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夢覺(流沙.灼焰 番外篇)

※ ※ ※ ※ ※ ※ ※ ※ ※


  據說古之真人,其寢不夢,其覺無憂。他卻認得一個傢伙,生平大半都以睡眠放任時光的流動;以夢來進行任務「喚醒」。

  他不知道那傢伙是否有過憂愁的時候,因為他少覺多夢,要把他踢醒還得以夢為通道。而雖然,他被賦予著「喚醒」的能力,但那傢伙以「有便是無,得之為時,失之方順」為由,一切皆採無為──醒則醒之,夢則夢之。

他說,你說我在夢裡的時候,你正在做夢;當你看到我的時候,你在夢裡;而當你看不到我的時候,也還是在夢裡。

所以所謂的大覺,就是大夢。

  所以他,繼續睡。

  而另一個傢伙,則穿著沒有品味的衣服,騎著像大貓的老虎,以看戲為標的。他的座騎有著千里眼,看得到千里以內的變動;他也活了無數的千年,旁觀了無數無數的變動,尋找樂趣。

  偶爾會有行動,以加強戲劇性和衝突性。而他的憑依,名曰「美學」。

  是一個藝術家。

  這傢伙的寢覺差異,與方才提的那個,大相逕庭;不過,也看不出有憂的疑慮──除了一項。不只一次,他說,總有一天要跟他分個勝負,做個了結。

  他只怕他「心死」。

  然而比起以靜制動、無為的「喚醒」,和視變以寓樂、隨心所欲的「美學」,他卻是把他的任務,建構成一個體系。體系完成,他的任務也告一段落,從此袖手。

  他多寢而少夢,覺亦無憂。在設置的經緯運行穩當之後,他走訪天涯,雲遊四海。偶爾的駐留,也為休憩。

  就是那一天,他如常在路上行走的時候,看到了,那個人。

  或者稱「人」並不恰當,因為在人類世界有一個更接近真實的名字。不過,照「喚醒」的說法,醒則醒之,夢則夢之的話,那麼,就姑且稱他為人吧。

  那人的情況雖然少見,但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然而令他注目的,卻是在那生之執念背後,以絕望支撐的意識。

  簡單說就是,就他的自由意志而言,他根本就不想活了;但卻有另一個深植的外力,構成了那個虛弱的執念。

  那個外力咬著他的自由意志,直至吞沒之後,血肉共生。

  他跟著進去,看他一杯一杯地品酒,喃喃自語。在他的身上,感覺不到「喚醒」的施及,也似乎不曾得過「美學」的注目──他的絕望,是任務的經緯下,無覺的運轉結果。

  所以他因此脫離了常軌。

  他的脫離在他的任務範圍(這也是他雲遊的目的之一)。所以在觀察結束後,他如同以往地以那人的潛意識取樣,代替了他原本「無」的容顏──

  「需要幫你叫計程車嗎?」

(END)

後記 只是一種可能性的想像

  「流沙.灼焰」的結局,基本上是開放性的,讀者覺得什麼就是什麼。不過,也許是被敘述者楊戩的意念所執,直接想到的,都和「靈媒」有關。(大概是我的文筆太差了,所以感覺不出這種開放……bbbbb)

  因為看到的反應都很相似,所以我反叛的毛病發作,把我心中其中一個可能(我自己想到的,加上這一篇和那個多數想法,起碼有四個……也許還有更多也說不定)的想像寫出來,產生的就是這篇「夢覺」。

  雖然對讀者來說大概很無聊,不過對現在寫什麼都不對勁的我,卻是一種想像的樂趣。(笑,有點像在自得其樂^^bb)我喜歡開放地可以自由想像的小說,喜歡在字裡行間尋找其他的「心理上可能性的解釋」;如果和作者完全不一樣,那就更有趣了。^^

  有一種好的小說是不必認真地去探究真實的容貌,必須打破文字架構的成規。雖然結果證明我的技巧一點也不純熟,甚至可以說很失敗;不過,自己來補破洞總可以吧。^^;;

  所以不必認真,也不要被騙喔。^^這只是一種可能性的想像而已。:p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