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 ※ ※ ※ ※

Un Jeune avec des Cheveux Rouges

※ ※ ※ ※ ※ ※ ※ ※ ※ ※ ※ ※ ※ ※ ※ ※

畫魂  肆  灰雨之章

☆        ☆       ☆

『醉臥美人膝。』

多美的意境,意氣風發的男人最期待的。
畢竟食色性也,對於本能,他沒有一點理屈的感覺。

而現在的他,覺得即使是這句話的相反,也是很值得期待的。
被說是動機或心術不正也甘願吧?

因為,美人就是美人。
即使在沉睡中,也有那股跟常人不一樣的甜美氣質圍繞。

低下頭。
帶著橘子跟柚子混合清甜微香的呼吸規律地自那高挺的鼻頭,噴在他低垂
的額頭。
大男孩本來沒有這樣的氣味,所以一定是妲己……
妲己所喜歡的,『少女的味道』。

無法否認,美人在懷,他的心臟有些微的加快。
又不是修行修養如同那柳下惠,更何況那張無防備的睡顏本來就清麗媲美
古代傾城傾國的西施、玉環。

引人遐思的人兒,把他的雙腳當作枕頭般靠著,露出安穩的樣子。

還好他不是古代的君王,就算跟美人躺在一起,也不會有亡國亡朝的顧慮
。還好大男孩不是生在古代,不會被指稱紅顏禍水……等等,他想錯了吧
?大男孩即使長得再漂亮,也還是男人啊!這張臉長在他身上,其實有點
浪費啊!要是躺在他懷裡的這個是女人的話………

現在的他八成已經獸性大發吧?
神啊!原諒他是一個『雙十年華』再加一點的血氣方剛的青年。

呃,可是,為什麼他跟普賢擁抱的時候,他不會想這些有的沒有的……

(卡!)
(腦袋自動忽略系統啟動)

只要不要繼續盯著大男孩的臉看…他就沒問題。

嗯,結論是,按照一般人看來,兩個人都是男人,睡在一起不會有顧慮。
就像他跟普賢一樣,十年如一日。

普賢說,兩個抱著一起睡,好溫暖。

只是,後來,習慣改了。

『小望望,這是我的珍藏品,想不想看?(心)』

該死的好奇心。

………

……



螢幕,紅、綠、藍,光的三原色,互相交錯,變換出千萬色調。
兩個肌肉塊交纏在一起,露出既痛苦又滿足的表情,不停發出淫蕩意味的
叫聲:

手毛。

腳毛。

屁股。

男人腿間,唯一不受理智控制的本能器官,昂藏而立。

……噁。

雖然妲己女魔頭的興趣很奇怪--她喜歡看兩個帥哥更勝於帥哥美女配。
上次不小心看到了她的收藏品,叫現在的他,對著自己兩男一起睡沒有顧
慮的結論,有點站不住腳的感覺。

自立自強!禮義廉恥!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天下大同!處變不驚!

嗯!很好!
他滿意地點點頭。
他沒有繼續盯著對方的睡臉,胡思亂想。

『小望,我們不能一起睡了嗎?』
『你睡這裡,我睡外面的沙發。』

回想起,那天回家後,他突然開始鬧彆扭,對於那溫暖苦笑以對。
這個情況本來是很令人安心的純潔美麗,卻自此染上了遐想的邪檅。
心態變了,就如同昇華的樟腦,散於空氣,再也無法變回來。

「戩,好像小嬰兒哪!」

用著心不甘情不願的語氣,他用聖歌般的嗓音讚嘆著。

「是因為現在的你扮成女孩的關係嗎?」

他不討厭,也不排斥。他讓大男孩沉睡在懷中,即使覺得這個高大的身軀
幾乎快要把本來就比較瘦弱的他壓扁,也無所謂。

那時突然意識到,親密朋友的曖昧界線之後,對於他跟普賢的關係,他就
選擇逃避──他避免身體各部位的接觸,也不像以前一樣跟普賢的眼睛對
望。
因為,看到了隱藏在那雙藍水晶般透明的眼眸中,帶著什麼樣的情感。

下意識地,他逃了。假裝兩人仍是朋友,假裝遲鈍。
而,普賢很聰明地,選擇退一步,暫時離鄉背井。

回想太乙調侃的話語,他喃喃地反駁著:
「我才不是遲鈍。只是……」

只是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那顆拼命為自己付出的心。
他不是無動於衷,只是藉偽裝來掩飾自己的徬徨。

時間久了,他越覺得自己對不起普賢,越覺得自己自私。

「睡得好熟哪!真是羨慕你啊!」

他很久沒睡好了,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他渴望一個無夢的夜晚。

大男孩的眼睛,像是隻甩著尾巴的小狗。
整體像是春天那充滿溫和的微風。
又似到冬天的陽光。

現在那雙想念中的瞳,被密密的眼睫偷偷藏起。

平時總是一臉平靜的大男孩都在想什麼?而…為什麼他想要知道?純粹只
是因為朋友嗎?

或許,連朋友都談不上的淡薄關係。
與畫畫的人偶然邂逅,即將變成畫中人物的人?
那不過如同白水般無味,只要圖畫完了,就什麼都不留下?

『嗯……我不喜歡畫自己身邊的人物。』
普賢曾經在一陣雨後,瞪著他,仿佛像是責難著他剛剛對他無理的要求。
『為什麼?』

『因為,我沒有把握。』

『沒有把握?可是你剛剛不是才幫你老師畫了…』

『我才不在乎那張爛畫。』

『耶?』

『如果要我畫小望的話,我一定要求每一個線條、光影,都必須確實掌握
到你千變萬化的神韻。』
手握著碳筆,普賢緩緩地將視線從他身上轉移,低垂著眼,有點悲傷的樣
子:『但……但…現在的我,不覺得我有足夠的能力畫出你。』

大男孩跟普賢,普賢跟大男孩。
他們兩個人給他的感覺好像。

當大男孩跟他說暫時無法畫他。
當普賢跟他說他無法畫他。

兩個人都說要畫自己,用完美的處理方法。
一個是出自於本性,一個是出自他不敢面對的情感。

因為他們兩個都是手握著筆,想要把大大的世界裝入自己畫框裡的夢想家
嗎?
可他卻寧可被普賢拋棄在夢境之外,獨自在現實的世界徘徊。
他無力追隨,因為一個他不敢面對的原由。

默默付出之下有著太濃烈的情感,讓他害怕……害怕還不了,那個用溫情
製造的包袱。
他如果接受了,他將永遠無法自由飛翔。
可是如果他拒絕了,他將傷害了愛他的人。

於是,他便在責備自私的心情之中,搖擺不停。

大男孩掉落在夢境裡,是不是也像他表面一樣無憂無慮?
即使相處不久,但他感覺到屬於大男孩,純真、無負擔、無雜質的感情。

「嗯……」輕呼了一聲,大男孩似乎感到被打擾般皺皺

已經迷失在都市叢林的小羊們。
想不想回到因為夕陽照耀而發出金黃光芒的草原?

他想要回到,原來的模樣,原來的地方。

茫茫人海中,意外的緣分。
依稀記得見面時那一瞬的眼神交會,大男孩看到了什麼?

「為什麼偏偏要找我呢?」

他內心深處,其實不快樂。

是啊!
為什麼找模特兒要找到他身上來呢?

「為什麼不畫你自己呢?」

不自覺地,開始用手摸躺在身上的人兒,隔著一層布料感覺衣物底下的肌
肉。
胸口的部分雖然稍嫌瘦了一點,但是,還是…很有彈性,摸起來有種奇異
的舒服感。腰部雖然不是妖嬌女人的小蠻水蛇,但好歹也是屬於細腰一族
的衣架子身材。
手掌慢慢地順著身體的曲線往下滑,不安分地圈住了臀部。

他完全沒發現自己現在的動作簡直就是──一隻大尾色狼正對一隻無戒心
的小綿羊出手。

「喔!標準的身材!真叫人忌妒…」

明明自己是如此出色的人,為什麼會看上他呢?

「你在我身上,看到了什麼嗎?」

他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普賢,但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回到,失落的那段
無憂歲月。

是他天生的魅力嗎?還是發現了他璞玉般的資質?

在沉思的當中,忽地,發現一雙紫色晶瑩的大眼怔怔地瞅著他。

「……啊…你醒了啊?」
他露出他自認很迷人的微笑。
只見大男孩的臉上飄起了兩朵淡淡的紅雲。

他不禁對自己剛挖掘出來的魅力感到一絲絲欣喜。

「…你的手……為什麼這樣放在我身上?」

慘了!他臉色一瞬間刷白--這才發現自己的手,放在不該放的地方。

漸漸風化的笑容。
烏鴉飛過,殺豬般的啞叫聲。

「不,我不該這樣問……應該是,我的屁股,那麼好摸嗎?」

☆       ☆       ☆

他的夢,是深不見底的黑暗。

黑暗,不是單純的墨色渲染,而是一層層黑幕像是保護般地包圍著他。
他不掙扎也不想出去。

感到放心。

只要什麼都看不到,就什麼都不怕。
只要什麼都感覺不到,就什麼都不怕。

即使是孤獨一個人。
即使心頭像是被挖了一個洞,感覺無盡的空虛。
可是……

那雙晴朗有如湛藍天空的眼睛,直直地看著自己,沒有絲毫動搖。
恍然之間,他感覺光芒,竟然如此熟悉。

他知道,他在呼喚……渴望著光芒,本能正告訴著他,光芒底下是他應該
存在的地方。

可是,走出黑幕,這樣好嗎?為什麼他還是如此害怕?

對於這樣反覆的自己好迷惑。

那個人可以給他答案嗎?
那個,將自己帶入這片迷霧中的少年。

水漾般的眼瞳,竟然有烈火燃燒般的暗紅髮絲。在他灰色的世界裡是那麼
地耀眼,像是要灼傷了他的眼。

如果可以得到所有問題的答案,也許他可以找到曾經有過的記憶。
也能找到在畫筆之外,另一個能夠支持他生存的價值。

漸漸地,在夢境裡站起身子,他遲疑地伸出手。

撥開那一層層包圍他的黑幕。

往遠方的光芒走去。

直到,見到那張發出光芒的笑臉為止。

……為什麼醒來之後,他面對的是一個讓他有點措手不及的狀況?
少年的手掌,緊密地包著他的臀部。他甚至可以感覺到那雙手上幼嫩的肌
膚,跟他手上因為常握畫筆工具而長出的粗繭不一樣。
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感覺,瞬間蔓延到四肢百骸。

他很訝異,少年無視於自己尷尬的表情,對他微笑。
而,那雙手像是理所當然又帶著霸道意味地放在自己身上。

「我的屁股,那麼好摸嗎?」

「………啊啊啊啊!」
少年原本紅潤的臉色瞬間刷白。
他不禁皺起了眉頭,為什麼叫得那麼慘烈?需要尖叫的人,應該是他不是
少年吧?

少年瞬間推開了自己的身子,他也順勢坐起。
仿佛在那雙天藍的眼瞳中看到羞澀,他想,大概是錯覺吧?

像是突然意識到不妥,少年別過頭,連一眼也不瞧他一眼。

只覺得無趣,他便兀自低下頭,想要整理自己的衣物。
卻發現……

身上竟然是一襲淡綠色的洋裝,袖口上竟然還有緞帶跟蝴蝶結。
一驚嚇,他轉頭一看,發現鏡子……而鏡子裡映出的影像…

一張叫人驚艷的臉孔。

那是……他?

「……這是…」

他的腦海瞬間變成空白一片,帶著疑問面對那個可能有答案的少年。
少年帶著愧疚的表情,按住了他的肩頭:「這個,聽我解釋……」

「什麼?」

「這是這家酒吧女魔頭…不…老闆的惡趣味。只要是可愛、漂亮的男孩子
被她抓到,她就會千方百計(還不計成本)強迫人穿上女裝…」

「你的意思是,我落到了那個女魔頭的手裡是吧?」

所以那個可怕的笑聲是換他衣服的那個女人?

「雖然老實說,我很喜歡你這個樣子,很漂亮。但,還是…對不起,我帶
你來,卻沒有盡到保護你的責任。」

很喜歡?
很漂亮?
聞言,他稍稍呆愣住了。
少年很喜歡穿著洋裝的他?他有沒有聽錯?

臉不禁又紅了。

再度看向鏡子中映出的,有點陌生的自己,的確啊!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的面目清秀,沒想到打扮過後竟然是美到連自己都無法
相信。不分男女的吸引力,連本人都無法移開視線。

轉身望向少年,只見一張呆滯的臉孔,傻傻地瞪著自己看。
他突然有一股想要大笑的衝動,更甚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要小小地
捉弄一下……

「你說的沒錯,很漂亮。」

「啊?」

少年似乎沒有辦法反應過來,於是他又進一步撒網。

「嗯,以前都沒這樣扮過。」

「耶?」

「以後就都穿成這樣子跟你出來好了。」

「咦?真的嗎?」

少年瞪大的眼裡有著驚喜,於是,他毫不留情地邊微笑邊潑出冷水。

「才怪…騙你的。」

「……嘖!耍我嘛!害我小小高興了一下。不過如果真的這樣子也很麻煩
,走在街上搞不好會被攻擊,畢竟看起來實在太危險。嗯……可是如果有
那麼漂亮的人跟在身邊,一定會被一堆人垂涎忌妒…(以下無限)」

窗外,正下著灰色的小雨。

不理少年在嘴裡細碎的抱怨跟妄想,他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邊用手邊的
毛巾擦拭臉上的裝扮。

咕咚…

他聽到吞口水的聲音,惱著回頭一瞪一臉無辜的少年。
而後者正瞪著他的裸背,眼珠子好像快要掉出來一樣。

「你幹嘛?」

「抱歉,因為看起來實在『太好吃』了…啊,不……我怎麼說出口了…」

「……原來你對…」
對同樣是男人的他,有興趣?

「我不否認,我很喜歡你,所以這是正常反應。」
少年尷尬地低下頭:「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怪?」

「不…不會……」

他搖搖頭,只要少年不要突然撲上來,他是不會怎樣的。
不過,看著幾乎只到自己肩膀高度的少年,他只有聳聳肩。

男人說喜歡男人……這種事情,在十多年前還是不能見容於世的。

但,那又如何?這是少年自己的事情。

因為他覺得待在少年身邊很快樂,那有什麼問題嗎?

「喂!我們一回去就開始,好嗎?」

他問,因為他的手指頭正蠢蠢欲動。

「不會吧?你頭不痛嗎?」

「還好,所以我要做些別的事情轉移注意力。」

「喔,是這樣嗎?……那,如果我可以待在你那過夜,那就沒問題。」

「過夜……?」

「因為我不想半夜一個人回家。」

少年露出了小貓咪一樣渴望的表情,他笑了笑,便點點頭。

「好啊…」

「你真的沒有戒心耶!不怕被我吃掉?」

他再度聳聳肩,吃掉他?還得有本事咧!

「不過,我發現你比較常笑了耶!是因為喝醉的關係嗎?」

「我不能笑嗎?」

「不,你平時也應該常笑才是。美人一笑值千金喔!」

少年稚氣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微笑,忽然腦中閃過一個模糊的畫面。
一暈眩,他趕忙扶住自己。

「你怎麼了?」

「不……不要緊…」

剛剛,腦海中好像迸出了一個模糊的影像,一個很熟悉的聲音。
滿滿的是,想念的情緒及遺失重要物品的悵然。
他的眉頭不禁糾成一結,因為頭隱隱作痛。

「讓我換一個衣服,我們等一下就出去。」

他蒼白著臉,面對著擔心著自己的少年,再露出一個微笑。

「你好像,酒醉越來越嚴重了……」

☆        ☆        ☆

☆        ☆        ☆

由於想要找到答案……

找尋『失落過去』的小羊們,開始了牠們的漫漫旅途。

☆        ☆        ☆

☆        ☆        ☆

兩人走出房間。

「脫掉了真可惜……(心)」
坐在高腳椅上的妲己便露出了一臉遺憾的樣子。

「開什麼玩笑,我們還想安全回到家咧!」
太公望趕忙護著楊戩,一身警戒地瞪著妲己。

「小望望沒有獸性大發嗎?(心)」

「別小看我,我可沒那麼容易就『精蟲衝腦』。」

「……呵呵呵呵…(心)」
發出了意義不明的笑聲之後,妲己便轉頭不再看向兩人。

「對了,太乙…」太公望一臉責難地瞪向太乙。
「啥?」面對太公望的殺意,太乙一臉莫名其妙。

「你剛剛究竟調了什麼給他喝?」
「……我特製的『藍色月光舞曲』。」
「基酒是什麼?」
「大部分是琴酒跟伏特加。」

「酒精含量不是很高嗎?他還是未成年!」
太公望指著楊戩,只見楊戩一副仿佛身陷『無重力狀態』的模樣。

「啊!抱歉!我失察了…」太乙這才一臉恍然:「要不要先喝杯水?」
「還不快拿來!」

太乙趕忙一溜煙跑到店的後面去拿水。

太公望一臉怒氣,轉向楊戩之後,又變得柔和:
「在回去之前,要不要坐著休息一下嗎?」
「嗯…」楊戩緊緊地抓著太公望的手,像是溺水者緊抓著水中的浮木。
「怎麼還沒來?」太公望瞪著太乙消失的地方,喃喃地抱怨著。

「望…我不要緊……」

「水來了水來了…」

太公望瞪大了雙眼,因為太乙身後,竟然跟著一個跟妲己形象完全相反
的嬌弱長髮女子。

「啊啊…妳怎麼來了(心)?」妲己見狀,趕忙跳下椅子,迎了上來。

「剛剛才後門進來的。」
「……龍吉,我跟你介紹,這就是我常常提到的太公望,這位是他帶來
的朋友,還有…耶?……龍…龍吉?」
太乙才說到一半,這個叫做龍吉的女人竟然往後一倒。

「……身體好像不太好啊!」太公望看著那女人蒼白如紙的臉色,不禁
搖搖頭。

「太乙,你先帶她去房間裡休息!」
「喔!當然!」

「……那就是,太乙一直在養的那口子嗎?好漂亮的女人喔!」
「大家都喜歡漂亮的人嘛(心)!」
妲己朝太公望嫣然一笑。

「……還在醉嗎?」

「嘿!這不是太公望嗎?」
「姬發?!好久不見了!」

「……望,我想我可以了…」楊戩扯一扯太公望的袖子。
「抱歉,姬發…下次見到再聊。我們先走囉!」扶著搖搖擺擺的楊戩,太
公望只是朝姬發點點頭,便準備步出酒吧。

「記得下次要帶他來喔(心)!」
「少來了!死女魔頭!」

「……真是忙碌啊!妲己大姐…」

用著跟剛剛的輕浮孑然不同的深沉,姬發注視著那深藍色的背影,嘴裡喃
喃地念著:
「只是沒想到,竟然會在這個地方再見面……」


「只是……為什麼你沒有認出我?我以為…你……」

(一笑…值千金喔……)

待續
☆      ☆      ☆
後記:
慢慢來吧!慢慢來吧!(磨磨磨)
這集有點短。啊∼∼我又在混了,對不起。(PS ii入手!)
犧牲了王子殿下的小屁屁,接下來該犧牲哪個部位呢?(邪笑)

有人注意到嗎?這集的後半部,敘述的方式改變了。
當然是因為某一個原因囉!
不過,大半的原因是我最近在玩FF viii & FF ix,所以
可能會有點RPG的味道出現。有感覺到嗎?(笑)
但,偵探劇也準備上場了,請各位擦亮雙眼。
想猜猜誰會死嗎?儘管來吧!(微笑)

不過,會死的都還沒上場……要猜也沒有門路猜喔!(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