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約定.奢望.契約

補完版.封印


※ ※ ※ ※ ※ ※ ※ ※ ※ 



我一點都不意外...
當你知道我和王天君是同一個人,
你冷酷的將三尖刀執向我。
...我並不奢求原諒...
因為我已經毀了你的一切...




下雪了...

「這是我的空間...」

太公望,或可稱為伏羲,
瀟灑的跪到雪地上。

為什麼,會有一絲孤獨呢?



「我是個很矛盾的人...」

自嘲著。
玩弄著雪花,接觸那白色似乎讓自己變得虛幻,
黑色的裝束原是那麼顯眼,但也迷茫不清了。

暗淡的眼神...
好像...不在乎一切...

(...是的話就好了。)

痛恨自己是那個人最愛,
也最恨的人。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
事實就是事實,是不能改變,
能改變的,只有未來。



不過...可以的話...
還是希望能洗滌自身的污穢...
完完全全的.除去



一片迷霧將他的身型隱住...
心想,死了也好吧,他閉上眼,
像是接受命運般的笑著......

也許...擁有強大力量的自己
只能這麼消失吧...

但,不如預期的,雪花沒有再落在他身上。



「...你果然來了...」

他淡淡的看著上方保護著他的六魂幡。
有如夜晚安祥的屏障,包圍著想入夢的自己。

另一個人面無表情,只是慢慢的走向他...

「你在做什麼,」

清麗的嗓音,有著一絲冷酷。
望慘笑著,撫著他藍色的秀髮,

「我在賞雪。」
「賞雪?」

忿怒的揮過三尖刀。

「少開玩笑了!!」
「別這麼生氣...戩,」

望不閃避,讓這一擊確實的擊中自己。
像是不痛不癢,讓血染滿身體。

「戩...我在讓自己冷靜啊...
 也許只有死亡才是我唯一可休息的地方吧...」

眼睛裡,有的是無神。

「如果...是你帶領我去的話......」

眼睛裡,有的是楊戩,
映在上面的冷化為激動。

「你把我當作什麼...」

什麼都不想的衝去抱住,泛起一陣雪花,
除了驚訝還是驚訝,太公望愣愣的看著楊戩,
青藍的髮絲將他的表情所掩蓋住...

「我已經什麼都不剩了...連你...連你都要離我而去嗎!!」

望看著楊戩,對上他近似受傷的視線,
才想起他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會暴露弱點。
手指撫上他蒼白顫抖的臉龐,望輕吻著楊戩,像安慰,更帶有憐惜。

「對不起...」
「......我...」
「就當我說笑好了...」
「你要我怎麼當作玩笑!」
「...戩.......」



悲慟...無奈...堅絕...猶豫...悔恨...覺悟...
兩個人矛盾的心情交織在一起,想法又各不相同...

這就是命啊...

明明來自不同的方向...卻註定要走在一起...

雪依然不停的下著...但兩人卻不因此而凍結...
緊緊的抱在一起,感受兩人的體溫...
現在擁有的僅是彼此。
感覺到對方的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望將楊戩拉進懷裡,在他的耳際摩蹭著,淡淡的說了一句:
「...在你心中...我究竟是誰呢......」

是太公望?王天君?亦是陌生的伏羲?
不管誰,都已不是從前的那個人...

戩無語,望也不說話,

是絕望了嗎?

這樣...也好。
我就不必在乎什麼了。



眼神閃過一絲悽涼,望雖然笑著,
然而悲哀卻被楊戩捕捉到了。

「師叔...你那麼在意我想的...」
「......」

當然...會在意...望心想。
楊戩淡淡的望著他,眼中浮現一絲欣喜,

「我知道的。」
「...戩?」
「你就是你...就算你變得如何...你還是你。」

緊緊的擁住,望驚訝的望著他,
戩靠在望肩膀上說道:
「我就知道你對我是不會變的...」
「戩......」
望輕輕的按著戩的頭,
「謝謝你......」
「...師叔......」
「......只有你能救贖我。」

只有你能...將我在墮落的深淵中...
溫柔的拉起...
因為...你有最單純的心思...

你 洗 滌 了 我 的 污 穢 ...



「為什麼?師叔...我...」
「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望眼睛半閉的慢慢說著,
「我原本以為,完成封神計畫以後,我就沒有存在的價值。」

因為我跟女媧是同類,
而且我存在的原因,僅是為了除掉她罷了。

「...但是,師叔你還不能消失,因為...我需要你。」
楊戩溫柔的說著,與望的眼神對上。
兩人有默契的,會心一笑。



雪...伏羲的法寶...
原是致命的東西...
但是那淡淡的銀光...卻映出兩人幸福的臉...

很奇妙不是?

這裡的事物...
會隨著主人的心思被影響...
那麼,望在想什麼呢...?
他想的,
跟楊戩是一樣的。
白光不再是無情的亡魂...而是祝福的天使...



「師叔跟我想的...是一樣的吧。」
楊戩輕聲說道,
「我也是希望你...來救贖我...」

讓我不再是傀儡,
不再是自我欺騙的可悲傢伙,
不再迷惘的失去方向。

「都是...一樣的...」
望略帶玩意的看著戩,
「多有趣的巧合。」
「才不是巧合。」
「我知道。」
認真的說著,這是...
他真實的眼神。
「只因為...我們心靈相通。」
「...師叔...」
「所以...我們在乎的也是一樣的...」
「......是啊。」

在乎的僅是彼此。

「所以...師叔離開的話...我會很難過。」
「你以為我捨得讓你難過嗎?」
「...我相信你。」
「所以...你也不能讓我難過。」
「我當然不會讓你難過。」
「作...約定嗎?」
「毀約的要怎樣?」
「毀約的是小狗。」
「師叔...b」
「哈哈哈...開玩笑的。根本就不需要訂毀約的懲
罰,我不會背叛的,你也不會。」
「你的話,難以保証。」
「我已給你權力啦,你可以把我鎖在旁邊。」
「嘻∼」

兩人的默契。



時間恍若停止一般,一切都是靜的。
此刻溫存,卻如永恆一般的價值...

「這個是...」
「...戩...?」
「父親給我的東西。」

楊戩仰望著六魂幡。

「我說過這是個很殘忍的法寶。」
「你說過。」
「...但是父王快要去世之前,卻還不忘用這個保護我。」
「......」
「師叔...這個...也阻止你做傻事。」
「......嗯。」
「世間有很多矛盾的事...」
「戩,」
「啊...?」
「你在害怕什麼?」

輕輕的撫著臉,

「其實...是在不安吧...」
「...師叔...」
「不安什麼?怕我離去嗎?」
「...我怕。」
「我愛你。」

堅定,與感動。
楊戩呆了許久,慢慢的講出他想講的...

「...會一直在一起嗎?」
「不可能分開。」
「永遠?」
「永遠。」
「不管生死?」
「沒錯。」
「...這是難以說定的,我們已捨棄了道士的身份...」
「你擔心嗎?那...我可以讓你証明。」
「師叔...」

微笑,因為已經理解對方在想什麼。
六魂幡漸漸騷動起來...

「絕對......」

慢慢的把兩人包圍住,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世界只成為他們獨有的空間,一切都化為空虛。

所.有.都.成.為.無。

只有,封印住兩人的.永恆--



(完)




 

BY 小山羊


***************************************************************
作者後記

總算有一個(莫名其妙)的結局了。
可是...悲劇ㄟ,我大概會被人公幹吧|||
這篇是依秋水苦苦哀求(?)所寫的讓他們幸福的補完版,but...b
在誅仙陣下談情說愛!?還一起消失在六魂幡中!?
我一定瘋了我......|||||
而且,這一篇的配對也是詭異的模糊不清啊bb
因為沒有H...所以就更不明顯了...
...我果然不適合寫小說啊......(泣)
乾脆封筆算了...死|||
原諒我寫了這樣的結局吧...各位大大^^bb←不負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