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風雨前夕》 (下)

※ ※ ※ ※ ※ ※ ※


(續上回)
 有點虛脫…到底是誰提議在那裡做的…把他操得半死…
 誰說小草沒有殺傷力?算了…感覺也蠻好的,下次要再試試吧。
 返回周營的楊戩搖搖晃晃,晃回了軍師的帳營。師叔已經離開,這一切就交給他了,可是他沒力呀…

 「哈囉!楊戩,草地上做的感覺好嗎?」第一個不知死活的傢伙跳了出來。
 他們回來大約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已經夠他們做好幾次了。天化心想道,沒留意到臉色鐵青的楊戩已經變出了三尖刀。
 「唏,你怎能問得那麼直接?我還等著偷師呢。我們應該問:『接吻之後會做的是什麼……」話未說完,一陣陣衝擊波已經打過來了。
 「你這傢伙怎麼那麼不說道理就打?」第一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抱起第二個不知死活的傢伙,靈敏的身手避開了幾下衝擊波。
 基於這裡是軍營,楊戩所打出的衝擊波手下留情,只有小型爆炸卻沒造成太大的破壞。
 「黃天化,你幹嘛抱著我!」懷中的女子用力掙扎著。
 「閉嘴,以妳的笨手笨腳恐怕早就被炸成豬頭了。」天化笑著,然後不太溫柔地將她丟到地上。
 「你懂不懂憐香惜玉啊!」
 …就在這兩個人吵個沒完沒了的時候,楊戩變出了四聖高友乾的混元珠,製造了兩個水泡泡分別把兩人圍在泡泡裡,然後浮到空中搖來搖去。
 「呵呵呵。(心)」不知什麼時候,楊戩已經變成了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搖著紙扇咯咯笑。「好可惜哦∼(心)」
 「你們兩個∼就在上面慢慢玩吧∼(心) 」妲己揚著傾世元穰(假貨),右手接回三尖刀,向二人拋了個飛昒,然後扭著腰跑回軍營。

 「咕嚕咕嚕…誰來救我們呀!」蟬玉受不了水,偏偏又在水泡裡困住不得,只好搖著身體掙扎。「那死傢伙居然那麼狠…咕嚕。」
 「女人,你安靜點吧。」困在另一個水泡的天化打座中,這水圈其實也是個不錯的修練地方。
 「這樣下去我會淹死…咕嚕咕嚕。」蟬玉的表情開始變青,雙眼已經張不開。
 「喂!蟬玉!」看到快昏掉的蟬玉,天化一時著急就直接叫了她的名字。
 他從腰間抽出了莫邪寶劍,隨便斬兩下就打破了水圈,水花四濺,趁著還沒掉下去,天化傾身向前砍開蟬玉的水圈,接住她跌下來的身軀,緊抱在懷。
 一個漂亮的騰躍,著地。
 「蟬玉!振作些!」天化憂心地搖搖她的肩膀,蟬玉還是昏得沒知沒覺。
 (天音:妳最好不要有反應,這是讀者的期待 蟬:…)

 放下撫在她胸口的手,心臟還有動,但她的氣息愈來愈薄弱了。
 什麼啊…柔弱成這樣子,居然被會楊戩那殺傷力極低的水圈淹倒。天化皺了皺眉頭,清朗的容顏出現了苦惱,他從來沒有如此著緊過一個女子。
 「對了…」突然腦袋閃過什麼,那似乎是唯一的方法。
 不管了!顧不了這麼多!
 天化抬起了蟬玉的臉蛋,對準她有點沒血色的紅唇,嘴對嘴把空氣送進蟬玉的口裡。唇與唇碰觸的感覺,竟讓他有點陶醉。
 (天音:如果對象是維納斯,看你還有沒有這個興致親下去…)

 好舒服,還有…為啥心臟會跳得那麼快呢?
 「咳咳…」吐了幾口水,蟬玉回復了一些意識。
 「蟬玉,怎樣?」天化托著蟬玉的頭,深怕弄傷她似的柔聲問道。
 這傢伙比想像中細心…
 「我、沒什麼…」倔強似的坐起身,「剛剛我……」
 努力回想剛才發生的情景,追問楊戩那傳聞的事,然後被水圈,意識就這樣沒了。她知道自己向來是旱鴨子又非常怕水,大概是溺到了…是天化救她的?
 屬於女人的本能直線擊進她的腦裡,胸口跳得好快,蟬玉緊張起來。「你該不會…對我人工呼吸吧?」
 「那種情形,也是沒辦法的事啊。」有點粗線條的天化沒有注意到蟬玉紅遍的臉蛋,更沒發現粉拳已經準備握緊。
 「你-去-死-吧!」天化被一拳被打飛到天空中,和雲朵兒好好遊玩吧。

      *      *      *

 「真是的…我還救了她耶…」天化撫著微酸的頭顱,踱回自己的營帳。
 這時,他看見太乙正在營帳旁邊修理著黃巾力士,不愧是機械狂,真厲害啊,才那麼一炷香的時間就把七零八落的黃巾力士恢復成原形。還記得剛剛回來時,太乙的黃巾力士除了外殼以外全部零件粉碎…
 就在此時,天化聽見室內傳來豪邁的笑聲,是飛虎爸爸。

 一進營內,就看見黃飛虎和一個人正在對飲酒,前面還有幾副散落的棋盤。是爸爸的死對頭南宮适吧。但,他們會談得如此高興嗎?
 「沒想到你的酒量不錯!果然是天化的師匠∼哈哈哈∼」
 「武成王也很厲害啊!你是全周營酒量最好的人吧?」
 咦?不是南宮适?

 「道德師匠?」這個發現讓天化一驚,道德師匠怎麼跑來人間了?
 「哦∼是天化啊?我也喝夠了,你們師徒慢慢談吧。」飛虎拍拍天化的頭,手拿著一壺酒搖搖晃晃的出了營。
 「師匠!你來這裡幹嘛…」對了,外面的機械狂…「你該不會來找太乙吧?」
 「哈哈哈!好孩子!腦袋有長進哦!」道德師匠半帶醉意,做了個招牌的打拳SPORT手勢。「…小乙很笨的,容易出亂子,嚷著要看哪吒就自己跑了下來,我擔心他啊。」
 酒後吐真言原來是真的。
 仙界的人都這麼喜歡搞同性戀嗎?
 這個巨大衝擊的震撼,讓天化立時僵化成石像。
 (作者: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搞同性戀的)

 無視於石化的天化,道德真君和外面的太乙揮了揮手。「…已經修好了啦?好吧,我也要回去了…」
 「乖乖喔。」道德搖搖手指,似笑非笑地盯著天化。
 已石化的天化,揮揮堅固的石手和師匠道別,那隻石手呯一聲斷裂。
 楊戩和太公望…
 道德和太乙…
 仙人都喜歡同性戀,他是人類,才不會搞這種東西。
 「要努力生活!不要忘記修練呢!SPORTs萬歲!」道德真君一面唸著這句話,一面爬上太乙的黃巾力士。
 「當你想回仙界的時候就來通知一聲吧!我會再來接你的。」雖然半帶醉意,但道德的駕駛技術好多了,至少飛得比較穩定。
 「…小乙、天化,要想我哦!」喂,醉酒駕駛是犯法的!

 天化搖搖頭,望著黃巾力士飛去的背影,心底疑惑著仙人的性取向。
 他卻不知道,這是他和道德師匠的最後一次見面。

      *      *      *

 楊戩在帳內翻閱兵法書卷,一面閱讀一面思考。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茶,心思飄到遠處。
 不知道師叔的和談結果如何呢?他已經去了兩個小時了…
 如果是師叔,一定沒問題的…不過前提是聞仲不在吧,只要聞仲在的話,一定會傾盡全力攻打崑崙…

 師叔和父親大人的會面…會是怎樣的呢?
 
 「喂!大家集合!!」
 是師叔的聲音!從營外面傳來,有結果了嗎?
 楊戩急忙跑了出去,一抬頭就看見了壓在巨大上空的金鰲島,他心裡有個譜了。「聞仲…終於出來了…」
 元始天尊駕著超光速的傳送寶貝出現,把重大的責任交給太公望。「這次的戰爭全權交給你!不,應該說不由你來指揮是得不到勝利的。」
 「是!」太公望帶著自信的笑意,開始盤算仙界大戰的事。「那麼,楊戩、哪吒、李靖、土行孫和蟬玉跟我回崑崙!武成王一家所有成員留在人界!」
 師叔打算一滴不漏地收集所有戰力,但是,為何漏掉天化?
 「師叔!在這個時候…」天化拒絕接受自己被減掉,不安感蔓延在心頭。
 「你應該最清楚我幹嘛把你減掉的!」太公望清澈的眼神望進了天化的心裡。
 天化無力地垂下肩膀,腰間傳來一陣劇痛,冷哼了一聲就離去,沒有注意到身後一雙擔憂的眼睛。
 「天化…他怎麼了嗎?」蟬玉抱著土行孫,忽然覺得天化離去的背影很落寞。

      *      *      *

 太公望把整個崑崙山也移動,計劃和金鰲島正面交鋒,由本領高資歷深厚的龍吉公主負責操縱。由於幾天前和趙公明戰鬥時消耗大量能源,能源準備不足,連防護罩也開不了,為了保存能源直到能正面交鋒為止。
 所以…
 「楊戩…」太公望喚住了他,雙手合十地拜託道。「因為能源不足的關係,你去撐著那些小卒,直到能源足夠為止!」
 師叔真的看得起他…居然要他一個人充當防護罩。楊戩嘆了口氣,他向來無法拒絕師叔的命令,雖然口氣中有幾分無奈。「…好吧。」

 太公望突然抓起他的衣服,把他扯到自己身前,趁他還沒站穩之時迅速在他唇上啄了一下,也不怕眾目睽睽…
 武吉、蟬玉、哪吒和十二仙不是人啊…討厭,連玉鼎師匠都在。
 楊戩整張臉都紅了,太公望彷彿奸計得逞的,帶笑欣賞他通紅的臉蛋,這傢伙真好玩。「嘻嘻。」
 全世界只有楊戩不知道「太楊太戀」已經是公開坦蕩蕩的事實。

 哈哈…免費看了一場吻別戲。
 眾人什麼也沒說,帶著笑意盯著糾纏的兩人,包括兩大關係人物玉鼎和普賢。

 「那我去了。」受不了這種被計算、被凝視的目光,楊戩飛也似的溜掉了。

 在這胡鬧的氣氛下,正式拉開了仙界大戰的序幕!

===

後記:
本來這篇應該是”淚殤”第二部”凌遲”的開場,不知怎的開了天蟬篇,哪來的又有道乙篇,有些劇情就會有些多餘,但又不捨得刪掉,只好分拆出來獨立。(又超過16K@_@)

天蟬的劇情永遠是自己跑出來的…而且愈寫愈高興。
呵呵…哈哈,王子殿是”成其好事”的一大功臣呢!

《風雨前夕》是指仙界大戰前那短短時間的平靜,因為慘烈的戰爭將要開打,每個人也痛失很重要的東西。(包括望、戩和天化),在那痛苦來臨之前,寫些輕鬆平靜些的。結果,好像是一堆人在亂搞關係似的…


________________
<仙人的性向問題啊… by螢火蟲>

仙人都是同性戀…噗!
讓蟲想到以前剛迷封神時,和看封神不迷同人的朋友討論同人(推銷):
朋友:「仙人…?不是都不結婚……?清心寡慾的嗎?」(以許版的封神而啦…愛慾是另一個世界的事…)
朋友的疑問是:「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那些人可以玩得那麼高興?那妳又為何看得那麼高興?」

嗯嗯,後來蟲就不推銷了,乾脆自已寫了,讓那個朋友臉上多黑線。

不過…說來還挺疑惑的就是。

「對啊,封神真是充滿了男色…(爆!)」

喬櫻殿要加油喔…^^這種原作衍生是蟲不敢碰的地雷…(死!)

對了,回文下面多了引文?↓站長們改了設定嗎? 

_________________
<地雷? by櫻喬>


 呼--現在還在努力中^^。
 我看過翎殿對同人小說的看法,說「原著衍生」是最難寫的。我覺得還好。從這樣開始實習摸透人物性格很方便…
 對,「原著衍生」的限制很多,寫起來的時候縳手縳腳,這樣又不行,那個又違犯原則,但同一時間,「原著衍生」替你設定了很多東西,包括要轉變的部分,劇情前後的安排和對白呼應,只要小心點穿插也不會太難,(當然,再想下去腦袋會爆的…),寫完會很有滿足感哦^^。

 「對啊,封神真是充滿了男色…(爆!)」
 讓我想到只要是帥哥就可以亂配成一對的BL相戀模式…只要不太醜又有塑造潛力的就能拿來玩了…@_@

 另外,為啥是喬櫻不是櫻喬(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