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願意(三)

※ ※ ※ ※ ※ ※ ※

(三)痛愛

 一雙翦影在夕陽下漫步回到教主所住的東苑裡室。(好眼熟的場景…^^b)
 「師叔,今夜的晚飯就由我…」先進去的楊戩心情大好,正打算為師叔親自下廚做點什麼,卻在此時突然被伏羲拉進懷中。
 「師…師叔?」身分一下子對調,主導權好像又落在大野狼的手上了。
 「你不需要懷疑,我今夜的晚餐就是你。」伏羲緊緊抱著楊戩,撥開他披在肩上的長髮,以唇舌攻向他的後頸。
 楊戩抑制著身體的反應,吃力地抬起頭,對上的是一雙闇藍色的深眸。他不自覺地叫了出來:「王奕?」
 伏羲的嘴角勾起諷刺的弧度。「就是我啊王子殿下。」
 「放開我!」他不能容忍王奕,嫌惡地推開了伏羲。
 伏羲不怒反笑,也沒有阻止他離開自己的胸懷。「王子殿下,你喜歡的是太公望嗎?」
 「我當然喜歡師叔。」楊戩也不否認,他對『師叔』的特別是有目共睹的。
 「你恨我嗎?」
 「是你殺死師匠和父親大人,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呵∼是嗎?」伏羲輕輕笑起來,那是王奕耍陰險時特有的神情。「我和太公望即使是兩個不同的人,但我們用的仍然是同一個身體。何況我們根本就是同一個人!你跟太公望還是跟我做愛都是一樣的。」
 「不同!」師叔是很溫柔的人…即使太公望師叔偶爾會使壞,但師叔待他仍然是最好的,只有師叔會叫他眷戀,只有師叔才是他的最愛,這些是王奕所沒有的!
 「你何必自欺欺人?」想多少理由也沒有用,事實就是事實,王子殿下。「昨晚是誰在我懷中嬌喘連連,又是誰在我身下發出淫蕩的…」
 「那是不一樣的!」楊戩拒絕收聽有關昨晚的事,那是極可怕的恥辱,他不想回憶也不想提起。

 伏羲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既像王奕也似是太公望,讓楊戩看呆了。
 「王奕和我是同一個人。」伏羲碧綠色的眼眸深深望進楊戩的瞳孔裡。「難道你只接受我光明的一面,而不能接受我黑暗的一面?楊戩,我看錯你了,你對我的愛原來只有這樣膚淺。」
 「不是的!」伏羲的話刺痛他的心,他最在乎的人就是師叔。
 全世界看不起他也沒關係,最重要是師叔對他的看法…「師叔,我愛的只有你一個!」
 「不論你是光明還是黑暗,我都深愛著…」楊戩抱住伏羲,埋進他的胸膛裡,急於想証明自己對師叔的此志不渝。
 「是嗎?」伏羲撩起楊戩的髮絲,細細的撫摸著。「那麼,吻我。」
 他依了伏羲。

 「和我一起墮落吧!」

        *      *      *

 和昨天一樣,赤裸的自己蓋著一條被單,寂寞的大床只有孤零零的一個人。
 和昨天不同,不是昨天那種遍床血跡的恐怖景象。他們昨晚纏綿過,但乾淨得多。

 沒有全身痠痛的感覺,楊戩自在地下床,隨便披了一件衣服。
 房門被輕輕敲了一下,伏羲探進頭來,笑著道了聲:「早安」,有點羞澀地跑出去了。

 楊戩也嚇了一跳,伏羲那個笑容居然讓他覺得…好幸福。
 天啊。
 昨晚是大野狼,早上是溫馴小貓;早上是和風般的太公望,晚上卻是暴風的王奕。
 說不定伏羲有人格分裂症。
 他對太公望師叔的感情無庸置疑,但是他不喜歡王奕。他沒辦法迫自己去愛殺父仇人。

 不了解為什麼可以忍受和以王奕身分的伏羲上床。即使是同一個身體,誘惑他的是那個人本身的靈魂,即使是同一個身體樣子,但靈魂的相異帶給他的是不同的感受。
 因為…他和王奕畢竟不是第一次做。
 雖然是很痛苦的回憶,他還是迫自己回想,是為了更清晰地剖析『伏羲』。
 他獨自闖進金鰲島解開防護罩、落入了王奕手中,在那個極黑暗的房間裡,王奕強暴了他。那時的王奕只在他身上釋放「恨」的種子,當時王奕有多恨他,他便吃了多少痛苦。
 是很難受、很殘忍,不過都熬過去了。

 但是,這兩天和伏羲所做的…卻不一樣。
 前晚的伏羲帶著侵略性的傷害他,徹底的冷酷無情,像在試探他的能耐。
 昨晚的伏羲雖以王奕的形象出現,但他像在表達一種狂烈的情緒,無恨無愛,純粹想在他身上得到一些什麼。

 伏羲戴著一張深厚的面具,非常難猜測,連觸摸也摸不到。伏羲本身就是一個謎。
 即使是剛剛那個帶著可愛太公望式笑容的伏羲,他也不確定那是不是真的。

 他唯一意識到的是:「伏羲不喜歡與人共眠」。
 一般來說,在床上做愛是最舒服的,因為做完之後可以倒頭大睡。
 他今天沒有晚起床,準時的七點正醒來。太公望是個懶鬼,不睡到十點也不會動;王天君他不知道,不過不見得會是早起的。因為大部分在晚上「勞累過」的人如非真的極厭惡,大都會和昨晚纏綿過的人共眠。雖然王奕對他可能仍有恨意,但他似乎不討厭和自己上床。

 似乎有些既不是太公望師叔、也不是王奕的東西正在蘊釀…
 事情的真相不是他想像中簡單的。

        *      *      *

 「蓬萊島教主.楊戩復活了。」楊戩從容進入別過數天的辦公室。

 「你真是快活得過…」
 「我恨不得捏死你…」兩雙怨婦般的熊貓眼瞪著楊戩,身為蓬萊島的教主左右手,眼見教主大人落得如此輕鬆,他們實在心有不甘,不由得添了幾分怨恨。

 「想必你的渡蜜月非常愉快吧!」
 「還不想想我們兩個在這裡被操到死…」

 楊戩紓了紓眉頭,深深呼吸清亮的空氣。「沒事的話就趕快出去,不要趁機偷懶,礙著我就不好了。」
 「你…」多不通情達理的主子。
 「算了,我們還是認命吧…」張奎拖著累累的身軀扯走了燃燈道人,就在離開教主辦公室大門之前被楊戩叫住。
 「你們今天下午不用工作了。」

 「啊?」張奎的熊貓眼閃著亮光,他兩天沒見過高蘭英…「真的?」
 「你一個人可以嗎?」燃燈道人不禁有點質疑。

 「不喜歡的話可以照常上班,我的話就這麼多。」楊戩沒再理會他倆,開始收拾有點混亂的桌面。張奎效率不錯嘛,前幾天被他幾乎打破的桌子已經換了新的。
 「喜歡、喜歡!我們絕對信任教主一夫當關、一人當一千人用的厲害。」張奎急急推走燃燈,他可不想被燃燈的一時心軟搞垮與妻子的相聚呢。


 直到兩人遠去,楊戩放鬆一身疲累地趴在電腦台上嘆氣。
 其實他的累不比燃燈張奎少。
 雖然他放了三天假,不過這三天假期對他來說在精神和身體上都是一種折磨。
 伏羲的花款實在太多,時是師叔、時是王奕,時如天使、時如惡魔,把他摧殘得不似人形。

 如果伏羲是個討厭的大惡人,他大可以不惜一切與他一戰,死掉也就算了。
 但是那人身上有太公望的魂魄,這是他最在乎也最不忍拒絕的;但同時他不能接受王奕,他憎恨王奕,這份恨意從未消弭過;還有…一個未知的東西,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不過那似乎才是最可怕的。

 三個靈魂一同玩弄他,他要怎麼承受得住。
 我也快到臨界點了…

 他決定了,今晚不回東苑。
 累到死也沒關係,只要能讓他逃避就行了,所以他一肩挑起張奎和燃燈的工作。


        *      *      *

 夜已至深,月兒彎彎地掛在天空上。
 庭外是一片黑暗,靜悄悄的氣氛裡,一個黑影從窗裡跳進了裡房間。

 看著伏在桌子上小睡的長髮美人,他輕手輕腳地扶好他,但睡人兒頭部自然地傾向他,讓他忍不住摟緊他的頸項,在唇上啄磨了好一會才離開。由於他的動作都以輕柔為主,睡著的人始終沒有被弄醒。
 「你就這麼害怕我嗎…」
 忽然想起了這傢伙曾對他說過:〔以後沒有我的同意你不准進入教主的辦公室。〕
 哎,他又不守規矩了嗎。
 從來沒在他臉上出現過的溫柔,竟在夜闌人靜時不經意地流露出來。

        *      *      *

 楊戩工作至翌日的黃昏,拖著極疲累的身體回去東苑。
 他有點擔心。雖然說是他決定不見伏羲的,但工作時腦裡還是會不時插入他的景象,想起他邪惡的笑容,想起他擁抱自己時的溫熱……而且,他預料到今晚大概會「更累」。
 一踏進裡室,只見伏羲抱著雙膝,臉色蒼白地瑟縮在角落裡。

 「師叔!」心中一陣揪住,楊戩將伏羲擁入懷中。
 「戩…」失神的雙眼忽然有了焦距,伏羲軟弱地倚在他肩上。「你回來了…我一直在等你…」
 「等我?」他開始心軟。
 「由昨天開始,我就一直坐在這裡等你回來…一個人過夜,真的很可怕…」
 「對不起!」楊戩感到十分內疚,同時又心疼他的疲累,他把伏羲抱得更深。
 太傻、太傻了,師叔怎會做出這種傻事呢。「我答應你,我永遠都不再遲回來。」
 「我不會再逃避你了。以後每一晚,我都會在你身邊…」

 「你是因為積了很多工作才開通宵到底的,戩是很負責的人,是我不好,因為我拐了你三天…」伏羲低下頭,很慚愧地說。
 「不關你的事。」內疚和感動同時流進楊戩的心扉;師叔是何等聰明的人,怎會不知道他故意的逃避,但師叔還是巧妙地替他掩飾過去了。
 「去睡吧,連續工作了兩天,你一定很累。」伏羲露出一個了解的笑容,推了推楊戩。
 「啊…」沒重聽吧…他吃錯什麼藥嗎?
 「我們今晚什麼都不做。」
 楊戩又吃了一驚。
 雖然伏羲有時是溫順的,但當他變臉起來時的兇暴不能和現在的柔弱師叔聯想在一起,這點他十分了解。
 伏羲每晚都要他,瘋狂地要他,那是他無法拒絕的。
 楊戩突然覺得…伏羲也有體貼的一面。
 「謝謝你。」楊戩在伏羲臉上印下一吻,便打了個呵欠進房。真的累死了∼

 回身進房的楊戩沒注意到身後的伏羲正在冷笑。
 你才是傻瓜。只要不碰你一晚,就可以永遠縳著你,多簡單的事。

 墮落的生活,才剛開始沒多久…

(待續)

       &       &         &

【BACKGROUNG MUSIC】
仍然難禁看著你這個壞人 有什麼的吸引
殘酷至此更讓我想靠近
心知要換個別人還是有人
如同前世欠下你的 還怎麼敢怒憤
已習慣親朋好友問我怎會為你等
學會講只因這種狠深得我心

喜歡你讓我下沉 喜歡你讓我哭
能待續獲得糟踏亦滿足
喜歡你待我薄情 喜歡你為人冷酷
若是你也發現 你也喜歡虧待我
我就讓你永遠痛愛著我/我願讓你愛上我更加多

和諧甜美永沒有天意弄人 有什麼的吸引?
誰待我好我就會不過問
偏偏碰著那壞人全部誘人
全球情侶故事也相近 寧願天昏地暗
要為錯的人傷過恨過 方算是勇敢
長世間不喜歡開心 喜歡痛心
(痛愛,容祖兒)

雜七亂八小語:
我等了這首歌好久了 ∼
一面寫文,一面就哼著這首+超熱門卡拉OK點唱歌曲《痛愛》
我對這歌不予置評,但在伏羲虐待楊戩時用這首歌就再也適合不過,
簡直寫盡死纏爛打癡情自虐狂的心聲(很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