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小說《空耳之森》(原作者:螢火蟲)的討論

※ ※ ※ ※ ※ ※ ※


參與討論者(按參與時間順序排列):
  螢火蟲(以下簡稱螢)、櫻喬(以下簡稱櫻)、

《螢》
最近沒什麼時間讀參考用書啊…
雖說那些跟那個勇者故事沒啥關係… 
嗯…已看了兩三本了…「中國神話與古代民族歷史文化之研究」、「中國神話故事」、高行健的劇作「山海經傳」 
目前朝坎伯這個山巔爬去。 
坎伯所教的,應該是「實用神話學」吧!

他是以一種…「神話是民族的夢、眾人之夢」,然後一個人(尤其特指男孩)在其成長過程中,必然要經過他個人的、他所處社會中的神話歷程。 
現今社會之所以充滿迷茫,就是喪失了那一種…縮小的神話歷程,英雄之路。 
…沒人聽得懂吧! 
最近在坎伯的生活美學中,讀到一個短篇: 
是坎伯解讀「青蛙王子」這個故事的引申意涵: 

「這個男孩(指青蛙王子)不敢長大成人(指被巫婆下了詛咒),而她也是正要長大成人的小女孩(指小公主)。他們兩人都拒絕成長,但是現在兩人相互幫助走出這困境,這是非常美好的經驗。」 

「……我(坎伯)特別喜愛這個故事,因為故事兩位主角都有麻煩,兩人都在池塘底(指地下世界,大概是…黑暗、人內在負面的東西。),兩人都以奇妙的方式互相解救對方。(公主將青蛙摔上牆壁←請不要懷疑,坎伯說的。王子恢復,然後…←不用蟲說了吧?)」 

……默………「以奇妙的方式互相解救對方。」 

…蟲起了共鳴吧…蟲特愛這句話。^^(心) 

至少,蟲寫的拙作「空耳之森」就包含著以上的公式。 
(真的打了個冷顫…因為太符合了。←不過,那是看了很多奇幻作品後的產物…而奇幻文學的溫床本來就是神話。) 

如果說,王子樣是→小公主(正在長成成人邊緣的人), 
而師叔是→青蛙(身陷詛咒的,而無法成長的人。) 

邑姜…或許可以成為師叔&王子樣的金球(?) 
(但也可以說,她也是一位公主之一。^^b) 

夢中世界是不願離去的童年,黑暗的母體、逃避封閉的地方。 

王子樣渾然不知自已已加入冒險之中。為了解救自身命定的命運。(同樣的,師叔也不知自己已經呼喚了王子樣、邑姜,但他的確呼喚了,然後加入冒險。) 

哦,原來蟲也是已經了解神話公式之人啊…(是嗎?^^b) 
雖然不知,但坊間大多數的言情小說、文學都有隱含的神話性。 
像做練習題般,蟲捉了空耳之森來解讀已存在蟲自身中的神話意念。

《櫻》
重覆看了妳的留言兩次,不是太看得懂,再慢慢看才略領會到一些妳所說的『神話』。 
從古至今,不論文學歷史星宿人文變遷都很喜歡和「神話」拉上關係,包括了東方和西方文化。那會不會是人本身對於未知的偉大有一種期待和憂懼?(愈說愈像女媧了…) 
那遙似一種夢想與幻想之間的境界。 

言情小說,對我而言是成人童話,滿足幻想或解除寂寞,雖然明知沒什麼營養的書還是用力看。 
文學是更誇張的神話。我少看寫實式的書,太多的缺撼和不足讓我有一種不舒服感,我偏好的是武俠、科幻等奇幻式文學 
「奇幻文學的溫床本來就是神話。」很喜歡螢殿這句話。 

> 「以奇妙的方式互相解救對方」 
看了螢殿的話,我嘗試以自己的方式解讀。我覺得,王子殿似乎更像青蛙,師叔才是小公主(也有因為邑姜的因素)。 
王子殿身陷詛咒,詛咒的是他的心結,解不開心結就成長不下去,所以他無法成長,直到他遇上小公主(師叔);師叔在成人邊緣,不知道自己已經加入了冒險,為解開自己的命運(可否理解成尋覓真正自身的過去?)王子殿呼喚了金球和公主(師叔),打開了兩人的命運相連。 
至於「公主將青蛙摔上牆壁」,那是師叔忽發「奇招」,照原著解釋,公主的立意未必是好,但誤打誤撞打開了咀咒(也許就是青蛙(王子)的心結),說是師叔不按牌理出牌的性格也說得通。(當王子殿為小公主時,他摔開青蛙是因為他嫌棄外表加上沒安全感,這樣解似乎較合理)
誰先開始冒險沒關係,最重要是他們的命運已經緊緊扣在一起。 
(抱歉,我一點都不懂坎伯,這樣理解其實很片面的^^) 

忽然想到,如果王子殿是青蛙…那他果然是「青蛙王子」…(笑) 

《螢》
嗯,神話嘛…蟲最近看的書是神話學…都把神話捧得很高… 
>「那遙似一種夢想與幻想之間的境界。」 
是的,就像童年一般,神話擁有的是全體人類童年神秘性。 

> 寫實式的書,太多的缺撼和不足讓我有一種不舒服感 

是啊…所以蟲很少看什麼「新作家」的作品…因為大都閱讀後,都覺得… 
缺少一種「夢」吧!他們只是將事實,令人難過的「現實」說出吧… 
這是偏見,偏見^^b 

>我偏好的是武俠、科幻等奇幻式文學 

嗯,這也是蟲的偏好。 
本來嘛,會喜歡封神這作品的人,是應該有看過奇幻作品的人… 

> 王子殿似乎更像青蛙,師叔才是小公主(也有因為邑姜的因素)。 

嗯,是吧…也可以這樣說的:師叔遺失了他的金球,從此墜到地底世界裡去。 

> 誰先開始冒險沒關係,最重要是他們的命運已經緊緊扣在一起。 

哎呀,這也是坎伯所說的。 
「英雄之路早已開啟,只是我們現在才踏上旅程。」

(完)

p.s.感謝螢殿和櫻喬殿的討論。如果各位還有想法的話,歡迎繼續。^^

存錄整理者:翎



_________________
<私人書信的討論 整理:櫻喬>


以下為櫻喬和螢火蟲書信往來有關《空耳之森》一文的討論
經過潤飾和整理,以對話形式的內容張貼,方便閱讀吧 ^^
(討論後段有點離題…算了,不管了。)

《櫻》
趁著新年有時間看了「空耳之森」,果然是很值得的 ^^
嗯……空耳之森三回加上外篇兩回,花了我兩大小時…
(猶記得昨天租的言情小說,只用了45MINS就看完!@@!)

《螢》
^^b花那麼久啊…
蟲覺得寫得很少啊…
外篇的故事是大幅改過…加寫了蠻多東西的…

《櫻》
那些占星結果&字典很有趣,
申公豹、邑姜&老子這三大櫻喬暫時不碰的人物……
(喜歡這種神話式的奇幻文風……)

《螢》
謝謝。
嗯…蟲就只會寫這個而已。

《櫻》
螢殿筆下的望,有點淡漠又看破世情……
在不經意的情況遇到楊戩,又不經意地「喜歡」他(嗯,只到「喜歡而已」)
喜歡螢淡淡的文風,自然的巧合,回憶和夢境的交錯,
如流水一樣生生不息,清新簡潔,平靜中帶點躍動

《螢》
^^b…太謬讚了…
望啊…其實這篇故事就是很普通的:
「植物人的靈魂在夢中遇到了心愛的一個人…然後再加上兩人未來的孩子(邑姜!?汗^^b||||||)因而覺醒…」
這是少女漫畫上屢見不鮮的故事架構…蟲也很愛這種「冥冥之中的巧合」、「姻緣天注定」的故事。

《櫻》
是…是嗎?(冷汗直冒)我未碰過這種題材呢。
我看過的少女漫畫不是很純情就很色情(劇情唬人+濫情),「姻緣天注定」倒是碰過不少,不過螢殿的巧合寫得很自然,沒有會令人打冷顫的肉麻情話,eg.「我們天生一對,所以你愛我,我也愛你!@#%!^……(下省二百字)」,而且漫畫那些巧合「很假」,如果主角與非戀人的人親熱,一定會「碰巧」被人看見或留下証據(濫用巧合…@_@)

《螢》
這個啊~~~蟲也是寫過^^。
蟲認為是很必要的橋段。有時不寫就寫不下去。
說來,蟲文中的主題總是不變的。^^(就是兩人絕對命定的巧合。)
雖然自認為文中主題是他們兩人的戀愛,可是蟲有時更喜歡想背景設定或劇情架構。

《櫻》
充滿興味的對話∼
螢很喜歡韋護嗎^^ 《遊園》也有用到他

《螢》
嗯…因為他很好用嘛…(可當王子好友角色的人…就只有他了。)
說來,也不是特別喜歡他啦…
只是後來看了古封神白話版後,懷疑他是揉合了「陵壓散人」這個角色而創造出來的。
陵壓散人也很強呢…個性也很獨特。在原著小說中,他從第048回 陸壓獻計射公明 出場,蟲很喜歡他的詩歌:

燃燈与眾道人俱認不得此人,燃燈笑容問曰:「道友是那座名山?何處洞府?」道人曰:「貧道閒游五岳,悶戲四海,吾乃野人也。」有歌為証:

「貧道本是昆侖客,右橋南畔有舊宅﹔修行得道混元初,了長生知順逆。
休夸爐內紫金丹,須知火妄焚玉液﹔跨青鸞騎白鶴,不去蟠桃餐壽樂。
不去玄都拜老君,不去玉虛門下諾﹔三山五岳任我游,海島篷萊隨意樂。
人人稱我為仙僻,腹內盈盈自有情﹔陸壓道人親到此,西岐單伏趙公明。」

哇~~~真是有氣魄的自介詩歌啊!

蟲在看時就在想:
「為什麼大魔王不讓他出來呢?他也是很不錯的角色啊…」
嗯…真令人疑惑…還是安能務版刪掉了他?
(安能務版真的改了蠻多的…在一些細節方面。)

《螢》
…剛貼在墮天使上時,還有人認為楊戩和太公望的結果是分離的呢…
「不過算是相當少見的結局..一般都會有情人終成眷屬..
然而要是在這樣的時空就太錯亂了吧^^;;; 」

《櫻》
分離很普遍…普遍到沉悶的地步…(其實主因還是自己不喜歡><)

《螢》
嗯…是吧。
其實如果完全依蟲夢想中的師叔的話,師叔應該是不會愛上楊戩的吧…(不是很特別的愛吧…)因為蟲心中的師叔可能是自我完結型的人物?

《櫻》
神話式的故事很多事都是不可能的(在裡面的世界),包括戀愛,即使愛上了也會有極多的限制和外在壓力,要圓順流暢地將這些「不可能變成可能」才考驗作者的功力。愛完就分沒關係,能分完再愛就很好了(這根本就是偏執><)

《螢》
蟲是覺得…蟲比較擅長寫空想風格的…
因為如果是寫現代場景的話,必須要寫得很細膩
(蟲就很羨慕翎殿疊砌字句的精細描寫啊…)
但是完全空想就可以很隨便…嗯,因為不用任何取材、吃力的想像的關係吧…空耳之森是蟲的文中,寫得堪稱「輕鬆」的作品。
嗯,總之,對蟲而言:
「就因為是空想世界,所以一切不可能才是可能。」
(年代差了十二年的兩人就可以在非理性的夢中世界相遇…^^b)

《螢》
蟲也想過:就別寫下去也沒關係…可是畢竟定力不夠,寫了一些有的沒的。
嗯…還有漫長的修改之路…
(櫻:這是讀者的福氣^^)
(螢:這可是蟲的墳墓T_T)

《櫻》
嗯…想參考螢火蟲淺白散句的文風,結果詩不像詩,文不像文(撞牆中><)

《螢》
什麼叫淺白散句的文風啊…還不如說蟲文采不高吧…

《櫻》
螢殿過謙了。
有時,寫了長長的一段話才發現沒有重心,再好的文采也沒有用。但對於表達能力不算高的人來說(如:我),大段落長篇廢話才可以彌補不足的部分^^。
抽些例子來說,如<空耳之森 第一回>,螢對森林裡的情景描寫:
「被樹葉遮蔽的陽光,一點一點的灑落,像遺落的金鎖片般。」
簡單易懂的三句,已經交代了一個森林環境,每句都是一個景象,非常貼切吧?

《螢》
因為蟲想不出十句以上、層層疊疊的描寫…^^b
(其實蟲也不知道金鎖片是啥,只是在言情小說中看過…)
就說看得書少嘛…(修詞能力不高…)
嗯…蟲也變懶了…
不知道…可能這就是低潮吧…
「遊園」想了很多片段,不過不知怎麼組合再寫下去…

《櫻》
有時也會有這種煩惱,然後像砌積木般所字句拆開再組合(這樣堆砌的方式其實不太好:P)再來的就是「狠」,將好像有用其實不實際的內容拆走,說到底,寫文者也像建屋的木匠,拆拆建建的不間斷……… 
^^



補充:@對BL、同性戀的想法。

《螢》(選自《空耳之森》後記)
……有時,會覺得BL小說的立楊何在。
覺得BL純愛觀點是:「只是喜歡的人是同性罷了!」
但,蟲覺得同性戀是:「只對同性產生慾望者。」
前者無疑是像「絕愛」的南條晃司的「無性別主義論」。
二者還是有差別的…所以蟲覺得推廣BL和「不岐視同性戀」是不一樣的事。
(有時,會看到一些站台寫說:「同性戀又有什麼關係?喜歡就是喜歡了…」之類的詞句時,就會蠻想笑的。)
同性戀喜歡同性,就跟異性戀喜歡異性一樣正常。(蟲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啦…)

《櫻》
螢殿在後記提到『BL小說的立場』
最近櫻喬碰上一位真正的同性戀者,當然是不客氣地訪問他。(///一點也不害羞
////)本來單純的覺得「只是喜歡的人是同性罷了」(這是女人過度美化的妄想)
和他談過之後我修正為「純愛觀點」結合「只對同性產生慾望」。
以同人來說,純愛觀點比較好(如果不想掉進BL這個大深淵),
而「只對同性產生慾望者。」其實很少見。(在未碰觸過任何成人世界的事物之前)或者很純情,不過有不少的同性戀者一開始是「只是喜歡的人是同性」,後來才對異性失去興趣,再達到「只對同性產生慾望」的境界。


【整理書信要求】
《櫻》
…如果螢殿不介意的話,我想抽取這封信的一些部份再潤飾,
然後丟到淩虛貼文區(天音:喂…妳太狂妄了吧… 櫻:對不起@@)

《螢》
有點不好意思。///^^///
這是櫻喬殿的所說的話啊,櫻喬殿要怎麼再利用都行啊^^b…


2002.2.20 潤飾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