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約定.奢望.契約(二)

※ ※ ※ ※ ※ ※ ※ ※ ※ 


這個人是我最敬愛的人...
他保護我,教導我如何在這個世界生存。
為了被眾人所接受,我得隱藏自己,除了在他面前...
...原本我以為,只要在他的懷裡,我就不怕受到任何傷害... 

灰茫茫的一片天,外頭正下著大雨。
在金霞洞裡,楊戩不停的攪拌著茶。
想要摧眠自己...
想要忘掉一切...

 

『這樣就不行了嗎?楊戩...』 


耳邊傳來那傢伙的嘲笑聲,我...註定得受到他的擺佈嗎...
我 不 要 ...... 



「楊戩?你怎麼了?」
「啊?」 

楊戩抬起頭,眼前的是用擔心的眼神看著他的玉鼎。 

「...師父。」
「發生什麼事?看你氣色不怎麼好。」 

玉鼎憂心的說,手撫上戩的臉。 

楊戩依然是不說原因,只是閉上眼,靜靜的感受這溫柔大手所傳來的溫度。
「...好溫暖......」 

楊戩說著,將手覆在玉鼎的手上。 

「師父...若是有一天我變了,你會不會討厭我...」
「...什麼?」
「不管是變壞,或者是其他不好的...」
「......你在說什麼啊,不管如何我都是你的師父啊...」 

玉鼎給楊戩一個令人安心的微笑,
「而你...一定都是我最愛的徒弟......」
「師父......」 

楊戩看著自己的師父,心中有說不出的複雜感受。

(......我不配啊...) 

「...楊戩,」
「嗯?」
「有什麼事情一定要跟師父講,知道嗎?」 

玉鼎不安的說著,楊戩只苦笑了一下。

(如果師父知道真相...不知道會怎麼想...) 

「...沒什麼,只是感冒...而已。」
「是嗎...」 

玉鼎聳聳肩,笑著嘆氣,
「可別太勉強喔!」
「我知道...」 

楊戩淡淡的說著,他可不希望玉鼎發現到他的窘態。 

「轟隆---」 

外面傳來一聲雷。 

一陣巨響歸於平靜。之後,逐漸可聽到少年的嬉鬧聲。
玉鼎正奇怪是誰,來人已來到門口。 

「打擾了∼玉鼎∼」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太公望和普賢啊!」 

(什麼?) 

楊戩聽到外頭人的對話,原本放鬆的心情再次緊繃起來。
他慢慢的走向客廳,看著門口,
只見太公望嘻嘻哈哈的在那。
身旁的普賢真人一起撐著竹傘,一副笑容可掬的跟著他搭腔。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他們兩個人看起來很親密的樣子。 

玉鼎先是跟他們寒暄,後又邀他們進來避雨:
「太公望,不進來坐嗎?」
「不了...只是順道打個招呼,還有...」 

太公望彈了彈髮梢上的水珠,冷笑的看向楊戩,
「我是來找他的。」 



-  -  -   



「不...我......」
「什麼...都那麼久了,你該不會還不習慣吧?」 

太公望笑著,恣意的在楊戩白晢的肉體上吻上櫻色的標記。
輕吻、啃咬、舔舐,有如要嘗盡他的一切...
在太公望的床上,凌亂地留下淫穢的痕跡。 

外頭的雨不停的下著... 

「...師叔...」
「怎麼了?戩,」
「該停止了吧...我們兩個...」 

楊戩說著,聲音如同蚊子一般細。
看了他一眼,太公望起身整理散亂的髮絲。 

「求饒嗎?」
「......」
「...我是不打算停止的,不過...」 

太公望笑著,將頭埋入楊戩頸邊, 

「如果你跟他說這件事的話,他一定會來救你的...」
「...!!?」
「那個最疼愛你的師父啊...」 

屋內一陣寂靜,只聽到雨滴的滴答聲響。 



良久,太公望先打破沉默,
「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
「很簡單吧,只要把事情全盤告訴他就行了,」 

太公望直視著楊戩的雙瞳,邪笑著,
「不過...那也得看你敢不敢。」 

淡然的說著,眼中有的是〝量你也不敢講〞的自信。 

楊戩注意到太公望的眼神,嫌惡的別過頭。
太公望先是一愣,接著咯咯的笑了起來, 

「生氣了啊...抱歉啊。」
「......」
「別這樣嘛...我會很難過的...」 

安撫似的吻著楊戩的頸子,手也不安分的在他身上徘徊著。
楊戩原本緊繃的身體漸漸放鬆,因為興奮而發燙,口中呢喃著訴求的言語。
見到他的反應,太公望輕笑一聲,換個姿勢,讓楊戩趴在他身上,
然後慢慢的張開雙腿,迫使楊戩注視他的東西。 

「舔吧。」 

命令的口吻。 



* * * * * 



頹廢的躺在客廳的竹椅上,楊戩的表情十分呆茫。 

(為什麼...我不反抗呢......)<笨哪!那是因為你喜歡啊!> 

不要...我不要這樣...... 



「楊戩,你沒事吧!」
突然傳來師父的聲音,楊戩被拉回現實。
臉色十分蒼白。 

「楊戩...你......」
「...我沒事...我沒事啊...」
「別瞞我了,到底怎麼了?」 

玉鼎焦急的問著,楊戩腦中閃過一句話, 

『如果你跟他說這件事的話,他一定會來救你的...』 

...不行!不能讓師父知道!
我是多麼的污穢... 

『嗯...不夠,把整個含進嘴裡。』
『...嗚......』 

屈辱的含住他的東西,好難受...
我不能做什麼,只能吸吮著...
直到白濁的液體全流進我的嘴... 

『...吞下去。』 

他命令道,我不能反抗,把口中的液體嚥下。
只見他滿意的笑著。 

『乖孩子...』 





「楊戩!?」 

玉鼎驚訝的看著楊戩,只見那俊秀的臉上滑下一道清淚。
楊戩也很驚訝自己的反應,手顫抖的碰觸臉頰上的淚水,不知該說什麼。
心中一陣疼痛,玉鼎抱住楊戩,想藉以安撫他。 

「抱歉...我不應該逼問你的...」
「師父......」 

楊戩無力的癱在玉鼎身上,眼淚也不爭氣的掉下來。
玉鼎讓楊戩靠在他肩上,輕撫他的秀髮。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 



「小望,這麼做行嗎?」
「嗯?」 

白鶴洞裡,太公望頭正舒服的枕在普賢的腿上。 
面對他的問話,望先是不語,接著像是不在乎的閉上眼說道:

「沒關係,反正這樣他比較幸福。」
「...你真是的自私的人,先是毀了一個人再來又丟下他不管。」
「喂,你是不是朋友啊,講話這麼狠。」
「正因為我是最瞭解你的人,所以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普賢...」
「好不容易得到的東西,你捨得這樣放手嗎?」 

普賢微笑道。 



「...師父,謝謝,我已經不要緊了。」
楊戩深呼吸口氣,笑著說。 

玉鼎則有些擔心的看著他,溫柔的說著:
「是嗎...要不要幫你泡一杯熱牛奶?」 

「不用了...」 

楊戩淡淡的說,心情平穩了不少。
注視著眼前的黑色眸子,楊戩產生一鼓安心感。 

(這個人...是會接受我的...) 



會接受我骯髒的身體...
沒錯...他打從開始就知道我的全部,
他不會放棄我的。 

『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耳邊又傳來太公望的聲音。 

突然楊戩猶豫了。
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向這個人求救就可以得救了,為什麼要猶豫?
明明很厭惡這種關係的... 

...很厭惡嗎?
其實...也不會...... 

每夜每夜聽到那個人的聲音,聽他叫自己的名字,
讓他吻遍自己的一切、抱著自己入睡。
不但不厭惡,反而...
會覺得很高興。 

為什麼?
那是事實嗎?
其實...

我 是 喜 歡 他 的 ...
縱然是保持這種關係...。 



楊戩起身,向玉鼎點頭示意。

「...師父,謝謝你這樣對我好。」
「為什麼要客氣,我倒是要為剛剛的事道歉...」
「沒有啦,別那麼在意,只是...我要走了。」
「怎麼了?」
「與金鰲島對戰的事情應該是要開始了,我想先跟師叔討論...」 

楊戩話沒說完,赫然注意到門口站著的人影。 

「師叔...!」
「......」 

太公望獨自一人站在那,也沒有撐傘,就這樣讓雨淋。
雨水從他沒有表情的臉上滴下,太公望冷冷的看著他們, 

「楊戩...我有事跟你談。」 



雨,打在望的身上,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 



(待續)

BY 小山羊


************************************************************* 

作者後記 

這一篇可以搭配一首歌:雨一直下...
最近也是一直在下雨呢!雖然我很喜歡雨天...很怪嗎? 

嗯啊...太公望被我寫成大反派了啊∼∼(雖然我早覺得他是反派...)
不過咧,不知道為什麼虐待楊戩有一種快感,尤其是讓太公望去虐待他,更是
大快人心啊∼∼(誰來殺了這變態...||||)
可是這一篇比較有玉楊的味道喔?
這個故事雖然角色不多配對倒是挺複雜的,有太楊、玉楊、太普(普太?),
若是把以後會登場的王天君也加進去的話...還是別加進去好了,好複雜。 

之後不知道還會不會有H的畫面(有也會很少吧...都要打仗了)
寫太楊的時候就會不知不覺的寫H,實在是因為太公望是攻的話就一定會用
賤招,用賤招的話就一定有H(誰說的?),再說不寫H也很難看的出太公
望是攻,以上是我的藉口啦∼∼(再說我身旁的朋友也認為要有H,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