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風葬憶

※ ※ ※ ※ ※ ※ ※


在意你的言行、一舉一動,甚至會有將你獨占的念頭……無奈這一切都是枉然────
你是害我失去至親的『元兇』。

會喜歡你,大概也有些同病相憐的意味吧?屬於我的羌族被消滅,屬於你的父親、師傅都被王天君殺害。
…最後卻了解到:『太公望』的心,本就是虛幻的存在──只是屬於伏羲的一部分罷了。
連同這份感情,亦是……

--------------------

「我名字叫伏羲,是最初的人!」
從王天君的空間轉移中出現,不再是『太公望』的『太公望』。

『伏羲=太公望+王天君=王奕』。
或許其他人還是把你當作是『太公望』,但我不是:『白色』與『黑色』混合的結果是『灰色』,即使白、灰兩色彼此接近,白也不再是白;同等的,『太公望』與『王天君』融合的結果是『伏羲』,那麼,伏羲還是太公望嗎?

不可能………

--------------------

「仙人和妖怪仙人不合?」看著保安隊(雷震子、哪吒、天祥等人)呈上的報告書,為蓬萊島仙人界教主的楊戩深呼口氣。
要是…師叔還在就好了,以他那機智(狡猾)的腦袋,一定會有方法。
不知為何,身後吹來一陣寒風,「誰在那裡?」楊戩問。
「啊∼還是被你發現啦!我還以為隱藏得很好說,真利害!」伏羲從柱後出現,笑道。
「師叔?」不經訝異,武吉和四不像找了半天的人,竟然那麼容易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你來得正好,這邊有數不盡的公文,快開工吧。」
「呃──啊!哪吒從哪裡飛過去了…」「師•叔。」
「不要那麼狠心嘛∼∼你大發慈悲,放我一馬好不好?」伏羲合掌,求道。
楊戩考慮幾秒,將手上的公文塞給伏羲,「好,不過你還是得做完一件。」
伏羲看著公文內容,歪著頭,目光轉來轉去。
「嘿嘿嘿…」突然發出一聲賤到不行的笑,「這個簡單,你去問天祥他們:哪幾個妖怪仙人和仙人雙方不合,就請他們成為同伴,接下來,如果感情不好,就讓他們一直作伴下去,如果感情好了,那就不必擔心了!天才楊戩先生,那麼簡單的方法你居然沒有想到!」

--------------------

「我跟你其實是同一個人啊!」王天君笑著,道出太公望所不知的內幕。
「騙人…不要再騙人了!要是這樣!那武成王、天化還有十二仙不都變成是我殺的了?我絕對不會這麼做!我、我不會…」害了楊戩他失去一切的人,絕對不是我。
「沒錯,是我們殺的!以你是司令官,我是敵人的方式殺了他們的!」咬指甲的聲音,迴盪著,「我累了,我不想當王天君了!讓我們變回王奕吧!」
「不要!」我…我不想被楊戩憎恨,真的不想、不想!!
「呵呵呵呵,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不過你該不會忘了吧?現在的你已經沒有身體了呀!你要和我融合,繼續活下去,還是到封神台去?自己做選擇吧!」

我的命,本來就是為了打倒『她』而存在的。
當我們決定預防女媧復活,決定留下伏羲───也就是我……是錯誤的選擇吧?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害了你的!!

--------------------

話語末了,楊戩卻遲遲未回應,伏羲不是未曾留意到,「看來,我不是什麼受歡迎的人哦?」苦笑,「你改變了很多,打擾了。」伏羲走至窗邊,一躍而下。
「等、等一下!」楊戩跑到伏羲跳下的窗子,只見他往遠處飛去,楊戩伸出手,叫出哮天犬緊跟在後。

蓬萊的草原,伏羲在其中矗立,風把他的髮絲吹亂,黑色的衣服翻飛著。
「你到底要做什麼?」楊戩收回哮天犬,問道。
「記得這裡麼?這是我們一開始到蓬萊的地方。」
「你是說,太乙真人被地上冒出的電梯撞到、出現妲己影像、遇到燃燈的地方?」楊戩回想著。
伏羲笑了笑,「是啊,很懷念吧?那時的我,也還是太公望。現在,女媧死了,其他人也都不在了,始祖只剩下我而已。
「妲己最後也和他們兩個一樣,回歸大地,過了那麼久,我也該好好休息了。」伏羲從鞋底,慢慢化成粉塵。
「住手!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四不像、武吉,還有懷念你的大家,全都會傷心!」
「無所謂,只有『你』才知道我已經要睡了。加上,我在這裡和大地融合,不就可以永遠在你們身邊了嗎?」
「那是不一樣的。」
伏羲的身影開始模糊。
「──那就只能相信渺小的奇蹟了!人都說:奇蹟是神明創的,那麼神的奇蹟,是誰創的呢?再見不是離別,以後一定……唉,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碰面啦!你就慢慢等,總有一天等得到。」雙手慢慢環住楊戩。

「我們有緣再聚吧!」〝咻〞一聲,伏羲含笑消逝。
──此時的風,吹撫著……


晴朗的午後,蓬萊島依然是不平和的。 
「教主∼教主大人!!」四不像飛也似的衝了進來,「不好了、不好了!哪吒又和李靖打了起來啦!」
楊戩楞了幾秒,說道:「四不像,我不是說過:像以前一樣叫我楊戩就好了嗎?哪吒打架的問題,你就快把天祥叫去,他有方法。」
「喔!好的!」四不像飛了出去。
楊戩看了看公文,大概還剩下三十張,等到寫完工文之後,哪吒的破壞紀錄大概也會送過來吧?

『戩……楊戩…』一陣幽幽的聲音,從耳際傳來。

「師叔?!」楊戩猛然往後方一望,只見白色窗簾被風吹得老高,沒有人…「看來,是我多心了。」楊戩無奈的搖搖頭,繼續他的工作。

--------------------

樹下,一個少年躺在那兒,任憑枯葉落在自己身上;如似睡眠、又如似死亡的蒼白臉龐,令人感到,他的歲月,彷彿都停止了似的!他睜開雙眼,慢慢的從地上坐了起來,拍拍身上的落葉。

「現在,要去哪裡呢?」伸了個懶腰。


《風葬•全文完》

--------------------

卷末感想(看不看都可以的廢言):

再次在這裡投稿(曾投過某篇爛貨),看至此的大人,感謝你們抬舉在下!老實說,婉娟不太會寫由原著接續的文章……但不知為何仍是下筆,寫出這篇毫無頭緒的文。
最後,伏羲到底是如何?恕在下保密,畢竟這樣才有想像的空間不是麼?

婉娟  完稿於9/18、潤稿於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