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楊太之歌──「四處皆然」

※ ※ ※ ※ ※ ※ ※ ※ ※

四處皆然--摘至恩雅95年專輯「樹的回憶」

我走進時機的迷宮
但不論我轉向何處
新的路又重新開始
卻始終找不到盡頭
我走到天涯
發現天涯外還有天涯
這一切真叫人驚訝
於是我明白

你往天之涯,再也不見人影
我往天之涯,將會迷失方向
待在這裡我們不能相守
四處皆然

海洋上的月亮
四處盪來盪去
卻始終不知道
為什麼它會在海上
漂流擺盪
月亮不停地動著
波浪不停地擺著
而我不停地走著

你往天之涯,再也不見人影
我往天之涯,將會迷失方向
待在這裡我們不能相守
四處皆然

我不知道群星是否已標好
屬於我的那份生命
它們會不會給我足夠的
亮光引我前行
我仰望天
夜空卻烏雲密佈
不見星光閃耀
不見船帆座,不見獵戶座

暖暖沙灘上的貝殼
從他們的國度
帶來故事的回音
然而我只聽到低沈的聲音
如綿綿不斷的枕邊細語
如漸漸遠去的柳般細浪
我應否相信
這只是夢中情景

你往天之涯,再也不見人影
我往天之涯,將會迷失方向
待在這裡我們不能相守
四處皆然

為求擺脫時間的糾纏
讓它連成秘密的線索
以期找到歸路
回到那一刻
我變換了方向,重新
開始一條新的路
冀望覓得答案

我找不到盡頭
不是這條路,就是那條路
不是由此去,就是往彼去
應該只有一個方向
想來想去也許就在
剛剛轉入的方向
我當時選擇的方向
也許我才剛起步
也許我已近盡頭

※※※

最近重聽這首歌,覺得它有成為「楊太之歌」的素質(?)
恩雅曾說:每首歌,對她而言就是一個故事,
跟我平常聽歌的態度類似(就是會在腦海編故事)。
就試試看吧!把這首歌當做背景音樂。編編楊戩和伏羲之間的對話吧!

※※※

(1)

『你往天之涯,再也不見人影
 我往天之涯,將會迷失方向
 待在這裡我們不能相守
 四處皆然        』

「啊∼∼好了,接下來要去哪呢?」伏羲打了哈欠,又起身了。

黑影落下──「你要去哪?」楊戩包著六魂幡落到伏羲面前。

「嗯…去那都好啊…」

「……」楊戩無語,過了好久好久,他終於說話了:「你要消失了嗎?」

※※※

(2)

『我走進時機的迷宮
 但不論我轉向何處
 新的路又重新開始
 卻始終找不到盡頭
 我走到天涯
 發現天涯外還有天涯
 這一切真叫人驚訝
 於是我明白    』

--『和我一塊消逝吧!』

「女媧曾麼和我說過……我也覺得:『不錯,這是最後的結局了--』……」
「但…妲已救了我--所以說呢--」
「算我『賺到了』!」

「……我很喜歡這個世界,楊戩。」伏羲笑了:
「女媧也愛這個世界。」
「但她愛這個世界的方式是事事介入,成為『歷史的指標』。而我…」

「則是喜歡『這世界沒有我存在時的模樣』。」伏羲閉上眼:
「這不是很有趣嗎?看你們…在沒有『道標』下的情況……」

※※※

(3)

『海洋上的月亮
 四處盪來盪去
 卻始終不知道
 為什麼它會在海上
 漂流擺盪
 月亮不停地動著
 波浪不停地擺著
 而我不停地走著 』

「那我呢!?」
「我要被你所遺忘嗎--?」

--根本不知道……為何我要這麼掛念你--……
--你就像深邃的海洋般,無窮廣大,無從明白。
--想看透無盡的海洋的我,是個愚笨之人。

※※※

(4)

『你往天之涯,再也不見人影
 我往天之涯,將會迷失方向
 待在這裡我們不能相守
 四處皆然        』

「--你是--注定要走的--……」

※※※

(5)

『我不知道群星是否已標好
 屬於我的那份生命
 它們會不會給我足夠的
 亮光引我前行
 我仰望天
 夜空卻烏雲密佈
 不見星光閃耀
 不見船帆座,不見獵戶座』

「我不知道--……楊戩,封神計畫開始時,我從未想過會走到這裡--……」

「多次曾經懷疑,是否能掙脫命運?

「如今,失去了指引,你是否害怕了?」

※※※

(6)

『暖暖沙灘上的貝殼
 從他們的國度
 帶來故事的回音
 然而我只聽到低沈的聲音
 如綿綿不斷的枕邊細語
 如漸漸遠去的柳般細浪
 我應否相信
 這只是夢中情景    』

「我該放棄嗎?」
「對『太公望師叔』的感情--……?」

※※※

(7)

『你往天之涯,再也不見人影
 我往天之涯,將會迷失方向
 待在這裡我們不能相守
 四處皆然        』

「你要走了--……我再也不見到你。而我,也會永遠失去--……」

※※※

(8)

『為求擺脫時間的糾纏
 讓它連成秘密的線索
 以期找到歸路
 回到那一刻
 我變換了方向,重新
 開始一條新的路
 冀望覓得答案   』

「你不會失去我--失去太公望的。楊戩。」

「我們在此會面、我們在遙遠時空中相遇。」

「你永遠不會失去。」

※※※

(9)

『我找不到盡頭
 不是這條路,就是那條路
 不是由此去,就是往彼去
 應該只有一個方向
 想來想去也許就在
 剛剛轉入的方向
 我當時選擇的方向
 也許我才剛起步
 也許我已近盡頭    』

「是嗎…?你的意思是?」

「開始與盡頭,皆在同一方。」

「你看不見我、你看得見我。我都會在。」伏羲的聲音逐漸遠去……

「再見…楊戩。」

「『再見』的意義就是『再次會面』……」

※※※

嗯∼∼超混的。^^bbb

反正只是一時心血來潮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