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短篇 x 1

※ ※ ※ ※ ※ ※ ※

一個小小的生日禮物──To Lakeside

☆    ☆    ☆

紅髮的勇者跟深藍長髮的法師,緩緩地走入了皇宮專為接見貴客用的
美輪美奐的接見室裡。

「好久沒來這裡了…看來還是一樣啊!」

「是啊…自從上次來參加婚禮之後,就沒有再來過了。」

「搞不好已經有外孫可以抱了。」

「望,你這句話聽起來真像老頭子的感嘆啊…」

「戩,我本來就是啊…配你這千年老妖不是剛好……」

砰──
「少臭美,誰跟你配成一對。」藍髮的法師用冷到可以瞬間凍結整片
海洋的嗓音伴隨著一個右直拳直接送上紅髮勇者的左臉頰。
紅腫立見。

「祇是開個玩笑而已…別那麼認真嘛……」

聞言,藍髮的法師又惡狠狠地瞪了紅髮勇者一眼。

「對不起嘛……」

若是認真的,他現在已經在高級黑魔法──隕石術之下變成一堆被
壓扁的焦炭。
曾經看過法師完全失去理智的暴走模樣,紅髮勇者不自覺地吞了一
口口水。啊!還是不該去拈虎鬚…

「望,等一下。」藍髮的法師走到一半的腳步停了下來,一邊低頭
喃喃說『真沒幽默感…』的紅髮勇者一時不察就整個人撞上去。

「戩!你幹嘛突然停下來?」摸著鼻樑,紅髮勇者大叫。
「你看那邊…」

紅髮勇者順著藍髮法師所指的地方看去。

「為什麼會是一隻青蛙坐在國王的位置上呢?小姜呢?」
紅髮的勇者第一個反應是想要找到自己世上唯一倖存的親人:
「小姜到哪裡去了?她怎麼不見人影?」
「等等,那個青蛙還帶著很眼熟的頭巾。」
身為術師的藍髮法師馬上就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這感覺是…黑魔法?!」

「戩,難道這青蛙原本是人類?」
「望,我也不想承認我的推論,但似乎跟你一樣…」

普通的青蛙不會戴頭巾又正大光明地坐在王位上吧?

兩人交換了眼神,指向那青蛙,異口同聲地說出:
「你是姬發?!」

「咕呱─不愧是偉大的勇者跟法師,一下子就猜中了。」戴著頭巾
的青蛙赫然地說起話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那可愛的外甥女呢?」紅髮的勇者立刻一手把
青蛙抓在手上,面露威脅:「難不成……」

「咕呱咕──」在勇者的用力抓的情況下,青蛙快要斷氣了。
「望,先放開,你快把他弄死了。」藍髮法師趕忙捉住勇者的手。
「不可以,我要先知道小姜的下落。這隻死青蛙!!」
勇者的眼中此時只有親人的安危。

就在青蛙姬發被勇者整個捏扁成柿餅之前,一個嚴肅的嗓音阻止了他:
「咳!勇者大人,這個,可以容我解釋嗎?」

勇者跟法師同時望向聲音的來源,原來是皇宮的第一輔佐官。

「周公旦大人,請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

☆      ☆      ☆

「…等到禁衛軍到達時,王就變成這副模樣了。」
周公旦慚愧地敘述著:「對不起勇者大人,我們辜負您的託付,沒有及
時趕到救到王后。」

「總而言之,就是邑姜被刺客抓走了,而且姬發也因為魔法的詛咒變成
了青蛙。」法師慢條斯理地歸納出結論。
勇者「那…現在最重要的是,邑姜被抓到哪裡去了?」

「那群刺客屬於化外一族,而在北方五百里之外的沙漠碉堡,是那群反
叛者的根據地。王后應該是被抓到那邊去…我們目前正準備士兵,要去
救王后回來。」

「是化外之民…」法師皺起了眉頭,秀麗的臉龐頓時染上了一絲不快:
「普通人類,可麻煩了。」
「戩,怎麼了?」勇者不著痕跡地拉住了法師的手,輕聲問。

「化外之民有一個代稱,叫『獸人』…」
法師搖搖頭:「書上記載著,獸人因為體內流有野獸的血,所以力量跟
行動力都比任何種族來得強,生性也很好戰。但別以為他們只是四肢發
達,他們的智力也跟普通人類不相上下,若是想要帶兵打過去,要贏恐
怕得付出慘痛的代價。」

「咕呱──那怎麼辦…邑姜…邑姜…」青蛙國王著急地跳著。
「吵死了!」勇者一個迴旋踢,青蛙國王頓時黏在牆壁上:
「會發生這些事情,還不是因為你保護小姜不力!」
「咕呱──我現在只是一隻青蛙啊…」青蛙發出淒厲的哀嚎:
「我什麼都不能做啊!咕呱!」

「周公旦大人,真的確定是化外之民幹下的嗎?」勇者一邊壓住青蛙的
嘴,一邊問:「我不記得聽到類似你們跟化外之民的不愉快喔!」

「…確定,那夜我們發現了化外之民使用的『蟲車』,從王宮向北方飛
去。」周公旦拿出了關鍵證據──照片:
「唉…還不是因為這個月我們跟化外之民之間的貿易出現了極大的摩擦
。通關的價錢一直談不攏而使關係交惡…」
「情況那麼糟糕?」勇者發問。
「目前我們跟化外之民的來往可以說是『完全沒有』的真空狀態。」

「咕…呱…呱…」

「等等,這之間有一個奇怪的地方。」一直默默無言的法師發言了:
「將人化作青蛙詛咒之術是屬於黑魔的範圍,我不認為…獸人一族捨去
先天青魔法的資質而投入其他魔法之門。」

「咦?」眾人聞言,全將視線投向法師。

「世界上有黑魔、白魔、青魔、招喚、時魔、陰陽、風水等魔法。一說
到最擅長黑魔的族群,就只有妖魔。而精靈一族則是白魔中的佼佼者,
青魔則是最特別,屬於化外之民的特殊法術。」
法師微微一笑:「學法術最重視資質,沒有血統…就根本無法學到該項
法術最高深之處。就算強硬著學,也只能學到皮毛,遇到真正高強專精
於該項法術的高手,大概不到一招就被轟回老家了。」

「不對啊!你不是自誇黑魔白魔一把罩嗎?」勇者歪著頭。
「像我這般對黑魔白魔都專精的天才,可是百年難得一見喔!」
法師自信地一笑,邊舉起了法杖:「望,想被縮小(白魔)嗎?」
「一點都不想。」
勇者垮下臉,一手抓住了正閃閃發出白光的法杖:
「所以,照你所說的,把姬發變成青蛙者,絕對不是獸人族。」
「可以這麼說。」

「法師大人,可…獸人族把王后抓走是事實…」周公旦臉上寫滿疑問。
「這點…」勇者閉著眼,往左方一公尺狠狠一踏:「你別逃!」

「咕呱──」正想要潛逃的青蛙被大腳踏扁。

「姬發,邑姜被抓走的那晚到底發生什麼事,你給我老實說來…」
勇者露出了一點也不像是勇者該有的惡魔表情,

「咕呱呱──」

☆      ☆      ☆

身邊有最親親愛愛的老婆王后邑姜,國王姬發早已經一改年少風流的習性。
搖身一變成了最顧家的男人。(勇者叱之以鼻。)

而,平靜的生活中出現了小小的波動。
有一位新來的女官,名字叫做蘇妲己。
國王不禁稍微多看了一眼,畢竟那樣的大布丁不正是自己年少時的最愛嗎?
長了年齡,也多長了經驗,國王收斂了自己的眼神。

但,也因為那一似乎曖昧的眼,而惹來了禍事。

那個女官,在國王批閱公文時,悄悄地潛入了國王的房間。
嘴邊帶著媚笑,女官的纖手勾上了國王的脖子。

教養使然,所以國王並沒有立刻推開女官。
只是,好死不死,此時王后正巧帶著兩名獸人族代表進入房間。

王后原本掛在臉上的親切笑容在見到國王跟女官之間的拉扯…立刻粉碎。

「發,你太過分了!」

「姜…聽我解釋……」
還沒說到一半,王后的身上忽然發出黑色的光芒,一瞬間,國王便被黑煙包圍。

王后頭上冒著火,朝向一旁畏畏縮縮想要走掉的獸人族代表叫:
「喂!你們帶我走吧!」
手上拿著『請願書』的獸人被王后的氣勢給嚇到,小小聲地應答:
「啊……是…遵命。」

黑色的煙散去,只留下一隻戴著頭巾的青蛙,傻愣愣地坐在位置上。
而女官,也帶著惡作劇成功的奸邪笑容,消失在夜色之中。

☆     ☆ ☆

「對了,戩,你知道為什麼小姜會用黑魔法呢?」

「可能是小時候接近過蘊含黑魔之力的『月之碎片』,所以身上自然地殘留
一些力量。平常是不會怎樣,但是一旦情緒激動,這股力量就會發動。」

「咕呱─那為什麼偏偏是青蛙術?」青蛙快哭出來了。

「啊…因為這是唯一不會傷害性命的黑魔法。」法師嘆了口氣:
「我曾經跟邑姜小小地解釋黑魔法,然後把她放在全是黑魔法書籍的房間
(因為她很乖又愛看書)。」
「戩,你怎麼可以讓小姜…」勇者大叫了出來。
「因為當時我必須馬上找到一個喜歡搞『失蹤』又愛『逞英雄』的渾蛋傢
伙。」法師瞪著勇者,勇者立刻慚愧地低下頭:「我可沒時間當保姆。再
者,我想小姜就算把咒文背下來也沒有用,畢竟當時她只是一個沒有任何
魔力的普通人類。」

「咕呱──沒有解決的方法嗎?」

「如果是消除月之碎片的黑魔力量…」法師搖搖頭:
「很遺憾,我不行。」

「我想,我們必須把小姜救回來才行。」勇者握緊拳頭。

「那軍隊…」

「不用了,人多去了反而妨礙我們救人。」

☆     ☆     ☆

勇者、法師、以及青蛙一行人悄悄地潛入沙漠碉堡中。

「哮天的速度是不是又變快了。」
勇者臉色蒼白地從白色大狗的背上跨下。

「這樣比較不會被發現嘛!」法師摸摸白色大狗:「哮天,做得好!」
「戩,接下來看你了。」

法師淡淡一笑,口中開始念起:
「...Light, please guide me to the place we search for.」
一束白光立刻射出…法師指向一座高塔:
「看來我們需要一把打開那個高塔的銀色鎖匙。」

「對了,姬發那個死傢伙咧?」勇者問:「不會半路上掉下去吧?」

砰--
一隻口吐白沫、看起來快死的青蛙從白色大狗的背上滾下來。

「……」

看來要指望一隻青蛙是絕對不可能。法師想。
礙事的死青蛙,早知道就不要帶他來。勇者想。
兩人頭上都一堆黑線。

「我們不能把姬發丟在這裡。」法師嘆口氣:
「沙漠多蛇蠍,一不注意大概就被吃掉了。」
「戩你留下來吧!」勇者拍拍法師的肩膀。
「你這樣…」法師有點擔心地看著勇者。

「當然沒問題!」勇者的嘴角上揚,勾出了一個自信的幅度:
「偷東西(?!)我最擅長,接下來看我大顯身手吧!」

「對了…那鎖匙會在…?」
「…這個…會帶你去…」
法師一彈指,一隻發著暗淡青光的鳥兒就飛到了勇者的肩頭。

☆      ☆      ☆

「就在這裡…」
被鳥兒帶領著,勇者來到了一個很巨大但卻是使用少女風味來裝飾的房間。

勇者心想,也許住在這個房間的應該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女孩,很好
應付吧?
於是,攝手攝腳地溜進了房間。

鳥兒無聲地飛啊飛…
飛到了被重重輕紗遮蓋的床邊後消失不見。

勇者想也沒有想太多,直接翻開了床帳……
不料,卻看到了一幕詭異至及叫他噁心的畫面。

應該是可愛少女的睡衣下,明顯的肌肉塊撐大了衣料上卡通人物的臉。
可怕的肌肉線條,再加上那有如聖伯納跟獒犬般兇惡的臉孔…

天啊!

在如此可怕的精神污染之下,勇者不禁狼狽地倒退了兩三步。

床上的肌肉少女微微地皺起了眉頭……緩緩地轉醒……
勇者的背景頓時碎裂。(天要亡我…T_T)

「你是誰?!」肌肉女抓著棉被,一副嬌弱的模樣:
「啊…難不成你想『夜襲』我?」

「對不起,冒犯了您。」
勇者忍著一股自胃湧上的酸味:
「我只是想要借掛在您胸前的那把鎖匙。」

「喔!這是重要貴客房間的鎖匙,為了她的安全,我不能給你。」
肌肉女立刻死抓著鎖匙,一臉戒備地瞪著勇者。

「喔…其實,我是那位貴客的舅舅,所以您可以不用擔心。」

「舅舅?啊…您是那個有名的太公望大人嗎?」
肌肉女的雙眼頓時散發出崇拜的光芒。

「喔…沒錯。」勇者嘆口氣:「我用我的名譽(沒想到還會有這種東西存在)
保證不會給獸人族帶來麻煩。」

肌肉女躊躇了一會兒。
勇者開始緊張了起來。

「…要給…可以…」
看著肌肉女臉紅心跳的模樣,一股不祥的預感在勇者的心中升起:
「只是……只是……」

「…你想要幹嘛?」
「高貴的勇者大人,請接受我對您赤誠的證明--最美好、最純潔少
女的初吻吧!^Q^」
「Oh∼∼!No∼∼!!TxT」

面對那逼近而來的可怕厚唇,勇者快哭出來了,可卻沒有力量可以讓
他掙脫那肌肉女的懷抱。
所以,勇者的唇就這樣被獸人族的大公主──維納斯給『糟蹋』了。

☆     ☆      ☆

「鎖匙找到了。」臉色有點蒼白的勇者,手上抓著得來不易的鎖匙。

「望,你的臉色有點差哪!」法師馬上扶住了勇者,擔心地問。
「沒事…先把小姜救出來再說。」捂住嘴,忍住想吐的衝動,勇者步向
那道鐵門。

「咕呱──」青蛙也同意般地大叫,不過只換來勇者的白眼。
(可惡!全是因為你!)

高塔的門打開了,而在房間內的不正是青蛙朝思暮想的王后嗎?
青蛙立刻一馬當先地衝上去:「姜∼∼!!你沒事吧?」
「走開!我不想再見到你了。」王后一見到青蛙,立刻別過頭去。

「小姜!」
「舅舅、小楊叔叔!」王后有點驚訝地看向來者:「怎麼來了?」
「聽到了消息便來接你啊!」法師溫柔地笑:「雖然說你是自願跟人走
的,但是還是十分不放心啊!」
「小姜你沒被那些傢伙怎麼樣吧?」
一想到那個大公主,勇者就非常倒胃。
「怎會?獸人族的人都很紳士、很有禮貌的。」
想到因為被她逼著帶走自己的那位獸人族代表,臉上苦澀的表情,王后
只有苦笑道:「我在這裡過得很好的。」

(我們只是要遞出陳情書,怎麼這下變成綁架犯了! by哭到死的獸
人族代表)

「待在這裡一個禮拜,有什麼心得嗎?」法師輕輕地拍著王后的肩。
「我想,等回國以後,我要親自修訂與獸人族之間的貿易條約。」
王后抬頭見到法師和藹的笑,臉泛起了淡紅:「他們過的很苦。」
「看來書上記載,對獸人族的好戰印象,是非常不正確的。」
法師點點頭:「不過,這種情況很常見。」
「太好了…」勇者自豪地想,不愧是自己的外甥女。

「你好我不好…咕呱──」被遺忘在一邊的青蛙有點不滿:
「咕呱─姜,跟我回家,好不好?」
「你還在啊?」勇者露出十分厭惡的模樣。
「望,讓他們倆解決就好了!」法師拉住勇者。

「發,我該再一次相信你嗎?」
見到青蛙,王后露出了非常痛心又失望的表情:
「你可知道,你的行為讓我好難過。」

「姜,我保證我不再犯了,請你回到我身邊…」青蛙信誓旦旦地大叫著:
「沒有你,我真的沒有辦法過得跟以前一樣快樂!」
「小姜啊!這種男人乾脆讓他下地獄比較快!」勇者在一旁說風涼話。
「舅舅!」王后有點氣惱地喊。

「咕呱─姜,我真的只愛你一個,若是謊言的話,我馬上就被天打…」
青蛙的嘴被王后的手指輕輕抵住:「姜?」
「別發毒誓了!我原諒你就是了…」
嘆了口氣,王后捧住了青蛙,輕輕送上了自己的唇。

「不行!我不准∼…啊……戩…唔……」
法師猛然捉住了勇者的臉,堵住了那張聒噪的嘴。

忽地,白煙從青蛙的身上冒出。

「…啊……變回人類的感覺真好!」國王伸伸懶腰,轉頭過去才發
現一片靜默。

環繞四周才發現到法師跟勇者的法式熱吻還是現在完成式。

嘆著,好美、好養眼的一幅畫面啊!

可,法師猛然推開了勇者,開始抹自己的嘴巴。
而沉進在那美好滋味裡的勇者,還傻愣愣地呆在原地…

「這味道……你吻了其他人?」
法師臉色變得暗沉:「太公望…你…」
「啊……」聞言,勇者臉色一白:「戩,聽我解釋啊!」

「混蛋!有了我還在外面拈三搞四,我饒不了你∼!>_<」
法師氣到炸,高舉法杖,口中開始念起複雜的咒語。

「戩,那全是不可抗力啊!」
勇者大叫著,但四周已經被黑色的濃煙圍住:「不∼∼!TOT」

「你自己去找解咒的方法,我不理你了!哼!哮天我們走∼!」
法師負氣地招來白色大狗之後,朝夜空飛去。
而濃煙之中早已經沒有勇者的人影。

「舅舅…呢?」王后目瞪口呆。
「啊…」國王開始流冷汗。

濃煙散去……

「……到底…」

「啊!蟑螂∼!」





後記:
靈感是來自FF ix中因為風流而被王后變成Oglop蟲的Cid國王,
魔法的設定也大多來自於此,但也有FFT的影子。
不過,雖然是喜歡的東西,寫來卻很痛苦…
寫到一半頻頻難產啊∼∼><
Anyway,Lake爹,生日快樂啊!(01/05)
因為到時候開始上課了,恐怕沒時間了,所以就先貼上來囉!


_________________
<Re: 短篇 x 1 by螢火蟲>

嗯,寫奇幻故事是很痛苦。(感同身受中)

啊,好久沒看文了。

果然秋水殿的文是很值得看的啊…

還是一樣引人入勝^^

接下來是有的沒的雜談:

秋水殿是引用…FF9(IX是9?)嗎?

沒看過…

不過提到FFT(眼睛一亮)

呀---秋水殿有玩嗎?(找到同好了。)

那是少數蟲喜歡玩的片子呢!(而且蟲也很喜歡裡面的故事^^)

可惜不是巨片啊…(嘆息) 

_________________
<...@@ by FW> 


蟲 殿

沒錯, ix是九,不過我也搞錯過...(爆)
九代跟八代比起來似乎不怎麼受歡迎,不過,其實我很喜歡九代
主角的痞子樣,總讓我想到誰誰誰耍賴的樣子...^^

不過說到九代就要說到Kuja-sama~~(大大心)
是外表美型內心灰暗...好可愛~~(爆)
可...可看台灣某有最強招喚獸之名BBS上,有人看不懂劇情...啊啊~~
那是精華所在啊~~><

八代的話,雖然有人說幾乎沒有其他人(配角)的劇情,其實s社只是沒做成cg動畫,
但只要多多去跟旁邊的人說話,你就會了解其實其他人的劇情全在那些對話中
...哎...但是就是有人看不動日文(英文?) 白白浪費了一塊好的RPG

FFT...不是巨片??????
不會吧?
我...我也喜歡這片,劇情也是顯示人性的灰暗之處啊~~(心)
前期練上手有點難度,但是後期我們的雷神Cid加入之後,任何怪物都是
一擊殺~(爆)
由此點看來,遊戲的平衡度似乎...(死)
但仍暇不掩瑜^^
有時間這塊可以消磨200個小時以上...(此為某隻很涼快的魚的紀錄)

說到FFT就必須說另一個也是強片,但被人冷落...的一片
Vagrant Story (流浪者之歌),
角色設定是同一個人,不過其風格只能在筆觸之間感覺到是同一人
但...這故事...啊啊~~
真是叫同人女熱血沸騰啊~~~><

Sydney教主大人那句,"我是兔子(英文為鹿),你是獵人,我跑,你追"
然後就看那有點笨蛋(?)的男主角Ashley帶著武器追在教主後面
啊啊啊~~~~~教主大人,我願意把我的靈魂奉獻給你啊~~(爆)

有史以來第一個被國外電玩網站被評為滿分的遊戲,可能是因為系統太複雜,
所以被人冷落啊~~
不過,真的很難...難...一個不小心,Ashley就被龍給噴火噴死了...
等game over結束後,又回到開頭看Mullenkemp(美艷舞孃大姐竟然是此教的
女神啊!)跳舞給你看...(爆)

等等...這塊沒玩完,還有CC沒破...
不不不~開學了~我沒有時間~~~
還有Yuna啊啊啊~等等我啊~T_T
(錯亂ING)

一不小心就回那麼多...啊啊...果然錯亂了...|||||||| 


_________________
<拍桌叫絕∼^^ by櫻喬>

FF ix啊…我也想玩 T_T(目前仍在期待FF XPC版…)
妳是秋水殿嗎?請多多指教,我是櫻喬。

非…非常之好玩和有趣的文文!(拍桌叫絕中)
我很喜歡魔法世界的設定…(最近受哈X波*影響@_@)
呵呵,滿喜歡維納斯那段∼很幽默…^^ 真有維納斯的氣息
姬發是好色的青蛙…聽聞過「癩蝦蟆想吃天鵝肉」,直覺上青蛙也該是好色的(笑)


某家居害蟲變成蟑螂了呢…(果然是小強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