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緣》

※ ※ ※ ※ ※ ※

    

  在一起了之後,他才第一次發現到他戴的那塊玉珮。

  細緻溫潤的質地,微微磨損的紋路,顯示了長遠的歷史和他的珍惜及時時摩娑。放在掌心裡,因為貼著胸口的肌膚,一面是熱燙的,一面卻是清涼。

  因為好奇,他問玉是哪裡來的?戴了多久?他卻笑而不答,只是俯首親吻,讓他沒有機會再問下去。

  儘管在這個時代的同性戀仍有許多不穩定性,但一向順其自然、無所謂的性格,他以為自己是不會嫉妒的;但一次一次的探問都被有意地躲開之後,他著惱了起來,而且嫉妒起那個玉珮原來的主人。

  但他無法知道會有那些可能性。自從認識以來,都是他一直陪在他身邊,從開始深具默契般的相知,到現在轉變的特殊的情感,他都當作是緣份,因為有緣所以是他,所以是自己。一切的變化都是他始料未及而又順其自然的,他根本沒有想到、也不曾覺得有必要去知道他的過去。

  現在有意了,卻沒有任何線索。他沒有父母和親戚,是個孤兒;雖然求學過程有好友和良師,但篩除了不可能的人選,他的探問都沒有結果,因為除了他之外,他身邊都沒有人知道玉珮的存在。

  至於情人,他是唯一的、最初的一個。

  查了半天卻徒勞無功,雖然很有一陣子的煩躁,但時間一久,他逐漸覺得在乎這種事實在是太累沒有意義,就乾脆地放棄了。接著,在一年一年接續下來的上天下海裡,他的身影成了他需要時伸手就能觸及的依靠。慢慢地,他就習慣了把玉珮當作伴隨於他的必然存在,就如同他紫色眼瞳、深藍長髮存在的那般。

  到老的時候他生了病,一直躺在床上忍受病痛,說各種謊不讓他知道自己身體虛弱與痛苦的真實狀況。但幾年以後,他時常陷入昏睡狀態,夢寐中憶起了好久好久以前、他幾乎要忘記了的過往,而痛苦卻逐漸減輕,變成一種飄飄蕩蕩的不實感……他知道自己的大限要到了。

  每次長夢後醒,他都看到他疲倦不眠、強撐等待的極度憔悴與喜悅。他就曉得他也知道了。

  然後,他夢到了那個夢。

  那是個好長好長的夢,夢裡有一道又一道的長廊,在廊與廊之間,他看到不同時代的他與他:革命志士的夥伴;縱酒逍遙、立志搞亂江湖的俠客;在船上結識、共同抵禦海盜的商賈;屢遭朝廷貶謫的文友;果農;隱士;陪伴老師周遊列國的弟子;還有一段好長時間的、身為軍師的自己,和戰場上第一主力的他……

  最後一個長廊很短。一個小男孩蹲在草叢裡,費力地搬開陷阱,用自己的外衣幫一隻從來不曾看過的小動物包紮傷口。一塊瑩澄澄的、粗糙的玉珮,垂在小男孩的胸前。

  那隻銀白色的小動物則有著一雙熟悉的紫色眼眸。

  他從夢裡醒來,身體告訴他,這是最後一次。

  什麼都明白了,卻也什麼都不明白。看著他枯槁不復清亮的灰紫眼睛,不再掩飾的淚痕和唇角的微笑,蒼老憔悴的容顏,還有藏在衣服底下、貼著心臟的玉珮,他低啞地、卻難得清楚地問:為什麼?你,又何必一定要……這樣?當初我是,什麼也不求的……

  我也什麼都不求,只是找你。也許曾經執著、煩惱過什麼,不過……就變成這樣了。不是只有我一個,就會改變。

  他笑了起來,伸手索求他的手;他的手覆上他的,同樣的枯瘦,卻是不曾變過的溫暖體溫。他說:那下次,我也不等你;你要找我,就來吧。

  你真是一點也沒變。

  一聲輕笑後,倦意襲湧了上來,他不受控制地、慢慢闔上眼睛;最後彌留之際,他看到的是他年少青鬢、清麗挺拔的模樣。

  真是……有什麼資格說他啊?

*  *  *  *  *

  最後據說,在葬體結束之後,那個老人就此消失,再也沒有人見過他。

(END)

後記

  該篇為了秋水生日而寫。^^草稿寫得很快,因為是追著靈感跑的,約莫一、兩個小時內就完成了;但修改卻不知修了幾次……(汗)那時候為了準備試教,還來不及修完就貼了,所以一直對小秋覺得有點抱歉。^^b

  極短篇是最近想要試驗的一種長度和寫法,而為了要同時兼顧情節的凝縮和情感的細緻,說真的一點也不好寫……(+_+)那時候因為不曉得怎麼開頭,所以就心一狠,想先寫下去看看吧!要是不合就刪掉再試……試到我再也不想寫了為止。:p不過挺幸運,第一次就成功完成了,本來沒什麼信心的說……這一定是秋水的怨念(?)保佑啦。^^b

  雖說是極短篇但還是寫超過了一千字……(bb,我的廢話還是太多了-_-;;)最後感謝被我騷擾的lake,才讓我知道了這篇少了什麼;可是雖然知道還是沒辦法多寫,朽木不可雕啊嗚∼∼T_T如果覺得不夠的話再告訴我,我再試試第三版吧。bb

  最後,謝謝秋水和竹里喜歡這篇。老實說我現在回頭再看,覺得它太童話了沒有真實感,而且題材還很常見……(前一陣子非常流行的前世今生^^bb)奇怪為什麼我當初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莫非是像其妙殿說的那樣,被角色上身了嗎?(冷汗)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