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遊園驚夢(3)

※ ※ ※ ※ ※ ※ ※

【進入挖墳墓--不,埋伏筆狀態。】

咚!蘋果慘遭剖刑!

想說些話:「嗯…這個…你在意剛剛的事嗎?」

紫狠狠瞪他一眼,閉口。

「這個…我…沒想到他…普賢突然親我…」他不好意思的再開口:
「可是…我還是搞不太懂…為什麼…普賢跟我的關係…」說著,忘了眼前藍髮少年的存在:
「他…只是將唇貼著…沒什麼感覺…」撫著唇,疑惑這代表那一等級的『親密』。

突地,臥倒--
不,是被壓倒(作者果然文筆很爛…連動作都寫不清楚了…),冷冷的氣息覆上他--
「那跟我呢?跟我可以做到哪?」憤怒壓抑的聲音。

「唔!什…!?」是……

將整個身體都捲入激烈情慾的激吻。

沒有給人呼吸的空間…一開始,就是如此激烈的唇舌交纏。

被嚇呆了。

這人為什麼--為什麼要那麼做呢?

「唔…」陌生的心跳聲啊…被脫去紐扣,而成裸露的肌膚觸到冰涼的空氣和手指,瑟縮擅抖。

這應該是陌生的…但是為何他的身體遠遠拋下遲純的思緒,不自覺的回應著他呢?

糾纏的唇舌…手指無依的扯著冰涼滑順的藍髮……

他好像做過?

『這是第一次……」唔!?笑聲…?誰?『第一次的吻呢…?沒想到你如此熱情…』

破碎的影像…模糊不清的片段…

頭好昏…頭暈目眩…

不……不行了。

手指放開糾結,無力滑下。

「…!?喂…?」楊戩嚇了一跳,扶住他:「你沒事吧?」眼前這個病人樣子怪怪的…

「不是第一次…不,是第一次……」這人第一次親他啊…是第一次……
「為什麼…?」不解的喃語……為什麼呢…?
「我和你…」想力持神智,卻是愈意識模糊……

討厭…頭好痛…!

☆☆☆

第一次的吻。

究竟是誰先開頭的?

「王子,別裝大人樣了。」輕笑。

「才沒有…我才沒有…」伏在自已肩上喘息的人誰…?

「那麼,」抬起藍髮麗人臉:「這次,要記得呼吸喔…」

沒有聲音了。

他觸到柔柔藍絲…是誰的?

是……那個人的嗎?

那個…每天都來看他…卻又吝嗇對他一笑的俊美藍髮男孩…

☆☆☆

輕笑聲。

是誰在笑呢?

他不知所措。

「是誰在這裡!快出來!」

他害怕的大喊。

『你在叫我嗎?』輕笑聲。和普賢一樣表情的輕笑聲…『你不用叫我…我在你心裡…』

答--……

滴答。

水聲?還是時鐘聲?

『都是噢。』
『這世界,是隨你怎麼想,它就是什麼樣子的。』

想…我要想什麼?

『隨便。』那人拍了拍他肩膀:『請想像…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吧!』

截然不同?

他轉頭過去:

跟誰不同?

跟你--嗎?喂--

滴--答--……

滴答。

水滴聲、或者是時鐘聲

還是安靜的響著。

而輕笑聲,已消失了。

☆☆☆

「不要…」轉醒。

頭還是很痛。

滴--答--……

答答答--……是石英鐘發出的聲音啊…

「唔…水…」口乾舌燥。

「請用。」一雙小手端給他一杯水。

「啊…」感謝的呻吟聲:「謝謝…」

映入眼中的,是名與自已神似的少女。

自已眨了眨眼睛,懷疑自已神智是否不清楚了:怎麼自已變成女孩子了呢?

「呂望…呂學長你還好嗎?」少女遲疑的開口--啊,好險自已沒有變成女孩子。他不知為何,如此慶幸著。

「妳是…?」真的,少女和他長得挺相似的。

「我是邑姜,呂邑姜。」

「喔…和我同姓?唔,妳是我的親戚?」他以為他舉目無親,親人全死光了。
因為…自從他恢復意識後,也沒看過半個疑似(?)他親人的人物也探望過他。
說來,少女是第一位。

「是的,以血緣上來說…我是你的外甥女。」

「喔…原來我未滿三歲就當舅舅了?」他看到少女身穿與普賢、那名楊剪相同的制服,至於領帶夾是白色--雖然普賢未向他說明,不過依他的聰穎天資,也早就猜出少女大概是高一,而他是高三--所以他頂多大少女二歲多吧!

「沒錯。」少女一本正經的點頭。

「那…妳是來看我的?」呂望有點懷疑。

少女點頭。

「不是單純只想來看我的吧?」他再失去的記憶再多,也不會認為一個月沒來探望他的親戚現在來看他的動機會有多單純。

少女再點頭,一本正經的清秀臉蛋上微略出現笑意。

「說吧!」嘆氣,他說。
依水晶體的評估,他是挺喜歡這名少女的,不多聊聊,那麼早進入正題他略感遺憾。

「呂望…學長,不,舅舅。」少女眨動她大得有點不成比例的黑眸:「你出院後,我可以住你家嗎?」

『嗯,真要說的話,那就真的別再追我。』

輕笑聲,又在耳邊響起了。

☆☆☆

「嗯…我出門了。」

「好的,請慢走。」

真像是在國際禮儀學校裡會學到的表情對話。

還是說,這會發生在一個新婚家庭中的夫妻對話?

真奇怪…為什麼他要和她說這種對話呢?上述兩種情況都不符合他現在的情勢啊!

真要說的話…其實是一個失憶的男子和他不請自來的親戚:外甥女兼管家間的對話吧!

腦裡轉著亂七八糟的思緒,他開門走出去。

去約會去。

☆☆☆

「在遊樂園中,究竟呂望(或呂尚)遺失了什麼呢?遺失的夢境、是兩人的契機…王子樣是否找回呢?……什麼?妳說這很像下期預告?嗯…也許吧…妳不覺得說這種台詞是很帥的嗎?我想說說看這種不知所以然的台詞嘛…」

☆☆☆

後記:

嗯--在混了。

這次還是寫得亂七八糟的。(有人能看懂嗎?汗汗…)

上次為了寫失憶,特別去看了席絹的「未曾相識」

雖說是失憶,可是為了突顯「失憶」這情況,也有特別穿插失憶前(?)的情節,
這次蟲也仿照如此手法,寫了一小段。(不要說不知道是那一段啊…汗汗汗…)

嗯,「失憶」對太公望這個人的人格到底會產生什麼影響呢?
蟲並未經歷過(廢話…),所以真的很難想像。
因為少了大多數的記憶,到底一個人的行為舉止變成什麼樣蟲真的不知道。

嗯,愈寫,思路又轉為蟲喜歡沈浸的奇幻情節了…(請原諒蟲吧…||||)

反正本篇是一個隨興所至的靈感情節舖設而成。(蟲想寫什麼就加進去…)

第一回是為了寫一個獨角戲而生
第二回是帶劇情和寫小惡魔普賢而寫。
第三回嘛…也是帶劇情的一回

第四回?大概…會寫一個「遊園」吧!

那是預定要寫的東西…(其實就是因為寫這個…本篇才會拖那麼長…)

本來是上、下回就想結束的東西…

算啦,寫完再做個整理吧!(每次都很不負責任的小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