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約定.奢望.契約(三)

※ ※ ※ ※ ※ ※ ※ ※ ※ 




...變得很冷淡......
一言不發的把我帶到房間去,臉上沒有表情。
這是怎麼回事?




「要我去當防護罩?」
「對啊,怎樣?」

太公望用很痞的姿勢躺著一邊啃著桃子說。
楊戩頭上冒出許多黑線和汗滴。
(你瘋了嗎、你瘋了嗎,金螯島多少人要我一個人擋,我要改變以前的
看法,你一點都不體貼同伴你沒人性∼∼∼∼)

正當楊戩努力的碎碎唸,太公望持續的講這次的作戰計畫,
繼續啃著桃子。
楊戩則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心想:我能說什麼...)

太公望啃完了桃子,打了個嗝,懶洋洋的說:
「嗯∼∼還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有...師叔你也未免太瘋狂了吧...我怎麼可...」
「啊?你不是天才嗎?」
「唔∼∼師叔說的也很有道理∼」
「......(單純...是強化系的嗎?)」

太公望看了楊戩一眼,若有所思的樣子。
「...再說,不只是這個,其實是要你做另一件重要的事,
而這件事只有你辦的到。」
「......喔...是要我...」
「呀∼∼(心)真聰明∼∼∼真不愧是小戩呢∼∼(心)」
「(為什麼要用妲己的口氣講呢|||)這件事交給我行嗎?師叔。」
「我相信你。」
太公望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楊戩。

(幹、幹嘛用這麼認真的眼神看著我,一點都不像師叔啊∼)
楊戩有點不好意思的轉移視線<唉呀∼好可愛∼∼>,
太公望臉色突然淡下,感覺不出有所感情。
注意到他的不對,楊戩倒吸一口氣,
緊閉上眼,等待他的下一步行動。

「明天要作戰了,好好休息吧。」

拋下這句話,太公望連道別都不說就走了。
留下茫然的楊戩。

「師叔...?」



-  -  -



一片漆黑,兩個人影正在切切私語。

「你真殘忍。」
「彼此彼此。」
「若有一天有必要的話,你會為他死吧?」
「說這話的你,不正是這方面的權威嗎?」
「討厭∼小望真愛嘲笑我。」
「我沒這個意思。」
「你是在自嘲,因為我們是同類。」
「...這句話你說對了。」
「沒錯吧?所以我說我是最...」
「別說了,我要讓你閉嘴。」
「唔...」
「...不錯吧,這個吻。」
「我還要......」
「這麼飢渴?那...就直接來好了。」
「!!...不...不行...」
「嗯?你不是想要嗎?」
「太深了...我...」
「舒服嗎?」
「...好棒......」
「哼...那這樣呢?」
「啊...!!哈啊...不...啊...」
「...你比以前更有感覺嘛...」
「可能是...太久...嗚唔.......」
「太久?」
「...別、別惡作劇啊...」
「......我偏要惡作劇...」
「啊...你...總是......」
「......」
「欺負人...」
「...你也知道這是我的專長......」
「好壞...呃啊...呃...」
「怕了嗎?還是你要停了?」
「開玩笑...都認識這麼久了...還不習慣你的模式嗎...」
「......普賢...」
「再說我真的可以嗎...現在能讓你達到高潮的只有...他吧...」
「你...」
「不要說話。我只想...」
「嗯......」
兩人緊緊的在一起,心靈卻不知在何處。
此時只有慾望最為真實,隨著節奏的貼近,退出,
無限的黑暗將人吞噬,快感的讚揚將一切推至頂點...
「啊啊...啊啊啊......!!!」

沉默。隱約聽到喘息聲。

「呼...哈...」
「......」
「呼...小望...其實你很在意吧...」
「...!」
「那個人......」
「...別說了......」
「......」
「......」
「...那...小望...你在意生死嗎?」
「...只有我的不在意。」
「喔......?」

真危險呢...

一鼓笑意畫過他的唇。




* * * * *



「......」

緊張的時刻正要來臨了。
楊戩坐在崑崙山上,痴痴的望著天空。

(師叔...他......)



『怎麼了,楊戩?不去崗位上嗎?』

師叔這麼說著...
可是...我在意的是...
他身旁的普賢真人...<吃醋吃的真嚴重啊∼>

『普賢的太極封印真的很管用呢∼對這次作戰一定很有幫助的∼』
『沒那麼厲害啦,小望...只是希望能幫上一點忙...』
『安啦安啦,沒你在身邊我還有些煩惱呢...』
他倆就這樣親熱的談話,勾肩搭背的走向操縱室。

(...果然我在他心中,並不重要......)

楊戩垂下頭,俯在膝間。
不會想哭,是因為已經悲到極點。
想要消失在這個世界,身體...心......。

心情漸漸平息下來,取代的是眼中的怒火,
(......但是師叔你也太過分...居然要我這樣送死...
你不怕少了我這樣的天才崑崙會變怎樣嗎!?豬頭的變態蟑螂!!!
看著好了,等我回來,我一定要變成哪吒把你掃成蜂窩,要不然變成
聞仲把你綁起來再用禁鞭打你∼∼∼我一定要讓你後悔!!!)<好驚
人的生悶氣...||||>



「哈啾!!」
打了個噴嚏,太公望擦擦鼻子。

「沒事吧?小望?」
「沒事...怎麼突然覺得好冷......」
太公望說著,下意識的看向窗外。

「...楊戩...沒問題吧......」



-  -  -

崑崙山已經跟金鰲島作面對面的對峙。
太公望正在和聞仲叫囂,楊戩已作好戰鬥準備。

「...來了嗎......」

對面的騷動用身體也感覺的到。楊戩眼睛一亮,使出部分變身:
「水的防護罩!」
接二連三的衝擊波飛來,當然都被楊戩的防禦擋住了。

「好耶∼楊戩∼∼」
太公望一邊吃著桃子一邊起鬨著。<你什麼時候變成看戲的,師叔...>



定眼一看,金螯島那邊飛來一拖拉庫的機器人<叫啥來著...>,正如他
們所預料到的。

『潛入金鰲島內,我想...到時我們的攻擊應該破不他們的防禦,除非有
人去關掉防護罩的開關......<關掉?又不是電視>』
師叔嚴肅的說著,隨即露出溫柔的微笑:
『你辦的到,我相信你。』



回想著師叔的話語,楊戩變化為敵方的機器人<到底叫啥來著|||>,混入其
中。



「楊戩已經進去了吧...」
「嗯...」
太公望沉默的看著,口中喃喃自語:
「不能死啊...楊戩。」




* * * * *

「鏗鏘!!!!」

「唉呀!撞過去了!」
「好沒震撼力的音效...」

總之,依照太公望胡來的計畫,崑崙山撞上了金鰲島。<減接減的太多了吧?>
正當大家正在歡呼<?>,太公望卻一臉沉思的樣子。
「楊戩...還沒回來......」

他持起打神鞭,回頭看看同伴,
「我要去救楊戩,日後少了他會很麻煩。」
「等等,我也要去。」
說話的是玉鼎。
太公望看了他一眼,口氣平穩的說:
「...也好,那就一起去吧。」
「等等,蟬玉比較熟悉環境,也帶她去吧!」
「說的也是喔,那就出發吧!」



太公望一行人漸漸遠離崑崙山,普賢則靜靜的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

「你還是很在意嘛,小望。」
淡淡的笑著。



-  -  -

這裡是哪裡...
誰...在叫我......

『楊戩...』

...是師叔...

『來...讓我好好的愛你...』

熟悉的味道,吻上我的唇,我的頸,我的鎖骨,
令人無法呼吸的接觸,接踵而來。
熱度如同以前一樣的竄遍全身...

師叔...
...請好好的愛我...
像以前一樣,征服我!毀掉我!
我怎樣都沒關係...不要忘了我啊...不要啊...

『咯咯咯...』

怎麼回事!?好黑...好冷...
為什麼...身體漸漸沒有力氣...
好像要消失掉了...



「!!?」

楊戩猛然驚醒,發現自己在奇怪的房間裡。
廣大的房間空無一物,牆上則有十字架。

(我怎麼會在這?)
楊戩掙扎著爬起,卻沒有力氣。
(...對了,我是來解除金螯島的防護罩的,記得用了全力...
甚至...連完全化為人形的力量都不足...)

「終於醒啦,王子殿下?」

只見一個身穿黑衣全身銀飾的人站在眼前。

「...王天君!」
「哼哼...」

王天君奸笑的走來,不屑的盯著楊戩,
「作了個好夢吧?」
「......」
楊戩怒視著王天君,
「你做了什麼?」
「我做了什麼...嘻嘻嘻...不過是對你的身體惡作劇罷了,」
王天君說著,俯下身去舔楊戩的脖子,

「唔!?你...」
「看到了嗎?我在你的頸子上留下的記號。」
「...!」
楊戩一聽,發現到脖子上似刺青的符號。
「這是...」
「我的〝寄生法寶〞的傑作。它會吸取宿主的力量。也就是說,我可以對
沒力量反抗的你做任何事,例如這樣!」
說著王天君咬破手指,將血滴在楊戩身上。
王天君的血是強酸,馬上一點一點的腐蝕掉楊戩的肌膚。
「---!!!」
「呵呵...很舒服吧...」<你真的覺得那樣會舒服嗎?>
王天君滿意的看著楊戩的痛苦表情,
「叫啊...我喜歡聽你的哀號...」
「--......」
楊戩不語,只是瞪著他。

王天君則被楊戩的眼神激怒了。
「...你別太囂張啊!!」
咬牙切齒的叫道,王天君將楊戩踢得老遠。<啊啊啊!!楊戩君!!!>

「哼!先不用管你這病貓,我得先迎接救王子的騎士們。」
王天君冷笑道,
「待會再慢慢的把你凌遲至死!!」

 
-  -  -

強烈的撞擊,讓楊戩昏了好一陣子。

等他醒來,發現玉鼎站在眼前。
「......玉鼎真人師父...」
玉鼎將他抱起,拍拍他的頭:
「楊戩...辛苦你了...」

...是師父..太好了...
我不希望讓師叔看到我這樣子...

「師父...你是來救我的...?」
「噓,別說話,楊戩。」
玉鼎溫柔的笑著:
「崑崙因為你而得救了,太公望他們也平安無事。」

是嗎...師叔他沒事...

「你真是值得我驕傲的弟子啊!」
「謝謝你...師父,能聽到你這幾句話,一切都值得了...」
楊戩微笑的說,
「不過...還是請您小心...那個王天君太邪惡了...
我有不好的預感。」

「你們讓人起雞皮疙瘩的對話該停了吧?說完了就交出你們應付的代價!」
王天君邪笑著,用小刀將手背畫出一道血痕,
鮮血化為霧氣散開在房間之中,漸漸的凝結成雨降下。
「你就這樣給血雨溶解吧...」

能得救的方法,只有逃離這個空間!

玉鼎用身體護著楊戩,一步一步的走向出口,
酸雨無情的落在玉鼎身上...
「師...師父!把我放下!你一個人一定可以出去的...」
「...這倒讓我想起...你小時候,我也曾這樣護著你,
不讓你淋到雨...不讓你感冒...」

為師的我不能為你做什麼...只有...
只有...



「太公望!不好啦!」
「幹嘛?難不成又有布娃娃出現了嗎?」

好不容易找到王天君的星,太公望跟蟬玉趕到,
卻也來不及了。

全身染著血,玉鼎已是面目全非。
用最後的力量畫開空間,將楊戩拋在太公望面前,
「太公望...楊戩就拜託你了...」
玉鼎淡淡的笑著,身形漸化為光輝。
楊戩隱約聽到玉鼎的話語,驚訝的看著他,
(師父...難道你已經知道了...)
只見玉鼎對他微微一笑,靈魂飛向封神台。

楊戩的意識也逐漸消逝...



* * * * *

師父...
不要死...



楊戩感覺昏沉沉的,卻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睜開眼,印入眼簾的是師叔。
他抱著楊戩,走在崑崙山中的走廊上。
沒有表情,也不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前方。

(...是啊...我的真實身分被師叔知道了...)

妖怪仙人...

「師叔...」
「......」
「知道了吧...我的真實...」
「......」
「我不過是個妖怪仙...唔!?」
楊戩話還沒說完,嘴已經被太公望堵住。
粗暴的吻,混雜著急遽的呼吸,舌頭也霸道的闖入楊戩的口中。
手摟得緊緊的,恍若深怕丟掉他似的。

良久,太公望才離開楊戩的唇,楊戩困惑的望著他,
「師叔...?」
「...笨蛋!我才不會在乎這種事情呢!」
太公望不高興的說,眼中有一絲心疼,
「你還是你,不是嗎?楊戩。」
「師叔...」
「我才不希望看到你這樣子...」
太公望喃喃地說,輕撫楊戩的臉龐,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

楊戩愣愣的看著太公望。
也許是鬆懈下來,楊戩深深的睡去...

好溫柔...師叔有這麼溫柔的表情嗎...
是夢吧...就算是夢也好...
讓我沉睡在你的溫柔中吧...



(待續)

BY 小山羊



****************************************************************
作者後記

這篇雖然是冷戰篇,但...
能夠一直搞爆笑真是太幸福了...(會在奇怪的地方感到幸福的小山羊)
明明是太楊的故事,為什麼出現太普的H啊?(雖然只有對話...看的出
來有H吧?)朋友直嚷著:普賢是出來幹嘛的...(當然是插花囉∼)
這一篇...師叔變得好溫柔,看來虐待楊戩的工作只能交給王天君了..
.(妳非要虐待楊戩不可嗎?←上癮了嘛)
不過...玉鼎好可憐喔...來救心愛的人他卻滿腦子想著別人...
...我有預感會被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