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願意(一)

※ ※ ※ ※ ※ ※ ※

(一)如果可以再見你

 藍色的身影倚在窗邊,長髮隨風揚起,像他的心一樣早已拂到遠處。
 天空是一樣的藍、雲兒是一樣的白,萬物依舊空明流轉,生活的足印如流水般逝去,腳印鮮明又淡去,每天重複著一樣的工作,流離於紛爭事務的調停人,平板沉悶的工作不免令人感到煩厭。

 稍感安慰的是往昔一段段綺旎的回憶仍舊歷歷在目,時間沒有沖淡了他對過往片段的記憶,每一個片段,每一個幻象,都深深刻在他的心底。
 現在每一天怎麼過都沒關係,只要一直品味和那個人一起的回憶,就可以活下去了,哪怕只是活在夢想化的幻夢殘想之中,他也不在乎。
 那是他一生中最珍貴最美麗的回憶,他不會忘,永遠永遠都不會忘記。
 沒有那個人,就沒有現在的他。
 那個人為他的生帶來了光彩與豐盛,不帶走一片雲彩,瀟灑地離去;但那個人卻連他最重要的東西一同帶走…那東西,叫做「心」。

 如果能用生命換取他們的愛情,他也願意。

 受不了的這種排山倒海而來的思念,那只會加深他的寂寞感。
 斷絕思念一個人是很痛苦的事,他只能不停唸著對那個人的專用稱謂,渴望沖淡熱烈奔放的感情,但總是事與如違。

 「師叔…」

        *      *      *

 他不知道,剛剛思念不絕的人正在他的上方,慵懶地打著呵欠。
 他們只是隔了一層厚重的天花板。

 伏羲以非常舒服的姿勢躺在屋頂瓦片上,和楊戩凝視的是同一片藍空。
 雖然他隱藏起自己的氣息,但以楊戩的功力大概一眼就能看穿他的透明術吧?
 只消楊戩從窗框內飛出來一下,便能看見他朝思暮想的人。

 那傢伙太循規蹈矩,他就是知道那塊大木頭不會無緣無故地飛出來呵。
 啦啦啦,自由最愉快。

 「喂…這種躲貓貓的遊戲你還想玩多久?」屋頂上同樣坐著另一個人。
 大木頭雖然好欺負,不過眼前這個鮮橙風車頭的傢伙可沒那麼好玩了。「你想知道嗎?我偏不告訴你。」
 「我沒興趣和你抬槓。」代表正義的英雄是不會掉進這種言語陷阱的。風車頭先生語重心長的正經苦勸:「…你好歹體諒一下教主吧,你是他重要的精神支柱,只是不言不語地死跟在他身邊,都已經三個月了,偏偏還不去見他一面,你這樣折磨教主…讓他那兩位父親知道,會哭死的。」
 「管他那麼多幹嘛。玉鼎和通天老頭封了神這麼久,想必正在WRAP ZONE愉快地交換『育戩心得』,搞不好已經在玩鬼畜。」
 「你不能說得好聽點嗎?」滿腦子都是變態思想的男人…
 「是、是∼」伏羲隨口答道,突然露出詭譎的笑容。「我知道你是正常向男人呀,只是有不倫傾向而已。」
 不倫之戀的女主角是誰呢?心照吧。
 「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橙色風車頭老羞成怒,舉起一個極其醜陋的黑色波波。「看我的千倍重力!」
 「嘿∼」伏羲冷笑一聲,輕輕搖晃著超級寶貝『太極圖』,啟動了太極圖的反寶貝系統。「只有正義白癡才會不知死活地挑戰我。」
 風車頭拿他沒轍,暴臊地回收盤古幡,憤憤不平地離去。

 噢…那個煩鬼終於被氣走了。
 視線再度回望藍天,嘴角勾起一抹王奕專有的邪惡笑容,像在計劃什麼壞事一樣。
 「放心吧…很快、我很快就會回去你身邊…」

        *      *      *

 「教主又在發呆了。」張奎把一大堆的文件,倒在桌面,造成一陣混亂的聲響,喚回了窗邊人的思緒。
 「張奎嗎,辛苦你了。」窗邊的楊戩被拉回了現實,帶著往常般那抹虛幻的笑容,然後走回習慣的辦公座位。
 這是全仙界最高級的座位-蓬萊島教主。

 「是的,教主。我已經處理好一些較簡單的工作,而今天內要處理好的公文在這裡,藍色文件夾的公文限期是後天…」張奎詳盡地解釋各種公文的分類,其辦事能力之效率叫人咋舌。
 「你是個優秀的秘書。」楊戩衷心的稱讚。
 「呃呀,教主你別誇我了,我以前在聞仲大人手下做事的時候,繁忙程度比現在多上好幾倍,現在的日子算是很清閒了。」張奎有點不好意思地搔搔頭,「而且我也多了時間可以陪蘭英。」
 家庭事業兩得意,是用來形容這種人的嗎?
 張奎滿足於現狀,全身洋溢著幸福,對比起他個人的落寞,楊戩更感受到自己的孤獨。

 「…對了,教主,」張奎忽然像想起什麼似的抬起頭。「本島以鮮果聞名的西域本年大豐收,木吒他們送來了好幾箱的水果,說是要慰勞我們呢!我帶了一些水果回家,連口味很挑的蘭英也稱讚非常甜美好吃,所以我特地差人送了一籃鮮果到教主的房間。教主每天費心勞力地處理各種事務,一定也很辛苦。」

 張奎那麼坦白地流露關心,讓他有點慚愧自己剛剛居然在妒忌別人的幸福,實在太小家子氣。
 「謝謝你。」真心的、道謝、夥伴的關心。

        *      *      *

 「苑園」,是蓬萊島高級幹部居住的地方,位處高級幹部辦公大樓的後方。
 苑園所佔面積非常大,是整個蓬萊島的五十分之一,但是個如深宮般的地方,一般人不能進去,只有指定的相關人物才能進出。苑園以八個方向的形式劃分八個苑別,教主住在最有權力的東苑,兩個重要幹部住的為東北苑,由於張奎堅持與妻子高蘭英住在郊區,故此東北苑的住客只有燃燈道人一個;南苑所住的是往昔共同作戰、現在為蓬萊島辦事的同伴如雷震子、韋護、哪吒等等。
 西南苑是苑園最特別的苑。那裡屬於是太乙真人專用的研究台(據聞西南苑的常客就是某教主的師匠^^b),哪吒經常帶著滿身傷痕爬進去,由於太乙真人是和WRAPZONE教主元始天尊關係最密切的人,故此西南苑也是和WRAPZONE有直接聯繫點的地方,包括了已被封神的仙人們也能自由進出西南苑,不過他們的活動範圍只限於西南苑。西南苑總是傳出太乙真人的實驗爆炸聲和笑語四溢,那是苑園最熱鬧的地方。

 經過一天庸碌的活動,太陽伯伯準備和辛勞過的仙人們SAY GOODBYE,把天空染成一片燦爛的鮮紅。
 自然的步伐停在清雅的宮苑,推開房間的門隨即看見放在地上的一盤鮮果。
 楊戩蹲下身去,挽起那籃顏色艷麗的水果。
 端詳起水果的種類,竟發現有一半的水果是粉紅迷人的桃子。
 …如此新鮮美味的鮮桃,讓饞嘴的師叔看見的話一定會興奮得發瘋,隨時還會彈起來跳舞唱歌。
 想到這裡,楊戩忍不住拿起一個桃子笑起來。

 笑容卻在一剎那凝結,僵硬。
 …他人都不在了。

 他只不過走了三個月、三個月而已!已將他的思緒搞亂至此。
 以後,甚至永遠…要怎麼熬下去?這份無限的相思如何才能斷絕?
 壓下心中的酸楚,楊戩放下那傷情的桃子,把那籃水果搬進房間後就默默地離開了。

 還有點時間,很久沒和一起小哮出去散步了。
 楊戩從手心跑出了哮天犬,久經休息的小哮像是要一舒精神般,舒暢地大大吼了一聲。「抱歉了,遺忘了你這麼久呢。」
 哮天犬汪汪地吠了幾聲,安慰主人牠並不在意。
 「一起去散散心吧。」楊戩輕撫哮天犬柔順的長毛,瞬即坐了上去緩飛而去。
 …小哮是他最好的朋友,即使牠不會說話。


 確定屋苑主人的遠去,桃子大盜不客氣地闖進教主的臥室。

        *      *      *

 怎會有這種奇異的氣氛…有點輕浮的詭異。
 夜色已深,從天空回來的楊戩站在自己的臥室門前,頭一次感到遲疑。
 雖然每天進出這房間,房子和門也是自己熟悉已久的,但總覺得這扇門後似乎有點什麼…可怕的事將會發生,直覺的預感是這樣提醒他的。
 也罷,反正始終得進去…楊戩鼓起勇氣推開門。

 映進瞳孔的是那張再也熟悉不過的臉孔…正在大模大樣地咬著鮮桃,彷彿他才是這房間的主人,輕鬆地咀嚼完口中的一塊小桃,他陶醉地張開雙手,大字形躺下來。
 「嗨!」慵懶地打聲招呼,同時也怪責他那麼遲才回來。
 現…現在誰是這裡的主人呀?

 站在原地的楊戩,仍然沉浸在自己的呆滯裡。
 那讓他朝思慕想的人呵…
 「師叔!」突然醒悟過來的楊戩,不顧一切撲到伏羲身邊。
 擁他入懷,再也熟悉不過的動作。
 等了很久、很久的東西,終於回來了!那種滿足的幸福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出來的。

 「大笨蛋,我回來了。」伏羲摟緊懷中的人兒。
 他也忘了自己有多久沒有抱過楊戩了,久違的軟玉溫香,深深地、緊緊地擁抱著,藉著身體的親密接觸互送三個月來彼此的思念。
 難得出現了真心的笑容。

 還是…有點不對勁。
 被摟抱著的楊戩埋在伏羲胸前,雖然他也很享受這樣…但從前是師叔像小貓一樣膩在他懷中輕喃愛語。現在的他卻是攀附在伏羲身上,依偎在他寬闊的胸膛裡,彷彿他才是被擁抱的一個。
 「師叔…唔!」才剛想說什麼,他被像爪一樣的手圈在懷裡,伏羲低頭吻住他,讓他一切欲出口的話的哽回去。

 伏羲的舌靈活地探入他口中,逗弄著他的舌頭,再度挽緊楊戩的肩膀,加深他的吻。
 他沒辦法抗拒伏羲。微弱的呼叫都吞在伏羲的喘息聲中,抗拒不了誘惑的酸麻觸感和自身體深處湧起的慾望。他熱烈地回應著伏羲的深吻。
 無法掩飾的吟叫聲從唇角溢出,貪婪地品嚐其中的情慾味道,更深、更深。

 明明不是第一次,為什麼會有心跳加速如此忸怩的反應。

 眼見機不可失,伏羲邪笑了一下,熟練的解開楊戩的長髮,雙手分別扯開楊戩的衣袍,沿下的拉鍊缺口愈來愈大,他進一步直接碰觸與衣內發熱的身軀。
 隨意地游走在他的身體間來回愛撫,指尖和身體的碰觸燃起了彼此的渴望,尤其是伏羲的手指停在他胸尖撫弄的時候,楊戩驚呼一聲,只是造就了伏羲更放肆地舔弄他齒舌的機會。
 不滿伏羲的主導地位,楊戩反擊似的掙脫他的懷抱,卻被伏羲抓住雙手,乘勢把他推壓在地上。
 「嗚!」幾近迷濛的叫聲,伏羲埋在他頸項吮吻,在他的肌膚烙下淡紅的印記。

 「別拒絕啊,你的身體明明在呼喚我。」伏羲袒露的胸膛撐在他上方,用一種讓他為之迷惘的眼神俯視他。「對嗎,王子殿下?」
 驚異的對上伏羲不帶感情的雙眼,楊戩的神智從迷醉中拉回來,紫眸裡燃起了一陣怒火,瀰漫情慾味道的空氣凝在此間。
 「親愛的王子,你再用那種眼神看我的話,」伏羲右眼的黑眼圈忽然變得顯眼,突出了那屬於王奕的印記。「我會忍不住把你吃掉。」
 「你別作夢了!」即使被伏羲壓在身下,也不見得他的功夫有所退步。
 楊戩變出最佳武器三尖刀,因為身體過份貼近,他握著的是前端三個利刃前的長柄,直接可在伏羲背部刺下來,但在察覺伏羲體內有太公望的時候遲疑了一下,終究把三尖刀推下。
 「不要作夢的人是你啊。」伏羲鷹爪般的速度捉住楊戩的手,陰冷的甲指扣向他手腕的穴骨。
 一陣火辣的刺痛從楊戩的手腕傳到胸口,緊握刀柄的手驀然張開,霍地一聲,三尖刀掉落在地面。

 「忤逆我的下場是很可憐的,楊戩。」伏羲的臉孔推近楊戩,讓他看清楚自己邪惡的表情。
 完全沒有放鬆楊戩手腕的打算,楊戩臉上出現痛苦的表情,他的手已經被夾紅了。伏羲箝制得更緊,「要是不能好好制服你,我要怎麼扮好大野狼的角色啊。」
 「離…開…我…」從右腕傳來的痛楚幾乎麻痺了他的身體,而且全身都被伏羲壓著。除了說話之外,他連移動的能力都沒有。
 伏羲突然不知從哪裡變出了一個有兩個鐵環的圈圈,在楊戩的眼前揚了揚,那兩枚鐵環充滿虐待的感覺。「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這東西叫『手銬』,我在二千年後的地牢裡偷回來的。」
 伏羲鬆開箝制他的右腕,楊戩正待讓火辣的手腕有點活動的空間,但還沒來得及抽回手的時候已經被伏羲扯進了鐵環的一端,鎖緊。
 伏羲把手銬的另一端扣在自己的左腕,然後舉高,連帶也扯起了楊戩發紅的手臂。伏羲更故意搖搖手,觸動他腕上的傷。「只要這樣,我們就會一直在一起了。是不是?」
 楊戩咬緊牙忍著痛,不讓自己叫出聲,他不可以在這個變態面前屈服。
 這.個.人.不.是.太.公.望.師.叔。
 心中的聲音是如此提醒著他,倔強的性情不容許他在太公望以外的人面前拋棄尊嚴。
 楊戩用僅餘的氣力,使用部份變化,突然變出乾坤圈把鎖在右腕的鐵手銬炸成粉碎。
 伏羲閃過一剎那的愕然,楊戩看準機會推開覆壓在自己的身上的他,然後迅速閃到大後方。

 「不要少看我。」楊戩拉好凌亂的衣服,遮掩住胸前的春光,卻感到右手的麻痺感無比的沉重,左手瞬即接過乾坤圈,撐扶著酸麻的右手。
 手腕可能斷了骨吧?

 「真讓我吃驚。」伏羲低沉的笑了一聲,卻是更加的深沉邪惡眼神,毫不掩飾眼中對楊戩濃厚的興趣。
 伏羲的左腕也在標血,是剛剛楊戩炸鐵環時弄傷的,但是他一點也不在乎,任由鮮血滴落地面。

 挨在牆前方的楊戩輕輕地顫抖,怎麼會有這種可怕的感覺,從出生至今,甚至面臨過大敵也不曾有過像這樣的恐懼。
 他不是師叔,他不是師叔,他不是師叔!楊戩心中這樣吶喊著。
 會讓他感到害怕的是因為伏羲體內有「師叔」,那是他恐懼的源頭。

 楊戩防衛式架起乾坤圈,當看到伏羲的腳步開始朝他移動,他立即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舉起乾坤圈指向伏羲,「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就要攻擊了。」
 伏羲笑了,又是那種令人顫慄的笑容。「你好像忘了我用什麼寶貝。」
 他繼續舉步走向楊戩,一面輕舔著剛剛被乾坤圈炸倒的傷口,像捕捉獵物的獵人。

 伏羲同時祭起了太極圖,「反寶貝!」
 楊戩手中的乾坤圈頓時失去效能,變成一件石頭掉在地上,消失。

 就在楊戩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伏羲拉住他受傷的右手傾向自己,他知道那是楊戩的弱點。
 一個重心不穩的楊戩再度掉進伏羲的懷裡,而且伏羲這次箝住的是他的腰部,好不容易整理好的衣服再度被扯開,不過有別於剛剛一面挑弄一面拉開,而是粗暴地撕碎楊戩的衣物。
 變什麼?變什麼?可以變什麼出來打發他?紊亂的呼吸,讓腦袋愈來愈迷糊,四肢發軟。

 不…不行,他不可以輸給大野狼。
 尚餘的半絲理智告訴他要掙扎、要反抗,但伏羲不留半絲空隙地唇舌封鎖他,暴虐地席捲他的唇。楊戩只能無力地閉上眼,任由伏羲無情地侵犯他的身軀,從唇角滑出發亮的晶絲,蒼白的臉頰被溼熱的空氣悶上一片酡紅,壓著他的下身已經在發熱。
 結束了長吻之後,伏羲不耐地離開了楊戩的唇瓣,輕捏著楊戩那張美得過分的臉,他的眼神失去了焦距,像在說「你喜歡怎樣就怎樣」,不回應就是唯一的示威。
 「你這副殘樣,要我怎麼做下去…」伏羲伸手抹了抹唇邊的唾液,勾起了一抹邪笑。

 「戩…」碧澄的綠眼珠映進紫色的瞳孔內,喚出最親密的稱呼。
 彷彿清醒了些,會叫他戩的人只有師叔一個…師叔…
 他正在被叫伏羲的大野狼侵犯……太公望師叔,你什麼時候會回來我身邊?
 我只有你,因為我只有你而已。

 「太公望」捧起他的臉,如和風般輕輕地淺笑。「我愛你。」

 !!!!!!
 錯愕的神情裡載著滿滿的喜悅,楊戩緊緊地抱住「太公望」。你知不知道…這句話我等待了多久!
 「對…這才乖。」伏羲的碧澄眼珠一瞬間變成了闇藍色的陰暗,滿意地摟緊主動投懷送抱的藍髮佳人。
 「師叔…」楊戩虛軟地倒在伏羲懷中,「我好想你…」
 攪動著楊戩的長髮,伏羲如王者一樣的,勾起勝利的笑容,眼睛瞄向地上那藍水果,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戩,你記得我最喜歡的東西嗎?」
 「師叔最喜歡的,當然是桃子呀。」
 「錯了。」伏羲在水果籃中拿起了一個桃子,然後用手扼力榨碎,一滴滴的蜜汁從指縫溢出,滴在楊戩半裸的肌膚上。「我喜歡的是桃子…和你融合的味道。」
 「唔……啊 ////」還沒意會到伏羲要做什麼的楊戩,胸前的濡濕讓他一瞬間就明白過來,忍不住從口中溢出呻吟聲。
 伏羲舔弄滑過楊戩膚上的桃汁,甘甜和快感同時傳入了身體,他細細地舔乾在其他部位的蜜汁,從胸尖滑到腰線,再流到兩腿之間。
 就在這頃刻的情慾高鋒,伏羲卻住了手,臉上掛著邪惡的笑容。「戩,到你了。」
 「是…」含糊的回答,楊戩蹲下身「服務」伏羲。「只要師叔不再離開我,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這傢伙的吻技不錯啊,果然訓練有素。
 「由始至終,你根本沒半分勝算。知道嗎?」伏羲將他撲倒在地,他們的纏綿又回到了唇舌間。
 「嗯…」楊戩點了下頭,馴服得像綿羊。
 他是師叔啊……

 伏羲雙唇咬著楊戩的粉頸,五指的魔爪靠近了楊戩的深處,幾乎受不了這樣的刺激,本能地扭動腰身。
 突然湧來一陣巨大的衝擊,被貫穿的私處瞬間失去知覺,隱約中似是射出了自己,接下來被強迫從口中灌入髒液和塗上身的… 滿身都是髒濕。

 痛.從沒試過如此痛。
 不哀求,也不流淚。
 凝著水的眼眶,終究沒有掉下淚來,也許是潛意識知道眼前的人不是真正的師叔…
 伏羲橫抱起半昏迷的楊戩,往他的柔軟大床走去,是轉移陣地的時候了。

 這只是惡夢的開始…


(待續)

       &       &         &

【BACKGROUNG MUSIC】
願你深淺的眼神
流過高低的氣溫
才明瞭道別
似是 在深海中找腳印

迎著冰山一角 看真眼前人 
才發覺結局動魄驚心
沿路腳步浮沉 從未這樣難行
才會意我試過最冷黃昏

回頭若沒有你
假使有力氣在陌路離開不需顫抖
怕惡劣氣候 怕眼淚再流
都不怕為你 張開笑口 
回頭若沒有你
只需眼看著這段路曾經緊握你手
這最大報酬與最後理由
已夠我走出深溝 
再去愛漫天星宿

忘了天空一片雲
忘了歸家開了燈
才明瞭道別
會令 白色的天花變暗 

隨著一分一秒 震醒了凌晨
才驟覺你吻別我的聲音
從未這麼吸引 離別這種牽引 
仍願信 我有更美滿情感 
(如果可以再見你,黎明)

雜七亂八小語:
因為這篇文是聽著不少歌寫成的,特別是一面想著音樂中的心情和人物的心情去寫,於是在每一回都大約插一首歌,然後抽成副題(怪癖好)
《如果可以再見你》是我想像這段會是楊戩望著天空思念師叔的心情而已,和伏羲沒關係。

BY櫻喬

_________________
<for 櫻喬殿 only by小凝 (=_=)>


〔以下發言如有得罪,還請見諒...〕

(櫻喬殿,以下發言看過就算,大可不用回我些什麼)

”男主角大野狼去死吧∼”...=_=||||||||||||||||||||||||#
(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x無限) 

(小小聲)
櫻喬殿..或許您會覺得我小題大作...
但我還是得說一句..不經意的一句話是可以很傷人的...
(我也承認我是過分神經質...=_=bbb)
私底下要說任何角色什麼什麼當然沒有什麼大關係...
(相信不少人也有做過這種事...)
只是...

作者要寫什麼是作者的自由...
(註:我真的沒有對文本身有什麼不滿的地方)
只能怪我自己unlucky地看到了...(汗)
〔天音:學不乖的小孩,活該!〕
看來以後我還是得小心點..別再冒險去看了...
(又要像以前那樣避之唯恐不及嗎..?=_=||||||||)

嗚嗚∼∼∼∼∼><(邊哭邊跑掉)


_________________
<回覆:紫蘭&小凝 by櫻喬>

紫蘭殿:
其實我超級喜歡伏楊的…^^
本來就喜愛「楊受」,同時也喜歡結合了王奕和太公望的邪惡人物(?)
(我還有王楊癖、一定會再寫的…)

嗚、錯字被抓包了…校稿不清之過…(推卸責任中)
我剛剛重看又發現錯字,蓬萊島打成蓮萊島…種種例子多不勝舉,無謂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嗚嗚嗚嗚嗚…看得懂便算了,吵什麼吵(無賴中)
人家不改啦∼不改啦∼(不負責任地蹲在地上)
哇哇哇哇∼(像妲己般的哭聲不止…)


小凝殿:
…乖乖∼不要哭(安撫中)
首先聲明了:「櫻喬從來沒有討厭伏羲」
我對於真正討厭的人物是不屑去碰的。所以,只要我寫得出來的都不會討厭得去哪,頂多是「不喜歡」(如燃燈,我就是故意踐踏他的形象,怎樣?)
如果真的寫得不好而影響了妳對某人物觀感的話,我只能說聲抱歉><
我對伏羲的感想會繼續呈現在後來的故事之中,如果小凝殿因此棄看這篇的話,我也無話可說…(淚~)
櫻喬不否認寫文時是很主觀的,我已經很努力去抓揉合師叔和王奕的伏羲了…(汗)
〔亂入:伏羲被我寫得太差勁了嗎…反省中…〕

至於會寫那句純粹是情緒發洩,沒有別的意思
櫻喬寫文時是非常沒大腦加情緒化(將感性提昇至極點就會變得非常敏感)
寫到詞窮或接不下去時不免怨恨起那兩位折騰我的源頭,還不時會有想砸掉電腦的慾望(我就是這樣暴力∼><)
出自楊戩本命的緣故,我是絕對不會罵王子的(不管外面多少反楊的呼聲∼)
那麼,只好拿伏羲來消一下氣,如果這篇是楊太/太楊的話,說不定會被我拿來當出氣袋XXOO發洩的就是師叔…
莫說不是本命的角色,就算是本命櫻喬寫起來也不留情面…

我寫人物時儘量避免過分主觀和涉及個人看法,就算是普賢這不太喜愛的人物,我想我也不會刻意醜化他…(至於私底下怎麼整他?嘿嘿∼那是另一個課題∼)

如果這篇文讓妳看得任何不適或嘔心瀝血的話,櫻喬深感抱歉,
除此以外的事,我無能為力了…T_T

如無意外,這文會在本星期內完稿
(最近電腦很不穩定,隨時有機會大罷工…@@) 


_________________
<GAN BA T TE NE~~ ^^ by小凝>


櫻喬殿:

其實只是小凝的個人問題而已...神經質...bbbb
而且非常情緒化...(汗) 不過看過櫻喬殿的回言後好多了~ ^^b

這篇小凝還會繼續看下去的... <--看文的宗旨bbb
只要決定了看, 不看到結局是不會心息的...(除非作者不再寫了)
小凝也知道櫻喬殿在努力的~ ^^

老實說...伏楊文...小凝大多數情況下是不會看的...
(看看是誰寫的吧...又或許是新人寫的, 也會試著去看...bb)
若不是因為是櫻喬殿寫的...小凝也不會去看...^^b
更加不會回些什麼...(汗)
以前看到那種雜七雜八的太楊和普太普文時, 也只有獨自生悶氣...
當然, 小凝絕不是指櫻喬殿的文寫得不好~! ^^b
(或許連拿來相提並論也不應該...bbb)

最近被測驗折騰到頭昏腦脹...
又剛好櫻喬殿的文碰到了小凝最敏感的東西...(伏羲和原著衍生bbb)
如果是架空小說或改編小說, 那倒沒什麼關係...(見怪不怪了..bb)
只是原著衍生...比較能表達作者對角色的看法...
(不過, 小凝不是作者本人, 當然不知道作者是怎樣看待角色的...只能從感覺來判斷...bb)

啊呢...就回到這裡吧...(明天還有測驗...|||||||||) <--自殺中||||
櫻喬殿加油了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