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楊戩。」

「……有什麼事情嗎?總裁。」
像是刻意強調彼此上司與屬下間的關係而特意加強了最後兩字的語氣,回應呼喚的俊美男子目光仍放在手中的文件上,臉上表情是客氣而疏離的。

「唔……」
深沉的黑眸若有所思地盯著眼前反應冷淡的藍髮麗人,有著一頭夜色般漆黑短髮的男人緩緩地開口道:
「我有件事要拜託你。」


「喔……您太客氣了……」
說著和臉上表情頗不相稱的話語,楊戩頭也不抬地如此回答著:
「總裁有事拜託是我的榮幸,也是應該的……即使我快離職,現在還是您手下的員工……」


「……我要拜託的不是公事。」
淡淡地笑了笑,說話的男人從舒服的躺椅上爬了起來走到楊戩面前,一本正經地開口道:
「而是私事……非常私人的事情。」

「喔……有什麼事情嗎?」
遲疑了一會兒後總算抬起頭來回話的楊戩臉上神情十分複雜。


「那是……」
瞄了楊戩手上的文件一眼後,黑髮男子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如此說著:
「當我的情人吧,楊戩。」


※ ※ ※ ※ ※ ※ 

情人

※ ※ ※ ※ ※ ※ 


嗯,真的是讓人很有成就感的表情,好久沒有看到了,為此犧牲一份文件也是值得的……

望著眼前任憑手中文中散落一地而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楞在座位上看著自己的楊戩,黑髮男子如此想著。

最近不管怎麼逗他都不理人,讓生活的樂趣減少好多……


「……今天並不是愚人節,你開玩笑也挑錯時候了吧……總裁。」
比剛才說話的語氣又冰冷了幾分,從錯愕狀態中恢復過來的楊戩沉默半晌後如此說著。

「我可是很認真的,一點開玩笑的意思也沒有喔。小戩……當我的情人吧。」
這樣說著的男子溫柔地笑了笑,臉上的神情極富魅力,叫人難以抗拒他所說的每一句話,但對眼前的麗人似乎沒有產生作用,至少在目前……


「不要那樣叫我……」
如果說剛剛給人的感覺是寒冰,現在可以說已經凍結成了千年不化的冰山,楊戩並沒有回答黑髮男子重複了兩次的要求,只是對他丟出了一個問題道:
「我想總裁您應該沒有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要忘記也很困難吧……」
男子仍然笑著,笑的彷彿楊戩問的是一個很平常的問題,而自己的回答也很普通: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今天應該是我和女媧結婚的日子。」

結婚對自己來說只是一種手段,商場上的利益……但如果這樣做會讓好不容易才拐進公司的他從自己身邊逃開的話那可有待考量了……
驕傲如他,不太可能會願意當人婚姻中的第三者,所以……



「……你有聽說過世上有哪個新郎會在婚禮早上要求新娘以外的人當自己的情人,而且對象還是一個……男人?這不是開玩笑還會是什麼呢?」
臉上的表情是笑著的,但笑的非常不自然……
映出黑髮男子的紫眸閃著隱約火光,楊戩緊緊握住的拳頭微微顫抖著,頗有揮出預備的架勢。

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問我這個問題呢?
在得知您結婚消息後心情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現在,在決心離開你、不再見你、把你忘記的時候?
伏羲學長……你究竟在想些什麼?
從過去的求學階段到現在,這句話我常常在心裡問著,但只有這一次,我不想知道答案……不想探求答案……
一個情人?一個連你的心百分之一都不見得會擁有的情人?
如果你敢說是認真的話我一定在離開之前先揍你一頓……


「……這個婚禮並不我所想要的。」
像是要看透他的心似地,伏羲凝視著楊戩的深沉雙眼眨也不眨地喃喃道:
「和女媧結婚的事是雙方長輩強力促成的,為了加強彼此間淡薄的親族關係與企業的合作,所以才軟硬兼施地希望我們履行幼時父母為我們定下的婚約。」


「……那又如何?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紫色眼眸避開伏羲的視線,楊戩蹲了下去撿拾地上散落的文件道:
「就算不是您想要的,您終究還是沒有反對這場婚禮不是嗎?而且……您並不討厭女媧小姐吧?不說以前……婚禮決定的這些日子以來我常看到您和女媧小姐相處愉快的樣子……」

因為不想再看見那樣的畫面,因為不想對你說出祝福恭喜的話語……
因為不想承認自己那些為何不想的理由與心痛的原因,所以才選擇了從你身邊離開,想到一個沒有你的地方……


「我確實不討厭女媧,因為她和我是"同類",只是我們所看的方向不同,願望相背而馳的兩人……」
聳聳肩,沒有把這句話說完的伏羲盯著楊戩的目光意味深長道:
「你似乎很在意我和她的見面呢……放心吧!我和她見面只是為了討論解除婚約的事情,可惜沒有產生作用,她異常地堅持……僱用的那些傢伙也沒有什麼好消息傳來,大概是被解決了吧……」

「我並沒有在意你和女媧……等一下,你剛剛說的……」
楊戩微微皺眉道:
「你僱用了什麼人?」

「嗯……讓我想想看……」
伏羲一臉不在意的樣子道:
「有擅長毒藥的、槍法的、製造意外的……然後好像還有……嗯?楊戩,你怎麼了,臉色好蒼白呢,像是快暈倒的樣子?要不要緊?需要我幫你做人工呼吸嗎?(那是暈倒後才做的吧? By作者)」

「……伏羲學長……你該不會……」
手中的文件再度散落了一地,臉色蒼白的楊戩放低聲音道:
「你該不會是想殺了女媧小姐吧?」


「你終於叫了我的名字呢,楊戩……」
伏羲安撫似地拍了拍楊戩的肩道:
「放心吧!我怎麼會殺了女媧呢,雖然我不想和她結婚,但再怎麼說我和她有多年交情……」

「伏羲學長……你……」

「而且女媧沒有那麼容易死的,不然我幾年前早就成功了。」
伏羲一臉遺憾的表情打斷楊戩的話語道:
「那次狙擊沒有成功真是可惜……」

「學長!!」

「不用那麼擔心的表情呀,楊戩……」
撩起楊戩的一縷長髮至唇邊輕語的伏羲如此說著:
「雖然沒有成功,不過我處理的很乾淨,沒有留下任何對我不利的證據喔,放心吧!」


放什麼心呀!

完全不知該說些什麼的楊戩只是保持沉默,一邊努力分析眼前男子所說話語的真假,一邊告訴自己千萬要冷靜,別克制不了衝動把他勒死在辦公室裡而登上晚報頭條和他的名字扯在一起。


「這一次只是向她表示我無意和她結婚的決心而已,選擇的都是她能輕而易舉處理的人……」
伏羲一臉認真的表情道:
「即使她堅持這場婚姻,然後打算一結完婚就安排我出意外死亡好繼承併吞我手下的企業,我還是想尋求比較和平(?)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

「安排您意外死亡……」
揉著太陽穴的楊戩苦笑道:
「您怎麼知道女媧小姐的打算呢?而且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就算和您有些嫌隙,但和您在一起……一定能使企業更為壯大,有不少好處的……」

而且會很快樂……真的……
即使有一些……不,很多問題……
會被他開玩笑、會被他欺負、會有幫忙不完的事情等等……
但是……在他的身邊……唔,多數時刻真的很快樂……
(懺悔中,為什麼我會把小戩寫得有點被虐傾向……by竹里bb)


「這個消息是我買通她的手下得來的,安插在那裡的間諜也證實無誤……至於理由……嗯……三番兩次破壞了她主導的建設計劃、瞞著她策劃一些讓她企業大受打擊的行動,讓她派出的殺手轉向去對付她……她是因為這些事而在明知我反對這場婚姻的情況下堅持和我結婚然後再報仇嗎?還是因為那件事呢?又或者……」


腦海之中對伏羲和他未婚妻間關係的思考彷彿被打了死結,只覺得全身無力的楊戩根本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也沒有力氣回答……
只是沉默地看著眼前描述著和女媧幾次"私下往來"情況的黑髮男子,直到───

「……情人……」
像是想到了什麼,臉上出現恍然大悟神情的楊戩緩緩開口打斷伏羲的聲音道:
「你之所以會要求我做你的情人,也是因為想要阻止這場婚事吧?伏羲……學長……」


「……不愧是楊戩呢!這麼快就聯想到了……」
伏羲凝視著楊戩的目光中閃著異樣光輝道:
「在非常狀況下只好使用非常手段,如果讓眾人知道我是同性戀的話,即使女媧再怎麼堅持,她週遭的人和輿論應該也會讓她打消原有想法而接受我取消婚約的提議。」


果然……是因為這樣才會提出那個要求……
『當我的情人吧,楊戩。』
並不是因為"我"的緣故,誰都好……


「……很抱歉,就算您認為我適合這個角色,我並沒有興趣也沒有這能力和你演好這齣情人戲……總裁……」
再度恢復了對"上司"的稱呼,楊戩冷冷地道:
「您還是另請高明吧……而且要快,如果您希望這件婚事這樣解決的話。現在已經到了差不多該去結婚會場的時間了。」

「……我並沒有說是要演戲喔!」
伸出手困住欲離開座位上的楊戩,伏羲專注地凝望著近在咫尺的清麗容顏道:
「剛剛就說了我是認真的,楊戩……我並不需要虛假的情人,所以,非你不可。」

「伏羲……」

「我所想要的情人只有你一個人,而且……」
手指輕撫著楊戩的唇阻止了他的發言,伏羲低下頭在楊戩耳畔說了幾句讓他突然臉色暈紅一片的話語……


「伏羲……你!唔∼∼」
未完的話語被伏羲輕柔地幾乎不像是個吻的唇封住,望著眼前彷彿要把自己吸進去的深沉黑眸,感受著唇邊的溫度與頰旁的呼吸,腦中紛雜的思緒無法掌控早已被奪去的心,放棄了微弱掙扎的楊戩慢慢閉上了眼睛……


吻,由輕柔漸至纏綿……心,由靠近至緊合……然後,一起跳動……


※ ※ ※ ※ ※ ※ 


「呵……嗯……呃,糟糕,我差點忘了……」
晃過眼前的手錶提醒了時刻,不得已停下手邊動作的伏羲花了不少時間忍住將眼前的美食立刻吞掉的慾望道:
「現在不出門的話會趕不上……所以,小戩,剩下的等婚禮結束後再繼續喔∼」

「繼續……」
腦中仍有一大半思緒停留在方才的纏綿之中,伏羲心中的美食楞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看著匆忙跑到辦公桌旁邊像是尋找什麼東西模樣的伏羲道:
「婚禮結束……你不是說要終止和女媧小姐的婚事嗎?」

「如果女媧已經看到今天早報的話,我想她應該不會出席這場婚禮的,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也安排了人送她暫時入院休息(?)一下……呀!找到了……」
從辦公桌抽屜中翻出了一個小盒子的伏羲對楊戩如此說著。


「早報?婚禮?入院?你又做了些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
一邊穿好上衣,一邊嘗試遮掩吻痕的楊戩微微皺眉道:
「昨晚被你留在公司忙到深夜,累到直接在這裡打地舖睡覺,今天早上也忙著處理突然出狀況的資料庫,不要說看報,連吃早餐的時間也沒有……」
像是想到了什麼,楊戩停頓了一會兒後才繼續道:
「早上唯一碰到的人只有武吉,那時他說了一些很奇怪的話……伏羲學長,你該不會……」



「商業鉅子和其特助閃電結婚,國內少見的同性婚禮、婚禮前夕生變,新娘換人等等……我想今天早報可以找到這些新聞……」
瞄了楊戩再度愣住的表情一眼,伏羲笑著從小盒子中拿出一個精巧的戒指,溫柔地套進楊戩的無名指上喃喃道:
「喔∼果然是這樣的尺寸,婚戒沒有問題的話,就別讓主持婚禮的神父和賓客們等太久,趕快走吧^^」

「等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被伏羲拉往門外走去的楊戩喊著:
「不是說只當情人嗎?而且婚禮怎麼變成……」

「不趕快舉行婚禮的話就不能符合報紙上所說的,也就不能讓女媧死心,而且會浪費婚禮的準備,最重要的是……」
伏羲笑得有些詭異地道:
「我想和自己的情人結婚應該沒有什麼不對吧?」


「不是!!我的意思是……」

「如果是擔心賓客太多的話,放心,我只邀請了少數我們都認識的人,而且戒備森嚴……對了,蜜月旅行你想去哪裡呢?我已經交代了邑姜和姬發負責處理接下來一個月的公司業務,我們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

「伏羲﹏﹏﹏﹏」




隨著腳步聲的遠去,偌大的辦公室中除了散落一地的文件和雜亂的抽屜以外,整齊安靜地就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般……

一如往常的平靜早晨……





『鈴∼∼鈴∼∼∼』

打破一片靜默的電話鈴聲響了好一會兒後轉到了電話答錄機上,而在『嗶───』一聲之後響起了有些尖銳高亢的女子聲音留言:
「……我是女媧,既然這時間你不在的話,想必你誘拐那隻紫眸小羊的計劃已經成功……那麼就依照之前的約定,我會放棄和你結婚的打算,你也別忘了轉讓那個企劃案的條件,另外……為了感謝你讓我不得不住院三天的大禮,親愛的"伏羲"表哥,我會好好招待你的蜜月之旅,在那之前就好好享受你的新婚生活吧………」

『喀答』




嗯……真的是一如往常的平靜早晨呀……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在網站搶到留言特別hit數2500的曉翎兒殿要求的伏楊文。
要求有兩個:一、丈夫--伏羲,妻子--女媧,(伏羲的)情人--楊戩這樣的三角關係^^bb二、請在可能的範圍內,讓女媧出場……^^ 

嗯……結果伏羲和女媧只是未婚夫妻的關係,小戩……汗,當上情人沒多久立刻被我升格為妻子,而且女媧樣的出場很少……可以說沒有bb
對不起……翎殿……你的要求我失格了……懺悔中T T

by竹里



________________
<Re: 情人 伏楊 by 螢(好想睡…)>



唔……不管沒有沒失格,蟲蟲看得很高興呢!

很喜歡被趕鴨子上架的楊戩。

果然,欺負行事認真的人是很有趣的…^^

《…咚…潛水……不想思考,只想看文的小昆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