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從佛洛伊德的學說分析楊戩的性格

※ ※ ※ ※ ※ ※ ※ ※ ※ ※


  「外表堅強,但內心柔弱,自戀和事事追求完美……」是楊戩給人的感覺。在封神裡,藤崎老師已經清楚交代他擁有這種性格的成因:被人遺棄的童年陰影和生活環境的轉變使他一直很在意自己是妖怪的身份以致害怕與他人走得太近。為了避免與人有太多的接觸,他用堅強的外表把自己裝甲起來,儘量不去依賴他人,任何事都靠自己解決,但是這樣卻令他的心靈變得脆弱不堪。雖然大家對楊戩都很熟悉,可是當我看到翎殿的「我對同人小說的看法」這篇雜文時,覺得如果從佛洛伊德的學說去分析楊戩的性格會很有趣,於是作出了這次的嘗試。

  可能有些人會對佛洛伊德感到陌生,但是他的理論對現今的性格心理學有著深遠的影響。他是首個以潛意識和本能去分析人格的學者。他的學說雖然內容很廣泛,但是他提出的理論大多以本能(特別是性慾)為基礎,所以受到很多的批評。縱然他的學說有很多荒謬的地方,我還是覺得他所倡導的人格的結構(personality structure)對於分析人的性格是很合理的,所以我會從這個概念去看楊戩的性格。

  現在首先簡短介紹一下人格的構造吧!基本上,佛洛伊德把人的心靈分為三個部分:本我(id)、自我(ego)和超我(superego)。本我是人類最原始的一面,所有的本能就是藏於這裡,例如:飢餓、飢渴和性慾等。為了即時獲得自身的滿足和發洩慾念,它是不會顧及環境的規範與別人的感受和利益。

  而自我是人理性的一面,是制定決策的部分。它的功能是在社會接納的環境下盡量滿足本我的慾念。

  最後是超我,它是一套屬於自己的道德觀念和價值觀。它的形成是透過後天的教育。人從教育中培養出自己的信念,而這些信念大多與社會的環境和規則相符。它會經常勸諫自我停止去幹那些受社會譴責的行為,而這些行為大多是能夠滿足本能的。

  這三個部份對性格的形成是非常重要的。全賴這三個部分在互相影響,人的個性才得以塑造。曾經聽過一個既簡單又蠻貼切的比喻,那就是把本我、自我與超我的關係比喻為魔鬼、人與天使之間的角力賽。本我是魔鬼,超我為天使,而自我就是周旋在前兩者之間的一個人。魔鬼不斷地誘惑那人去幹壞事,而天使就在另一面勸他不要聽魔鬼的說話。最後就由人去衡量應該聽誰的說話或是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雖然最終決定權是在自我,但是那一方的力量較強,自我就會偏向那方。

  說回楊戩,首先我不會談本我在他的發展過程中所佔的位置,因為藤崎老師在封神裡並沒有把他黑暗的一面描繪出來,而且我覺得超我與自我的鬥爭對楊戩的性格有更深遠的影響,所以我只會從這方面去解說。

  為了能在社會間立足,我們是需要一套內在化(即與心靈融合)的信念,價值觀和行為標準,所以超我由此產生。初期是透過與父母,朋輩,老師以及身邊的人接觸而獲得的,當中以父母的影響力最大。我們能夠從外界所獲得的獎賞和懲罰學習到什麼是應該做,什麼是不應該做的,所以童年的經歷對一個人往後的心理發展是很重要的!在封神裡,楊戩在童年時就發生了兩件不愉快的事,而對他來說那是兩個懲罰(即使楊戩沒有做錯事!),在心理上構成極大的影響。

  第一件是被遺棄。楊戩小時就已經被通天教主帶往崑崙當人質,幼小的他並不知道通天的目的,只是以為他被通天拋棄了。在小孩子的認知裡,只有壞的小孩才會被拋棄,因為他們經常聽見父母說會丟棄不聽話的子女。那時楊戩也以為自己幹了壞事,所以才被送到崑崙,這種想法使他陷入自責之中。

  第二件是被強迫生活在一個歧視妖怪的地方。在封神的世界裡,妖怪和人類的紛爭不斷,互相敵視。長期以來,彼此存著很深的誤解和偏見。強烈的敵對意識成了社會風氣。楊戩為了適應崑崙的生活,必須學習崑崙的規則,但是就像剛才說過超我的形成是受到社會環境所影響,所以楊戩新形成的超我根本與妖怪的本質不相融,所以他會覺得很內疚,羞恥,並且加深了他對自己的責備。

  害怕再次嘗到被遺棄的痛苦或被他人討厭,希望能做個好孩子並回應玉鼎的期望,所以他偽裝成人類,並努力地迎合他人的要求。但是那時候他的年紀尚小,無法分辨對錯,盲目地將崑崙的規則全部接收,還不斷地苛求自己無論做任何事也要符合社會的標準,以為這樣別人就會接受他。可是這樣卻使超我的發展過於強大,使自我承受不了。

  按照佛洛伊德的說法,若自我不能控制超我或本我任何一方,不安和惶恐的情緒便會產生。如這種情緒太過強烈,強烈得無法承受的時候,人就會把一切會產生不安情緒的東西壓制在潛意識底下。

  楊戩最大的痛苦是來自妖怪的身分與排斥妖怪的環境之間的衝突。由於不能改變外在的環境,所以只好把自己是妖怪的意識壓制在潛意識底下,還築起高高的圍牆,不讓它跑到意識之中,也不讓他人走進他的心中,以免被別人知道。最後甚至採取否認的態度去逃避問題。

  基本上,在仙界大戰前,楊戩一直都是躲藏自我陶醉但脆弱的世界之中。即使那時候已經認識了太公望,知道他是不會介意自己的身份,可是卻沒有勇氣把這個抑壓已久的問題帶出來,因為這對他來說是太驚駭了。

  直到仙界大戰,他的身分被王天君粗暴地揭露出來,所有的不安和惶恐的情緒無從躲避及掩飾。幸好楊戩及時醒覺到自己擁有太公望的支持,清楚明白到他是不會離棄自己的,還意識到自己希望擁有的東西並不會因為自己的身份而失去,最終也接受了自己是妖怪這個事實。基於楊戩感受到別人的支持,他不需再懼怕會被人拋棄,也不需再理會那些社會的規範,超我對他的影響變小,自我終可以達致平衡,做回一個正常的人。

  以上只是從佛洛伊德的學說分析出來的,所以解釋得不太詳實。其實楊戩的性格還可以從其他不同的角度去演繹,希望可以多看到大家的不同的見解和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