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約定.奢望.契約(一)

※ ※ ※ ※ ※ ※ ※ ※ ※ 




好厭惡...
厭惡這樣的關係,厭惡這樣的自己,自己所留露出的淫穢話語,好似蕩婦...
懼怕,不知是如何崩解,那樣的師叔姪關係...
現在的我,不過是他的...
奴隸......



無月的夜裡,軍營中,一雙赤裸的身影,聳動的在床上擺動著。
混沌的喘息聲,述說一階段的結束。

「怎麼了...一點都不像平常的你......」
嘲弄似的說著,若有若無的挑逗,
師叔,笑的很邪惡。

楊戩只保持沉默。
不是為了要維持尊嚴,而是怕理性再次被破壞。

太公望輕蔑的瞥一瞥,手指撫上他的臉,
舌根自然也沒閒著,從他的耳垂慢慢滑至薄唇,輕笑一聲。
「你在害怕吧...楊戩......」
「......」
「有什麼好怕的...」
太公望瞪著他,另一隻手往楊戩的下身探去。
突來的刺激,楊戩不由得呻吟一聲,臉部抽動了一下。
太公望滿意的觀察他的反應,手也順勢在他的東西上下滑動了起來。
「呃!...啊啊......!!」
「不錯嘛...這麼有感覺......」
望笑著,將臉湊到楊戩臉旁耳語著:
「果然還是身體比較誠實...不是嗎...」
「...師叔......不要...」
楊戩哽咽的提出反抗,腰部隨著快感的來襲微微顫抖。

太公望故作憐憫的表情,手的動作反而越來越急促。
理性已經無法維持,楊戩倒吸一口氣,口中透露出連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嘆息。
「呼...啊...嗚嗯...」
「別忍住啊...想要就說啊...」
舐著楊戩的頸子,太公望誘惑似的加重力道,
楊戩此時已經忘記思考,隨著感覺無助的呻吟著,
甘心成為慾望的俘虜,他的雙手將望拉近,只求更貼近的接觸。
「...快...讓我解放......」
「......嘻...」
太公望顯露出殘忍的神情,俯下身含住楊戩的那裡。

楊戩忍不住發出誘人的聲音,手指纏住太公望的烏髮,兩眼失去焦點。
太公望一邊聆聽他的蕩語,一邊反覆的、逗弄的吻著舔著。
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來,楊戩已搞不清楚臉上的潮紅是因為羞恥或快感。
不由自主的回應,讓他在眾多複雜感覺中深深的厭惡自己。

這是...我的真實嗎......

驚叫一聲,楊戩的身軀強烈的振動一下,蜜液全部流進太公望嘴裡。
「嘖嘖,怎麼嘗味道都很好呢∼」
太公望舔著溢出嘴的精液,伸手把楊戩拉進,將液體灌入他口中。
楊戩感覺一陣嘔心,卻吐不出來。
太公望舔舐著自己的指尖,表情邪魅的盯著楊戩,笑著。
「不錯吧...自己的味道......我想你的這裡也很想嘗吧?」
不等楊戩回答,太公望把手指伸進他的穴中,緩緩的抽動著。
強烈的刺痛,楊戩反而感到更多刺激,隨著望的動作捲襲而來。
耳中回盪著自己發出的激烈叫喊,意識...早已不清楚......

...到底是為什麼會這樣呢......
從何時開始...
啊啊...打從一開始...就...
注定有這樣的束縛...
那一天,不過是引發事件發生的導火線。

* * * * *

「楊戩,」

聽到對自己的呼喚,楊戩回過頭,看到的是那位笑臉吟吟的...
「師叔,有什麼事嗎?」
「哎呀∼別裝酷嘛!」
太公望賊賊的笑著,整個身體靠過去:
「好不容易你『總算』成為我們『正式的』同伴,就不該這樣保持距離
 你說是吧∼∼」
「你有必要強調那兩個字嗎?還有,手為什麼要搭在我肩膀上?」
「這是表示友好啊...楊戩...嘿嘿嘿......」
「什麼...|||bb你這人有正常的時候嗎?」
「這句話由你來講沒啥說服力,好啦,」
太公望輕咳兩聲,
「再怎麼說,我雖是封神計畫的執行人,實力還是不足的,再怎麼說還
是要靠一些人的力量,尤其是--」
「像我這樣的天才∼(背景一大堆閃光)」
「...(長時間的沉默)...你說的...還算正確啦,可是我們
兩個之前既沒啥關係又沒有溝通,打起仗來一點默契都沒有怎麼行,少
你這樣的『超完美霹靂無敵美少年天才道士』實在是讓崑崙大出血∼」
「你說的對,少了我這『超完美終極霹靂無敵美少年主角天才道士』的確不
行...師叔,你說該怎麼辦?」
「(怎麼辦?哇靠我隨便掰的爛名詞還可以讓你加上那麼多字,你也真夠厲
害。不過跟我想像一樣,單純到好騙)今天晚上請到寒舍與我共酌一壺。」
「等等,這句跟前幾句有何關係?」
「有關係囉,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一次的對飲可以聊理想、聊興趣、
聊戰略、聊對事物的看法、聊彼此的事情,總之可以交換意見,藉此可以增
加友誼,培養默契,不是很好嗎?<這段話的重點何在?>所以囉...」
太公望壓低聲量,在楊戩耳旁說著:
「只有我們兩個,你要不要來?」

- - -

「可是我告訴你喔!元始老頭的螳螂拳其實有個很大的弱點...」
「......」

楊戩啜飲著太公望給他的桃子酒,安靜的聽著太公望講廢話。

表面上是這樣,事實上楊戩正在沉思著。
就是因為踏入太公望居處的剎那感覺到的詭異氣息。
不是殺氣也不是怨氣,卻讓人覺得寒冷恐怖。
而此時太公望在對他笑的時候,這種感覺就更加強烈了。

迷惘的感覺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他回想起給望的三個考驗。尤其是第三個,當他查覺太公望給予他的答案,
不由得對他感到佩服--能讓楊戩服氣的人實在不多,而眼前這個耍寶的傢
伙竟是其中之一?楊戩只能苦笑。

雖然外表是如此,內心卻毫不相干。楊戩看的出來太公望是這樣的人,因為
自己根本就是這方面的權威---完美的外表底下,卻是醜惡的妖怪。
這是自己所隱藏的。早已昧著良心抹煞掉的身分...。

可是在他面前行不通。

好像什麼都能看透,這個人的眼神彷彿將楊戩貫穿。
明白他的危險,卻不知不覺被他所吸引。在這個人的影子下,一切的掩飾是
無用的。像是視破自己的弱點,不斷的利用、誘惑,而當事人卻像吸毒一樣
,越陷越深,越來越無可自拔,渴求無限的墮落,直到死亡...。

「楊戩?」
「啊?」
「你在發呆?」
「啊!抱歉!」

查覺自己的失態,楊戩不好意思的點頭示意。
太公望好像看出他的窘迫,笑笑的不說什麼,只為他倒酒。
楊戩內心感激他的體貼,有種溫暖的感覺湧上來。

太公望的確是個危險人物,就敵人來說。
幸好,楊戩是他的同伴,這個人「好像」還挺關心同伴的。
與這樣的人同一戰線,也許是個不錯的事也說不定。
就個人來說是挺欣賞的。
不...嚴格的說來...是種強烈的感受...
搞不好是喜...



「你還好吧?楊戩?」
「...嗯......」
太公望拍拍楊戩,楊戩像是酒喝多了,意識有點不清。
整個身體軟綿綿的,只能模糊的辨視大概情形
奇怪的是,太公望的樣子不怎意外,反倒是一副達成目的的狡詐表情,
「太天真了...你真認為我會給你普通的酒嗎...?」
「...師叔?」
「哼哼...」

太公望將楊戩抱入臥室,溫柔的脫去楊戩身上的衣物,
楊戩開始感到不妙。
「師叔...你...」
「就是這麼一回事喔,楊戩,」
太公望撫著楊戩每一處敏感點,邪笑著,
「我下了藥,為了可以玩你我耍了點小手段...」
「!!」
「憑我的力氣在平常是無法制服你的...不過...想要的東西我還
是想要...抱歉囉,楊戩。」
太公望說著,探頭去吻他。

想要的東西?
是啊...打從一開始看就被這美麗的外型所吸引,那俊秀的臉,雪白
的肌膚和優美的身段。不過真正吸引人的並不是外表,而是他的心。脆
弱而清澈有如玻璃一般的心<碇真嗣嗎?>。
這樣的人,想要蹂躪...想要看到他痛苦掙扎的樣子。



省去前戲的愛撫,太公望直接從他後面進入。
「!好痛...!!」
楊戩嘶喊著,表情因痛苦而扭曲。
太公望冷冷的看著楊戩,手握住楊戩的東西,給與刺激。
過度的痛楚與快感,楊戩被逼的無法呼吸,口中發出呻吟聲。
「啊...嗚啊...」
「...真可愛,你是第一次吧?」
太公望冷笑著,開始擺動腰部。
強烈的衝擊使楊戩不由得喊出來。
「呃啊...啊...啊啊!!」
「忍耐一下...馬上會變得很舒服的...。」
望說道,舔舐著戩的頸子。
原本就因為藥而放鬆,漸漸的快感取代了痛感,
楊戩跟著太公望動作著,爽快的感受如電擊般貫徹全身。
兩人的身影交纏在一起,慾望早已驅使他們。
直到一同達到高潮...。

楊戩半虛脫的倒在床上,下身的痛苦和腦中的無力感讓他想就
此沉睡而去。不過太公望可不准,
「起來...我還沒玩夠呢...」
用命令的口氣,太公望扯著楊戩的頭髮,強迫他注視著自己。
楊戩的眼神像是一隻受驚的小狗,樣貌狼狽而楚楚可憐。

太公望臉上浮現笑意,將楊戩翻過身,讓他躺在床上。
「換個姿勢吧...」
淡淡的說著,用手將楊戩的兩腿分開。
自己的下體給看到全部,楊戩不禁羞恥的別過頭。
滿意的看著他的反應,太公望笑了笑,突然眼神一銳,將再度
興奮的下身挺入楊戩體內。
「啊...」
聲音被哽住,楊戩腦中一片空白,眼淚也奪眶而出。
太公望不理會,只是隨著自己的感覺擺動身軀。剛才的體液將
接合處潤澤不少,動作也靈活許多。

「不...不要...快住手...」
楊戩掙扎著想揮去極恥辱的感覺,然而全身無力抵抗,只能任
由太公望擺佈。太公望看著楊戩,一種下流的快感油然而升,
「真的不要嗎?可是你這兒可是很滿意呢...」
太公望說著,用手指彈了下楊戩已挺立的下體。
楊戩驚呼一聲,索性緊閉雙眼,想要逃避那種感受。
沒辦法的搖搖頭,太公望盯著他,彎下身含住楊戩的分身。
此時楊戩不能忍耐,口中發出狂亂囈語,如電流的快感隨著太
公望的擺動和舔舐而來,身體也隨頻率更加貼進。

無意識的,楊戩手繞過太公望的脖子,自尊早蕩然無存。
太公望無言的看著他,加速自己的動作。
「啊...不...啊啊啊!!」
「......」

讓自己難受的東西滾滾流出,楊戩已沒有思考。
唯一聽到太公望在笑。
意識漸漸消逝,只感覺那令人窒息的動作又再度...。



- - -

清晨,陽光從窗口射了進來。
凌亂的床上依然躺著兩人。
楊戩搞不清楚自己是清醒或否,疲勞感使自己動也動不了。
第一眼看到的是身旁的微笑的望。

楊戩無神的喘息著,至今還不明白為何發生這種事。
太公望則淡然的看著他,隨即抬起他的臉:
「昨晚表現的很好嘛...楊戩...」
「......師叔...」
「當我的奴隸吧?」

望說著,有如野獸盯住覬覦已久的獵物。

已經...逃不掉了。





(待續)

BY 小山羊

***************************************************************

作者後記



...這是太x楊嗎...?(只有中間好笑的那一段比較像|||bb)
好恐怖...突然發現我居然也可以寫出這樣的小說,這點更恐怖|||||bbb
寫完之後的感想是...
(1)約會時兩人單獨共處一室
(2)約會時喝對方準備的飲料
(3)約會時去對方的家裡
以上是約會強暴發生的幾個可能條件,有準喔!(好冷...|||||)

一開始我對太楊實在也沒啥感覺(那時也沒進入同人界),不過
為什麼會寫太楊的小說也要歸功於我的一個朋友。

剛剛看過封神的漫畫時...

小山羊:喂喂,如果太公望跟楊戩在一起誰會是攻啊?
好友s:嗯...太公望吧?
小山羊:咦?為什麼呢?
好友s:唔...你不覺得楊戩說"師叔∼不要∼"真是超適合的嗎?
小山羊:(爆----)
沉默了好一會...
小山羊:可...可是,就身材來說...
好友s:在床上有什麼差別?除非...他們是站著!!
小山羊:(再爆----)

就是醬∼∼我有很多朋友都是逆王道派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