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封神同人•封神寮〈十二〉

※ ※ ※ ※ ※ ※ ※ ※ ※ ※


再來就是公佈正式選手的名單了,最危險的時期也就從現在開始,選手的安全不只是組員們的責任,也是能參賽的重點,如果沒有了選手,還比什麼呢?
不管是懷著怎樣的心情,運動會所帶來的鬥志不但沒有削減,反而隨著日子的接近而節節升高。

接下來的日子都在熱鬧的氣氛中渡過,不知不覺的離運動會只剩下一天的時間!而學生也早將邀請函寄回家裡了。
每個人都在為後天的活動做最後的準備,放學後的宿舍比平常更加繁忙。

「普賢,那個……」
「怎樣?好看吧!天化。」
「這是……」
「討厭!你忘了嗎?人家被〝選〞為幸運女神,當然要穿漂亮一點嘛∼」
天化一臉茫然。||||||b
「人家好傷腦筋喲∼天化,你看這件白色的短裙,是配黑色的上衣好看呢?還是配藍色的上衣好看?」
「都、都好看……」
人……人家?討厭?不會吧!?普賢已經長的很可愛了,現在連動作都那麼女性化,我怎麼受的了!!^ ^//////

看著普賢衣服一件換著一件,幫忙撐著大鏡子的天化快要流鼻血了。
「普賢……我想去廁所。」
天化認為到廁所洗把臉,可以讓自己冷靜一下。
「嗯!不過你要快點喔∼我等你回來喲∼∼」
一直坐著不動的天化腳都發麻了,他不穩的起身將鏡子靠在牆上,轉身正要走向門口時,就被滿地的衣服給絆到!整個人倒向了來不及反應的普賢。^ ^b
「哇∼!普賢∼∼!」
「哇∼!天化∼∼?」
只見天化將普賢壓倒在地上,兩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
「……普賢……我……」
「天化……」
就在眼神對上時,兩人〝百感交集〞的相視著,陷入了沉默的〝兩人世界〞中……^ ^///////
可能嗎………..?

這時,太公望和楊戩正好從這經過。

「戩,你們那組現在怎麼樣了?」
「大家的鬥志都十分的高昂!那你們呢?」
「當然也一樣啦!大家都迫不及待星期天能快點到來!!」
「對了!望,那件事進行的如何?」
「東西才剛出貨,瞬間就被一掃而空了!!而且還不夠呢!」
「那你可要感謝我嘍!讓你們多進了一筆為數不小的帳!這麼一來,我們校慶時就可以辦的更熱熱鬧鬧的了!」
「是啊!真謝謝你喔!楊戩•大•帥•哥!!」
太公望開玩笑的毫無誠意回答。
「不客氣!」楊戩也不在意的回應著^ ^//////b。
突然!
「啊∼!!」碰!的一聲!!
兩人被門內傳出來的聲響給吸引住了。

「天化!你好重哦!快起來啦!不要一直壓在我身上嘛!」
「對、對不起!可是,話說回來,還不都是你害的!」
「啊∼!你在幹什麼啦!!」
「我也沒辦法啊!你不要一直動啦!越來越緊了!」

「戩!你聽!」
太公望馬上蹲在地上,將右耳貼到了門上。
「望,這不太好吧!你──」

「天化!你快點啦!我快受不了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卡住不能動了啊!」
卡……卡住了!!楊戩還是止不住好奇心,也跟著蹲下身子,將左耳貼了上去。^ ^////////b
「沒想到……他們兩個竟然……」
「會不會是有什麼誤會啊?」
「不可能是誤會吧?那種對話……」
「咦!!!」
楊戩的疑問被韋護的聲音給否定了,同時發覺不對勁的楊戩和太公望一起抬起頭。
「姬發!?韋護!?」
「嗨!望會長!宿舍長!」
「你、你們怎麼會在這?」
太公望吃驚看著那兩人,而姬發一打招呼,右耳又黏回了門上。
「望會長!你不是要我們辦完事件後,交一份記錄表給你嗎?」
韋護雖然回答了太公望疑問,但他的左耳卻一∼點也不願放過門後一絲的聲響。 ^ ^b
「啊!我差點忘了!」
「噓∼你們聽!」
姬發打斷太公望和韋護的對話,也讓楊戩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門內。

「不管啦∼都到這種地步了,不能說停就停啊!」
「普賢……那,我用力拔看看……」
「啊∼!啊!不行啦∼∼天化!太緊了會弄斷的!」
「普賢!你不要亂動啦!待會真的不小心斷掉了怎麼辦!」
「不管啦∼人家不管啦∼你快點離開啦∼∼!」
「好!好!我不是在努力了嗎?」
「反正你的斷了,我會負責到底嘛!怕什麼?」
「可是……啊!可以動了!!」
「啊!天化你真棒!太厲害了!快點!再快點!」
「我知道啦!普賢!就差一點了!!」

一陣無言的窸窸窣窣聲後!
「好了!!太棒了!」
門後兩人同時爆出歡呼聲。

「天化!你怎麼弄那麼久啊?我都快累死了!」
「普賢!你還敢說!,你只要躺著就好了,而我是在上面耶!腰〝抬〞的都快痠死了!是誰比較累啊?」
「好嘛∼對不起嘛∼∼人家又不是自願的,是你先壓人家,而且還壓了那麼久!人家都快受不了了說∼」
「也不想想看是誰害的……算了,現在你先把衣服穿起再說!還有!你看地上弄的那麼亂,可能要整理很久。」

哇呀∼∼!這麼激烈啊!門外的四人用眼神會意,在心裡偷笑著。^ ^b
「望會長!如果現在我們衝進去,你想他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一定會很有趣!」
太公望和姬發確定了彼此的心意,兩人相視的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現在,我們該怎樣進去?人說〝捉姦在床〞,不可以錯失良機啊!」
姬發迫不及待的問著身旁住同一寢室的共犯!
「我們不能撞門進去吧!那會多出一筆修理費的!!」
韋護的話阻止了姬發預備的動作。
真不虧是會計委員長,關於需要金錢的事物特別的敏感,對於不必要的支出,真的一點也不願多浪費……太公望非常滿意自己當初過人的〝指定〞能力。
一直默默不言的楊戩正在心中暗爽著,天化和普賢在一起的話,那我和望之間不就再也沒有任何阻礙了嗎?哼哼…...哇哈哈!!〈無聲的笑著〉^ ^b
「那我們該怎麼辦?」姬發顯得有點掃興。
這時,楊戩收起暗爽的表情,環視著低頭沉思的三人,完全沒猶豫的就從口袋拿出一串東西。
「喏!望!你看!這是什麼?」
「那是……那不是鑰匙嗎!?」
太公望口氣滿是興奮!!
「楊戩!你怎麼會……?」
在旁的姬發和韋護也是躍躍欲試中。
「那我們還等什麼!快點!!」
經太公望的催促,楊戩毫不客氣的開了鎖。
鎖一解,其他人當然也跟著毫不客氣的推開了門。

「哈!被我們發現了吧!!」
率先衝進去的姬發第一時間的高興叫著。
「姬發學長!!?」
天化被嚇的提高了問話的音量。
「韋護學長!?望學長!?戩學長!!?你們怎麼進來的?!!」
楊戩靠門邊,天化剩餘的視線範圍內,晃了晃手中的一大串鑰匙!
「你們別忘了!我可是宿舍長,當然會有〝備份鑰匙〞嘍!」
聽完楊戩的回答,天化和普賢當場呆住。

這麼說來……我們還有什麼隱私可言……^ ^||||||b
受害者,天化和普賢同時想著,不過眼前的那群人,可是相當樂在其中!

「天化,沒想到你的手腳那麼快,還不到一年,就和普賢進展到這種〝親密〞關係了!!」
韋護右手圈著天化的脖子,用著極調侃的語氣說著!
「親密!?什、什麼!?那個、那個,你們誤會了!!我和普賢是清白的!!!」
「沒、沒錯!剛才天化是壓著人家沒錯!但是!!那是一場意外啊!」
「意∼外?」
被四人一致不信任的表情,和懷疑的口氣下,天化和普賢真是百口莫辯。
尤其是……普賢的衣服根本就還沒有穿好!
私自闖入的四個人,同一默契的將普賢從下往上的仔細的瞧著。
露出的雙肩是那麼的纖細,在頭髮雜亂無章的映襯下,原本秀氣的臉龐更顯得如此嬌弱。
誰會相信在這種情形下的兩人,會是清白的?
不用言語就取得共識的四人,再次的用〝罪証確鑿,不容抵賴〞的眼神看著那兩人。

「學長!你們真的誤會了!那是因為我不小心跌倒壓到了普賢!」
「因為,不小心的跌倒,就不小心的壓倒了普賢?」
聽到姬發的確認,天化和普賢用力的點著頭,而姬發仍不停的問著。
「然後,你們就〝天雷勾動地火!〞」
「一發不可收拾了?」
「咦∼咦!??不、不是!不是!!!」
在姬發和楊戩蓄意的形容下,用力點頭的兩人一時沒辦法緊急煞車,就這樣的給承認了,一反應過來時,又異口同聲的急忙否定著。

「是我的釦子和普賢胸前一條條的小絲帶勾在一起了!普賢又怕太用力會扯斷他的絲帶,硬要我慢慢解開!」
「當然!天化你知道租這件衣服多貴嗎?如果不小心弄壞了要賠人家好幾萬呢!這可是名設計師•所設計的禮服耶!」
「誰會在運動會那天穿禮服的?」
「趙公明學長就會啊!」
「………………………………………….」
普賢的回答令在場的所有人沒法否定。
「沒錯!依趙學長的個性而言,的確如此,若是禮服不夠華麗,他還不穿呢!」
太公望道出了大家的心聲。
「……………..那個……請問,你們是來幹麼的?」
「我、我們是……」
很希罕的,姬發居然說不出話來……
「我們是聽到一些聲音,所以進來看一下,關心一下的!」
「是、是啊!那個……既然沒事了,那我們也不擾了!」
還好有拍檔韋護說的話,姬發識相的準備離開。
「啊!我們也該走了,對不對?小望?」
「沒錯!沒錯!」
看到普賢皮笑肉不笑的笑容,闖入的四人趕緊離開,以免來不及抽身而惹來麻煩。
「那我們就不送你們了!慢走哦∼∼」
一旁沒有插嘴餘地的天化,第一次見到學長們居然會慌張的逃出去,天他覺得十分有趣,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少開口才好。

這場鬧劇就普賢的〝微笑〞下,平靜的落幕了。
只是,天化對普賢所隱藏的能力感到十分好奇,但礙於普賢的怒火還沒平息,天化也不敢多問。
至於普賢不懈的努力試穿衣服時,天化也都是默默的幫忙著,不敢有二話。

就這樣,大家各自做著自己的準備,迎接明天的來臨。


續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