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夜訪吸血鬼《四》

※ ※ ※ ※ ※ ※ ※


聽到太公望的話,記者有點驚訝:對一個永恆不死的吸血鬼而言,他為什
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對他而言,只要吸血,就可以永遠的活下去,不是嗎?知
道太公望不會回答自己這個、觸及他的個人隱私的問題,記者再度嘗試拉回話
題,
「你們平時怎麼過生活?」
「跟正常人沒什麼兩樣吧?」
太公望理所當然的回答,記者頹喪的垂下肩膀,
「不會吧?跟正常人一樣?」
你們一點都不正常吧?
「對啊,」
太公望說,一臉理直氣壯,
「起床以後先上兩小時課,然後就是看書或是出去找獵物,清晨五點鐘吃
完消夜以後睡覺,滿正常的生活啊。」
「上課?」
記者對這個名詞發出了大哉問,
「上什麼課?」
「還能上什麼課?」
太公望啞然失笑,
「就是上課啊!」
** ** ** ** ** ** **
第二天傍晚,當太公望醒來時只覺得頭昏腦脹,
「你沒事吧?」
楊戩適時的出現在身邊問著,一邊溫柔的替太公望揉著太陽穴,
「哪有人喝酒像在喝白開水的?這樣不醉才怪!」
「我怎麼知道?你又沒跟我說。」
太公望理直氣壯的說,隨即抱著頭喊痛,
「奇怪,你不是說這些東西對我們而言都像廢物一樣嗎?」
「對我而言是,對你而言恐怕就不是了。」
「為什麼?」
「你昨天用了不少法力,」
楊戩對太公望解釋著,
「所以你的身體會來者不拒的接受任何食物,就算是你喝的不是血也是一
樣;而你又偏偏喝了酒,現在才會宿醉成這個樣子。」
「可是你不是說那些都是基礎的法術?」
太公望言下之意大有責備楊戩的意味,
「先生,基礎法術也要耗費力量的,況且你還是個小朋友罷了。力量要靠
日積月累,就算你再怎麼有天分,你也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間累積這麼強的力
量。」
「嗚......」
太公望苦著一張臉,
「快點想辦法啦!我頭好痛......」
你這叫我怎麼幫你想辦法啊?楊戩很想這麼講,但是看到太公望的臉時又
說不出口,這下子該怎麼辦?楊戩看著太公望,
「......算了,我看你現在的情況也沒辦法上課,我乾脆帶你出去,順便
讓你見習一下狩獵的技巧。」
「狩獵?那是什麼?」
宿醉剝奪了太公望的思考能力,
「......算了,反正你換衣服跟我來就對了。」
「等一下,」
太公望渾沌的腦子裡總算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哪裡有衣服?」
「說的也是。」
楊戩之前都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
「......我先帶你去洗澡,衣服等一下再拿給你。」
「喔。」
太公望乖乖的跟著楊戩離開,但是......
「唉唷!」
「你沒事吧?」
楊戩哭笑不得的盯著太公望,太公望摸著撞痛的額頭,
「奇怪,為什麼昨天很順利、今天就不行?」
太公望說,手指指著面前的牆壁,
「你今天宿醉,集中力當然不夠。」
楊戩說,伸出自己的左手,
「拉著我吧!我帶你出去。」
太公望只能乖乖的拉著楊戩的手被帶到一間大房間。

「浴室在那邊,自己會洗澡吧?」
楊戩的口氣簡直像是保母一樣,
「廢話!」
太公望白了楊戩一記,顯然開始懷疑起楊戩的智商,
「那快點去洗吧!」
楊戩說,太公望慢慢走進去;隨即丟出幾件衣服,楊戩走過去正打算撿起
衣服,突然......「吭」的一聲,一個臉盆不偏不倚的擊中楊戩的後腦杓,打
得楊戩眼冒金星,
「你發什麼神經啊?」
楊戩摀著後腦杓向始作俑者抗議,
「我就知道你這隻色狼一定心懷不軌!」
太公望圍著浴巾說,
「竟然想偷我的衣服!」
「拜託!」
楊戩不覺提高聲音,
「我不知道你穿幾號的衣服怎麼幫你準備衣服啊?」
「對喔......」
太公望想了想,也覺得楊戩說的的確很有道理,
「可是你可以直接問我啊!」
說了半天,太公望還是把楊戩當成一隻色狼,
「沒用的,那我現在問你:你知道自己衣服穿幾號嗎?」
對這個問題,楊戩可是有十成的把握,畢竟他這個吸血鬼混這麼久了,總
不可能連最基本的讀心術都出問題吧?剛剛他讀過這小傢伙的心了,結果得到
的答案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穿幾號衣服!
「這個......」
太公望努力的想了一會兒,
「我不知道。」
「對嘛!連你自己都不知道,我不看你的衣服我怎麼替你準備?」
楊戩理直氣壯的說,
「好痛......」
「......好嘛好嘛,這次就算我錯了,這樣總可以了吧?」
太公望說,一面賭氣似的關上浴室的門,楊戩拿起衣服仔細端詳時,太公
望的聲音從浴室裡傳出來:
「喂!你可別趁我洗澡的時候偷看!」
看樣子在太公望的心目中,「楊戩」跟「變態」之間已經被劃上等號,
「開玩笑!」
摸著剛剛被打到的後腦杓,楊戩有點促狹的說:
「看你這種發育不良的小鬼?你求我我還要考慮一下哩!」
「楊戩!!!!!!」
這次從浴室裡傳出的聲音足可驚天地、泣鬼神,但是經過這些日子以來的
相處,楊戩當然不會笨到留下來讓太公望「熱情招待」,只見楊戩以最快速度
看過太公望的衣服和褲子之後消失了;幾乎就在同時,浴室裡飛出了好幾個木
桶......(作者亂入:楊戩真聰明!^^;)

太公望氣呼呼的「招待」完楊戩,隨即回到浴室裡頭;話說回來,這個楊
戩還真是會享受!光是他家的「浴室」就大的跟太公望家的客廳差不多!一邊
準備水,太公望將視線轉到旁邊牆上掛著的鏡子,
「吸血鬼在鏡子裡是照不出來的......」
太公望想起這句話,一邊緩緩走近鏡子;鏡子裡頭映出太公望的臉,比以
前蒼白一些、瘦了些,其他倒是看不出任何異狀,
「......」
太公望無言的蹲下身子泡在熱水裡頭,剛剛痛得要死的頭終於好多了,一
邊洗澡,太公望一邊開始回想從火災到現在所發生過的一切,
「我再也不是人了......我再也長不大了。」
太公望呆呆的盯著天花板看,過去十幾年來發生過的事情全部像走馬燈似
的閃過太公望的腦海。坦白說,自己「理論上」應該非常怨恨楊戩,但是實際
上,太公望比誰都明白:自己根本不討厭楊戩!雖然對他有時候過份親暱的行
為感到噁心、有時候會搞不清楚他的大腦到底在想什麼,不過說良心話:他真
是個好人,換做自己,自己絕對不可能對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小孩伸出兩次援
手......不,如果連「他自願充當自己獵物」的那次算來已經有三次了吧?太
公望把毛巾蓋在臉上,外面傳來楊戩的聲音:
「太公望!你要泡多久啊?我都已經幫你把衣服準備好了!」
太公望把臉上的毛巾拿下來,
「知道了,我馬上出去!」

出了浴室,太公望看見幾件衣服攤在面前的床上,楊戩人不在房間裡面,
「算他識相,否則我一定打到他滿地找牙。」
太公望說,慢慢的拿起衣服,
「天啊!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穿這麼好的衣服說......」
等到太公望跟衣服奮戰完出去時,楊戩已經等到快要沒耐性了,
「我還以為你昏倒在浴室裡了,正打算進去救你哩!」
楊戩不改一貫調笑的本性,但是這次太公望沒有回答他,
「喂,你怎麼了?」
楊戩伸手在太公望面前揮了揮,
「......啊?什麼事情?」
太公望這時才發覺自己的失態,
「你怎麼啦?宿醉的這麼厲害嗎?我摸摸看。」
說著,手就伸向太公望的額頭,
「啊,我沒事啦!沒事啦!」
太公望連忙躲開楊戩的手,
「對了,我們該走了,快走吧!」
還沒說完,太公望已經伸手拉著楊戩要離開了,
「你吃錯什麼藥啊?」
楊戩疑惑的說,隨即開始集中精神,然後......
「哈哈哈哈......我沒看錯吧?」
楊戩笑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你竟然覺得我穿這樣很好看?我從來不認為你會對我有正面評價。」
「你......」
太公望不假思索的拿起剛剛丟出來的臉盆準備「招呼」楊戩,卻被楊戩一
把扣住手腕,
「好啦,我是開玩笑的啦;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還是快點去俱樂部吧,晚
了就找不到好獵物了。」
楊戩好不容易壓下笑聲說,太公望也只能乖乖點頭。

夜晚的俱樂部裡充滿了糜爛的氣息,有錢的男女在這裡尋找放浪的對象、
而沒錢的男女們則在這裡等待一步登天的機會,不過今晚,還有兩位嘉賓駕臨
這個俱樂部尋找他們的食糧,
「楊戩,你常常到這種地方啊?」
太公望下意識的不喜歡這種地方,
「當然,」楊戩說,
「這種地方三教九流的人特別多,所以不論是誰不見了,也不會有人注意
到;更何況人多才能夠提供我們機會去選擇食物,你說是嗎?」
「可是我覺得好不自在......」
太公望說,現在的太公望身上穿著白襯衫、西裝褲,脖子上還繫著一個紅
色領結,看起來很可愛,
「常來就習慣了。」
楊戩說,楊戩身穿正式的男士禮服,加上本來就俊秀的容貌,一下子就吸
引一堆女人圍了過來,
「楊戩,」
一個妖豔的美女過來打了個招呼,一邊伸手搭上楊戩的肩膀,
「好久不見了。(愛心)」
「喔,是妲己啊?好久不見。」
楊戩很自然的親了下女人的手背,看到這幕情景的太公望心裡有點不舒服
了起來,
「楊戩,她是誰啊?」
太公望極小聲的問著,
「她是這個俱樂部的老闆娘,叫做蘇妲己。」
楊戩同樣小小聲的回答,
「對了,」
妲己以頗具興味的眼神打量著太公望,
「這位是......(愛心)」
「我來介紹一下,」
楊戩非常自然的將手搭上太公望的肩膀,
「他是我表弟呂望。」
我什麼時候改名字了?太公望很想大聲的質問楊戩,但是楊戩用眼神示意
太公望不要開口,太公望只能乖乖的閉上嘴巴,
「我什麼時候變得那麼乖了啊?」
太公望有點自暴自棄的想,但是旁邊一堆女人:
「小弟弟,你長得好可愛喔!(愛心)過來姊姊這邊陪姊姊喝酒。」
姊姊?太公望看了下眼前的女人:癡肥、還穿著件緊身的紅色禮服,勒得
肚子上都已經「峰峰相連」,加上臉上最起碼厚達一公分的化妝,怎麼想也無
法認為面前的女人當得起「姊姊」這個稱呼,
「呃......我不會喝酒......」
太公望小小聲的說,一邊開始下意識的往後退,但是旁邊的「姊姊們」開
始異口同聲的勸誘著太公望:
「喝嘛!你是楊戩的表弟,酒量一定不錯吧?」
「我......啊,我還未成年!」
這個死楊戩!他在這家俱樂部到底做過什麼好事啊?看著面前酒紅色的液
體,太公望頭痛了,現在他對酒可是非常的「敬謝不敏」,
「有的國家裡,酒可是小孩子的飲料呢!」
一位「姊姊」說,
「來,你喜不喜歡喝威士忌?」
「威士忌?」
太公望光是聽就覺得很可怕,連忙向一邊的楊戩打暗號;但是楊戩那邊自
己都快要搞不定了:
「楊戩,來,我餵你吃蘋果。」
一個穿著暴露的美女趴在楊戩身上說,
「不用了,謝謝。」
楊戩禮貌性的婉拒了,隨即不著痕跡的把這名女子推開,
「那......」
另一個女人拿起桌上的梨子,
「我餵你吃梨子。」
說著說著,這個女人也意圖黏上楊戩的胸膛,楊戩只是微微移動了下自己
的位置,
「不必了,謝謝您的好意。」
楊戩目光一瞥,剛好看見太公望一臉為難的盯著那群中年婦人看,
「他怎麼這麼有中年人的緣啊?」
楊戩心想,但是不救他又說不過去,
「各位夫人,你們就別再嚇我表弟了吧;他膽子可是很小的。」
「楊戩,」
帶頭的歐巴桑以甜的讓太公望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的聲音說:
「既然這樣的話你就陪我跳舞吧!」
「恭敬不如從命。」
楊戩說,隨即領著婦人走到舞池中間,此時場內正好流洩著華爾滋悠揚的
音樂,
「哇!!!!!!」
太公望簡直看呆了,雖然舞伴實在不怎麼......但是楊戩跳起舞來真是無
話可說;太公望從來沒有看過正式的交際場合,不過看著楊戩熟練的在場中翩
翩、甚至交換舞伴,太公望突然覺得一陣不舒服。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傳來一個女聲:
「我記得你是楊戩的表弟吧!(愛心)」
「哇!」
太公望被突然出現的妲己嚇了一跳,
「唉唷!反應不用這麼大吧?(愛心)」
妲己嗲聲嗲氣的說,
「你好像心情不怎麼好嘛!(愛心)」
「沒有啊......」
太公望說,臉上卻有著一股低氣壓盤旋不去,
「我想......純粹是我想而已啦,(愛心)」
妲己妖豔的笑著,
「你不是楊戩的表弟,對吧?(愛心)」
「......隨妳怎麼說啦!」
「那你跟楊戩是什麼關係啊?讓我猜猜:是朋友?(愛心)」
「不是。」
誰那麼不幸跟那種變態作朋友啊?
「喔......(愛心)」妲己邪笑,
「那麼就是情人囉?(一堆愛心)」
太公望差點沒當場跌倒,
「情人?我跟他可都是男的!」
「有什麼好奇怪的?(愛心)」
妲己打量著太公望,
「反正這又不是什麼新鮮事。(愛心)」
「......」
太公望真是哭笑不得,正好,楊戩已經跳完舞回來了,
「楊戩(愛心)!你終於回來了!!!!(一堆愛心)」
妲己抱住楊戩,楊戩也微笑著,
「我真的看不下去了......」
太公望心想,隨即轉身要出去,
「我親愛的『表弟』!你要去哪裡?」
「我出去透個氣,『我親愛的表哥』!!!!」
太公望咬牙切齒的回答完,隨即離開了。

「唉呀,吃醋啦?」
妲己媚笑著,
「小戩,你該好好管管他才對!(愛心)」
「唉唷,」
楊戩苦笑了,
「你就別挖苦我了,媽。」
「小戩,不是媽要說你,你多久沒來了?媽媽不是說過:你每個禮拜一定
要來看媽媽一次嗎?(愛心)」
「媽,我哪有那個時間啊?」楊戩苦笑了,
「我最近都忙著照顧那個彆扭的小孩,每天都要想辦法出來覓食,哪有多
餘的時間到這裡來?」
「我就知道,(愛心)」妲己開始了眼淚攻勢,
「我就知道:你這個孩子有了愛人忘了娘,就跟你那死沒良心的死老爸一
樣......(愛心)」
「媽......」
楊戩看到媽媽的眼淚頓時有點不知所措,
「我沒有啦!他不是我的愛人啦!」
「小戩,(愛心)」妲己媚笑,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計畫嗎?你一定是要對那個小男生進行光源氏計畫
對不對?(愛心)」
「媽!」
這下子楊戩真的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妳講到哪裡去啦?什麼光源氏計畫?我跟太公望是很單純的朋友。」
「單純?(愛心)」妲己笑得更燦爛了,
「我說小戩,我好歹也養了你幾百年,(愛心)你不是那種喜歡自找麻煩
的人。(愛心)」
「等......」
妲己打斷了楊戩的話,
「別急,聽我說完,」妲己說,
「其實那個孩子長得也滿可愛的,媽媽絕對不會有意見;(愛心)媽媽也
不是老古板,雖然男的跟男的是怪了點,不過只要你喜歡,媽媽一定會祝福你
們的!(一堆愛心)」
「媽......」
楊戩開始頭痛了,坦白講,妲己真的是個好媽媽,人長得漂亮、交際手腕
強;最重要的是:她懂得如何掩飾自己是個吸血鬼的事實,今天帶太公望來就
是為了讓太公望學習這點,但是太公望壓根沒注意到這件事。
不過話說回來,這麼好的媽媽也有缺點:聯想力太強了!像自己跟太公望
不就被她誤會了嗎?而且更重要的:今天晚上的食物還沒有著落呢!平時自己
一向獨來獨往慣了,今晚卻還有一個「嗷嗷待哺」的人等著楊戩接濟!這下該
怎麼辦?想到這裡,楊戩的頭更痛了,
「小戩(愛心),今晚媽媽會看你好好加油的!」
妲己說,她對楊戩的魅力可是很有信心的,她相信楊戩一定可以找到不錯
的食物才對,
「......盡說些風涼話......」
楊戩咕噥著離開了,看著楊戩漸漸遠去的背影,妲己斂起笑容,
「楊戩,你是因為看到那孩子就像看到以前的自己,所以才去救那個孩子
的吧?」
妲己喃喃自語著,不過楊戩並沒有聽到。

「......不知道我有那個榮幸請妳跳隻舞嗎?」
楊戩鎖定目標:一個長髮美少女,隨即展開攻勢,美少女不知所措的點了
點頭,
「好。」
兩個人在跳舞的時候,少女一股腦的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訴楊戩:
「我叫龍吉,今年十三歲,明天我就要啟程到城裡去了......」
楊戩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他關心的是這女孩的血夠兩個人用嗎?一曲已
畢,楊戩溫柔的拉著女孩的手到了庭院,在外面「透氣」的太公望一看之下只
覺得火大:
「這隻死色狼!竟然跟人調情調到庭院來了!」
太公望越看越生氣,正準備「招呼」楊戩的時候,楊戩伸手在龍吉眼前揮
了揮、龍吉便突然倒了下來,
「怎麼了?」
太公望楞在原地,一切發生得太快、太突然了,他根本搞不清楚是怎麼回
事,
「拜託,你還不懂嗎?」
楊戩用力的白了太公望一眼,真不知道我今晚這麼拼命是為了什麼......
「晚餐已經到了。」
「啊?」
太公望呆了下,
「等一下,她才幾歲啊?這個......」
「反正不會有事的。」
「你......」
太公望實在沒有立場責備楊戩,
「你快點解決你的晚餐吧!我還要去找我的晚餐哩!」
「喔。」
太公望默默埋首於女孩的頸窩,心裡頭有點暖暖的,原來楊戩在幫自己找
晚餐啊......沒多久傳來楊戩的聲音:
「夠了,就到此為止。」
楊戩放下女孩的左手,
「再繼續下去她就要沒命了。」
說著,楊戩的手手輕輕按在女孩頸子的傷口上,傷口隨即消失無蹤,
「這......」
太公望揉揉眼睛,
「晚一點我會教你。好了,快點幫我把她搬進去。」
** ** ** ** ** ** **
「那麼那天晚上你學到了什麼?」
記者好奇的問,
「我學到兩件事情:」
太公望說,一臉正經,
「第一件事:狩獵需要教養;第二件事情:楊戩做任何事情、都有他的理
由在。」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