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迷惑的心

※ ※ ※ ※ ※ ※ ※


章之二 —— 戰鬥始動


「…你也應消失了!」
伏羲保持鎮定的向「冰龍」表明來意,然後向後退了幾步…

『…伏羲大人…』
「冰龍」以牠那水晶色的眼睛凝視著伏羲,
『你應知道後果會怎樣的…你還是要…?!』
水晶色的眼睛漸漸轉變為危險的血紅色!

——呯啪!!

水就像是被操控著般,不停地從湖中升上來!一條接一條的水柱連續不斷,無情的剌向伏羲!!
伏羲一邊躲避,一邊作出有限度的攻擊,盡量制住「冰龍」強大的攻勢。
他無意識的向普賢和聞仲所站的方向望去,心裡盤算著一些甚麼…

「冰龍」像是發現了伏羲所注視的東西,突然轉向,快速的衝向在地面上的普賢和聞仲!

伏羲心中閃過一絲不安。
「不要!!」

「?!」
聞仲冷靜的揮動禁鞭,一手抓起普賢閃避。
但「冰龍」好像無動於終,更加快其速度!

由於要一邊閃避,一邊攻擊,聞仲開始力不從心…
——終於,他被迫至山崖邊!

「糟糕!」

普賢見情況不妙,閉上眼緊抓住手中的太極符印…

「引力制禦!!」

預期中的衝擊並沒有降臨,普賢於是張開眼看過究竟。卻看到全身染滿鮮血,以雙手勉強擋住「冰龍」攻擊的伏羲!!

疲態盡顯的聞仲亦露出驚訝之色!倆人愣愣的看著跟著所發生的一切——


「冰龍啊…不關他們的事…」
伏羲像是嘲笑自己般,露出有點兒哀傷的笑。
「…你贏了…我不會再幹任何事…」
聲音中盡顯自己投降不服,
「…但請放過他們…」
閉上眼睛,靜待…

本以為「冰龍」會向自己施予最後的致命一擊,但——

『…讓我休息吧…伏羲大人…』

「?!」
伏羲掙大眼,不可思意的看著「冰龍」。
「你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

『…我本來就不認同「她」的做法…』
「冰龍」認真的說著,血紅色的眼睛漸淡回原本漂亮異常的水晶色。
『…所以我一直在等待…等待著這時刻…』

伏羲無言,把手放在「冰龍」的頭上…
淚不爭氣的從眼角直滑,
「…冰龍…」

(…真想不到,你竟然比他們更暸解我…)

「冰龍」化為淡淡銀光,消失無蹤!


由於力量消耗過度,伏羲頓覺滿天星斗,全身乏力…
(…糟了…不可以在這裡被抓…)
意識漸漸模糊…

「小望!!」
眼見伏羲快要倒下,普賢衝上前欲接住他,但聞仲卻比他更快,一手從後扶住了伏羲。

(你這個人真是…和「他」一模一樣!!)
聞仲回想起3000多年前,第一次遇見太公望之時…
那時的太公望為了保護戰友,使用寶貝直至吐血暈倒!
但眼前的人已不再是那個太公望了…
——雖然他有著那人的靈魂…

「…咦?!」
普賢看著剛剛發出警報訊號,閃著藍光的太極符印,面露怪異的神色。
「聞…聞仲…『水穴』消失了!!」

「!!」
聞仲回神過來,望著眼前正處昏迷狀的伏羲。

「伏羲…你究竟隱瞞著些甚麼?!」

= = = = = =

「……」
聽完普賢和聞仲的報告,楊戩開始頭痛了。
「那麼,你們認為要怎樣做才能從太公望師叔口中迫出真相?」

在房內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覷。
任誰都知道,要從有「崑崙第一騙術師」之稱的「太公望」處找出答案是比幹任何事情都要困難。

而且,那個人已不再是過去的太公望了…
他是太公望和王天君的融合體,
一個擁有比太公望更有頭腦和力量的
——最初之人「伏羲」!

眾人沉默,但普賢卻笑了起來!

「楊戩,你不就是最好的人選麼?!」
和藹可親的笑容使眾人汗顏,楊戩更是冒著一把冷汗。
「你是唯一能讓小望以性命為賭注,極度信任的朋友來啊!而且…」
故作神祕的頓了頓,
「對另一個他——王天君而言,你不也是唯一一個能使他憎恨至失去理智的人麼?!」

眾人恍然大悟!

「——只有你能擾亂小望冷靜的思維,迫使他道出真相!!」

= = = = = =

「…伏羲…」

黑暗的空間,隨著剛才的呼喚而突變光亮起來!

「…老子,很久沒見了…」
伏羲轉身,神情凝重的看向一名漂浮在半空中,打著呵欠的綠髮金眼青年。

「我發現…你和女媧一樣地任性!」老子懶懶的,略帶微怒的說。

伏羲無言,只微微低下頭沉思。
過了好一會,他終於開口問道:「你知道?」
收起原本互相對望著的視線,轉身背向老子。

看到這刻意的回避,老子更加確定了自己所想的。
「一點罷…但申公豹好像已全猜出來了…」
再次打了個呵欠。
「可是…這樣做不是又傷害到你自己嗎?」

老子回想起初會面,偽裝成王奕時的伏羲…

那個看似軟弱,但卻比任何人都更有忍耐力和堅強的少年…
只是為了那個和同伴們許下的承諾,而孤獨留下的他,一直默默地等待著打倒女媧的時機…然後,為了封神計劃,他又毫不遲疑地將自己的靈魂一分為二,變成了二個不同的個體,親自實行這個耕莘險阻的計劃…

——即使最後讓自己的身心都受到無限的傷害…

想到這裡,老子不禁搖頭嘆氣。

就在此時,伏羲突然轉身直視老子!
從他那雙明亮的綠眸中,老子看到了和當年王奕一樣的不悔眼神。

「…呵…我不理你了…」

= = = = = =

離開了夢境,伏羲緩緩的張開眼,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不知名的房間中。
但,不消一會他就知道這兒是甚麼地方了…

因為這裡有股熟悉的味道!
一股差點被遺忘了的…
——「故鄉」的味道!!

緩緩坐起身,卻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已被換掉,而且左手腕更被戴上了隻奇怪的鐲子!

伏羲抬起左手,凝視著鐲子苦笑。
(…太乙的「小玩意」嗎?!…)
正想試試看「它」的威力時…

「你醒來了?!」
是一把比誰都更使伏羲懷念的聲音。

「?!」

伏羲故意隱藏起太公望的氣息,並加強了本屬於王天君的邪氣…
神情略帶訝異的轉頭看向來者。

「…真想不到,竟要有勞『教主大人』出馬…」

「你是在諷刺我麼?太•公•望•師•叔!」

楊戩注意到伏羲氣息的轉變,不禁皺起眉頭。
「為何要故意這樣做?太公望師叔!」
用著往昔的平淡聲線,向伏羲步步進迫。
「你…真的這麼不想見到我麼?!」
像是看穿伏羲的心,噯F的紫眸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還是…你只是想逃避?」

伏羲亂了,他無力的往後退。

* * * * * *

…這可能是我的任性…
我不希望你們介入此事!

就這樣被你們為之所恨我也不會介意。
只要能助你們脫離「道標」…

* * * * * *

「太乙…師叔他怎麼了?」
楊戩擔憂的看著眼前,在一充滿液體的巨大容器內,似是沉睡著的伏羲問道。

太乙抓抓頭,煩惱盡顯。
「不太樂觀…他本來就有舊患,再加上前幾天的新傷,要康復已很困難…但他竟然還在這種情況下讓力量繼續透支——而且還是在力量被封印的情況下強行進行!!」

「他這麼做根本是自殺行為!!」
很少生氣的太乙也在語音中盡顯憤怒!

聽後,楊戩的面色瞬往下沉…

* * * * * *
回想起剛才,還以為太乙的封印寶貝沒有效用…
所以開始試探性的,一步一步接近太公望師叔,希望依照普賢師弟所提意的方法說服他。
卻沒想到師叔會如此地倔強,竟然拼盡全力的趕走自己!

本以為這樣的對峙會一直相持不下…
但途中普賢師弟竟衝了進來!!

『小望!!快停止!!…這樣下去你會…』
普賢師弟的話還未說完,太公望師叔卻加重了氣的勁度,造成一道強風!!

我和普賢差點被迫出房外!!
幸好燃燈及時趕到,三人合力才勉強制住師叔的風…
正當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

風突然靜止了!!

自己亦同時感覺到,太公望師叔的氣正急速下滑!!

那時候心中就有股不好的預感…

…難道…師叔他…

還記得當時普賢師弟狠狠的咒罵著自己為何會想到用這方法迫師叔說實話,一邊急忙的叫燃燈快去找太乙和雲中子,一邊跑過去看顧著已昏倒過去面無血色的太公望師叔…
* * * * * *

楊戩開始後悔…
但相比起來,伏羲的真正目的和隱瞞著的事情更讓他擔心。
——他對將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有著一股不寒而慄的感覺!


夜幕低垂,看著快將月滿,皎潔明亮的月光,眾人各懷心事。
但,有誰可知道,一名戰士正默默的為眾人而戰鬥著…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