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空耳之森續篇二其二:流蘇之綠

※ ※ ※ ※ ※ ※ ※


※※※

……語言是所有魔法的根本。
但是,語言的『魔法』又最為困難。

因為那是最直接的用精神力扭曲自然力的形態。

所以擁有愈高魔法素養的賢者,愈能不借助輔助工具(如聖徽、魔杖、儀式等),來行使法術。

……據說,最偉大的魔法師,是只要一開口,世界就因為他的言語而改變的。


--摘自《姜望.空耳之森第三部:流蘇之綠.惡之魔法教本:第一章緒論摘要》

※※※

《流蘇之綠》

啪!少女睜開眼。

「…嗯…?班長,妳應該知道在我吻妳時閉上眼吧?」這應該是種禮貌、常識。

「…我不做了。」

「啊?」

「我說:『我不做了。』你給我起來!」

「啊∼∼!?」壓在少女上的黑髮少年不高興:
「喂…妳不知道妳這樣很掃興…好…算了啦!」
少女看到少女一臉堅決神情時,自動自發的爬了起來:反正人家不想做,他也沒辦法強迫人家啊!

「……」少女沈默穿衣。

「怎麼?要回去了?」黑髮少年裸著上半身,抽煙,問。

「嗯,我想我要回去…」

不知為什麼…心裡突然好過好多了…

躺在少年的床上,接受親吻的空隙間、在極短暫的一瞬間、她好像看見了一些東西…

笑著說她和望很像的楊戩哥…
替她取名的望…

還有…三人一塊在美得像夢裡的花海中漫步、編花環…
還有還有…她和望曾經一起對著一個很漂亮的…閃著七彩光芒的…卷軸祈禱?

真奇怪…這些影像…好像有發生過、卻又好像沒發生過的情景…

好奇怪…她和望、楊戩哥有做過這些事嗎?

所以,她要回去,她想問問望和楊戩哥…

--有沒有呢?望?楊戩哥?有沒有做過這些事呢?
--我覺得…

「邑姜∼∼邑姜∼∼妳--」砰,磅!一個瘦小男子踢破房門,看見這驚人的一幕:
他的外甥女在扣制服襯衫鈕釦,房裡另外一名少年只穿一條牛仔褲抽煙!?
「妳--妳--妳--」他顫抖指著邑姜,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他是妳舅舅?很年輕嘛!」少年倒是老神在在的跟少女:邑姜說話。

「他不年輕了,三十七歲了。」

「喔,真看不出來。」

「你這混蛋!」氣急攻心,一拳揮過去。

「喂喂,」少年毫不費力的接下:「這位先生,我沒有對班長做什麼事(本來是要做的)。班長她說她要回家了。你們一塊走吧!」

「你…」

「還有,請付我房門的修理費。」

「你這混蛋!我一毛錢都不會付!邑姜,跟我回家!」他拉起邑姜,將她拖出房門。

「喂喂…我是窮苦學生耶…」黑髮少年猶不知死活在抱怨著。

「望,你先下去。」邑姜直視少年黑眸,開口:「我有東西還沒拿。」

「邑姜--妳--」

「下去,不然我不跟你回家。」

望最後暫時屈服:「妳…可別想跑!」

遣開了舅舅,邑姜和少年兩兩相對,最後,邑姜開口:「謝謝你…今天。」

「嗯,沒關係。」少年別開視線,也有點不好意思的:
「今天、剛剛發生的事,妳就當做被狗咬了吧!這樣比較好。」

邑姜低下頭:「……謝謝。」
她也知道自已很任性。所以她很慚愧。
少年…很配合她的任性…所以她才知道自已做了什麼、說了什麼話。

「哎呀,我不會在意的,班長。」少年咧開整齊的白齒,恢復他一貫的吊兒郎當態度:「說來,我可奪走妳可愛初吻的人啊!」

「你--這大笨蛋!」邑姜一拳擊倒:「笨蛋!」
她才剛開始覺得他是個…「認真」的人說…

邑姜氣呼呼的跑開了,然後,又不知想起什麼,轉頭:「對了,明天你要不要去上學?」

「班長希望我去嗎?」少年還是一付嘻皮笑臉的態度。

「……隨你高興啦!」

「真的,今天的事就當做被狗咬了一回(?)吧!」少年在邑姜身後喊道:
「別在意,回家好好去吃妳『繼母』煮的晚飯吧!」

邑姜回過頭,帶著一絲微笑:「這是當然,楊戩哥煮的菜可是比你的泡麵好吃多了。」

「喂∼∼怎麼這樣說啊…招待妳吃泡麵就很不錯了吧!我是貧困學生啊!」
少年看著少女離去,又把視調回被少女舅舅踢壞的、服務了四分之一世紀的古老木板門:「嗯…這門應還可以用吧?」扶好門:「明天請人來修…」
「真是…說像還真有點像…」少年漫不經心的想道:

雖然班長平常是個認真的小姐,但是偶爾也會做出衝動、沒深思熟慮的一面。(唉!這點真的挺像的。)

……就像她一時睹氣,卻把初吻葬送到他手裡……嗯,更正:應該叫『口裡』一樣。
也像她舅舅弄壞他家的門一樣。

他倒回床上,發現邑姜用來綁制服蝴蝶結的紅絲帶遺落在床上。
拾起,想起剛剛他順勢解開紅蝴蝶結的時候,她的心跳、自已的心跳聲:
少年露出溫柔的神情、真的是非常溫柔的表情:
若邑姜看到一定會嚇了一跳的表情:「真的啊…還太早了。」他親吻紅絲帶,微笑。

明天,就去上學吧。

「不過,那些老師可能會嚇破膽吧…」

再怎麼說,他可是『周會』會長的兒子、人稱周二少爺的人啊…

※※※

「真是,一個女孩家…」夕陽紅光下,望和邑姜迎著晚霞豔光而行。

「望,你是不是搞錯什麼了?」邑姜開口:
「下午不是下了一場大雨,這樣從家裡跑出來,當然會渾身溼透,他借我浴室、吹風機、衣服、烘乾機。然後,制服乾了,我正要穿好制服時,你就破門而入了。」

「是、是這樣嗎?」

「當然是這樣。」面不改色。其實她也沒說錯,只是剪掉了『輔導級』那一段。
「這樣對人家是非常失禮的。明天我去學校,你要給我你破壞的門的修理費。」

「可是…」基於某種直覺,望還是說道:「以後妳少跟那個人來往!」

「為什麼?」

「不用問那麼多,我就是不喜歡他!」

「望,你這樣缺乏科學精神…」

「妳管我!」

「……」兩人無言的走了一段路後。邑姜又開始想:

對啊…她應該問望…問望一些事的吧…

可是…她有一點點…一點點的忘記了…

……呃?她到底要說什麼呢?

「邑姜?」望發覺邑姜落到他五步以外,停步等她:「怎麼了?」

「呃?沒事…」

只是…她好像……

像是察覺了邑姜的不適,望停步觀看被大廈遮住,缺了一角的夕陽:

「……『夕陽之紅風』?」在紅光中、喃語吟唱般的語調。

邑姜抬頭!望向舅舅,著了魔般,她說:「…『流蘇之綠』?」

說出這句話時,邑姜感覺:心好像安定了…
好像…所有事物都在正確的位置上運轉了…
所有因緣,就在她無意說出的咒語展現了
冥冥之中的…

「唔?」望回頭,臉上是一片紅豔黑影:「邑姜,妳知道啊?」

「啊?」

「我的新書啊!空耳之森第三部:『流蘇之綠』!」

「啊∼∼??」

「…做為妳十五歲的生日禮物喔…」望輕輕的,不好意思的說。

「真的嗎?真的嗎?真的--?你寫出來了!?」著了魔般的魔力時間從邑姜身上退去:
她興奮不已的:她從小時候就好喜歡這個故事了!「我要看!快給我--」

「還沒那麼快啦!」望拉住邑姜:
「我們先回去吧,戩…楊戩在等我們喔!」他有些顧慮的,說出愛人的名字。

「嗯,好啊。」邑姜倒是乖巧點頭。

「!?邑姜,妳不反對?」之前明明鬧得很兇的…

「沒辦法,我已經想開了。」邑姜嘆氣:
「從今天起,我因為是同性戀家庭的小孩而遭到岐視,被人當異類…喜歡的男生變成我的媽媽…這些我都接受了。」

「…bbb…邑姜,妳也別說的那麼可憐…」

「這是事實啊!」得理不饒人的感覺。

「好好…算我錯了…不過戩絕不讓給妳!」

怎麼發出像小孩般的宣言?邑姜有點哭笑不得。
「好吧!這件事,我算是答應了…不過,還有個條件:你要和楊戩舉行婚禮。」
雖然憲法還不保障他們的婚姻…
不過邑姜還是希望能舉辦一個儀式之類的東西……反正這就是「少女情懷」嘛!

「啊,這我早有想過了,不過戩他不想太過招搖…」不愧是舅甥啊…那麼想要看楊戩穿禮服的模樣…(以上是作者的自言自語。)

「是嗎?那我們回家就一塊說服他吧!」舅甥兩人的背影,被夕陽拉得好長好長--……

※※※

「哈啾!…?」楊戩揉揉鼻子,剛才他好像打了個冷顫…?

看著滿桌精心烹調的菜色,楊戩嘆氣:望說要帶邑姜回來,不知成功了沒?
雖然不知道邑姜在生什麼氣(←遲疑的傢伙)…但,還是希望她能原諒自已。

「嗯…再想也沒什麼用…來看書吧!」
楊戩拆開出版社剛送給望的新書:『流蘇之綠』。
雖說和作者同住一個屋簷下,但望是絕不會讓自已的未完成品讓楊戩他們看到的。
因為望希望:『給予他們最高的讀書品質』(←也就是捧著一本書看。)
所以絕不讓他們接觸稿紙、電腦。

『嗯…我要先看了,邑姜,原諒我吧!』楊戩在心裡小聲的道了聲歉:開始翻開--

※※※

 --……解除詛咒,回歸本來面貌的魔法師:
 『水之青紫』終於發現了世界逐漸崩壞的秘密!
 「為了什麼呢?」他的命運、他的伴侶、世界的勇者,『夕陽之紅風』問:
 「因為我們缺乏一個名字!」『水之青紫』說:
 「這個世界若沒地平線,將不會有陸地,若無地,樹就無法紮根;
  若無樹,鳥就無枝可依;世界沒有名字,就如同它不曾存在過!」

 --要怎麼樣,才能給世界一個名字呢?

 登上高塔也看不見;
 找遍世界上的賢者,大家都搖頭嘆息,不能給世界一個名字。
 就連詢問學識最為廣博的學者,學者們也搖頭嘆息,答:

 語言的魔法是最為精深的啊!
 每句話一出口,就是在改變世界。
 可是,沒有人的話語能根本的動搖整個世界,或者說:能夠穩定世界。
 
 賢者中的賢者,淡雅如早春藍霧的青空賢者下了結論:

 「應該說,能夠行使『命名』這個魔法的人,基本上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
 
 「那麼,你們就到別的世界去找吧!」
 守著夢眠之國的橘之賢者說話了:
 「……只有一個辦法,能找到為這世界取名的人。」
 「唯有你們不斷的尋找、進行冒險。直到,某個孩子接受你們的召喚而來。」
 「……一個,能夠仰望你們,給予你們光芒的孩子。」
 於是,『水之青紫』和『夕陽之紅風』踏上旅途,開始了長久的追尋……  

※※※                  

「我回來了∼∼」望的聲傳來,楊戩趕緊閤上書:
「望,你們回來了。」他看見邑姜,對她微微一笑:「吃飯了沒?」

「…沒有。」邑姜對他微微一笑:「我肚子好餓,你煮了什麼嗎?」她脫鞋進入。

『好像不生氣了?』楊戩用眼神向望詢問。

望則回他一個聳肩:『唔唔,好像吧!』

※※※

 直到……一個小女孩打開了書本,打開了夕陽之紅風與水之青紫的故事。
 直到……她開始了解他們一直在找她、一直看著她,

 於是,她開始醒悟自已就是他們所找的人。
 
 --「為什麼人們總是無法了解自已在做什麼?」
 「能做什麼、該做什麼、做了什麼事呢--?」
 紅髮勇者抱起哭泣的流蘇之綠:
 「我們是為了妳而存在的啊!」
 「我們需要妳看著我們、向我們散發妳的光芒。妳是這個世界的希望啊!」
 「我們在看著妳啊!」

※※※

「開飯了…」望雙掌合十,快速祈禱一番,三個人就開始吃飯了。

--像現在這種全家團聚時刻,不就是望『美夢成真』的時刻嗎?

不過,望卻絲毫未覺?「好吃!」望這麼笑著對楊戩說。

唉,人間事,不就是這樣?

※※※

 --作者的話:(蝴蝶頁附錄)
 這篇故事,是為了我的小讀者、也是我最重要的親人而寫的…
 書中,新角色:流蘇之綠就是以我外甥女做為參考。

 因為有我的家人,我才能再度擁有一個我不斷懷念、不斷追尋的世界。

 ……或者是,那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僅把此書獻給我最愛的家人。 
                  姜望          

※※※

 --水之青紫對流蘇之綠說:「我們很高興找到了妳。」
 「代表生命的綠和純真的白,就是妳,流蘇之綠。」  

「因此,有了夕陽之紅風的『風』,水之青紫的『水』,和流蘇之綠的『大地生命』。以及流蘇之綠的『命名』,這個世界總算是完成了。」
申公豹拿著書唸道:「萬物都有了可依循的法則。此後,世界和平…」

「唔?」老子睜開眼:「什麼?就這樣嗎?」

申公豹微笑:「他可是讓我們頭痛不已的人喔!」
「還有後面這一段…」

※※※

 --各位真的認為這個結局好嗎?
 其實,世界是不斷在運行的--……

※※※

「遲到了遲到了。」邑姜急忙衝出房門!

「邑姜,沒綁領結哦。」楊戩看著邑姜頸子下方。

「我知道…可是我找不到!」邑姜把牛奶、土司一股腦兒塞進肚子裡後,跑走了。

「真是的…不用那麼急啊…」看見邑姜那樣,楊戩倒笑了:那孩子,最近愈來愈像個普通孩子了。
「對了,去買菜。」望好像說過,要去那野餐的……

※※※

下課鐘剛打:「蟬玉,陪我去福利社買條新絲帶。」

「邑姜,妳搞丟了?」蟬玉陪著她:「真奇怪,妳今天遲到,絲帶又搞丟了。」

「是啊…」因為昨天發生太多事了。
絲帶她到底放在那?昨天上學還綁著的…回家…吵架…去姬發家……啊!?邑姜暗叫一聲不好…^^bbb
算了,就算是忘在他家,她也不想拿…還是去買一條吧!

「飛機場,妳幹嘛買新的?」姬發拿走她的新絲帶:「妳的放在我家啊!」

「你…!」邑姜環四周:蟬玉和天化都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已!

『姬發(阿發)家……』
『嗯∼∼邑姜(班長)和姬發(阿發)之間…嗯∼∼大有問題。』
蟬玉和天化不約而同的想。

「那條絲帶我不要了!」邑姜又羞又氣--看蟬玉和黃天化的眼神一定是誤會了!

死姬發臭姬發,幹嘛把這事說出來!?

「真的?那我就不客氣了。(←不客氣什麼?)」姬發爽朗一笑。和天化走了。

「邑姜,妳和姬發…」八掛王蟬玉當然關心。

「啥事都沒有!」邑姜粗魯的說。

「喂∼∼阿發,你幹嘛捉弄人家?」天化說:「班長是個好女孩喔!」

姬發回頭:「天化,你認為我不夠認真?」

「不是…就算你認真好了…你要怎麼解釋你家的狀況?」

「班長她知道。」姬發說:「從今天起,我會每天來上課。請多指教了,黃同學。」

「!?喂!阿發,你玩真的啊!喂…」

 --不斷運行…終知,這世界不會有『完成』的一天存在。

「蟬玉,我們家要去附近的流蘇公園野餐,妳要不要來?」

「當然要去!」可以看到真正的同性戀耶…(←同人女^^)

※※※

「啊∼∼風和日麗…」星期日,躺在楊戩腿上,望隨口唸著:「啊∼∼酒醉花間,人生一大樂事也…」

「望,太丟臉了!」邑姜說:「這裡是公共場所耶!你躺成這樣--」

「啊,外人是看不見的,這裡很隱密的。」望說:「這裡是我每天散步發現的。」

的確,百年的流蘇樹生長緊密,致使中央有了一個小空地,隔著樹叢,外人無法看到裡頭。

「可是,蟬玉不知找不找得到…」

「邑姜,來吃三明治吧!」楊戩打開籃子:

「哇,好好吃的樣子∼∼」姬發突然出現:「我找得好辛苦喔…給我吃一塊吧!」

 假如:『--在『風』、『水』、『地』之後,會產生一個前所未有的元素…『火』
  因為火的產生,世界又掀起了新的騷動……』

「你怎麼出現了?蟬玉呢?」

「她啊,她和天化去約會了。」

「嗚嗚嗚∼∼∼」

「蟬玉,妳別叫了…我找妳看電影不好嗎?」

「可是,人家想去看邑姜的舅舅和他的情人嘛!」

「拜託,特別去看人家幹嘛…」天化喃語:
「我絕--不會讓妳去的--」
自已的女朋友要跑去看帥哥…他怎麼也不會讓她去的。

「所以囉,阻擋人家的戀愛路可是不好的……」姬發下了這個古怪結論。

「這跟我約蟬玉又有什麼關係啊?」邑姜幫他倒了一杯冰麥茶。

「邑姜,別倒茶給這傢伙!」望搶過麥茶,一飲而盡--
「咳咳…」因為太冰而嗆到。

邑姜看了他一眼:「又不是我要他來的。你也別這樣。」不過來了總是客人啊…

「啍!我一粒麵包屑都不會給這不良少年吃的。」

「呂望!」邑姜生氣了。

「來,請慢用。」就在望和邑姜在吵鬧的時候,楊戩給了姬發一個三明治。

「謝謝,你就是飛機場暗戀的大哥哥嗎?」一下子切入正題。

「啊?」

「邑姜以前喜歡你啦!」姬發擦一擦嘴:「不過,她很快就會忘記了。」

「啊?」

「因為我要和她談戀愛啊!」

「是嗎…」楊戩嘻嘻笑了,難怪望討厭這男孩…他會搶走望的寶貝女兒啊…

 --這世界永遠不會『完成』,永遠不會。
 一個故事結束了,另一個故事又開始講了。 

※※※

後記:

這算補完篇…大概吧!

寫得還是很零亂…蟲看不懂的人道一聲歉。

嗯…先說一下人物設定:

在最晚的時間點上,邑姜十五歲,望三十七歲,楊戩二十五歲。

目前,他們三人是過著快樂的家庭生活。

其實這是我想了很久的設定:

其實是想以邑姜做主角。寫說:
『一個平凡的少女,有一天,她發現了相依為命的舅舅是同性戀,對象還是她暗戀的大哥哥!』

加上:同人女的同學(蟬玉)和她的青梅竹馬(←目前已升格當男友。)的運動少年(天化)。

和一個纏上少女的黑道小開…(姬發)

解決了家庭問題後,望和楊戩終於走上禮堂…
(↑蟲:美麗的王子樣當然要穿新娘禮服了… 楊:喂喂bb…)

這時又出現了岳父大人玉鼎(←玉鼎師匠,請您原諒我…)和望的大學同窗普賢來阻撓…

我想寫看看這一篇輕鬆的家庭溫馨劇的…(請支持又要搞全員的小蟲子吧!^^)

啊,還有一點:

身為作家的望在故事中寫了一個叫做『空耳之森三部曲』的一個作品。
是童話式的奇幻小說。

內容部分參考了我最愛的「永無止境的故事」(其實全部吧…)

人物設定:

『夕陽之紅風』就是一個少年…第一部是寫他的成長故事。

『水之青紫』第二部出現的「女」主角。是一名個性倔強不坦率、又被詛咒的一名「公主」,但是他其實是一個法力強大的黑暗魔法師……

『流蘇之綠』嗯…沒仔細想過…
大概是在第三部時,為他們所在的世界『命名』的一個小女孩…是代表『希望』、『大地』。

……最近又受到「龍族」的影響,寫了很多有的沒的。
就是…看了第七集:「星星給予仰望者光芒」那一段吧!

在書中,隊伍領導人(?)卡爾說道(台詞有稍微改過):
「我們人類是渺小的星星…如果不去仰望,我們就有可能忘記彼此……隨時成為失去光芒的星星…」
「……所以,請妮莉亞小姐(隊伍中的一名夜盜)不要擔心,我們在看著妳,而妳也正在對我們散發妳的光芒……」

那一段我真的很喜歡…所以也用上了。

嗯,對望而言,邑姜是照亮他眼前黑暗之路的一顆明星吧!

再修稿2002/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