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籠中鳥(下)

※ ※ ※ ※ ※ ※ ※ ※ ※ ※


蟲:
不…不是這樣的…草也可說:「不對啊!蟲沒把草要的感覺寫出來啊!」
算是一種嘗試吧…偶爾寫這種平時不會想認真寫的白爛劇情也不錯…
蟲到最後也是寫得很開心的…
就說,這個故事是隨草高興的。

草:
那麼……(奸笑)
人家就不客氣啦∼∼∼^^
蟲可以為它寫一個正式的結局嗎?
總覺得…就那樣完結的話,有點不太完整…

蟲:好的^^

【幕前】

--★任重道遠的超短篇有責任連載:《籠中鳥》★--
--★協商後的再出發,第八回揭載★--

伏羲的黑色禁錮了他,讓他無法自由。

和伏羲在一起,他有獲得什麼嗎?他不知道。
也許在感情上不該那麼斤斤計較,但他…在伏羲抬起他的臉,吻著他時,也是一遍一遍的想著:

「他的心在不在我身上?」

隨著和伏羲生活的日子增多,楊戩心裡就愈焦躁。

「這有什麼好煩惱的。」韋護殺風景的來一句:「你這樣根本就是深閏怨婦…拜託你振作一點好嗎?看看這保險單吧!」

韋護丟給他一張保險單:「你看,五百萬的大保險耶!受益人可是填你耶!我若有這些錢的話,早就愛死他了--雖說這些錢的確是他死了才能領。」

他生氣了,狠狠的罵了韋護一頓,真是!做生意做到他身上!(←雖然跟他保險的是伏羲,可是他現在是跟伏羲一塊住的……他搞不清了!反正韋護不該出賣朋友。←啊?)

「真過份…你別這樣罵人啊…」韋護這死小子,還一臉無辜!

他和韋護說:若他再向伏羲說些有的沒的話,就以後就別來吃免費午飯了!

「呃,保險?」伏羲回來,邊脫西裝邊看向他。

沒錯,就是你向韋護保的高額保險。

「啊,你說那個啊,我覺得是種儲蓄。」

啊?

「那個保險方案我看過了,是那種不管我是怎麼死的,也可以領到錢的保險。我覺得很好。很划算。」

你有毛病啊!

「人總是要一死的。」

你…

「就是這樣。晚飯好了嗎?我想吃飯了。」

為什麼伏羲想這樣做呢?他真的不懂…

你…為什麼受益人填我呢?

「嗯?因為你和我在一起啊。」

那…如果我不和你在一塊,分手了呢?
天啊!這樣簡直像八點檔連續劇的台詞!

黑眸直視他:「嗯,那也沒關係。」

沒關係?是指:就算他離開了也沒關係!?

黑色的鳥籠,本是自已的心障。

跟那個黑色死神一點關係都沒有!

--★《嗯…不搭前文的感覺…》★--

[幕後】

草(翻看前文中):
不搭前文…說起來…好像是有少許……

蟲:
真的是…^^b(汗汗!)
蟲在這都很隨便的寫的喔…所以沒想很多劇情的相連性之類的問題呢…
沒有很縝密,真是對不起草…

草:
不要緊啦∼又不是很嚴重的那種… (還看得懂、跟得上…)
對了…突然想起…

趙公明和妲己的出現…其實是想暗示些什麼?^^bb

蟲:
這個啊…就是想說明…伏羲表面上雖是一個小小葬儀社的老闆兼職員,
但其實是和富貴之人有所牽扯的…

草:
只是這樣嗎?沒其他了…?(疑惑)

蟲:
對,沒有。蟲不想構思這方面的設定。(果然很隨便…)

草:
^^b嗯…^^總之謝謝蟲…
感覺上,可愛小鳥依舊像個情竇初開、不知所措、痴心的小女生…(笑)
大野狼嘛∼是好像冷淡了點…感覺上也正經了…
草也喜歡啦∼太過溫馨的劇情…也不適合這文吧…(有點嚴肅…)
(↑以上全是不負責任的發言。)

蟲:
|||||||||||b汗汗…
王子樣是徹底被女性化了嗎…?(王子樣的迷會砍了蟲了啊…)
蟲不想…不過不知怎麼寫才能讓人感覺:「是個男生」才是啊……
能力不足能力不足^^b

草:
(汗…草也會被砍吧…)人家是想說︰
「他做的事、煩惱的樣子像極一個女生的行為」罷了…^^b
(修正為︰「剛嚐初戀的小男生」可以嗎?(←豁出去了!))
與能力不足無關啊…^^b

蟲:
……(低氣壓中)…
…算啦…隨便啦…

☆☆☆

--★能力不足的超短篇連載:《籠中鳥》★--
--★劇情急轉直下的第九回揭載★--

又是一個葬禮。

今天,他穿了符合氣溫的西裝過來了。

來給恩師上香。

在會場中,他又看見那個調度一切的黑色身影。

啊,原來這葬禮是請他辦的啊。

黑眸在他身上溜了一圈又轉回,連個招呼都沒有。

嗯,算了,他在工作。

「我先生…」透過一扇門,他聽見了恩師留下的美麗寡婦的嬌滴滴的聲音。

「夫人,請節哀。」木然的語氣,他一直和初見他時一樣。

「請…安慰我吧!」

「夫人。」

什--麼--嘛---!

無名火起,他當場就不想再聽!走人!

一想到他要碰那個…

太可惡了!

可惡…

從前的他…雖然他已記不太清楚(←好像什麼記憶都是遇見伏羲才開始的。),可是他從來沒有那麼不堪過的…沒有…

沒有啊…

黑色的鐵籠,又更堅實了。

★★★

你今天,有看見我嗎?

黑眸看了他一眼:「嗯,有啊。那是你恩師的葬禮不是?」

你和師母…

「什麼?」

沒事…

真是!太不堪了!他怎能問伏羲這種事!他們又不是…

我…無法再和你下去了。

「啊?」

我和你都是男的,這樣太…

其實他是不想面對如此失控的自已。

「啊?哦…」伏羲了解的點頭:「嗯,那你…這是你的房子,所以是我走吧?」

啊?

「非常遺憾,再見。」伏羲放開了他。

如往昔一樣,他穿著黑西裝,開了門,頭也不回的走出去。

…什麼嘛!

就這麼簡單啊…

黑色的鳥籠就這麼的打開了啊?

搞什麼啊…

--★《嗯…還是不搭的感覺…→所以才想第七回就算了啊…》★--

☆☆☆

【幕後】

草:
蟲別這樣說嘛…(不過草當初真的沒想過「正式的結局」會是這麼長的…^^b)

鳥籠…是再堅固了些吧…^^

蟲(縮在牆角):什麼?

草:他的離去讓他更不知所措,心裡的憂慮更深…所以那無形的籠子更堅固了…

蟲:嗯…這麼想也行啦…(沒想那麼深,但看到草想了那麼感到很高興的蟲。)

☆☆☆

【幕前】

--★沒有信心的超短篇連載:《籠中鳥》,第十回揭載達成★--

終知,不是伏羲的黑束縛了自已。
而是自已對伏羲的情感束縛了自已。

作繭自縛啊!

可是,承認這一點,比認為伏羲束縛了自已還要令人難堪。

因為伏羲什麼也沒做,一切都是自已的多心多思。

是的,伏羲他…自始自終,都沒有說什麼…

「嗨!楊戩,聽說你和伏羲分了?」

嗯。

「別那麼喪氣嘛!天涯何處無芳草!」

…對了,他不是有跟過你的一個保險嗎?五百萬的那一個。

「是啊!」

叫他退了!保那個根本浪費錢。

「有啊,我問了…說他和你分手了…受益人該改了改吧?他說不用。」

什麼不用!他打手機給伏羲:

喂:你不用那麼浪費錢,你一個月薪水我知有多少,要存錢,還不如去買房地產!

「是你啊!」伏羲笑了,清清脆脆的。

令他心悸了一下。
突然可以體會到周幽王的心境了,能令不愛笑的美人一笑,是多麼令人愉悅的事啊!

--他想到哪去了!收回心思,他問道:我說的你有在聽嗎?

「有啊。」

那…你記得下回跟要跟韋護講。

「不用。」

啊?

「因為我愛你,所以不用。」

…啊?思路忽然斷了,他覺得他一定在幻聽!
嗶!他按掉了手機。

過了一小時,他再打手機,劈頭一句:別開玩笑了!我和你講正經的。

「你認為我在開你玩笑?」平淡的聲音,聽得出些微訝異。

當然…廢話!

「你在發脾氣嗎?」他好像感覺的出他在皺眉。

廢話!不要以為我喜歡你就隨便開我玩笑。

「啊,謝謝你。」笑,笑意。

你幹嘛和我道謝?你在發什麼神經!我告訴你,你再愚弄我我就掛電話。

「沒有…我謝你你喜歡我。」

啊?

「我很高興,謝謝。」

等等…你不知道?

「知道什麼?」

知道…我的心意?

「不太曉得呢!」

你…我真搞不懂你!你在哪?你給我等著!我去找你!

「嗯,好啊。」

地點在哪?你等一下,我拿筆抄!

「朝歌路三十九巷四百90…」

朝歌路…等一等,你在巷口的法會裡?

「嗯,是啊!」

你這樣說不就好了!笨蛋!

「嗯,是你要我告訴你地址的。」

他急奔下樓,跑到巷口,到喪家搭的帆布帳篷裡找他。

伏羲離他如此之近!
他一直離他如此近嗎?還是,他們的距離是忽近又遠的?

★★★

「那麼近,走路就好了,幹嘛要跑?」伏羲看見氣喘呼呼的他,說道。

你…到底是怎樣?

「什麼?」

你到底…你是真的喜歡我嗎?

「嗯,很喜歡,我很愛你。」伏羲笑,純然的笑,不是孩子的無知天真也不是成人的惡劣坦白,而是…就只是一個笑容。

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你愛我!?那為什麼那時你要分手!?

「因為你想這麼做啊。」

我想…?可是你如果--

「我想什麼呢?」伏羲再笑,混雜一點哀:「如果你不要了,我要又有什麼用?」

什麼…?

「一切依你啊。」伏羲笑了笑,去忙了。

什麼啊…什麼叫一切依我?
是誰將自已丟到一旁不管的?是誰和俏寡婦調情的?
不是伏羲根本不在意自已,所以才「一切依我」的?

伏羲他…根本…根本…

……我出不去了。

「啊?」

我出不去了!混帳!

籠裡的烏兒哪!就算鐵牢打開了,也不願出去了。

「楊…你…」

青色長髮滑落伏羲肩頭,像是整個把伏羲包起來般;青絲中,伏羲的黑眸眨著眨著,也抱緊了楊戩。

--★《好,本篇走向喜劇結局道路了。》★--

☆☆☆

【幕後】最終檢討?

草:
Happy ending 啊?果然是「痴情少年」∼∼∼∼∼(笑)

蟲:
^^b能力不足能力不足。

草:
大野狼的性格起伏很大啊…
不願離開籠子的小鳥嘛∼∼∼∼很好欺負的感覺…bbbbb

蟲(點頭):
對,沒錯。把伏羲設定為難懂的角色,王子樣就注定被欺負的。

嗯…最後一回了…

☆☆☆

--★歷時21天的超短篇連載:《籠中鳥》,迎向結局的第十一回揭載★--

我一直覺得自已是在籠裡的鳥兒。
你高興時就理理我,逗我一下,然後就把我丟著。

是誰造了鳥籠呢?我想不是你,是我自已的多心多思。

聽著他的告白,伏羲開口了:「…楊,你痛苦嗎?」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若說你給自已造了鳥籠,那我,也險些弄了一個。」

啊?

「你的頭髮啊…那麼漂亮的藍色…我曾做一個夢:夢見藍髮結成網,變成一個鳥籠了呢…」
「我也被嚇到了--因為我不覺得恐怖。」伏羲喃語著:「對啊…我應該覺得恐怖。可是我沒有。」
「所以我害怕了。」

你…是笨蛋啊!你明明就…你不是說你愛我的嗎?

「是啊,所以我很害怕,害怕害了你,也害怕我所造的藍色鳥籠真的關了自已,我真的很害怕的。」伏羲溫和的笑了笑,不再說了。

所以…你選擇與我分開?就像那時我不要再為你心力交瘁?

「沒有,是你提的。」

乍聽之下,像是惡意的推卸責任,但楊戩知道,伏羲並沒有。

他只是…他就這種人啊…

別人說一就是一,從不再做額外之事的人。

所以,他說要分,伏羲就真的走了。

哈哈……笑,他笑了,他們是怎麼一回事呢?

只為了…這根本不算誤會的事…

他和伏羲…究竟是多白痴啊!

唉,天底下太多怪事了,真的,不差他們一樁。

★★★

為什麼,不告訴我呢?「你愛我」?

「呃?你沒聽到?」

除了今天以外。

伏羲想了一下:「這…大概是因為我都在你很累的時候的講吧…」

啊?

「在床上啊。」伏羲綻開了一朵極美惡意的微笑。

你……混帳!

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

「這樣不是很好嗎?」韋護又家裡吃免錢飯時,評語。

什麼很好!

「我說啊,你和伏羲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誰…!?你再胡說八道我就把你丟出去!

「你和伏羲,一個人時都不像個人似的,可是,你喜歡上了伏羲,你和伏羲,都變得像個活人了。」

…你那是什麼句子,聽都聽不懂。

「唉∼∼總之,你這樣比較好。會做飯、會煩惱…以前你都不曾想這些事的吧?」
韋護嘆息一聲:「能這樣,實在太好了。」

究竟鳥籠是不是真的呢?
如果是真的話,那究竟是誰在裡面呢?

「你,也成了我的鳥籠。」伏羲這麼和他說的:

那…你感覺如何?

「很幸福。因為我想一直待在這裡。」

想被你的藍髮永遠纏繞,想永遠映在你的紫眸之中。

你沒想過,你早已捉住了我。

伏羲笑了笑,這麼說。

--★《本篇結局好像有點硬轉來的…不過,這是目前蟲的喜好。》★--

【事件三】最終檢討與……

(1)依舊無聊的檢討:

草:
這段:
「我一直覺得自已是在籠裡的鳥兒。
 你高興時就理理我,逗我一下,然後就把我丟著。」
這個比喻很貼切啊∼(笑)

蟲:
喔?這個?寫「籠中鳥」三字時,一定會寫的…

草:
人家還以為第十回就原結了的說…(汗)
大野狼也成了鳥兒啊…?(不…是動物園裡的「籠中野獸」…笑)
面表冷靜,但其實也是「白痴」一名…(笑)

蟲:
嗯…^^(果然還是能力不足…)
可是…蟲就是想寫後面…「在藍天之中」那幾句看看的…

草:
蟲是指「想被你的藍髮永遠纏繞,想永遠映在你的紫眸之中。」那段…?

蟲:
是的!偶然想到的句子…在上課中就寫在小筆記上…
本來想用在「黃金花雨」、或「無底洞」裡的…
以後還是可能會用吧…蟲是個很懶的人~~~~~~~~

草:
草也很喜歡那段…(腦海裡清晰地出現了那個片段…)
接近草喜歡的那感覺…

(2)小小野心揭示:

蟲:
嗯…結局了嘛…草(正經):
蟲就告訴草蟲寫這篇的挑戰(?)在哪吧…

其實這是看了「暗戀桃花源」這個舞台劇後的想法:

「暗戀」與「桃花源」這兩部戲的交錯…舞台前與舞台後的演員面孔…繞富趣味。
真的很好笑…蟲肚子都笑痛了…

嗯…所以,就想試試看,將信裡寫的「籠中鳥」,與蟲和海草的對話也一塊編好,然後當成一篇作品貼上…

因為…蟲覺得,「籠中鳥」是堪稱「古典」的題材…只是一般的寫法太無趣了…
就加入蟲和草的「角色」吧!算是一種類型的文吧…而且也充分表現出同人女的精神^^
草和蟲也是文中的「角色」之一喔…
當然,蟲這個想法是一定需要草的意見的…全憑草決定。

無論草選擇什麼都沒關係。

草(如夢初醒):
原來是這麼的一回事啊…(草好像懂,又好像不太懂…)
草想都沒想過呀…(到最後,才發現自己也是個「被耍了」的角色…|||||)

蟲:
沒錯…其實蟲一直瞞著草^^
真是抱歉了。草~~~~~~~~~~~~~

草:
蟲這個構思很別緻嘛(簡直可稱之為「創舉」)∼既然蟲這樣說…草也沒反對的理由…
(…反正…「沒啥直覺又很純真的植物」就是很好欺負———(淚))

蟲:
^^b是嗎?只是將「作者後記」這類的東西再擴大吧…
不是有很多人都是和朋友一塊討論劇情,然後挑好笑的部分寫在後記裡的嗎?
蟲是想…「完整」的將這些談話,表現出來吧…
反正就將妄想表現出來就是了!
(^^b對不起嘛…好吧,草和王子樣一樣,都是好欺負的…(死!))

草:
(大汗大汗……算了…反正人家就是好欺負!!(自暴自棄中!))
可是…蟲是打算把那些對話當成內容之一啊…
草一直沒對此文作什麼「正經」的回應和發言吧…(←老是喜歡開蟲玩笑的傢伙)

蟲:
(別這樣啊……是誰把蟲一句開玩笑的戲言一直記在腦裡的啊?^^b)
啊?對啊,因為覺得「可能會很有趣」嘛!
…反正…這種白爛文,寫得人亂七八糟的,看的人也不用太正經吧…

草^^b(頭降黑線中…):
一切隨蟲高興…

〔竹里亂入〕
感謝螢同意轉載,很有意思的一篇文^^

幕後螢和海草殿的對話我邊看邊笑著想,原來文章也可以這麼產生呀!
在感受寫文不易的同時卻也覺得這樣一來一往的對話十分有趣呢。
而幕前楊戩與伏羲之間的糾葛也很吸引人^^(伏楊愛加值)
黑衣,鳥籠,被關著的人……我非常喜歡這些比喻給我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