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美人魚(一)

※ ※ ※ ※ ※ ※ ※


(一)深藍色的美人魚


 夏日的小河旁,兩個青年坐在那裡釣魚。
 赤髮的青年躺在河畔,雙手放在腦後浸著,大腳ㄚ卻踏著魚竿,魚勾則放進水裡,那個魚勾是直的。「…普賢,你有沒有想過要做些什麼?」
 「坐在這裡和小望釣魚…很好啊 ^_^」普賢溫柔地看著太公望,搖搖手上同是直勾的魚竿。
 「…我不是說這些啦,難道你要在這裡釣魚釣一輩子?」
 「能釣一輩子也不錯。」
 「…笨蛋。」望別開臉,普賢那副老是付天下太平的樣子真叫他又恨又愛。

 普賢看了望一眼,嘴角彎成了淺淺的弧度,深刻的眼眸裡載滿了溫柔,輕輕地唸著:「直勾釣魚,願者上釣…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自己作魚餌,被吃掉也很公平^_^」
 「都被吃掉了,釣到再大的魚也沒有用。不如說連魚餌也不要用。」
 「小望不能要求沒有付出的回報呢 ,魚兒這樣就被釣走也很可憐的。」
 「願者上釣嘛。」太公望懶洋洋地回應。
 「也對。」普賢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突然感覺到手中魚竿一陣抖動,視線轉回泛起漣漪不斷的透明色河水。「看∼兩尾大魚上釣了。」

      *      *      *

某神秘女化妝間--

 「喂、你們在幹嘛…」被按著雙手的女孩(?)叫道。
 「別吵,這樣打扮比較可愛哦。(心)」髮型設計師-妲己,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完成品--一個縳著孖辮的藍髮女孩,晶亮的紫眸更顯出她的可愛迷人。
 「你果然有當沙灘女郎的天分,這個可愛的樣子定可以迷死一大票男人。」站在妲己身旁評頭論足的是一個瘦削的黑鬈髮女孩,化了頗為艷麗的濃妝,兩側的頭髮微微翹起,戴著一頂深色的圓帽,身上的好幾串飾物鈴鈴作響。
 「如果你肯穿草裙就更好了。(心)」妲己雙手貼在臉孔,笑容加深。
 「不.可.以。」藍髮少女堅決拒絕,隨意伸手撥一撥額際的長髮,那動作十分優雅,那樣已經美得足以讓男人噴鼻血。她的聲線低沉,不太像女孩的聲音。
 「對對!就是這樣的嬌媚,我說親愛的孩子,你真的愈來愈有娘的風範了。(心)」
 「要色誘男人妳親自上陣不是更好嗎?妳的女人味快傾瀉得倒出來了。」藍髮少女作出最後的垂死掙扎。
 「你這死沒良心的,我生你育你十多年,難道你捨得你那風情萬種的美艷娘親的親自下海?(心)」妲己目光低垂著,掩飾著漂亮大眼睛裡的狡詐光芒。
 「妳換畫的速度比換衣服還快…」藍髮少女聾聾肩表示無奈,眼神飄向左邊的鬈髮少女。「奕呢?她也很好看,為什麼她不用去?」
 「親愛的『姐姐』,我的魅力可是及不上你。」鬈髮少女一點也不在意地輕笑起來,像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媽,時候差不多了,把『她』丟出去吧。」
 「好∼∼(心)」妲己十分愉快地藍髮少女推出去門外。「加油∼(心)」
 「沒人性的母女倆…」兩行清淚掛在被丟出去的可人兒粉臉上。

      *      *      *

 陽光與海灘是夏日最美麗的消閒遊玩處。
 此刻,兩副排骨…不,兩個清瘦的青年躺在細白的沙上灑日光浴。
 「我說普賢…」
 「什麼事啊,小望。」
 「說什麼夏天最好玩的地方,居然就是在這裡當黑炭…」
 「錯了小望,能這樣和大自然接觸的機會是很難得的。」普賢笑著,五指插進沙裡撩起一撮,砂兒從他指間漏出,遺留在他手上的是一隻正在爬動的白色小蟹和沙碎。「可愛的小蟹,您好嗎?」
 太公望沒好氣的看著普賢,突然從左方傳來一堆吵鬧的聲音。

 「噯∼妳真的好可愛哦∼」
 「果然是妲己小姐的愛女∼臉孔也如出一轍∼實在太美麗了∼」
 「來…讓叔叔摸一下好不好∼」一堆男人圍著呼叫道。
 「不要這樣…慢慢來。」微弱的呼叫聲,欲拒還迎的態度反而更吸引那群男人口水流不絕。「媽媽說過,不可以隨便亂摸的。」

 沙灘某處高台上,兩個女子拿著望遠鏡盯著那堆人群-
 「媽,那種方式真的可以找到男朋友嗎?」
 「呵呵,小奕,妳認為老娘的品味會低劣到那種程度嗎?(心)」
 「說得也是。我有問題,妳為什麼要拐騙戩?」
 「什麼拐騙嘛∼(心)你真是的,人家只不過有點懷念小戩小時候穿女裝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嘛。(心)而且我很久沒見過那樣狼狽的小戩了∼(心)」
 「但是戩被蹂躪成那樣子…」
 「哦?莫非妳有興趣替代他?(心)」笑得好甜。「其實妳的姿色不輸給小戩哦∼妳比他更有女人味呢∼(心)」
 「呃…還是戩穿女裝比較好看,我們看戲吧。」

 鏡頭轉回那堆吵鬧的人群,藍髮少女被圍得密不透風。
 「別害怕嘛…叔叔會疼妳的。」
 「不好,還是讓我先來吧。」
 「呃…」
 「妳的頭髮真柔亮…」

 從太公望的角度無法看到那個被圍著的少女長什麼樣子,本來看到這種情形他或許會挺身而出,救救那個可憐的女孩,不過那個少女欲拒還迎的態度…似乎是半自願的。看來他還是不要故作好心,萬一壞了別人的事真是自討苦吃。
 「哈…」太公望打了個呵欠,好不容易爬了起來,「普賢,我們去…」
 咦?
 太公望發現他的身邊沒有任何人,一抬眼就看見水色頭髮的普賢游向海中心。「普賢!你幹什麼!」
 在海的中央,一個小男孩搖著手半浮半沉,有一下沒一下地吸著水,看起來是遇溺了,而普賢正以很爛的泳術向那個小男孩游去。

 可惡,這傢伙還是那麼不顧一切!
 太公望焦急地看著普賢,不是信不過他,而是普賢的泳術真的不可靠…想當年他和普賢一同在學校上游泳課,他們兩個也許天生就沒有游泳的天分,又或者和水結了仇,即使導師額外撥出時間給他們進行特訓,他們還是學不會游泳。當時的太公望和普賢被稱為「爛泳雙人組」。
 之所以要躺在那裡曝曬,也是因為不敢碰水…

 這時,在水中很努力地游動的普賢,「咚」一聲就沉了下去。
 「大笨蛋…」太公望握緊了拳頭,他自己也不敢下水,因為他也不會游泳…太公望深吸了一口氣,把雙手放在嘴邊,出盡氣力地大叫:「救命呀!有人遇溺了!」
 普賢不能有事…他是最重要的朋友…

 就在這個時候,一抹藍色的影子從人群中跳了出來,是個很漂亮的少女。
 縳著孖辮的藍髮少女爽快地脫了上衣,男人們正欲噴鼻血之際卻意外發現這女孩沒有胸部…不,是有胸肌才對。「她」也沒有想像中的矮小。
 由於縳著孖辮和化了淡妝的緣故,只要不看上身,「她」看起來仍然像個十足的女孩,「她」毫不猶疑地躍進水裡,極優雅的泳術游向海中心,也不管身後一大票男人心碎聲音。
 「為什麼妲己的女兒沒有胸部…」一個淌著淚的色鬼哭道。
 「枉我還那麼傾慕她…」
 「竟.然.是.男.人…」

 太公望被那抹藍色的影子吸引著,飛下去的身影就像一尾在空中舞動的美人魚…
 美得耀眼…剎那間,竟覺得目炫神迷地楞在當場。

 太公望回神的時候,已經看見藍髮的少女一手抱著小孩,另一手摟著昏迷的普賢上岸。他連忙跑了過去。
 渾身濕透的少女多了幾分清新的水氣,她把小男孩交給在旁心急如焚的一對夫妻,又把普賢放在地上,淡淡地開口:「是你的朋友嗎?」
 「是的…」太公望全心照顧躺在地上的普賢,緊握住他的手。(因為太掛心普賢,望沒有留意那個女孩有沒有胸部…)
 掌心仍有溫度,但是呼吸已斷…
 「普賢…」太公望深吸了一口氣,嘴對嘴把新鮮的空氣送進普賢的口裡。

 藍髮的少女微愕了一下,直到身旁的鬈黑髮女孩拍拍她,她才回過神。
 戴著超過十個手環的女孩,身上的飾物又碰撞叮叮響起來,她遞上了一件黑夾克給藍髮的孖辮少女包著赤裸滑著水滴的上身。「媽在叫了,回去吧。」
 「嗯…」她隨意回應,看了正在替普賢人工呼吸的太公望一眼,把他的赤髮印在心裡,就跟著離開了。

 「普賢!普賢!」太公望搖著普賢的上肩,緊張地叫道。
 「咳咳…」普賢咳了幾聲,把瘀塞的水吐了出來,漸恢復神智。「小望?」
 「太好了,我還怕……」太公望搖搖頭,甩去腦中的想法,深深地抱住普賢。
 「傻小望…」普賢笑著摟緊撲進來的太公望,安慰著他。

 太公望突然像想到什麼似的,張頭四處望。「對了,美人魚小姐…」
 「什麼美人魚?」
 「救你上來那條藍色美人魚…」太公望又搖搖頭。「不,是個很可愛的藍髮少女。」
 「小望,難得你對女人有興趣。莫非你看上人家了?」普賢一臉牲畜無害的淺笑著。
 太公望臉上多了幾條黑線,然後開始抓狂。「我.是.為.了.你.耶。」
 「哦?」普賢的表情好幸福。
 「就是想和她說聲謝謝而已…」太公望有點難為情的別開頭。
 還想知道她的名字…美人魚的名字…

 普賢欲站起來,卻一個不穩跌倒了,太公望及時扶著他。
 「你扭傷了?」太公望正好看到普賢紅腫的右腳。
 「放心吧,沒什麼事…^_^」普賢努力地站起來,不料腳踝一酸,他又跌住了。
 「蠢材…逞什麼強。」太公望轉身背向普賢,彎下腰,「我背你吧。」
 普賢緩緩爬上太公望瘦小的肩膀,表情好幸福。「小望真好。」

(待續)

後記:
欺負小戩是很愉快的事……(天音:妳每次都這樣說…)
因為看到有關美人魚的書籍,就興起念頭把小戩變成美人魚…

王奕變成女孩子了@_@ 純粹覺得這樣很好玩,
反正王奕原本也是長髮的,請好好運用你的想像力吧…^^

這篇是「楊太」+「聞普」,雖然普太很曖昧(連嘴都親了),
哼哼、普賢不要太高興…師叔是屬於小戩的,普賢還是準備回去太師的懷裡吧,
而最後微笑的會是我…哈哈哈。

by櫻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