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願意(四)

※ ※ ※ ※ ※ ※ ※


(四)脫殼

 楊戩伏在桌上,對著滿桌子的公文卻無心工作,累得趴在桌面上的線路台。
 滿腦子、都被那個黑色的身影、佔得滿滿的。

 已經同居了一段時間,伏羲理所當然地入住東苑,當然也只有那傢伙才敢大剌剌地住進教主的苑室而不需要過問半句。
 而他自己,無論是情緒還是愛慾,都完全被操縱在伏羲手上。
 感覺像失去了自由,完全變成伏羲的玩偶,任由他的擺佈和命令。
 
 對伏羲的愛建基於對師叔的感情,如果沒有太公望,他絕不會沾惹伏羲那種看起來有點危險的人。
 但是經過這麼一段時間,楊戩開始懷疑自己所付出和疼愛的還是不是昔日的太公望。
 他好像有點…迷戀伏羲。
 不然要怎麼解釋自己總是一次又一次地任由伏羲傷害自己呢?

 伏羲的身上有他最討厭的王奕,總不能白白把他當成太公望師叔。他不認為自己對師叔的愛是淺薄的。他可以為太公望師叔付出一切,貢獻自己;怎麼能為了一個王奕就退縮?

 …頭疼死了。
 想來也工作不下去,楊戩走到習慣的窗邊,突然發現這個窗戶其實是個不錯的出入點,至少不需要經過燃燈和張奎的辦公室。
 在教主的辦公室內放出哮天犬,首次任性地拋下工作,為現實,為殘夢,欲逃之夭夭。


 楊戩隨意的在空中飛游,眼光突然被下方一片盛放的深紫色花海吸引著。
 想看得更深更清楚那片花海,他降落在那個紫色的花圃裡,進入了那片花天花地。
 在上面看和在地面看的感覺很不一樣,滿園都是紫色的薰衣草…上天下地都是花,在陽光的照射下,每一片花瓣都像擁有自己的陰影,搖曳的花生命力像向四方八面不斷擴展一樣。
 很清雅的花…
 「好美…」楊戩不自覺地稱讚道。
 暫時壓下了煩惱,這片美麗的花圃讓他的心情變得愉悅。

 「誰在哪裡?」在不遠處傳來女子的聲音,突然撥開花兒探出頭來,那是個高佻的長髮美人。
 楊戩看到她之後放鬆了戒備,「楊戩未得公主同意擅闖進花宮北苑,實在感到非常抱歉…」
 「教主不用客氣,北苑已經好久沒有客人了。」龍吉微笑表示她的不在意。
 北苑是屬於龍吉公主和她的侍女們所在的地方,也是整個深苑內空氣最清新、最美麗的地方。龍吉公主受不了人間混濁的空氣,只有蓬萊島這裡專程為她打造的特級保護網可以免她身體受損。當然,北苑和某鮮橙風車頭住的東北苑十分接近…(^^b)
 「那就打擾了。」楊戩雙手抱拳,禮貌道。「想必公主很仔細地打理這片花園吧?這裡真是很迷人…」
 「教主過獎了。我只是閒來無事才會弄這些無聊的玩意。」
 龍吉公主和楊戩並肩走在花圃裡,她也擔任導遊般的角色解說這片花園的由來薰衣草的細節,楊戩也細心地聆聽,他們愉快地交談著。

 龍吉望著身邊的楊戩,唇邊溢出淡淡的笑容。
 楊戩沒發現他站在這片薰衣草前是多麼漂亮迷人的一幅畫嗎?

 「教主大人近日似乎有些煩心的事,是不是?」
 楊戩訝異於龍吉的敏銳,更不得了的是被說中了心事。
 「公主怎會這樣問呢?」保持著一貫的冷靜自持,但龍吉的話如一波柔水般淡淡地掃進了他的心裡。
 只要有人能讓他扶撐,說不定他真的會崩潰倒下去。
 「是『他』請我多點關心教主大人的。」龍吉淺笑說。
 自然明白龍吉說的「他」是指誰。「他」就是常在西南苑混的某師匠…
 也不是不知道師匠和龍吉公主有些奇妙的淵源。「為什麼呢?」
 楊戩奇怪的是龍吉公主明明是和他八竿子打不著邊的人,她內住深宮,他則在外面忙個沒完,久久也不見一次面,這次無意中的相遇可以說是他任教主以後第一次和龍吉打個照面。
 「舍弟跟從教主大人辦事,感激你多有照顧。」
 原來是他…楊戩立即明白過來了。

 龍吉公主只是微笑,沒說什麼,靜默的氣氛漫延在兩人之間,卻不覺尷尬,是花的魅力把他們的難為情吸去,畢竟一男一女共同賞花的狀況實在有點…曖昧。
 共同欣賞大自然不一定需要說話。

 楊戩感到心情的爽朗,又可能是花香的催化作用,他突然有種想卸下武裝的念頭。
 反正伏羲不會知道,公主也不是多舌的人。
 真是的…他已經軟弱到這種地步了嗎?楊戩心中苦笑了一下。

 「如果公主有一個…很喜歡的人,忽然有一天以另一種樣子出現…」
 楊戩發現自己衝口而出的語無倫次,「抱歉,我…」

 「教主大人指的是伏羲嗎?」龍吉體貼地把他接下去。
 「伏羲」是個很複雜的課題,無謂打啞迷。
 楊戩遲疑了一下,心知否認也沒用,只好點點頭。
 和師匠一樣敏銳呀…他的性格就這麼容易捕捉嗎?連伏羲也是那麼樂於欺負他。

 楊戩碰觸那一片細碎的薰衣草,花瓣轉眼飄到了地面。
 美麗但脆弱的花。楊戩仰頭望天:「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樣面對他…完全是另一個人…」
 「平常心?」
 楊戩搖搖頭。「如果是師叔的話,我可以用『平常心』看待,因為師叔是個很好很溫柔的人,所以…」
 「教主大人確定太公望真的『很好很溫柔』嗎?」
 「對。或許他有時會使點壞招,但師叔對夥伴的好是沒話說的…」他想起了和聞仲對戰的一役,滿身傷血的師叔不惜一切地架起風之牆保護他們。
 明明是想保護你的那時候,反而是自己被保護了。

 「除了對夥伴很好,你不能接受第二種形式的太公望嗎?」龍吉所說的正是王奕。
 「不行…我受不了。」別的人就算了,但那傢伙偏偏是他的殺父仇人。
 「你的師匠和父親在WRAP ZONE過得不錯。你要為這種仇恨逃避太公望嗎?」龍吉每一句都是針對楊戩的話發問的。
 楊戩猶疑了,用一種只有自己聽到的細微聲調說:「就算我願意接受他,王奕也不會原諒我啊。」
 再說,伏羲的構造不止是太公望加王奕如此簡單。

 龍吉公主回憶起仙界大戰時,太公望賭上一切信任楊戩、那種堅定得令人感動的表情。「太公望他啊、一直很希望你能打開心扉…」
 這句話帶給楊戩某程度上的震撼,讓他沉進了自己的反省空間裡。

 他一直、一直在努力。
 他有和不同的人來往和談笑風生,他認為這已經是「打開心扉」的一種。
 但…真的是這樣子嗎?
 他還有虛偽嗎?他只是覺得不必要把情緒暴露於人前,特別是害怕受傷的情緒總是把他迫回自己的保護殼裡。

 「愛、可以解除恨;恨、也有可能由愛而起…」
 龍吉看見楊戩有點開竅的情緒,愉悅地繼續演好心理輔導師的角色。
 嗯,只是輔導,楊戩的心理治療師是太公望。

 「怎可能呢…總不能說,王奕在愛我吧?」想到就忍不住打顫,那也未免恐怖了些。
 「如果王奕就是太公望呢?」事實就是這樣嘛。龍吉微笑。
 「…」還可以愛著師叔嗎?
 「如果自己不踏出第一步,恐怕永遠都不會有結果…」龍吉若有所思地說。她的眼神閃過一絲哀傷,但沉浸在自己思緒的楊戩沒來得及捕捉。
 「教主一定做得到的…」

 所謂的憎恨,其實只是一種情緒。明明白白徹底地告訴自己憎恨王奕,一想到他就會自動嫌惡起來,從來沒有考慮過要接受王奕,因為--他殺死了自己最親愛的人。
 但是,現在玉鼎真人和通天教主過得很好,他們還經常一起下棋聊天,要見面也不是難事。他的恨是不是有點多餘?
 一直沒有深思過這個問題,他之所以不愉快,是不忿氣王奕那樣折騰他,說到底,是自尊心作崇。

 雖然和自己有些過節,但不放下恨,又怎麼去愛呢?
 要愛他,就得愛他的全部。誰叫王奕就是太公望,太公望也即是伏羲。
 溫馴小貓也好、大野狼也好,如果這是師叔的全部…那他就一併收下來吧。

 但是,伏羲會傷害他,他是極危險的動物。
 那又如何?
 受傷是一種感覺,身體上的傷又不礙事,楊戩突然發現自己沒有想像中的抗拒伏羲。
 只要全心的相信他就好了,因為伏羲的身體有太公望。
 連性命也可以為他付出,怎能再計較受不受傷這種小事。
 如果怕受傷就退縮,他也不配叫太公望做師叔。

 所有的迷霧和幻象,也比不上相信自己最真摯的感情。
 楊戩開始真正走出自己的殼了。

 看到楊戩回復淡然自若的表情,龍吉溢出滿意的笑容。
 她剛剛沒有說出來而已,其實剛邸這裡時的楊戩像喪屍一樣。美麗的喪屍。
 楊戩放鬆地笑了,心想也跑出來這麼久,正打算起回去:「非常謝謝…」

 「怎麼是教主!!」不知在那裡湧來一股怒髮衝冠的氣勢,打破了現下這份寧謐諧協的氣氛。
 「啊…你來了啊。」龍吉公主有點慚愧太專心於聊天卻忘了他的來訪。
 「姐姐∼你怎麼可以這種人混在一起!」燃燈擋在龍吉身邊面前,憤怒的眼神直視楊戩。
 燃燈那種眼神像在對他說「變態同性戀族群不要接近我高貴的姐姐」,楊戩不禁失笑。

 「請教主解釋你在這裡出現的理由!現在的你應該留在辦公室!」燃燈質問道。
 楊戩在不在辦公室不重要,但他幹嘛會出現在姐姐的地方!
 一向循規蹈矩的楊戩在工作時間跑出來已屬神奇,而且還和姐姐談得很高興的樣子…第一次有想殺死教主的念頭。「還有,你和姐姐做過什麼?快說!」
 龍吉有點訝異地看著如此保護得近乎暴躁的燃燈…

 糟糕,被抓包了。
 看著戀姐情結極深的手下,楊戩不禁想到自己為何會被燃燈如此憎恨…
 對,是憎恨。他不是深愛著他姐姐嗎?
 恨可以是為愛、為妒忌、為自尊而起。
 王奕所以恨他,是因為妒忌吧?

 突然覺得心裡那片窗愈來愈開闊了。

 心情開朗的楊戩突然冒起了耍他的念頭,「我和公主做過什麼需要向你報備嗎?這也是的,我太有和你搶風頭的本錢。」他送燃燈一個曖昧不明的笑。
 「你…」教主怎麼和伏羲一樣惡毒啊!
 「小燃,教主大人很忙,還是別打擾…」龍吉拉拉燃燈的衣角,不自覺脫口而出…
 「妳幹嘛叫出暱稱!」燃燈不禁臉紅耳赤,卻看見前面的楊戩卻在抖動肩膀,很明顯…在忍笑。
 「啊,對不起。」脫線的龍吉吐吐舌,一時習慣了很難改的。
 「不准笑!」
 「公主,謝謝你的招待!」清脆的笑聲響徹了花圃,楊戩乘哮天犬而去,不管下面的風車頭正氣得跺腳。

 他已經清楚明白自己的心意,他不會再有猶豫。
 不論是過去的你,現在的你,還是未來的你,我都深愛著。

(待續)

【BACKGROUNG MUSIC】
催促雲兒是微風 催促人兒是甜夢
致令我心顫動 這是你

浮遊萬里  極自在飛
視線中飄過以後仍回味
燦爛原來是你 雨後其實是更美
抱著你又再高飛

在雲兒浮游望著是你
動作細膩 和我已分不出有對比
是人兒沉迷沒甚道理
在那不知不覺地 已將我自己給你

是完完全全感覺到你
極有趣味 和我已分不出有對比
是人兒沉迷沒甚道理
在那不知不覺地 已將我自己給你
(將自己給你,劉德華)

雜七亂八小語:
這首歌比較適合楊太>楊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