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一個高削的身影自斷垣殘壁邊緣徐緩前進。
間歇的砂暴吞沒了敗壞的城市,空氣中漫佈足以讓生物致死的灰敗物質,擊打在頹圮的殘破建築上,加速崩壞。混濁的渦狀氣流捲起漫天沙礫,包圍在暴風中心的,正是一度曾經繁華興盛的西岐城跡。死去了的市街殘骸,正在腐朽。
 行人包覆在寬敞沉黑色斗篷下的身軀辨不出性別年歲,只露出了一對流盪異樣虹彩的雙瞳。黑衣人獨自走在狂風中,粗礪塵砂不留情地打在每樣物體上,卻彷彿獨獨略過了他。砂礫一落在斗篷之上,轉瞬間就像沒存在過般消失無蹤。這被狂亂的風所席捲的地域只有在他週身是靜止的,帶著死寂的靜止。

 …那個人,在這裡吧。
 略抬起頭,黑衣人無波動的眼眸注視著消失在風砂茫茫彼端的廢城。
 不為什麼,也沒有理由。他就是感覺得到……

 「………」




※ ※ ※ ※ ※ ※ ※ ※ ※ ※ ※ ※ ※ ※

歸 零 前 的 『‥‥‥』  by Skeleton

※ ※ ※ ※ ※ ※ ※ ※ ※ ※ ※ ※ ※ ※





 『──所以…非得要拜託你去找不可嘛(心)人家真的很困擾呢,只有你可以幫忙呦,好不好嘛,小戩戩∼(心)』
 『…妳知道我是不會拒絕妳的……』看著妲己嬌媚依舊的幻影,必然的回答,自他乾澀的咽喉輕輕吐出。
 『…母親。』靠在身側的手屈起緊握,成拳。
 『呀∼人家就知道小戩戩最聽話了∼果然是個好孩子(心)』妲己甜甜一笑,看著面無表情的楊戩,嫵媚的眼波中閃耀著感覺興味的光彩。
 『那麼就拜託了呦(心),MAMA知道你一定不會讓失望的∼∼…』
 融在光中的身影逐漸變淡,妲己離開了。

 『………』好殘忍的興趣啊,母親。
 察覺了妲己的眼神,楊戩極淡的揚起嘴角。
 從以前到現在,玩弄人心…一直都是妳的興趣吧。

 …『只有你找得到』嗎?失蹤的那個人。因為關係,與眾不同的緣故吧?
 那被他所背叛了的,過去的……戀人…


 革命失敗了。
 最初之人竭思憚慮的壯大計劃,在操弄者沒注意的陰影下逐漸匯集的勢力,曾經一度威脅到神的掌控。螻蟻般的生命群聚而登上了天梯,與造世的神抗衡。但是,一切都在成功前的一步崩潰了。無數性命堆積起來的力量,轉眼間如煙塵消散無蹤。
 沒有人知道在那個時點發生了什麼,『她』…九尾妖狐妲己,擾亂了兩個最初之人太古以來力量相執的戰爭,改變了世界的流向。歷史依舊延續,只是不再遵造著既定的軌跡。設定道標的神祇,已反被自己創造的玩偶吞沒。
 崑崙消失了、金鰲消失了、封神台也不復存在,一度被革命擾動的世界落定固著,不再有混亂、動盪、與改變的可能。世界新的、唯一的絕對力量持有者是,妲己。


風停了,一股奇異的寧靜隨即籠罩而下。所有的聲音像是被風給抹消了,他輕緩的腳步落在遍佈砂礫的地面上,沒有留下足跡。抬手扯下斗篷的帽緣,幾絽髮絲落在楊戩頸際。視界中染上一層異樣死白色的城市,正在進行某種內化的崩解。過去的指令已經無效,卻不受到新力量的控制,在兩者的拉扯間,造成局部空間的崩潰……這樣渾沌的區域出現在世界的各個邊緣,也是新的道標─妲己力量還不完全的證明。
 『女媧』的魂魄軀體已被妲己啖食殆盡,她掌控中的世界只剩下最後一塊缺落的拼圖……魂魄融合被不明原因導致失敗後,墮入人間失去蹤影的最初之人『伏羲』的碎片。領導革命的少年.太公望。

 『找到太公望。』找到自舊世界缺落的斷片,然後……
 『銷毀他。』連魂魄一起,徹底的抹消他的存在。

 然後,世界將完全屬於他深沉的母親……妲己…

 「………」是他背叛了同伴。他背叛了那個人,殺死了珍愛的事物,也殺死了一部份的自己。
 那歿於手中無數的亡靈哀嘆著。亡者無力的呻吟,是他永遠無法擺脫的聲音。
但他是絕對不會違反母親的,即使在那之後他就不再真正的活著了。只要是『她』的命令,所有的一切都是必然應然的,如同浸淫在羊水中柔和濕濡的水聲,膜般緊密地包覆住他。
 
 那是她在體內製造出他時,刻在構成他身體的芯上的烙印…是自生命定義起始於胎內起不曾脫離的臍帶。凌駕自身生命的意志,黏連著他的骨血魂魄。供給他維持存在的養分,也終生束縛他的自由。楊戩無聲的歎息一聲,卻不由自主地嘲諷自己的虛偽。

 獨立的可能一開始就不存在,他終究是個未曾長成的胎兒。


*  *  *  *  *


 楊戩不遲疑的在廢棄物的堆棧間穿梭前進,流泄的光影掠過他雕像般無瑕的側臉。看著眼前被破壞殆盡的城市,曾經駐紮在西岐城中的他,幾乎辨不出一點熟悉的影子。

 「……」
 …他總是看著那個人的背影。有著年輕的臉龐,和過於蒼老的眼神的少年。
那個人雖然對夥伴們好,眼神卻總是看著某個遙遠的地方。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停
留在那個人眼神底部,即使是犧牲無數,讓他超載過度幾至崩潰的『計劃』也。
 不知何時開始,想要…追上那個人腳步…
即是獲得了那個人能以性命相託的信賴,成為他最得力的同伴,但是那還是不夠…不夠,不夠。想要更加的接近,他想要…抹去那個人眼神深處赤裸的悲傷。但是,沒有人可以接近少年孤獨的背影。他只能在最近的距離看著,那個人透明一般的身軀負荷著不堪負荷的重擔,直到倒下。
 那是在仙界大戰結束的夜晚。十二仙、聞仲、無數的同伴與妖怪逝去的爭戰終結的時刻,那個人…太公望,成為了他的戀人。


 「…──」好安靜。
 無聲的大氣中帶著奇異張力,這個地方,已經沒有生物的氣息。
 直覺指引著他前進的方向,置身陰影籠罩的狹長小巷,楊戩閃爍異彩的薄虹色眼瞳,一下子染上深沉的血色。

 望。見到他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憤怒厭惡嗎…或是憎恨?
 或只是冷冷的,看著他……

 「呵…」楊戩笑了。
 ……他到底又在期望,望還會對他說些什麼呢?對這個即將要奪去他生命的『戀人』。早已是無話可說了啊……

背叛者 和 被背叛的人。

 何況,現在的望,除了失去意識的肉體,也許連人形也消失了。一切都已經忘記,連自己是誰都。不,特別是這點吧。在失敗的融合過程裡中斷分離的混亂個體,誰也不是。原先預設的亞人格已經被洗掉,身為神的記憶卻不知為什沒有醒來,剩下的只是一團無名的混亂記憶……在這種情況下墜落人間失蹤的望,或許再也不會恢復意識。
 在與妲己同化的世界裡,最初之人的異質存在將被視為異物而展開排斥與消滅,與最初之人再生的能力同時作用,不斷的再生─消滅─再生─消滅……被困在永遠持續的痛苦循環中,只有無魂肉體的顏色與溫度將會不斷重複的崩落,殞散,消失吧。

楊戩通過黯淡的迴廊走進城市深處。陰暗的廢墟中,倒落四周的各種殘骸以奇妙的姿態扭曲著,像是失去了色彩與質量,只剩下最後殘留的形狀。沒有風沒有聲音也沒有生命,所有的一切都是靜止的,歪曲般不自然的靜止著。令人不愉快的膠狀氛圍築出藩籬,像是為了凍結了什麼般,抽去了所有的氣息。只有越過牆映射下的掠動微光,捕捉了他的視線。
提起步伐,楊戩向著光源走去。

「……?」有人聲…
 一束天光自天井的缺口落下,他看到那蒼白的人影坐在廢棄物堆棧的頂端,少年…還是孩童?單薄的肩膀,細瘦的軀體……熟悉的身影。
少年以幾乎是悠閒的姿態,仰頭迎著天光。唇蠕動著,彷彿正在哼唱著無名的小調。缺了兩顆扣子的過大衣衫敞到胸前,斑駁的五分褲下裸著一雙足踝,半曳在赤足上的木屐,鬆鬆繫著紅色線繩。整個人失了血色,衣衫外的肌膚帶著分病態的蒼白。

「…果然…在這裡啊。」…望。
他週遭堆疊破碎的石磚木屑,從尖銳的邊緣,以緩慢而快速的奇異速度消融在空白中。空白。彷彿只要多看一眼,連視覺也會被一同被奪去的,無法注視其上的空白……
 就要消失了嗎,望。出軌的力量形成失重的漩渦,連同周遭的事物一同抹煞。,
他設想過現在的望各種可能的模樣,卻沒想到會是這樣…透明得令他心驚……

 少年像是察覺到了楊戩的存在,略偏過頭,緩緩注視著他。

「………」
漫長的緘默橫亙在兩人之間,少年空洞恍惚的眼神雖然看著楊戩,卻彷彿沒有看到他一樣,沒有反應。
 
「…──望。」
緩緩走上前,楊戩抿住下唇,張開招魂幡致命的網,如同抖開了無星的夜色。絕對的「無」蝕去了空間中的光,四周瞬間暗了下來。

「……你來了。」像是不知道危機的迫近,少年緩緩閉上眼,呢喃般的說著。
「…!!」
向眼前的楊戩伸出手,少年的指尖輕輕擦過他的臉龐。留下冰冷的觸感。怔怔地看著太公望,楊戩整個人竟像是癡了,完全無法移開視線。


「我一直…在等你。」
清明純粹的眼神。
那是和兩人最初遇見時一般的神情,還多了一分難以名狀的什麼。再一次,太公望露出了無邪氣的笑顏。眼神之中,是驚人的溫柔。
 
「…楊戩……」




_________________
<這是一個耽美型的童話(be no mistake?) by ske,旋轉三圈半跳跳:p>


想要寫一個童話故事。
簡單的,老套到不行的情節,還有應景的王子與公主,純粹的近乎虛假的愛,不會變質失色,永遠凍結在最新鮮的一刻,幻想(妄想)的極至啊。嘻嘻....
預告:
這是一個幸福快樂的故事歐。充滿腐敗的現實中不存在的美好,亮晶晶晶晶:p
所以,當然也會有一個"幸福快樂"的結局,請期待。

Skeleton

_________________
<這是一個耽美型的童話(be no mistake?) by 翎>


敗壞的城市和黑衣人(死神?但似乎不太符合,因為只是個傀儡)。

透明而空白的殘魂,在廢墟……與小王相似的下場?

未曾長成的胎兒……楊戩在某方面、某個角落、某個遺落的碎片……讓我稍微能碰觸窺視的形象;而望……最薄弱、卻也極具可能性的可能,崩潰。

至於妲己嘛……說真的,ske筆下的這個妲己,比較適合藤崎初始設定。同人比原作更像原作?^^b在我的意識裡只漾起一種難以說明的諷刺和……想笑……(唔,很難說明想笑的是什麼,大概是類似夏跟我說過的,跟ske談過之後那種痛快大笑的感覺吧^^;;)

對了,就是諷刺。好像是擷取了不同的、既成的碎片,重新拼合起來造成的一個可能性。

幸福快樂的結局嗎?(笑)我很好奇ske接下來的詮釋,在繼張愛玲之後的「傾城之戀」。(最後那一段……很奇異地給了我一種非常艷媚的氣氛^^)ske,我等著看接下來亮晶晶的程度噢。^^

> 簡單的,老套到不行的情節,還有應景的王子與公主,純粹的近乎虛假的愛,不會變質失色,永遠凍結在最新鮮的一刻……

看到這個後記的時候,嗯……

這好像是我的專長才對嘛。(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