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活動急診室

※ ※ ※ ※ ※ ※


「望…我這樣天天和你膩在一起,你會不會覺得很煩?」語氣中,有點擔心、又多了份害怕。
但老是在一起,什麼事都做不好吧。

「嗯…有時候會吧。」
但那個『有時候』,總在看到楊戩略帶憂心的愁容,便瞬時瓦解。那種表情,是除了家人之外,唯一會因自己而產生的表情。

「那…不如我們試試看分開一段時間如何?」試探性的問著,感覺到自己的身子正微微顫抖。

「好啊。」滿不在乎的說著。
想都沒想就答應,也許是想順從楊戩的希望,也許是自己內心的渴望吧。

「有重要的事打電話給我。」略顯遲疑的聲音。沒想到對方會這麼爽快的答應。

「喔。」掛上電話之後,竟開始後悔起來。

前一秒才掛上電話,這一秒卻已開始懷念楊戩的聲音。



不禁開始埋怨起自己為何說話總不經思考。





胃痛。

這是分離的後遺症嗎?

……還是他自己太過緊張了?



努力想將腦海裡楊戩的身影暫時抹滅。

再將所有楊戩的照片收起來。

試試能不能再次過著獨自一人的生活。

因為我想大聲的說著:沒有你的日子我也能堅強獨立,也能過的很滿意!



或許這是一次試驗……嗎?



但是……

第一天、就因為沒有你的聲音而失眠。

第二天、不自覺的望著電話發呆。

第三天、盤算著要不要打電話給你。



這樣下去真的不行。

我竟然這麼依賴你!

這真不是個好狀況。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離開我怎麼辦?

無聊到胡思亂想的我突然想到這個嚴重的問題。

不行不行!
我要效法國父革命的精神!愈挫愈勇。


我真的要學習獨立。

雖然朋友都說我已經夠獨立了,但我想我的依賴或許是你太過寵我了。


但是……

真的好想見到你喔……






鈴聲突然響起。嚇了我一跳。

嘴裡喃喃的說著罵人的話,不知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朋友打來的。


「喂?跟我聊天要收費,有事請自行解決,沒事下次請早!」

心情惡劣,根本不想講電話。


「望,你有沒有吃飯啊?」

擔憂的聲音從話筒彼方傳來。
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楊戩的聲音。

「啊?好像忘了…」連現在幾點都不知道咧……這就是放暑假的壞處吧。常常忘了今天是幾月幾日。

「你一定沒有吃飯對不對?」自己怎麼會愛上這無藥可救的生活白癡…

「我胃痛耶。」亂扯一個理由。

胃痛到吃不下飯嗎?那滿嚴重的。
「等我,我再帶你去看急診。嘟----------」


啊?掛掉了…

可他還沒解釋清楚,他的胃痛是四天前的事了……


腦中可以想見楊戩發覺自己被耍的表情。



呵呵~~~




「望!還好吧?」直接衝進屋裡,卻發現太公望躺在床上看電視。

「我很好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公望若無其事的說著,又因電視內容實在太好笑了,不禁大笑出聲。

「你不是…胃痛嗎?」胃痛的人還能輕鬆的吹冷氣看電視,還邊看電視邊狂笑?

「已經好了。」

「好了?」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搞什麼啊?剛剛不是很痛嗎?

看著楊戩不之所以然的模樣,太公望悶哼的笑著。只是這樣笑真的很痛苦。

「因為你就是我的活動急診室啊。」說出剛剛在看連續劇所及時改編過來的台詞。露出狡猾的笑容。
「真的不在一起了?」特意省去那個『膩』字,他並不認為跟楊戩在一起會膩。


莫可奈何的嘆了口氣。自己都忍不住打電話給他了,看來是他先失敗啊!

「唉…急診室是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

……End



寫…完…了…第一次花這麼短的時間寫完一篇(如果扣除中場睡覺時間),所以也沒有特意修改。

超遲的七夕賀文,祝大家明年比今年七夕更幸福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