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悼望》

※ ※ ※ ※ ※ ※ ※

   
  相愛不是對視
  而是
  朝著同一個方向的眺望

  但我畢竟還是注視你為多
  為了捕捉
  那偶然又偶然才會投來的
  信賴的笑眼
  為了及時能伸手
  扶住你飄搖淒清
  不堪負荷的寒魂


   我不若你能夠一眼勘透我極力隱藏的
   貧瘠
   只能一再又一再地去摸索你生命裡底
   堅強與脆弱

   我們在彷彿已被計算好的得失之間
   用生命去護持那
   我們以為可以握住的涓滴;
   我們在那激烈的繁華的裝飾的荒涼裡
   讓雙瞳裡映現的相同的碧藍的家園
   繼續旋動

   我曾以為
   以為你終能獲得解脫
   實際上那也不過是一個較大較廣的
   禁錮



  如今你已遠去,
  徒留滿地落花佈成的難測的棋局;
  而我的記憶,
  亦鏤藏著你的半生和我的半生,加起來
  比一生還久還長還深刻的
  永恆。

  而今,我對著在世界另一隅的你舉杯
  夜沒星碎
  我只祝願今生能夠再來一回同年同月
  同日醉。
(END)

後記
  該詩的誕生出自鍾曉陽先生的詩集「槁木死灰集」,裡面比較好的句子亦
大多脫胎書裡(我的功力還早上一百年-_-;;);應該說,是我讀了詩之後,才
曉得要如何把這段一直醞釀的感想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