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The way to paradise 2

※ ※ ※ ※ ※ ※ ※ ※ ※


隔天。
「太公望,你沒事吧?」天化小心翼翼的問著身上一堆傷的太公望。
「別管他。」楊戩自顧自的喝著茶。一點也沒有憐憫太公望的意思,「罪有應得。」狠狠瞪了太公望一眼,楊戩到現在還在生氣。此時太公望整個人直躺在椅子上,活像具橫屍。

「走。」楊戩披上斗篷,拿起劍,頭也不回的就往客棧外走。
「等等我啊!」天化拉起像下半身不遂無法行走似的太公望往外追。


「楊戩,我們現在要往哪走啊?」怪了,這方向方向是通向太乙叔叔家的,難不成楊戩知道太乙叔叔有土星輪?……但這不可能啊,應該只有太公望知道啊,而且又沒跟太公望講過太乙叔叔家的方向…
楊戩卻突然停住,害天化差點撞到楊戩。

「楊戩,怎麼了啊?」
天化一問,驚人的爆炸聲和濃密的煙霧隨即劃破天際,四散到各個角落。
天化嚇的差點攤坐在地上。
「天化!沒事吧?」楊戩抓住天化的手,「煙霧很快就會散了。望呢?你有拉著他吧?」
「呃…有…」天化尚未從驚嚇中平復,只知他兩手都有抓著人。
「天化!楊戩呢?!」不知何時復活的太公望,拉緊天化的衣領,天化被勒到快窒息了。
「在…在…..」這兩人就只關心對方,不管他的死活嗎?

「嗨~~無敵美少女鄧嬋玉來也!!」一名少女從煙霧中冒出,神奇的是,煙霧就在少女出現的那一瞬間消失無蹤,就像從來沒這回事。
「嬋玉,難道妳就不能換個方法出現嗎?」太公望無奈的說著,「總有一天會被妳嚇死。」
「哎喲,習慣就好嘛!」別開玩笑了,要她換個方式出現,要換什麼方式出現啊?她就只會、也只想用這麼炫的方式出現而已!爆破聲加煙霧,多棒啊!
「有任務嗎?」楊戩問。
「有有有!我就是為了這來找你們的。」嬋玉拿出一本小本的筆記本,翻了幾頁後,說,「在前方兩公里處,有個城鎮,是很著名的賭城,在那發生了一些問題。第一:在蒙特賭場裡只要是賭輸沒錢償還賭債的客人,全部在蒙特賭場裡失蹤,據說是被抓去當作殺人賭博的賭博道具了。第二:聽聞在賭場的地下室,在進行殺人賭博,只要是在賭場裡的超級贏家就會被請去玩殺人賭博。」

「殺人賭博?那是什麼啊?」天化從沒聽說過。
「讓人和人、或人和動物進行搏鬥,活下來的那一方贏,通常由觀眾下注賭博。是很殘忍的賭博遊戲。」太公望神情看來相當嚴肅。

「那就拜託你們啦!我還要去別的地方。拜拜。」嬋玉也不管楊戩和太公望到底答應了沒,便自行消失。

「望,快走吧。」知道以太公望的個性是決不能容許這種事,楊戩將劍遞給太公望。
「嗯。」太公望將劍放在腰際,「還楞在那做什麼?快走啊。天化。」
「啊,喔。」

****

「楊戩,既然來到賭城就一定要好好的賭一場嘛。所以說…」太公望眼裡閃爍著怪異的光芒。
「你想賭?」楊戩略為不滿的看著太公望。
「你知道就好。」太公望笑的十分燦爛。
「可是不是要執行任務嗎?」
「天化,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執行任務是執行任務,賭博是賭博,公私要分明啊。」太公望搬出不知從哪學來的歪理,「工作之餘不忘調劑身心,太多工作只會把自己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你這麼想賭就去。」楊戩拉住天化,「天化留下。」要是被你帶壞就糟了!
「好吧好吧。」太公望轉身就走,天化卻突然有一種事後會被太公望殺死的恐怖預感……

****

「可惡!又輸了!」太公望氣的差點沒把桌子給掀了。他的運氣怎麼會背成這樣?每賭必輸,這也太誇張了吧。難道是被衰神附身了嗎?
「這位先生,您已經沒有任何資金了。因此,您必須留在賭場償還賭債。」一名侍者冷不防的出現,拍了兩下手,兩名大漢隨即出現將太公望給拖走。


「楊戩,太公望被拖走了。」天化說。
「喔。」楊戩只是冷漠的應了聲,沒有太大的反應。太公望被抓走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
「楊戩,你不去救他嗎?雖然我不知道太公望到底做了什麼事讓你這麼生氣,但你就原諒他吧。」怎麼有人忍的下心看著夥伴被抓走而毫無反應的?
「閉嘴,天化。」一想到那件事,楊戩的火氣又來了,「讓他吃點苦頭死不了。」
「可是…」正當天化想再說些什麼時,桌上贏來的錢又加倍了,堆的像座小山。「你又贏了?!」天化驚訝的喊出聲,「你是賭神再世啊?」天化簡直不敢相信世界上有這麼會賭的人,每賭必贏,看看其他的賭客,哪一個不是苦著一張臉,他們的錢全被楊戩贏走了。
「玩玩而已。」看楊戩的樣子還打算再賭,「沒什麼。」
「你到底是不是人啊?」贏成這樣還玩玩而已?

陌生的聲音從一旁傳來,是剛剛命人拖走太公望的侍者,「這位先生,我們老爺想請您去另一邊參加只有少數貴賓才能參與的賭博。」
「這是我的榮幸。」楊戩站起身,「只是他也要跟著我,他是我的保鑣。」楊戩指的是天化。
「可以。」
楊戩便跟著侍者往裡頭走去。

****

「進去!」
太公望被踢進監牢裡。
「小力點行不行啊?」太公望可憐兮兮的說。
「唉…又一個…」
「咦?你是…?」
「跟你一樣的人。因為沒有能力還債被抓來這的。」
太公望環顧四周,人怎麼這麼多?而且還全都是年輕力壯的青年。
「你也要成為犧牲者。唯有死,才能離開。」
「啊?」太公望坐了下來,「你也是賭輸的?」
「沒錯。賭可真是可怕的東西,你不這麼認為嗎?」
「可怕?」
「一但沉迷,就再也無法回頭了…這是我待在這數月來的唯一感想。」他表情沉重的說著,「想當初,我也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一個美麗溫柔的妻子,和一對可愛的兒女,就是當初太幸福了…才讓我不知珍惜…」重重的嘆了口氣,接著說,「當我來到這裡時,原本只是想路過就算了,卻因為一時興起而進入這間賭場…就此毀了自己、也毀了妻兒…但就算現在反悔,也來不及了…」懊悔、反省、自責,都已挽回不了了……
抬頭看著太公望,「你看來也不過十幾歲,人生比我更有希望,我看我來幫你逃出去吧。」
「你知道逃出去的方法?那你為什麼不逃?」
「來不及了…」無奈的搖搖頭,「就算我逃出去也來不及了…」

「喂!時間到了!你們可以出來了!」一名大漢打開監牢,「你們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今晚了。」

****

「歡迎,各位來此的貴客。」一名戴著面具的男子站在場地正中央。整個場地就像是個小型的羅馬競技場。
「今晚,絕對是令各位永生難忘的特別夜晚。請先下注吧。」邊說邊退往角落向令一邊喊著,「可以打開柵欄了。」
兩邊的柵欄應聲而開,出來的是數隻怪獸和人類。

「望!!!」楊戩馬上就發現太公望也在人群裡。
「什麼?!」天化連忙往楊戩的視線方向看去。果然,太公望在人群中。

太公望也發現了楊戩和天化,「嗨!」高興的向楊戩和天化揮手打招呼。

「這笨蛋……」天化低著頭想假裝不認識,楊戩則是若有所思的樣子。
「怎麼…難道…原來啊…」楊戩喃喃自語的說著。
「楊戩,你在說什麼啊?」
「不、沒什麼。」楊戩不經意的微笑,卻惹的天化一陣臉紅。

天…天啊…楊戩他可是個男人耶!我怎麼可以臉紅?醒醒啊!天化!雖然楊戩他是很漂亮沒錯,但你也不能這樣啊!你是個正常的男人啊!黃天化!

天化努力拍臉,不想讓自己那不自然的臉紅被人看見,卻完全不知道站在人群中的太公望正以足以殺死人的眼神瞪著天化。如果太公望的眼神是一把利劍的話,天化大概在那一瞬間就被刺的千瘡百孔了……

死天化!沒事臉紅幹嘛?找死!還有楊戩,沒事對他笑幹嘛?可惡!雖然那件事的確是他不對,但是…但是…

「太公望,待會我一衝出去,你就趕快跳進觀眾席,混到觀眾群裡逃走,知道嗎?」剛剛和太公望對話的人說著。
「那你呢?」太公望這才回過神來。
「放心,我一定會逃出去的。」如果我的兒女還在世的話,大概也有這麼大了吧….
「嗯。」

說到做到,那人隨即衝向主辦人的位置,要用手中的利刃攻擊主辦人。然而太公望並沒有跳進觀眾席,反而拔出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殺了兩旁的看守的侍衛。情勢一下子混亂起來,怪獸全力向人類衝去,太公望身旁的人類為了自保,只得奮力抗戰,卻也遭受到怪獸的無情攻擊,已有許多人慘死在怪獸腳下。場內血花四濺,哀叫不絕。觀眾席上的觀眾紛紛躲避離開。

「哼!愚蠢。」主辦人舉起手,用力的在空中畫一直線,許多人隨即被法術的力量給震到半天高再彈至牆上,撞的頭破血流。
楊戩見狀便立即拉著天化往場中央跑去。太公望則是往那名幫助他的男子方向奔去。
「你沒事吧?」太公望將他扶坐著。
「你怎麼…沒逃出去?」伸出已滿是鮮血的手,太公望連忙握住他的手。
「為什麼?不是說好一起逃出去的嗎?為什麼你要犧牲自己?」
「我的妻子,在三個月前…帶著兒女…自殺了…」不自覺的,流下淚水,「是我自己…放棄的…幸福…,…但你…路…還長…把握…幸福……」
「喂…別嚇我…醒醒啊…醒醒啊…!」太公望抱住體溫漸失的屍體。怎麼會這樣?不是說好一起逃的嗎?

為什麼結果會是這樣?!!!



「天化你去太公望那邊。」楊戩將天化推向太公望那一邊,便開始要給予主辦這場比賽的主辦人應有的懲罰。

「在死之前有遺言嗎?」楊戩的口氣讓對方感覺有如身置北極,冷的不得了。
「小子,你太狂妄了。」
「遺言結束。」楊戩抽出符咒,喃喃念著咒語。但對方豈會呆呆的站在那兒不動等死?
「我心愛的寵物們,上啊!」一個手勢,幾乎所有的怪獸應聲而上,將楊戩團團包圍,欲攻擊楊戩。然而楊戩看來毫無驚慌,反而邪氣的笑著,令對方看了頭皮直發麻。
「朱雀!」楊戩將數張已著火的符咒丟向對方和身旁的怪獸,而在他們碰到符咒的那一瞬間即被火舌纏身,痛苦至死。
「你…啊……」已漸焦黑的身軀倒向地面,雙眼瞪大,死不瞑目。

「太公望……你怎麼啦?」天化對抱著屍體的太公望根本不知該說些什麼。
「望…」楊戩蹲下身,面對著太公望,「再不走,難道你要一輩子住這嗎?」
楊戩強行將太公望拉離屍體,「他會死,是他自己選擇的。」
「可是這樣就像是我間接害死了他!他是為了要讓我逃走才……他根本不知道我來這間賭場的真正目的!」
「但是你不要忘了!人有完全的意志的自由,除了他自己之外,絕對沒有任何一個人對命運操有最終的決定權。他不想改變自己的未來,所以他在人生的旅途上停下來了,而停滯即是生命的死亡!」
「……」太公望想不到任何可辯駁的話,無意識的咬著下嘴唇。
「走吧。」楊戩甩頭就走。

****

「楊戩…我有問題想問你。」天化用較長的樹枝弄著火堆,問著。
「問吧。」楊戩又丟了幾根樹枝進火堆。
「在賭場的事…是有計畫的嗎?」
「你看出來了?」沒想到這小子也有腦筋啊。
「只是有這種感覺。」只要是怪事,他的第六感就會其準無比……
「太公望是有預謀的先進入賭場大輸特輸再故意被抓走,而你則是想辦法進入殺人賭博的賭場?」天化講出他的想法。
楊戩笑了笑:「你還滿聰明的!」
「只是我想不通…你們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計畫執行的?」明明自己一直跟在他們兩人身旁,卻不見他們有講過什麼話。那他們究竟是怎麼互相打暗號執行?
「這是秘密。」楊戩站起身,無意多說,「我去走走。」
「喂!就留我一個人在這啊!」這兩人也太過分了吧!就留他一個人啊?要是突然一隻大熊向他撲來、還是一堆蛇衝來咬他,那他要怎麼辦啊?!




流水淙淙。

雖是夜晚,但流水之下的魚兒們仍清晰可見。是他眼力太好,還是星光太亮?
晚風吹來,隨風吹蕩的不只他烏黑的髮絲,還有理不斷的思緒…
忽地,一抹青絲掠過臉頰,看這頭髮的顏色,便知是誰。

「有事?」太公望坐在河邊的巨石上,雙腳浸在水底,享受著水底的清涼。
「會著涼的。」
「只是為了這個?」
「……不…」
「想說什麼便說吧!」將手伸進水裡欲將水捧起,而在那一瞬間,竟有股錯覺----手中捧的全是血、而非水。痛苦的閉起眼,將水全數還諸流水。但看不見,就感覺不到了嗎?
什麼時候…什麼時候啊…才能找到五件寶物,盡快交差歸隱山林?
他真的不想再看到有人死啊!
以前是他無知,盲從師父的命令,替師父殺了許多人。
但他一直在想:這樣做真的是正確的嗎?殺繆只會帶來無盡的仇恨。
雖然師父總是敷衍他,說那些壞人死不足惜。但是那些人也有親人,而只要有人死,就一定有人悲傷,不是嗎?

楊戩不發一語,將手中的斗篷為太公望蓋上,太公望忽地拉住楊戩的手,想將楊戩抱入懷中,但楊戩卻拍掉太公望緊抓的手,往後退數步。

太公望輕輕一皺眉,並沒有看向楊戩,為的是不想讓楊戩難堪。
楊戩低著頭,不發一語。

一片默然之中,只有流水淙淙。


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反射性的…就這樣拍掉太公望的手。
不能有、不該有。心裡那一絲奇妙的情愫。
感覺到太公望想拉住他的手,不可否認的,心裡確實有很高興、很溫暖的感覺。

亂…好亂啊…
心思亂到連自己也無法理清。


「回火堆那睡吧。」楊戩說完,轉身就走。逃避,是他現在唯一想的到的。
「真無情啊…」只說了三句話而已。惜言如金成這樣嗎?


****

「天尊大人,太公望和楊戩已經完成任務,現在正準備往煜冉坊的方向前進。」一名奇怪裝束的青年半跪在地,報告著他所監視來的情報,「中途加入一名少年,名叫黃天化,我已命人弄清黃天化的底細,相信很快便會有人來回報。」
「黃…天…化…。」看來這名少年應該會有所幫助。

****

「太公望!起來了喔!再不趕路就要等到明天才能到達太乙叔叔家了。」天化試圖搖醒太公望。
「喔…知道了…」含糊的應了聲,手隨意揮了揮像在蒼蠅似的。翻身再繼續睡。

你根本不知道!!!天化憤怒的在心裡吶喊。

「天化,怎麼了?」剛睡醒的楊戩,看來精神不太好。
「太公望叫不醒。」天化指了指正熟睡的太公望。
「踹一踹就會醒了。」楊戩一說完,便毫不留情的『踹』下去。
豈料太公望還是繼續和周公下棋,完全沒有醒來的意思。
「嗯…」原本就有下床氣的楊戩,心情是越來越不好。回頭拿起了昨晚天化煮的湯,舀了一匙往太公望嘴裡灌下去。
太公望甫一喝下,立即跳了起來,大叫著:「發生什麼事了!!!敵人來襲了嗎?!!!」
「太•公•望!!!」就算自己煮的再怎麼難喝,但反應也不用這樣吧?天化氣的差點沒把太公望剁來煮湯。

「原來是你啊…天化。」抓抓頭,「有什麼事嗎?」
「沒•事。」忍人所不能忍,才是男子漢!我要忍~~~~!
「繼續趕路了。」使作俑者楊戩,則是一臉天下太平的樣子。

待續…

預告:
「想必你們就是太公望先生、楊戩先生了吧。我家主子已經恭候多時了。」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太公望皺起眉。

「天化你是皮癢嗎?敢罵我妖怪!」太乙插著腰,好像生氣了。

「放心、不會有事的啦!」天化強拉著太公望

「那麼久以前的事了,我怎麼可能記得。」楊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韋護提議的。」太乙毫無愧疚之感,「大家都覺得這是好辦法。」

「楊戩,要甩骰子嗎?」

「是女人啊。」感覺上就有點麻煩。

「楊戩,怎麼辦?」太公望搔搔頭,很煩惱的樣子,「這傢伙居然搶了我的台詞。」

「呵呵~~你也知道你無能啊!」妲己臉色一變,「下去吧!」

『當英雄的夢墜落 傳說便失去了魂魄 美麗的詩篇遺忘了色彩 大地放逐了流浪的風 』


後記...
終於…終於啊…終於寫完一篇啦…(←龜速)
邊寫邊想接下來要怎麼繼續掰下去,結果越想,人物就越多,越多,腦容量就越不夠,越不夠,就只好再另外弄一個設定資料篇…(←寫這個完全是為了給作者看的)電腦真是好用啊!這樣健忘的我就不必費心去記了。(←連五樣寶物都記不清,有夠悲哀的啦…)
到現在才驚覺,這故事的進度怎麼這麼慢啊。而且---楊戩話越來越少、天化越來越笨、太公望越來越古怪……
其實這篇應該寫到會見太乙後才結束的,但是,這樣長度就是第一集的兩倍了…
所以只好將太乙的劇情移到下一集。

演員廢話篇:
太乙:搞什麼?這樣我的鏡頭不就更少了嗎?我要抗議!
賭場主辦人:你已經算不錯了,我講不到十句就翹辮子,比你還慘啊!而且連名字都沒有……
人群、怪獸:你們有我們慘嗎?!!(← 一出場就死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