗯,看過櫻喬殿對同人女的分析,那似乎我不能算是完整的同人女?(汗)
我不太曉得其他人對同人的心態,不過我覺得喜歡同人的原因是很複雜的,應該並不只是「明顯地只是不想作人物性格背景設定之類」而已;在讀他人作品的時候,也不應該只是「純粹抱著快樂地欣賞和享受的心態」吧?
有點好奇這樣的想法^^bb

同人小說最重要的當然是人物。不過,就像櫻喬殿所說的,除了原作衍生之外,也不乏惡搞和BL的作品。後面這兩種就比較屬於個人的偏好,也比較有個人色彩;所以,喜歡的人喜歡,不喜歡的話,大概就很難聚在一塊談論了。(所以這裡大多是太楊太的同好^^b)

很高興櫻喬殿說「封神演義不管是評論還是同人小說還有很多發揮的空間」^^,不管同人小說或評論都請櫻喬殿在可能的範圍內多多發表意見吧。^^

說到角色個性的模擬的話,自認為這方面還不行(:p),摸不透,寫不出來的地方還多著呢。倒是很多作者在這方面很有長才,看她們的作品就很過癮。^^

《螢》
> 王子殿的比寫家居害蟲成功一點。

……這個啊…讓蟲想起以前看淩虛規定時:
『「楊太」、「楊伏」、「太楊」、「王楊」、「伏楊」為主』
……那時蟲心裡就在想:(這是王子樣中心站嗎?怎麼都是『楊』…)

而且,就蟲現在的狀況而言,蟲對王子樣的「慾望」比對家居害蟲(蟲現在也很少打了…都被我家貓咪捕來當點心吃了…←家裡養隻貓還可以當做殺蟲劑用。^^b)還要多一點。
有人說,受君是作者最喜歡的角色,蟲還蠻贊同這論調的。

《櫻》
 我所談的同人女只是我個人的標準,翎殿不一定要用我的標準來看自己,畢竟每個人的看法也有所不同,彼此交流才有趣味。

> 不只是「明顯地只是不想作人物性格背景設定之類」而已

話放得太狠了。@_@其實只要有想表達的故事或心情,就可以開始寫作然而,要設定一部精采有趣的故事及背景並不容易,也不是每個人都會用散文或詩的方式去表達,同人小說也是一種很好的『利用』途徑(原諒我用這種字眼),正如翎殿的《青春紀事》,換了一個時空和場地,仍能將人物性格發揮,那實在太好了,我大約明白到這小說的真正『內容』,為創作而創作,就不需要太拘泥於時間背景的局限,這是『發揮』。
然而,每個人的著眼點也不同,或有人注重性格、或描寫、或感情,各有所好,而我個人較在乎的是性格有沒有被扭曲,其餘的都能接受。

> 在讀他人作品的時候,也不應該只是「純粹抱著快樂地欣賞和享受的心態」吧?

起初讀同人時有點辛苦。原因是許多作者的觀點或寫法是我不能接受的,正如我當初也不接受BL一樣,後來一步步地了解和認識,才慢慢地喜歡上了。每個人的價值觀和接受能力也不同,所以每遇上一種新形式的文章便得放下自己死守著的一堆觀念,才能真正了解的作者的想法。
看小說是一種悠閒和享受。當然,看完之後不一定覺得高興,但至少總像學到一些什麼。悠閒和享受之餘亦包括了認真的欣賞。
從評論文章中可以找到自己在漫畫內看不到的盲點,或者能從別人的眼光中認識別人的看法,再和自己的想法互相對照,融會貫通,總能深入了解作品多一些。這也是我非常崇拜評論文章的原因。
小說,則是進入別人的幻想。享受作者創造的境界和發掘內容,快樂地欣賞完也會再細細品味評析一番,這是讀同人小說的樂趣。
所以,看小說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如翎殿所言,『看她們的作品就很過癮。』

(完)

p.s.感謝螢殿和櫻喬殿的討論。如果各位還有想法的話,歡迎繼續。^^

存錄整理者:翎



_________________
<小感想 by exago>



Sat Feb 2 23:27:19 2002
163.31.142.124

《受君是作者最喜歡的人物》,這可能是因為作者是女生的緣故,
喜歡某一個角色
→希望他能幸福
→這個幸福當然是戀愛〈不愧是女生〉
→找個值得託付的角色,「嫁」給他〈原因同上〉
→寫一堆小說說服自己也說服別人〈他們是一對〉
→積蓄許多感覺,交給他們上演〈畢竟是自己喜歡的角色嘛〉
【如果是男生,則變成『男主角是最喜歡的角色,女主角是柔弱的美女』】
實際上,能發展到最後一項是很不簡單的事,我覺得很多文章都因此有了更深的意義〈呃,我的意思不是這樣,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講,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