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平行森林

※ ※ ※ ※ ※ ※ ※

走在叫做平行的森林,看似相近,卻沾不著對方的一點邊邊。路越走越長,相互的間隔卻拉不開,也縮不短。

〈一〉

知道有這名詞的時候,是在課堂。

書本上清楚的解釋,「兩條線間隔相當,不能重疊」,叫做平行:不管線拉得多長,不管距離走了多久,雙方並不會多靠近那麼一點,那,就是平行。

﹝在平行森林裡面行走,途經叢密樹區,蔚藍天空,潺潺小溪,然而彼此的距離那麼難以捉摸的遙遠。﹞

我聽見你的呼聲了,依舊是在永無止盡的路程之中。
──還要維持多久現在的狀況?你喘著氣,渾身汗水淋漓。

你不知道,我又怎麼知道。

〈二〉

很多事都是這樣的。像一張張空白的稿紙,不用筆去填,就永遠不可能滿,十年如此,二十年亦是如此。

我們相識未到二十,甚至不滿十年,也就更不可能經歷到一些好或不好的變動。連稿紙,也是要有三五年的沉悶,才會逐漸轉黃,何況我們?

沉悶,未滿三年,卻似是三個世紀。於是期盼一個突如其來的變動,就算發酵也好,轉黃也罷。

像老酒一樣慢慢地沉澱,我正等著。

〈三〉

﹝就算聽到了什麼回音,那都是假的。﹞

攤開手中破敗的羊皮紙,褪色的墨跡,上面是之前來過此地旅人的忠告。

關心的出發點從來都是好的,這時候也不例外。縱使只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一句短語,清楚的誠意也讓人心生溫暖。

雖有考慮說出紙上的警告,但終究沒是開口:我們會來到此地,做一場看不見終點的旅程,不就是因為無法和對方相處?

於是捲起紙張,卻突地聽見遠處一聲朦朧的叫喚,熟悉的聲音:我喜歡你…

驀然心悸。

〈三〉

﹝童話故事裡的王子,總是要經過長長的艱辛路途,到城堡還得和惡龍死拼一場,最後才能以威風的姿態抱著公主回家。﹞

這樣看起來的話,雖然兩個王子搞不出什麼英雄救美的花招,卻比童話裡必須廝殺敵人的那位王子走的路還要辛苦上一些。

社會如此,一邊打著非關性別的口號,一邊在路上對稀有動物指指點點,而當事人只能像陰溝裡的老鼠躲躲藏藏,見不得光,見不得人。

一場感情,引爆一場人倫戰爭,在四處舉目能見的炸開,一身焦黑的落荒而逃;如果說你美麗的容顏吸引上無數女孩自投懷抱,只消失了一個「情人」,又有何妨?

〈四〉

即使是老酒,也不見得全然醇美,越釀越香。

我們在一起,三年,三年沉悶,三年醞釀。像玻璃破碎灑在水裡,即使是透明,那依然存在的裂縫只會不斷裂開,然後崩毀。

看得見、看不見的東西,溶於心裡,是一場小丑舉辦的萬年盛宴,在狂歡的叫囂氣氛之中迷失。

〈五〉

世界本身即是一個大謊言,只要戳破,就再也沒什麼可取的地方了。就是偶然抓到了一點希望、一點亮光,也不見得能夠守到永遠,永遠不滅。

全世界都是謊言,閉上眼睛,也可以不停的按下Yes旁邊那個按鈕,似是直到未來。

﹝只要你允許,我可以用今生今世,去換取我們的愛情。﹞

〈六〉

然後,等所有謊言都被挑破的那一瞬間,天就塌下來了。

盤古不會再來頂天,女媧不會再來補天,也沒有共工祝融之戰用四隻烏龜撐天;全世界沉默,只看到你的曈眸發亮。

我別過頭去。
小丑的盛宴依舊舉行。

〈七〉

森林裡的路好長,看不見前面的盡頭,也看不見後面的底。我走不完,開始感到累了,坐下來小歇片刻,入一個沒有顏色的純淨的夢。

你倒在我的胸口上熟睡,似綢緞的長髮散在頸邊,麻癢且輕挑。從來沒有味道的味道,像高溫的熱水一般,要貼近才能嗅到微弱的淡薄溫香。

到了午睡,假若沒有睏意,就會專注去看你的容顏,白皙的肌膚,修長的手足,私自愛戀、竊喜著。

曾經如此。

〈八〉

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會說我愛你,但不見得每個人都像嘴巴上說的那麼好聽。

你想說出這個意表親密的字眼之時,瞬間遲疑了:如果說愛,那可是相當沉重的一種感情呵。

不似喜歡,只是崇拜、迷戀對方的單個方面,而能接受所有好或不好,以及互相了解、互相依賴,才稱得上愛。我不曾欺騙你,也不曾想要欺騙自己,所以,我不說我愛你。

﹝我喜歡你。﹞

﹝但是我愛你…﹞

〈九〉

﹝等我也愛上你的時候,自然就會回頭。﹞

世間沒有絕對完美的愛戀。就像童話中的王子公主,他們之間的愛情也有待商榷是否能為榜樣:關於這點,從很多地方的蛛絲馬跡都能知道,就譬如說公主不再美麗、王子不再溫柔好了。

雖然你嘗試著要用各種方式彌補鏡上的裂縫,但當一個光滑的平面突地出現坑洞,要補得恰當、美觀,總是很困難的。

﹝破鏡無法重圓,覆水已是難收。﹞

我並非那麼的不愛你。只是不愛那因為愛你所帶來的壓力。

所以,我還是不愛你。

〈十〉

叫做平行的森林非常好走,路上沒有凹凸,沒有碎石子,沒有野草,平坦的叫人害怕。

究竟走了多久?似是此地的時間流逝狂猛,羊皮紙開始迅速腐爛,回頭看過,你手遮日光,依舊無言的跟著前進。

──不要再繼續了──

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我放聲大吼,而你被音量懾到。

﹝如果我是女人,你就會愛我嗎?﹞

﹝是的,如果你是女人,我會竭盡所有一生在愛你這件事上。﹞

〈十一〉

──不要繼續什麼?這場旅程?還是我們之間?你近乎沉默的問著。

小丑瘋狂的跳起舞來,剎那間我的喉嚨出不了聲,勉強擠出一絲破碎。

﹝…﹞

天地沉默。

日光照進森林裡來,刺眼的發光。


2002.1.6 


_________________
<補後記 by某晴>


為一個競賽所準備的兩千字小文,類別是「散文」…
雖然完全無法符合「反映時代環境」、「青少年心聲」的宗旨,不過還是寫了。

反正就是沒頭沒尾的一個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