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再見

※ ※ ※ ※ ※ ※ ※ ※ ※


  有時候「再見」是一場無以名狀的訴說
  訴說著「再次見面」的期待
  記得曾經我跟你說過再見
  為了下次,能擁有足以輔助你的力量

  或者,「再見」是一次短暫的分別
  只是因為不得不然
  我的「再見」是任務完成的呈現
  絕對的信任是不到關頭
  不去掛懷

  也許我從來沒想過永遠的再見
  所謂再見也可以是永遠的道別
  (雖然不告而別也頗像你的作風,而你也做了)
  但我想向你說別
  讓我在你看不到的微笑下  
  捨棄過去,雲淡風輕

  所謂再見總不脫「你」和「我」
  否絕和承認對你而言不具實質意義,吧。
  既然「你」的意義在存在上已不再是存在
  (在不存在上容或可以是存在,畢竟有你)
  我也不必一再拆解拆解又拆解地去分析你或者是你,或不是你
  你說,相愛是因為不足,如果有餘便當相忘
  所以我不抱希望,不去幻想
  因為我仍然是我,也不再是我

  既然沒有你也沒有我,那麼當然也可以
  不說再見

(END)

後記 只是一場無以名狀的訴說

  在寫任何小說都出問題的情況下,隔了第二年寫的第二篇「賦別」。(也許還有第三篇,誰知道?)很久已不寫詩,寫出來的東西果然,是失去詩味了。

  既然只是一場無以名狀的訴說(其實訴說未完,不過,也許詩就是要沒有說完的一種文體吧),那我也不去費力解釋它在說些什麼。懂得有完全的懂得,也有一知半解。而這個世界就是用一知半解來構成的完整意識。

  一知半解的作者寫的一知半解的文體和內容,就像再見。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