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悼》

※ ※ ※ ※ ※ ※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搖指杏花村。(*)

─────────

風起,塵沙四揚,

掀起了衣角,也飄散了他及肩的黑髮。
四月初,春光尚好,獨對一片空曠的天地,悼念故人。

合該帶一些祭品,焚香吧。出門前,伙計這樣向他說著。

那時,他怎麼回答來著?
只是微微綻了笑,沒有說話。

─────────

冰藍色的眼眸,向四周隨意探了幾下,
流轉目光,便緩緩靜了。

連一抔土都沒有,只留下一塊沒題名的碑石。
若不知情者,想必也無法從這平躺的石身上追溯,
追溯不很久之前,曾經風葬過那樣激烈如火,寒冷如冰的靈魂。

『到了最後,她還是那樣倔強...』

那樣的執著,那般的堅持,
即使是以最具毀滅性的火,也焚不盡她對故鄉的思念。
火滅之後,燼餘揮散於天地,恁是萬般的癡狂,也落得雲淡,風輕了。

遙望著天際,他淡漠的臉龐上,抿起了一抹笑。

────────

細細的雨絲打落,抽離的神智便微微醒了。

才沒多久,迷朦的晨已近晌午。
從前沒細察時間的變化,如今置身其中,
想要視若無睹,好像是不大可能了。
彎下身子,朝著沒具名姓的碑石一笑,然後便坐了下。

『這回沒有什麼可以擋雨,只好陪妳淋個盡興了。』

覺得有些累,於是便闔上了眼,淺淺入眠。
周身輕風徐徐,雨,依舊紛落。

─────────

是過了多久呢?

淅瀝的雨聲隔了遠,點點微涼的觸感也離了身。
一股淡淡的暖香沉落,染上衣衫,有一種教人心安的踏實感。

展眸,向後仰看,就對上了一雙熟悉的紫色眼眸。
眼眸裡,清清澈澈的,微帶慍意。

「你是嫌你的命太長了是不是?」

低沉的嗓音冷冷地,自來人的口中吐出。
言語外之外,隱然藏著幾分怒氣。

─────────

眨了眨眼,冷然的臉龐還落在視線之內。
笑了笑,他想,他是醒了。

於是將後仰的頭調了回,用手抵住微濕的草地,緩緩起了身。
背對著來人,他看著眼前光滑的石身,帶著剛醒有些啞的聲音,輕輕地道:

『一年也就陪上一次,所以就多待了一下。』

那麼久的孤單,那麼長的等待..

『而且我很懶,來了就不想走,坐了就不想起身..這,你也知道的。』

來人沉默,不發一語,於是他轉過身,不意外瞧見那人皺起了眉頭。
無可奈何吧。

他淡然的眸中漾起了一抹浮動。
與來人平靜地,相對無言。

─────────

「意思是..你還想待下去?」撐著傘,不怎麼贊同的樣子。

聞言,不由得一笑,『..讓我想想。』

微風款款襲來,略帶濕意,
執傘的人身形不動,沉默地擋去紛落的雨。

─────────

沒多久的光景,身前的人微微動了身子,
於是收回了遠眺了視線,執傘人側眼看向那名將頭靠在他身上的人。

「想得如何?」

『再讓我想想..』

輕輕地靠在來人的肩上,一股暖意便徐徐地襲了上來,
很溫暖,舒服地教人不想離開。

「......」

─────────

半晌之後,忽覺身前的人忽然一個滑動。
還來不及反應,就連忙用雙手抱住那下墜的身子。
傘落。
漫天的細雨便撲上了身。

唉。微微嘆了一口氣。
看著那兀立的碑石,醒著的人無奈地,皺了眉,笑了一笑。

懷中的人,靜靜地,沉沉睡著。

而無語的,是天地、迷濛的雨,悄悄地,還乾坤一片清明。

─────────

『吶..楊戩..可以走了..』

很久以後,一道悶悶的聲音,
從正緩步行走的人胸前傳了出來,然後隨即又失了音息。

「嗯。」隨意答了一聲。

楊戩瞅了眼那個在他懷中睡死的人,
很顯然地,在“想”了許久,終於是想通了。

黃昏,霞雲朵朵,他們的身後,彎著一道彩虹。
而遙遠的彼方,有一個無名的碑石,碑石旁,立著一把張開的傘。

不久之前,雨,就已經停了。

==================================
(*)《唐.杜牧.清明》




嗯...要說什麼呢...

中秋快到了喔!...笑..^^..
大家有沒有吃到月餅咧?

昨天下午一人走過有些漫長的路..
淋著下不完的細雨..為的..是要去買一把傘..一把可以遮雨的傘..
順便..也買自己的糧食..還有給自己的小月餅..^^..

***

回程時...手上撐著傘...另一手提著滿滿的食物...
風吹來有些涼..心中卻又覺得有些暖..
然後..心中就忽地想起這篇今天四.五月間所寫的文...^^..

所以想..還是將它潑了出來..
雖然不大合節日...但是希望能給一點暖意...

中秋到了...日子入秋...
大家要多注意天氣的變化..不要著涼了喔..^^

莫名.



_________________
<Re: 悼 by 翎>


> 『而且我很懶,來了就不想走,坐了就不想起身..這,你也知道的。』

  看了會讓人偷偷微笑的短篇……^^

  慵懶又賴皮(嗯……有點像某人?^^;;)的伏羲很可愛,無可奈何卻又選擇容忍的楊戩很可愛,連那場微雨都變得可愛了許多。

  雨後有晴,有意或無意所遺落的「傘」。記得小凝殿不久前說過:「幸福是一種重覆。」在文中所一再重覆的相對關係裡,其實幸福只是蘊藏在最簡單的事物之中,觸手可得。

  而從這篇文裡也可以嗅聞到幸福的味道,懶懶的那一種。^^ 



_________________
<嗯… by 螢>

嗯…這是「幸福」的結局?
蟲的腦袋是太一直線化了…
嗯…讀來,很淡
淡淡的…

早春微雨啊… 


_________________
<Re: 嗯… by 莫名>


算是結局嗎???..(帶著笑..莫名想著...)

當初寫的時候..
思緒的確已經是抽離"幸福"的進度...
直躍向他們之後的日子與生活..
(那一段沒風沒波的日子呀...^^...)

而說結局要這樣說..其實也是可以啦...
不過莫名是偷偷地將之列入自己私心的"幸福"的番外篇喔...^^

...(這有什麼不同嗎?)

至於淡..則是莫名覺得最適合他們倆的感覺...
(可以淡...是一種平凡的幸福啊...o^____^o)嗯.

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