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血之淚.凌遲》

※ ※ ※ ※ ※ ※ ※


 叮…
 銀飾碰擊的聲音穿過了他的耳膜,他喜歡這種聲音,彷彿每一下的聲響都在提醒他的覺悟,敲醒他那個青藍色的惡夢。
 壓抑的快感,等待報復的亢奮,他要折磨他到最深層的底端,叫他活著比死更難過!

      *      *      *

 以手走路的張天君撐著兩手前往金鰲島中樞的防護罩裝置室。
 「張天君,楊戩死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已恭候多時。
 「對呢!王天君,他過度使用變化之術,筋疲力盡,只剩下皮和骨」張天君回應道。
 王子殿下,你還真會裝…居然連他的名也唸得出。
 「別幹那種無聊事啊!楊戩!」哈哈大笑起來。真好笑!好笑啊!
 身份被識破,沒意義再裝下去,楊戩變回原形,果然是英俊瀟灑的美男子。

 「我早知道你一定行的啊!」淺笑著,「因為你懷有那大人的血統。」
 直覺讓楊戩知道眼前的王天君非常危險,一身銀環打扮已經很誇張,那胸有成竹的笑容讓人覺得詭異。
 「我知道啊。」沒什麼好暪的,王天君是通天教主座下十天君的首領,知道也不稀奇。「五十年前我以調查金鰲島為名潛入了這裡,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調查自己的身世,那時我知道了自己的父母是誰,亦知道了為何年幼便交給崑崙山照顧。」
 「即使是這樣,你也要跟我戰鬥?」盯著楊戩,猜度他的想法。
 「對呢!」為了守護崑崙山,他不能辜負了太公望師叔和玉鼎師父…「因為我是崑崙的道士。儘管…本來是什麼…」
 楊戩的身體起了變化,勉強保持著人形,但雙手已經變成妖態時的三隻爪手。
 他的表面是告訴王天君,事實上卻像在說服自己…
 心底中無可挽救的軟弱,像掉入了沼澤地,不停被下沉、不停被吸蝕,直到完全被淹沒…

 「哈哈哈哈!你消耗過多能量,甚至無法保持人類形態。哈哈哈哈!」
 王子殿下,你可以恢復原形,回來當你的金鰲王子,為什麼不?
 是因為他嗎…那個叫太公望的人…
 什麼夥伴,什麼朋友,一旦你的真正身份被公開,他們一定會瞧不起你,人的心永遠是那麼醜惡的,別以為崑崙山就是天堂,那裡的人也是一樣不堪!自私、冷漠,你要為誰而戰呢?
 因為你,我失去了人類的身份,也沒有了本來應該屬於人類的一切,王奕這個名字不再跟著我,我是妖怪之首的王天君!

 「真不像樣呢!王子殿下!現在把你殺掉簡直易如反掌!」一步一步走近楊戩,讓楊戩警戒起來。「如果金鰲島的防護罩解除,崑崙和金鰲的仙人們便會正面衝突,相信大部分的仙人便會死掉。但如果不解開防護罩,利用通天砲就只有崑崙山會毀滅。」
 崑崙山是他的家,即使他原本不屬於那裡……
 王天君繼續他動人的演講,就是要楊戩軟弱下來。「你知道嗎?楊戩。如果是我們,就能欣然接受你。但如果你的真正身份在崑崙傳開,口裡雖說你是『同伴』但心裡也會瞧不起你,人就是那樣。至今你為崑崙盡心盡力去戰,盡力得有過之而無不及。那是因為你感到自卑吧?我至今很拼命行動,所以希望大家別欺負我,別怪責我。」

 像是心中有某部分被刺中了…
 王天君說的沒錯,他說的是以前的自己。
 即使外表孤高,少跟人交往,為了追求更高的道行努力修行,心裡希望還是得到別人的認同,當別人聽見『天才道士』時總會自然地對他產生崇敬,那種虛榮感的飄飄然也曾讓他迷惘過。
 即使是現在的自己,仍然有一陣揮不去對自身的優越感…

 不過,那是過去的事了。
 這一切,在他遇到師叔的時候就中止了。
 心底那片混沌的黑暗漸漸澄澈了。
 不必要為了誰,純粹從最單純的目標去做。腦裡浮現了許多過往…

 〔哈哈哈!你不行呢!假貨!〕初次被識穿變身術…
 〔楊戩…這場比賽誰勝誰負也沒意思吧!〕對自己安危毫不在乎的…
 〔我不會讓你殺任何人的!〕迎戰強敵聞仲時築起風之牆來保護我們…
 〔放手!楊戩!〕呂岳散播細菌,不顧受到病毒感染也要救黃天祥…
 〔你們至今已經幹得很好,接下來就交給我吧!〕面對趙公明時毫不畏懼…

 最終他能看清楚是他面前微笑的人--太公望師叔。
 對,就是他。

 「不是啊!王天君!」多沒說服力也好,這是他的答案。「我不是要討好大家而戰的啊!是因為我喜歡大家,所以才戰。」
 王天君的眼神在轉眼間變成狂暴和憤怒的妒意。
 像是要爆發了,王天君猛地衝上前捧起楊戩的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攻佔楊戩的唇,其身手和舉動嚇得楊戩一陣錯愕,三秒後才懂得反應過來。
 當楊戩想到要反抗時,王天君已經聰明地跳開了一步,臉上滿是奸計得逞的微笑。
 
 剎那間,他幾乎以為那是太公望師叔的笑容…停!哪會有這種事。
 楊戩忍住沒有出手,但誰也能感受到他身上那一股懾人的慍怒!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你和太公望不也是常在做這種事嗎?」王天君輕笑。
 「你不是師叔。」除了玉鼎師父和太公望師叔之外,他拒絕接受任何人…
 「你有信心能在幾分鐘之內打敗我嗎?崑崙山很快就會撞過來,在防護罩未解開之前,崑崙山就會變成灰溶解了!你忍心嗎?別忘記,以你剛剛幹掉完張天君之後的這種體力,根本不是我十天君的對手!」
 「可惡…」緊握住三尖刀,很想殺了他,可是…
 「來∼別動…想救你那些夥伴就乖乖的。」王天君撫上楊戩那張完美的臉蛋,捏了兩下,楊戩乾脆閉上雙眼,強忍住王天君的輕薄。
 為了師叔…
 「真堅強。這個又如何?」在瞬雷之間,王天君迅速封住楊戩的唇,不客氣地吮吻起來,不太顧及他的反應。
 「唔!」楊戩的手緊握成拳頭,但未敢動彈。

 「我喜歡你,不由自主地著緊你…」王天君好像玩上癮了,壞壞的手爬上楊戩的腰間,用力地抱緊。
 簡直無法忍受!可恨的王天君…
 他這樣做真的可以換回崑崙山的安危嗎?在此處和王天君戰鬥絕對不是上上之策…有沒有更好的方法?
 「嗚…」王天君的手愈來愈不安份,扒上了他頸間的拉鍊。
 放不開是對你的執著,我喜歡你在我懷中嬌喘、嘆氣、掙扎…
 也許不知不覺間,我已經…

 「滾!」忍無可忍的楊戩推開王天君,三尖刀一口氣揮下去!
 王天君反應敏捷,輕鬆地往後一躍,笑得很愉悅。「噢∼生氣啦?」
 楊戩用手抹去嘴角上的血絲,恨恨盯著王天君。「我不要再做這種事!」
 人渣!垃圾!銀環妖怪!沒品味!瘦骨嶙峋!
 「噯,王子殿下實在『可口』。」王天君輕舔著指甲和嘴唇,彷彿在品嘗剛剛的吻。
 受不了!
 王天君笑 ,指著身後的一個小洞。「我得到了想要的報酬,那我也得給你一點回應。解除金鰲島防護罩的按鈕在這裡,喜歡按便按吧!」

 楊戩看著王天君所指的地方,有點疑惑。「王天君…你在想什麼?」
 真的放過他?
 王天君不按牌理出牌的辦事方式實在令人摸不著頭腦。
 「老套!我又怎會告訴你。快!趁我還沒改變主意之前。」王天君有點不耐煩地說。

 心中盤算著逃掉的方向,緩緩走近了那個小洞,也有點戒備王天君再度「襲擊」他。
 王天君像個沒事人一樣坐著笑著,也沒有阻止他按下那個按鈕。
 楊戩按下解除防護罩按鈕後,人影立即消失不見了,其實已經逃了。
 王天君還是老神自在的,臉上出現了極陰沉可怖的笑意。

 小楊…你逃不掉的…
 你是我的。

      *      *      *

 「仲哥,對不起。張天君那傢伙被楊戩幹掉了啊!」王天君躺在金鰲島中樞的隨意一角,不怎麼在乎地笑著。「而且還被他得勝逃跑掉。」
 「…那麼,你也是楊戩?」聞仲目無表情地揮動起禁鞭。「天才道士擅於變身。王天君絕對不會背叛我,故意放走楊戩。真正的王天君遵守我的命令跟楊戩戰死了吧?我現在就在這裡收拾你吧!」
 好一個聞仲,用這樣的方法來試探他。這個男人的城府深沉得難以估計。
 不過,你太看得楊戩了,聞仲。我真正的復仇還沒開始…

 
金鰲島中樞附近的星體-
 「喂!你們聽著。崑崙派了幾個傻瓜來救楊戩,要去阻止他們。你們可以八人一起上。」王天君站在中間,八個身分不明的人圍著他,等待指令。
 在十天君當中,王天君擔任著領導角色。
 「我一個人去就夠了!闊別很久,想玩玩呢!」其中一把聲音插入。
 「孫天君你去?」沉思了一下。「好吧!」
 會議完畢,大家各自消失。除了被聞仲監視著的王天君,還有一個翠綠色的身影仍未離去。

 「妳還留在這裡幹嘛?」王天君咬著指甲,躺平在空間裡向空氣發問。
 「…讓我來代勞,去取楊戩的命。」她的臉被帽子擋住,只有上半身是妖怪仙人,除了一對能隨意活動之外的手以外,下身只有一件大袍,空空如也。
 「…楊戩是我的玩偶,我有更好的方法解決他。謝謝妳的美意。」王天君意味深長的看了金光聖母一眼,拒絕她的好意。
 金光聖母靜靜地注視著王天君,應了一句「是」,即時消失了。

      *      *      *

 在那個掛著十字架的房間,虛弱的楊戩躺在那裡。

-要殺掉現在的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般容易。我的王子殿下…
-我不會讓你輕易解脫,要你受盡屈辱與苦難,就和昔日的我一樣!

 「你又回來我的身邊了,小楊。」王天君在一間黑暗的房間中,坐地上半抱著楊戩的頭。
 手腳不能動彈,氣力幾乎完全流失,張開眼睛也沒力,不、他根本不想看到王天君那張臉…意識很清楚,四肢五官的感覺都存在,他聽見王天君的訕笑聲。
 可惡…
 「我要你…生不如死…」王天君抱得更緊,然後將楊戩放到膝蓋上,雙手粗暴扯開他道袍上的拉鍊。
 「不要…」即使身體感覺很迷濛,潛意識也感覺到王天君想幹什麼。
 「小楊,你害怕嗎?」王天君輕柔地撫摸楊戩的臉,感覺到他的顫抖。他的樣子真痛苦,扭曲的表情…哈哈,他的痛苦就是他的快樂呀!「哈哈哈哈哈…你也懂得害怕嗎?天才道士!」
-當你在我懷中動彈不得,你扭曲和痛苦的表情深深地烙在我的心上

 會有人來救他嗎?只有獨自一人…
 感覺到唇上一片濕潤和身體上的不適,他知道王天君又在侵犯他

 彷彿又回到從前那個孤獨的角落,寂寞、孤清、無助、恐懼、痛苦…
 玉鼎師父,你會保護我嗎?
 還有…他…

 「即使是妖怪,你身上所散發的耀眼和光采,仍然深深地吸引著我…」王天君無視楊戩的痛苦表情,繼續折磨他殘弱的身軀
 求求你…放過我……

-是你,搶走了我所有的東西,這一切一切都應該由你自己來承受,而不是站在那裡笑著接受各方的讚美,我要把原本屬於你的東西還給你,!
-我是人類,你才是妖怪!你是一隻不折不扣的醜陋妖怪!
-我要撕破你那張虛偽的的假面具!讓你的真正身份敗露,讓你嘗嘗被遺棄的滋味!

-要撕碎那傢伙的一切,再把他一腳踹到地獄去。
-崩潰的已經瓦解成一灘血水…

      *      *      *

 得了聞仲的首肯,王天君親自迎接單人匹馬來營救王子殿下的十二仙,玉鼎。
-你們師徒那副噁心灑狗血的重逢話語,你儂我儂的親密關懷場面,就像在他的傷口灑鹽,一片又一片的凌遲他的痛苦…
 為什麼!
 妒恨與憤恨,幽幽失落的徬徨和無比深沈的憎恨…

-我看著你,一直一直看著你。
-你總是被包圍接受他人的讚美,甚至贏得天才的美譽;每個人都對你流露崇拜或欣賞的眼神,你是眾人的焦點,風采和氣勢都優於常人。玉鼎對你百般呵護關心,養育成一個優雅的貴公子,他把你保護得好好的,讓你一直以人形化身,甚至不惜以性命救你…
-還有,太公望他們對你的關心…特別是太公望,建立了對你的信任,把自己和心都交給你。他那顆極聰明狡猾的頭腦讓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如果元始天尊當初沒有利用我來交換你,那麼,在崑崙山和太公望要好的人,不就應該是我嗎
-或是,我會取代了他,重新和你相遇一次…
 那麼我們今天,就不會在這個血霧的世界交鋒。

 恨你恨你恨你恨你恨你。
 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一頁又一頁被撕開他的痛苦,摧殘了他的心靈。
 割開了手背,血霧迅即佈滿整個房間。
 幾乎是用顫抖的咬牙聲音,自憐地舔起手背上的血,眼神冷酷「被血雨打死吧!崑崙十二仙,玉鼎真人先生!」

 沒有心,沒有淚。
 什麼感情什麼愛,早在幾百年前被送來金鰲島時就一併泯沒了!

 「我的血是極酸性的,如此下去你們必定溶化消失。你只有一個辦法得救,就是逃離我的空間!哈哈哈!」痛快地笑出來是他最後的武器,玉鼎真人那個笨蛋,居然不顧一身是血地抱著楊戩走出去,不過前提是要他的身體支撐得住。
 兩個人進來,只有一個人能活著走出這裡。
 楊戩,嘗嘗被遺棄在紅水世界的滋味吧!
-我知道你不會死掉,你真正的靈魂還沒甦醒,只不過-我想看你被拋棄時的絕望表情!要你與我當初受到的痛苦是一樣的!
-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人!所謂的人…就是那麼絕情…

 !!!!!
 不可能…你那個笨師父即使犧牲掉性命也要救你嗎?
 --為什麼!我要你們死在我的血淚裡!
 也好,你師父的死也會讓你傷心難過…也是一樣活著比死更難過的…

 哭不出來,沒有力氣。
 失落在那個殘酷的世界,根本沒辦法釐清自己的真我,只知道不可以犯錯,我是不可以犯錯,我希望得到你的認同,希望有個人可以傾聽我的心事…

 這些血,都是從我的心裡淌出來的淚水啊!!

 當你哭著躲在玉鼎真人懷裡撒嬌悲泣的時候,可曾想過有一個被你交換了命運的孩子正在金鰲島飽受酷刑般的被歧視被羞辱,那些都應該是你的命運,誰又來慰勞他的痛苦寂寞?
 那個被遺棄的小孩在黑暗的大籠裡,每天忍受著妖怪的戲弄和觀看的酷刑,封閉的心靈,斷絕的思念,絕望的空間,在那種無奈恐懼的環境之下-
 ---誰又來可憐過、諒解過他!

 玉鼎真人的魂魄飛到了封神台。
 沒想到你的笨蛋師父不顧一切地救你,那好,活著的你一定更加難過,我要你嘗嘗與至親生離死別的滋味!我最喜歡看你那個痛苦的表情…你,只不過是我的玩具。
 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如斯難過…敲打在憤怒和妒火的心頭,太公望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的時候有種奇妙熟悉感,雖然說不上是什麼來,也許大家同是狡猾奸險的智慧型犯罪者,只不過他多了層懦弱的人道主義派,真是可惜了他留在崑崙山!
 笑,只能笑,用狂笑來掩飾自己的脆弱!哈哈哈哈!真可笑!
 除了笑,他又能做什麼?殘酷地笑是他唯一的表情,這是他一直執著追求的報復!
 重得難以承受,刺痛在他心上的是楊戩受到的種種愛護和關心。玉鼎真人用自己的命來換取虛弱王子的性命,他此刻卻躺在太公望懷裡神情哀傷流淚不休。
 連太公望也接受你…?楊戩--你是隻非常醜陋的妖怪啊!
 「這筆債我一定會還給你的!王天君。」太公望恨恨地告訴他。
 還給我?真好笑,哈哈哈,笑到他肚子疼,感情用事的傢伙!
 這些就是夥伴
 「別感情用事。我們也有兩個人被殺,就算是打和」說罷,就消失在他們的的眼前。

 一個黑暗的房間裡,王天君倒躺在房的中間,四周飄滿了濃濃的紅霧。
 暗藍色的王天君,倒吊著鍊著自己的脖子,嘴角是嘲弄的笑容。
 〔我不是要討好大家而戰的啊!是因為我喜歡大家,所以才戰。〕
 手上的十字小刀用力往左手手腕割下去,血源源的湧出滴落在地上,也滴在他的心上。墮落又迷人的生活。
 我著緊你,你那完美的身體和性格,美麗的面貌…比起任何一隻妖怪還要美,你身上流有金鰲最優秀完美的血統,潛在的力量更是無可估計。

 每次看到身邊的人對你百般呵護與稱讚,就恨你多一分。
 如果不是因為你…
 偏偏,對於這個他用半生去恨的人,心底產生了一份難懂的感情…
 你的真正身份被揭穿,你最親愛的師父離開了你,為什麼-為什麼我仍然覺得難過!
 明明一切就如我預料的啊!完全一樣!

 叮叮…他喜愛的銀飾聲音。
 每一個銀環,都代表了他的鎖心和摧殘,一身誇張的銀飾,等同了掛滿一身的防衛自身意識。
 隨手拿出了兩個銀環,放在自己手腕的傷口狠狠扣下去,穿不過的皮膚被王天君用力壓了下去。銀環的另一端是尖的,可以勾開肉骨,不惜一切忘記痛苦,把銀環戴上去。他身上又多了兩個飾物。
 血,湧湧的流。因為硬把銀環扣下去,弄至皮膚潰爛,筋脈斷裂…
 哼,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自虐就是最好的招待,用痛苦來解除另一份痛苦。
 「啊∼∼!」沉淪了…他要掉下去了!

 你在人間時,我一直跟在你身後,仇視的目光看著你的背影。 我無時無刻都無法忘記起那樣的屈辱!
 長期地專注觀察一個人必然會出現兩個結果,一是厭透了他,另一個是喜歡上他。
 沒錯,他真的「喜歡」楊戩…
 那傢伙的確是完美無暇,他擁有的一切都讓他羨慕不已…他的魅力甚至牽動起他的情緒,即使是他這個充滿恨的人…
 楊戩的生命已經沒有他可以介入的份,即使在封神計劃之前有所缺憾,他依然是耀眼得奪目,曾經要想過從太公望身邊搶走他,所有的恨,由此報復;不過他終究沒動手。
 根本不配談愛的人,憑什麼去把他縛回來。
 直到他和太公望相遇,達成完美之中的完美,簡直讓他著迷…
 如果他不是通天教主的兒子…如果我不是王奕,我們可以用什麼理由相遇呢…
 即使是恨,也要讓他永遠記住自己,永遠擺脫不了王天君,永遠永遠的把王天君留在心裡…恨和愛,又有什麼差別。

 王天君倒在地上,眼神渙散地望向天花板,開始舔起手上的鮮血,品嚐鮮血的甜美和苦澀。
 悲愴籠罩在密封的小空間,王天君幾近失控地自虐著。
 對了…通天教主…
 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找我報復…我對你的了解遠在一般程度之上呢…
 嘻嘻.好吧,就讓你們父子相見,玩一個名為”父子相殘”的遊戲。
 你們也只是我的棋子!是我的玩物!我可以隨意玩弄你們的生命!用你們的寶貝,來互相打招呼吧!
 即使你打敗通天教主也沒差,至少也完成了這個「有趣的」遊戲啊。
 太快樂了!因為那是你的父親,有沒有感情也好,自己親手殺掉父親,又或是被父親所殺,都會很滑稽可笑啊!這都是我的快樂!
 哈哈哈哈哈哈!
 他得不到的東西,誰也別想得到!
 楊戩你的幸福就到此為止了。你和你師父這對怨偶在封神台相逢吧!
 怨倔的眼神出現在王天君的眼中,手上的痛苦讓他昏睡…

 妲己,我的母親,妳在哪裡…小王需要妳…我等妳回來呀…


 螢幕出現了王天君痛苦扭曲全在地上呻吟的畫面。
 眼眶內的是什麼…指尖輕碰眼角,是幾顆水珠。
 嘖,她在幹嘛,她是十天君裡唯一的女仙人,也是妖怪仙人啊!
 長期地專注觀察一個人必然會出現兩個結果…
 「金光聖母,妳還沒死心嗎?」後方出現了一把聲音。
 「是你…姚天君。」她回頭。
 「別再想那無聊的感情羈絆了,金光聖母。袁天君和董天君的亞空間好像受到破壞了,恐怕他倆已被消滅…」姚天君憤恨道。
 「可惡的崑崙…」金光聖母的拳頭握緊。「我去找王天君一趟!」
 金光聖母的身影隨即消失。
 …儘管金光聖母平時強悍得像個男人,心思縝密,仇恨薰心之餘仍能保持冷靜,不過只要一扯到與「他」有關,她就會有點失常。
 妖怪仙人是不可能有結果的,「他」根本沒有愛人的能力…
 不,妖怪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愛。

 「王!」金光聖母出現在那個黑暗的房間。
 私下,他容許她這麼叫他。
 王天君稍微回復了一些知覺,沒有動的意思。
 金光聖母站在他的面前,雙手飛了出來扶他一下,讓他坐起來。
 她沒有身體,只有一雙可以活動的手套手,她連抱起他的能力也沒有。
 王常常自虐…
 金光聖母的雙手開始發光,替王天君治好了滿是血的傷口。

 因為不斷的傷害,不斷的治療,王天君身上能新陳代謝的細胞都死了,所以他一直那般骨瘦如營養不良的小孩子。
 也因為老是有她在治療,王天君才能一直活動自如,再怎麼自虐到死也不會沒命,他要解決了那個令他最恨又最愛的傢伙…
 「…王,袁天君和董天君已經被封神了,下一個就由我上場…請讓我來當你的劍!」金光聖母堅決地請纓。
 她不了解玉鼎真人被封神台和楊戩的身份那些事,只知道王天君對楊戩恨之入骨,但偶爾又會王天君眼內看到他對楊戩流露出一絲眷戀的表情…
 如果,那個人不是楊戩,而是…
 …想什麼呢,還冀求什麼。那根本不可能發生在她身上。
 --她要盡力的幫助王…!
 「是嗎…既然如此,下次就由最強的妳和姚天君一同上陣吧!」王天君看著剛穿上身的銀環,表情很詭異。
 楊戩…我想見你。為了你親愛的師父,你怎會不回來見我呢?
 我可是等著看你和通天教主父子的好戲…
 「還有,楊戩那傢伙一定會回來。他可是很難纏的,要小心他的變身術。」王天君咬著指甲說。
 居然要十天君中本領最強的她和次強的姚天君聯手,崑崙山那群人果真非同小可…不過,只要是王說的,她一定聽從到底…
 「是的,我明白了。」金光聖母點點頭。
 是他,是楊戩。
 …你對他既愛且恨,是他讓你那麼痛苦,是他讓你如此墮落,一切的錯都是緣自那個男人!放心吧,王。我一定會替你殺掉他…只要他死了,你就不用再受這些苦…

 王天君淡淡掃視了她一眼,站起來就走掉了。
 這個女人…只不過是他的一只棋子。
 棋子,是用來被犧牲的。


後記:
金光聖母和王天君又有曖昧了…
櫻喬果然是個喜歡亂配對的人@_@

小王自行穿孔的一節,突然覺得自己很血腥……
不巧我是寫暴力起家的@_@,
BY 櫻喬

_________________
<Re: 血之淚.凌遲 王楊 by竹里>


初次留言,你好

很高興看到這篇文,王楊的文蠻少見的,
個人很喜歡這篇文章中對王天君的描寫(不論心境或外表)
還有他對楊戩複雜情感下採取的行動(櫻喬殿的文筆很不錯呢,
加上我本身偏好楊太楊、伏楊和王楊,所以忍不住浮起來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