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沉澱

※ ※ ※ ※ ※ ※ ※ ※ ※


☆         ☆         ☆

將自己纖細的手臂,繞過那人散開的一頭長髮,那是跟深海偷來的色彩嗎?
用指腹摩擦著背部肌肉的紋理,跟皮膚的光滑,還有…

混著酒吧裡的淡煙味,跟某種不知名的香水,混在一起…形成一種詭異的
適合,但仍是自己不該碰觸的味道。
跟已經習慣的『他』,孑然不同。

如果他繼續做下去。
那他心中最美麗最高貴的天使,將不會再對他微笑了……

有點混亂的思緒走到這裡,他不經瑟縮了一下。

「……後悔了?」

隨著聲音的傳達,他發現本來正在解開自己的釦子的雙手,停止了動作。
他抬頭,那雙紫眸只是淡淡地看著他……仿佛不在乎他無法遮掩的狼狽,
多麼溫柔的人哪!他嘆著。

「……不。」

把手撫上那張完美的臉頰,他主動地跟那性感飽滿的唇貼上,喃喃地將音聲
傳到對方的嘴裡:

「用你的溫柔,安慰我吧!」

這是對追求靈肉合一的自己感情,最要不得的出軌行為。
他將要背叛了他的天使。
墮落的人,還有……即將揭幕的夜。

☆          ☆         ☆

『我知道你對每一個人都一樣……很平等的對待。』

『可是,我覺得這樣的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無法佔有他所有的空間,時間。摸不透對方的焦躁感……)

終於在忍無可忍之下,無法抑制地大吼。

破壞了……碎了…的玻璃音樂盒,他們倆曾經珍惜,幸福時間的結晶。

瞬間,看到那雙瞳中不可置信的悲痛…屬於天使的慈悲。他知道,只要他說
聲對不起,天使一定會原諒他。
但,他原諒得了自己嗎?

於是,強烈的罪惡感,還有心虛感,從心頭的傷口慢慢地滿溢出來。

然後無情地將他整個人淹沒,他無法呼吸。

『別走……』

骯髒,跟潔白如天使一樣的他一比,他覺得自己太過污穢…跟他根本不配。

『別在這個時候離開我……』

對自己感到強烈的噁心感…

他很卑劣,所以逃了!
逃得好遠……好遠…

『我求你…望……別走…』

他怕得不敢回頭,他怕看到天使的眼淚…
所以,連道歉的話都不敢說。

就將自己消失在重重摺疊的厚重夜色裡。

☆          ☆         ☆

「溫柔,是毒藥喔!」
低沉的嗓音,在唇瓣分開時緩緩地傳來。

「……那就讓我喝下吧!」他閉上眼睛,多麼想這樣就死去:
「這樣,也許會讓我比較好過。」

「嗯……」感覺到他的唇又覆了上來,真的是好溫柔…叫人心碎。

對了,他很確定聽到酒吧裡的人叫這個人『公主殿下』。
的確…抱著自己的人,絕對是屬於頂級的美人。根本不該出現在這個人世一
般,戴著叫人無法逼視、散著刺眼光芒的環。
自己所愛那個人是天使,而這個人也許是善良的惡魔。

跟女人天生艷麗的美不同,雖然也似乎帶著相同妖異的光芒。但不同,他的
美,是那種天人將絕塵而去,幻覺要消失般的尖銳痛楚,是一把利刃。
而他將要用這把刀刃,狠狠地從胸口捅入,然後讓自己的靈魂粉碎,死亡。

「張開眼……」

沒有抵抗,順從聽著他的命令。
視野中映出了他沉穩的眼神,也許…『王子殿下』這個稱號比公主還要適合
他吧?那麼高貴的驕傲者,卻對他同情。

他微笑了,笑得有點悲哀,緩緩地把這個人原本在撫摸自己臉頰的手拉下,
輕輕地放在唇邊吻著。

原本以為,跟自己不愛的陌生人接吻會感覺討厭跟排斥……但,他想,也許
是因為自己變得噁心吧?

因為變得骯髒了…

自厭。

☆         ☆         ☆

感覺到四周對自己投來仿佛打探的眼神,像把他當作肉攤上待價而沽的肥肉
,他不自覺地縮縮脖子。

他心中有一股,想找人講話、想找人傾訴的衝動。誰都好,只要一個人可以
聽他說話就好。否則,他會瘋狂……
理智仿佛已是一根快要斷的細線,他努力地維持…

現在的他,也許會選擇一條不歸路。
但,他似乎來錯了地方,環繞四周…似乎都是一些看起來很可怕的人。

大概是被天使寵慣了,所以,也不願意被人隨意踐踏。

他有點後悔,不該選擇來這個酒吧。一口喝下了點來的酒,從皮夾內抽出幾
張紙鈔放在吧檯上,他想趕緊繞跑。

誰知,一轉身,就被碰得滿臉酒氣,他暗叫,怎麼那麼倒楣。

「小男孩,一晚五萬塊,要不要?」
「不,我想您找錯人了。」

不要對酒醉的人認真,他原本想陪笑地呼弄過去,卻沒想到這人的腦袋大概
是被酒精石化了……
所以,最後的情況是,幾乎失去控制!

……
「來嘛!這種事情讓你爽,我也爽…」
「我說我不要!!」
「很公平啊…我讓你踢我的蛋蛋!讓我舔舔你的小嫩芽!」
「嗚哇!離我遠一點!!!大變態!!」

這人還有M的傾向嗎?踢他的蛋?!自己拿鐵鎚敲不是更有快感?
還讓他舔自己的……噁心∼!!
滾遠一點!他真想要馬上把那個男人扯著自己
的手掌給一刀剁下!

「什麼……你說我什麼?」
「噁心的大變態!!!!!!」
「給你臉,你不要臉哪!去你媽的──」

看到男人失去耐性般,舉起了手掌,眼神露出狂暴的凶狠……
心一涼,他霎地閉上眼,做好被挨打的準備。

「先生,您違反遊戲規則。」
隨著聲音的響起,他睜開眼,驚訝地發現臉上沒有如火燒般的紅腫。

一張絕塵但冰冷的臉孔出現在那男人的背後,一手抓著男人高舉的手掌,冷
到如同冰山互相撞擊般,充滿厭惡意味的嗓音從那張嘴裡無情地吐露:
「這裡不是可以任意撒野的地方,請出去。」

「出去什麼?我花錢來這裡當大爺,你算哪根蔥,他媽的管我要幹什麼?我
老爸可是立法委員…」酒醉的男人轉過頭,不預期地看到了一個大美人,霎
地語氣一轉:
「哼!看你的臉比這個高檔很多,一晚十萬要不要?我保證我這根肉棒又粗
又猛,讓你的小菊花爽到腰直不起來…」

砰一聲,打斷了那個人的下流話語。

連聽了也嫌髒了耳朵的神情,叫人不寒而慄。

「喔喔…公主殿下出手了……」

一瞬間,他仿佛聽到酒客間帶著恐懼的耳語,『公主殿下』是指眼前的這個
面無表情的長髮美人嗎?那麼恐怖的人嗎?
他低頭看了一眼那被美人一拳打倒,躺在地上,男人口吐白沫……
男人的手,非常粗壯,所以剛剛是怎樣都掙開不了,卻被這美人一拳KO。

嗯……的確是很可怕的美人,頓時他不知道該對這男人擺出同情的表情,還
是該恥笑這個人。後者有點狐假虎威……他苦澀地想。

「韋護。」對旁人的話語仿佛不聞不問,他看著那人對酒保招手。
「是。」
「慣例,把這個人渣綁起來,交給『她』處理。」

聞言,他聽到在場的人似乎都倒抽了一口氣。

「那傢伙就算有天王老子當靠山,八成也毀了吧?」
「『女王』不會輕饒這個人…」
「也許舌頭會被拉出來直接剪掉吧!……這也只能怪他嘴巴賤…」
「誰叫他對公主殿下出言不遜…活該!」

對著酒客們敬畏跟興災樂禍交雜的模樣,他目瞪口呆,直盯著那個人稀有的
紫色眼眸……好漂亮…

他一直以為世界上已經沒有人可以跟他的天使一樣美麗。
直到,他遇到一個擁有跟他的天使幾乎不相上下美貌的人。

「你一直看著我,有事嗎?」
「啊…謝謝你。」
「……」

連根眉毛也沒動,那人一言不發便轉身離去,筆直地走入吧檯裡的房間。
發現大家的焦點似乎已經不在自己身上,他,只是靜靜地,坐回吧檯旁高腳
椅上。

「你別等了啊…今晚你是肯定找不到對象了。」
背後傳來酒保納涼般的口氣,他回頭看了他一眼。是剛剛那個叫做『韋護』
的那個傢伙,一臉經驗老到地盯著自己。

「對象?」
「……公主殿下這樣一拳,誰敢再來跟你說話啊…又不是不要命了。」
「喔,那他就得負責了。」
「公主殿下的眼界很高,是看不上你的啦!別妄想了…」
「那他為什麼幫我?」
「這個,也許他一時無聊吧?」

這邊都是莫名其妙的人。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想等那個人……

……

「……都已經凌晨兩點半了,你還在等啊?」酒保一臉納悶地看著他。
酒吧內,客人只剩零星兩三人坐在角落中。
「…嗯……」他點點頭。

「算了,我幫你叫他。」酒保嘆了口氣,搖搖頭,往裡面走去。

他垂下頭,仿佛死刑犯等待斷頭臺的鍘刀落下般絕望。

「…你找我?」

聞聲,他抬起頭。
美人的臉仍是一樣冰冷。

「我想找人說話。」
「……那你可來錯地方了。」

「這裡的人不說話?」
「說是說,但可能不是你所想要談論的話題。」

「他們都談什麼?」
「獵人,這裡是大人的狩獵場,迷路的小兔子就別進來了。」

「……小兔子,是指我嗎?」他笑了笑,也許有點不貼切。
紫瞳中的恐嚇意味,他視若無睹。

『我不能辜負小望。』天使眼裡的不捨。
天使的完美個性,他能夠對他幾分?又能夠償還幾分?
沉重的包袱…壓得他喘不過氣。

「…不是嗎?」
「你以為我不知道這裡的人都在幹嘛嗎?」
他笑了,故意在眼裡調染了幾分邪氣。

不能辜負嗎?那…就由他來辜負他。

「你來這裡找ONS?」
「……有何不可?」

「跟剛剛那個還可以賺錢,你幹嘛不答應?」
「跟你一樣,我也是挑食主義者。」

「……你說謊。」

他不自覺地瞪大了雙瞳,因為發現那雙紫眼正以一種殘酷的方式解析著他的
內心世界。

「…看來我不惹人同情……」他悲哀地一笑。

「想要背叛,有啥好同情?」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背叛我最愛的人。」

靜默了一陣…

「所以,你挑上的對象,是我?」
「嗯……」

「跟我做,可不付錢的。」
「我知道,因為是我主動找你的。」

仿佛聽到不捨的嘆息。
他認命地閉上眼睛,接受那個人近乎汙辱的視線,在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遊蕩
。雖然連件衣服都沒脫,他卻感覺像是已經全身赤裸地暴露在他面前。

但,就算感到羞辱,也是他自己自找,活該。

「你……勉強合格。」

「不過……」

比普通更加低沉的嗓音被輕輕地吹入耳裡,帶給他一陣官能上的酥麻感。

「即使,在這之後…可能會更空虛,更悲慘?」

「真的會這樣嗎?」
被動地問著。

「畢竟,我對你而言只是陌生人,結果有好、有壞…我不保證任何後果。你
還是要賭?」

他瞄著他的眼睛,像是一隻貓覬覦著被主人端出來的鮮魚般。

「我知道了……」

鎖匙圈上的銀色鈴鐺,在他晴空色的眼睛裡反射著如殘月般的光芒。

「上車吧!」

☆        ☆         ☆

一進了房間,他便像是忍不住的急色鬼,主動地拉著他,躺下。
有點像機械一般僵硬,他一手扯著對方的衣服,一邊拉他的手去處碰他的胸
口…到最後甚至,拉進他尚未脫下的褲內。

「那麼熱情啊…」
低沉的嗓音帶著一絲近乎嘲諷的語氣。

「不喜歡嗎?」他的呼吸漸漸地加快。
「……不,我不喜歡…」

聞聲,他的動作一僵,他以為他就如一般的男人(至少以他自己身為男人的
經驗),喜歡主動投懷送抱。

「…你假裝是熟手的樣子,只是讓人覺得你是個大傻瓜。」

伴隨著這句而來的是,感到那人的手將自己整個臀部包住……
下半身整個貼近了對方,煽情的姿勢。
他的臉霎地一紅,原來他不就只是一片還未開墾的曠野。

對方一個小小動作,就扺過了他所做的一切。
他停下了所有的行動,有點挫敗。

「……怎麼不說話了?」
「我該說什麼?」
「用不著變成死屍狀吧?我可沒有戀屍癖啊…」

「……」
「我剛剛嚇到你了?」

唇瓣上傳來一種溫溫的肉感,他沒有拒絕,即使有一股異樣的敏感漾起。
像是突然燙到了自己的舌頭,在喝下一口的時候會有點恐懼…但是還是吞下
了。

「我慢慢來就是了……」
「嗯……」

輕呼了一聲,他像是答應了般閉上了眼。

之後,怎樣都無所謂了……

衣物在淺淺的呼吸聲中褪盡。

……

被手指侵入的一瞬間,腦袋被痛覺抽成一片空白。
那就是他渴望的…一霎那的平靜嗎?

好痛……好痛…痛到無法思考…

「……放鬆一點…」

「嗚……」
他的喉間發出了悲鳴聲,強迫自己不要掙扎。
這不就是他想要的嗎?

手段……只是一個手段。
他要達到的目的,於是利用了…眼前的陌生人。
卑劣的人啊……怎麼能夠如此……怎麼能夠…

背後傳來一聲輕哼,發現身後的手一鬆。
身體沒有外力的支持之下,他整個人陷入了床墊之中。

他睜開了迷濛的雙眼,只見
似乎沒有繼續做下去的打算。

喘著息,在模糊中漸漸清醒,他眨眨了雙眼:

「……你不繼續?」

「你很可愛,不過,這不是我繼不繼續的問題。」
臉頰被輕輕地捧了起來,紫色的眼瞳在昏暗的燈光中沉靜地注視著他:
「而是,你不需要這樣的手段來證明不忠。」

☆         ☆        ☆

「仲哥,我知道你對我很好…很好……」

天使沒有注意到,在餐廳的陰暗角落裡…那雙像晴空般眼睛,已經變成了陰
天。

「但是……我…我不能辜負小望…」

「小望…是我的一切。他是我最想要保護的人…」

「……我也喜歡你啊…但是,小望沒有我,是不行的。」

為什麼要這樣犧牲自己?天使帶著一絲絲悲傷的語氣…
原本兩人在一起是那麼地快樂,但現在的情況卻諷刺地變成如此…
變成是他礙了天使的幸福嗎?

陰天,然後,下起小雨來。
在窗外,在臉頰上。

☆         ☆        ☆

「……哭了?」

乍聽之下,他還有點莫名,直到一串串的濕,熱了他的臉頰。

「我怎麼……」手掌上的幾顆水珠,他瞪大了雙眼。

「別勉強自己,你沒有假戲真作的本錢。」

無法歇止…不停地掉落,用手抹去,頰上馬上又滑落一痕鹹鹹的水。
他覺得自己像一個小孩。

「你還是愛著他,不是嗎?」

「可是……」

「有時候放手,比較快樂吧?」

「……你也一樣嗎?」

見到那人瞇起了漂亮的眼睛,全身開始散發一種防備…
他注視著他眼裡深處,似乎有受傷的神情。

但也不過是那一秒的脆弱。

「別去探求我的過去,那是違規的行為。」

「抱歉…」他收斂了他的視線。

那張表情,似乎有點無法跟剛剛的他做出連結。

他有點難過,有點心痛。於是……半垂著眼睛…盯著自己已經一絲不掛的身
軀。他下意識地想要把床單披起…

突如其來的,一雙白皙的手掌阻止了他的動作。
像是被吸血鬼補獲住的少女般,他露出了驚慌。

還摸不清對方的想法,就看到了那人的一抹微笑。

有點震驚,那片如海洋般的深藍在胸口間瞬間飛散……
心臟在下一秒停止。
因為一個溫熱,從心口傳來。他被動地吸收著,那陌生的熱度,連掙扎都忘
了…
像是得了一種無藥可救的傳染病,在身體裡急速蔓延著,他沒有抗體可以抵
禦。

「……」

熱源消失的同時,深藍之中,冒出一張帶著清麗的微笑。
「公主給送給後備騎士的禮物。」

他臉頰一紅,身體一個直覺想要往後躲,卻被緊緊拉入懷裡。

「……你…你想要…做什麼?」
「格調低的人才會去用強的。」

他呆呆地瞅著那人的臉龐,想要找尋答案。
卻發現那紫瞳裡,滿溢著爽朗的笑意,沒有一絲慾念。

「哪…不是要一個不忠的證明嗎?要不要用…隨便你…」

修長的手指了指向他胸口上那一抹如玫瑰般鮮豔的色澤。

「!……為什麼你要…這樣?」

五味雜陳一股湧上,他的眼眶又開始發酸。
而那人只是笑笑,像是安撫著小動物般撫摸著他的髮,拍拍他的背。

像是有魔法般,他感覺到他的內心也從原本激動的狀態下緩和。

「乖乖,你…好好休息。」

慢慢地在穩定的心跳中,他感覺自己像是漸漸沉澱在燒杯中的物質,沉入一
種安穩的狀態。

會是一個無夢的夜嗎?他希望是。

眼皮緩緩地沉下。

☆        ☆        ☆

在床上醒來後,他只發現一室殘留的氣味--『公主』身上特有的淡煙味。
他模模糊糊地坐起身子。
發現手底下有股奇怪的觸感,他低頭一看。
一疊他的衣物,跟一張便條紙。

留在便條紙上的只有飛舞的兩個字:『保重。』

然後,他拿起了摺疊完好的襯衫,準備穿上…
他看到鏡中的自己,臉上因為哭過,而顯得有點憔悴。

胸口上,一個明顯的粉色印痕。

臉一紅,仿佛那痕是會滲入心頭般……心臟不自覺地加快了許多。

……

「……小賢…」
「…小望,你到哪裡去了?我好擔心……」

迅速隱身於樹叢之中,那高大的身影,不就是天使的守護者該有的樣子嗎?
他不禁一顫。
想像那個人張性感的唇瓣在他胸口上印下的痕跡,那就是背叛嗎?
對……他這樣告訴自己。
感覺到那痕微微地發著熱…他緩緩地走向天使。

「……小賢,我們…還能走下去嗎?」他面無表情地對應著天使如釋重負的
模樣。
「小望?」

天使的一臉不解,反而讓他停止了無謂的掙扎。

「我剛剛跟一個不認識的男人上床……」
「說謊,你才不會這麼做…」

天使在看到他解開襯衫的前兩個釦子後,停止了任何話語。
他見到了天使眼裡的天藍色水晶,碎裂後,在臉頰上畫出了一個弧度。

他想,既然要分……就讓他承擔這一切的罪過。即使,這必須是一個謊言才
能毀壞的分離。
那個美麗的人,給他圓謊的機會。

「你這個大渾蛋!」

臉頰上傳來如火般的灼熱感打斷了一切思緒,他受不住猛力的撞擊而跌倒在
地。

「仲哥,你快住手!」
「普賢,你跟我走!別待在這裡了……」

「仲哥……不要拉我…小望……小望……」

直到最後,他仍沒有抬起頭,直到天使帶著哭音的聲漸漸被拉遠而變小了…
他撫著半邊紅腫的臉,緩緩地漾起一個微笑。

祝你幸福,我最愛的天使。

☆        ☆        ☆

從此之後,不知道過了幾年,他都沒有再踏入那家酒吧。
只是他都一直記得,曾經是他的天使,還有那一個深夜,那一雙紫眸。
看透他心思的溫柔者。

靜靜地抱著他……
用他胸口的溫度,用他的指頭摸過他的髮稍,拭去他的悲傷、他的淚痕。

因為很愛很愛他,所以願意,所以捨得,放他飛翔。
那首歌,他緩緩地跟著帶著悲傷的快樂調子,哼著。

……

在意外中看到了他。

兩人站在天橋的彼端,兩人身邊都有另一個人的存在,似乎是理所當然。

他觀察著他的表情,即使是面無表情,也知道他把他認出來了。
不過,他的視線幾乎是一瞬就從他身上移開。

還是一如從前般,似乎一眼就看透自己的思想般,嘴角微微地上揚。

於是,他也移開了視線。

兩人向相反的方向而漫步走過,仿佛對方根本沒在自己的生命裡存在過…絕
情。

「表哥,你剛剛在看什麼?」

「姜,這是秘密。」

有點訝然於表妹慎密的觀察力,但…他受傷的心既然已經沉澱,就不需要多
說什麼…

不是嗎?

他把他那晚施捨他的溫柔,跟他的心一起深埋。
沉澱˙完

☆        ☆       ☆
後記:
最近在某BBS站逛著逛著…看著一篇篇有關於ONS的文章。
突然很想寫有關的故事,所以……就不顧一切地寫了。
沒有預期地好寫…老實說還真的很難…
也許是我沒有這樣的經歷吧?但是,還是很努力地揣摩著…
所以可以發現,我功力不夠,草草結尾。

算了……看來還是不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