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有點XYZ的C(死爆汗)………(純潔的好孩子不要看喔!)

「咦?」楊戩一回過神,手已經被伏羲三兩下地綁在椅背上:
「你……你要幹嘛?」

「……讓你尖叫。」伏羲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讓我尖叫…?」楊戩歪著頭,看伏羲把自己脫到只剩一件內褲:
「拜託!男人看男人的身體怎麼可能會尖叫…」
「…當然不是光看囉!」邊吹著口哨,伏羲開始動手脫楊戩的衣服。

「什…什麼?」楊戩奮力掙扎,卻反到讓伏羲有機可趁地偷了一個吻。
「好甜的嘴啊…」伏羲還意猶未盡地舔著自己的嘴唇。
「啊啊!你幹什麼…幹嘛脫我衣服?要當暴露狂,你當就好…為什麼扯上我?」
見狀,楊戩的雙瞳中燃燒著怒火。

「呼呼,真是天真……你看過有人做這檔事不脫衣服的嗎?」
看著眼前的人兒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真正的心思,伏羲嘆了口氣,有點可惜的樣
子:「本來想顧慮到你的潔癖,要在乾淨一點的地方讓你…不過,看來目前情勢
所逼(?!),而我也不打算再等了,你就乖乖聽話吧…」
「啊?」楊戩嚇了一大跳:「你…你什麼意思?」

「唉…本來是打算再久一點,再將你納入守備範圍的說……」
伏羲的臉上出現困擾的表情,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沒有變慢。

「啊??」臉色發青,楊戩由於雙手已經受制,只有眼巴巴地看著伏羲把自己的
衣服一件一件退去:
「什麼…什麼叫做『守備範圍』?等…等一下啊……」

「……我該怎樣懲罰你呢…遲鈍的……木頭…」伏羲輕聲一笑,帶著邪氣,雙手
捧著楊戩的臉,眼神直逼著那雙帶著迷惑的紫眸。
「為什麼我該被你……」聞言,楊戩本來想要回瞪伏羲,卻發現自己已經很心虛
地臉紅,十分地困擾:「……為什麼偏偏是我…?」

「……你自己不是已經有答案了嗎?」伏羲輕輕地吻著楊戩的眼睫,然後開始舔
帶著清香的臉頰:
「自己把自己送上門的美味小羊,那饑餓的大野狼就不客氣了。」
「…我不記得我有把我自己送上門過…」楊戩皺著眉,微微地別過頭:「是你出
現在我面前的。」

「……嗯…那是因為你已經迷路了,我要帶你一起走…」
「我迷路了?」
「對……在『那個人』消失以後,你就迷路了……」

「你調查我?!」楊戩不敢相信,對他來說,那個人是……
「…你很討厭我吧?但是你卻深深地喜歡著他……」伏羲轉向那纖細的脖子,輕
咬著,留下淡紅的痕跡。
都是那樣激烈的感情波動,只有這樣的自己,才有資格撩起…

「……別再說那件事了…」低下頭,楊戩鼻頭一酸,快要哭出來了。
「那個人傷你那麼深嗎?」帶著譏笑,伏羲的眼神裡確有一絲很難察覺的不快:
「明明是不適合你,既抽煙又喝酒…還賭博,最重要的是…他還傷害你。」

所以,當我『再次』遇見你時,我就決定了…我要得到你!
從那個人手中,那個形同地獄般的地方…解放你!

「…他已經走了,別再說了!而你,為什麼要逼我?你簡直在玩我…」
「你果然已經忘了『我』……」伏羲斂起笑容,蹲下身子仰視著楊戩,用著小孩
子的語氣說著:「小戩,夕陽很美吧?可是這是最後一個了,因為明天我就要搬
走了!但是,我要跟你約定,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的!」

「……啊?」聞言,楊戩仿佛被嚇呆了一樣:「對了,你的臉……可是,你…等
一下…氣質完全不像啊!!」
「…人會變的,更何況我連名字都換掉了…」伏羲淡淡一笑:
「不過,只有一點我從來沒有變過…」
「什麼?」
「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你,老實一點地說,我想抱你。」

「…跟那些人一樣嗎?想抱我嗎?想跟我在一起嗎?」楊戩臉上是受傷的表情:
「全是一樣的,你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會恨你一輩子!」
「……別把我跟那些混蛋傢伙混為一談!我自認我比那些東西強多了!」

「那……你知道,我想要的東西嗎?」
「啊…那個嗎?放心,既然是對你的話……」
伏羲把楊戩的頭扯進懷裡,讓他聽著自己的心跳:「…多到去跳樓大拍賣後,還
有一卡車的庫存!」

「不要這樣,放開我……鬆開我的手…」
狠狠地一瞪,楊戩仿佛下定決心般,堅定的語氣:「馬上!」

見狀,伏羲的嘴角微微上揚著。

☆    ☆

喀一聲,錄音室的門冷不防地被打開了。

「哇啊!!這……?!」
撞見如此情況,韋護大叫一聲後,臉便老實地紅了,趕忙別過頭,不去看『看起來
已經完事的現場』:
「啊…對不起……我…我……」
「……韋護…我有叫你進來嗎?」伏羲只是身一側,不高興韋護突然進來。
「沒有…只是…趙先生他……」韋護一臉為難:「他說他要走了…」
「叫他進來,對了,在這之前,把你的大衣脫下來給我…」

韋護只有乖乖地把大衣脫下,並往後一丟。

「下次你再不敲門,小心你沒命!」伏羲冷冷的聲音再度傳來。
「是……」韋護邊流淚邊想,誰知道你手腳那麼快啊…
「快滾!」

聽到這句話,韋護仿若接到大赦般,趕忙跑出錄音室─現在可是一個恐怖的禁
區啊!

伏羲撿起了大衣,蓋住了楊戩全裸的身體,並抱在懷裡,用著非常獨占的姿勢。

不一會兒,趙公明的腳步聲傳來。

「哎哎!!我的青春玉女歌手已經被老闆辣手摧花啦!!」
仿佛像是已經預料到一樣,趙公明臉色未變地調侃著。
「別提這種事情了……」伏羲的聲音像是一盆冷水澆上了趙公明的頭:
「他以後可能會是你老闆最重要的人,客氣一點!」
「哎呀!不過你這次動作比我所想的還要快速…」趙公明只是聳聳肩,不
在意伏羲的冷言冷語:「看不出來耶,原來你的行動力在我預估之上…」

「既然天時、地利、人和,我為什麼還要等?」
伏羲回想起在解開楊戩手上的束縛時,幾乎是主動地吻上自己的唇,只是淡淡地
反問了自己一句:「等了他那麼久,再等下去我恐怕會變成化石…」

「這樣關於出道的那件事怎麼辦?」
「你以為我會讓他到螢光幕前,然後被一大群妄想採花的蜜蜂騷擾嗎?」
「說的也是……不過,滿可惜的。」趙公明覺得有點可惜,不過還是不改其性
地笑著問:「哎!宿願達成的感覺如何?」
「比想像中的感覺,還要棒…」
伏羲彎下身,帶著憐惜地地抹去身旁熟睡的人,臉上的薄汗:
「幫他還的那些債,我覺得很值得…」

很像天籟一般的音聲,悲鳴著……哭泣的……絕美容顏。
那是讓人心痛又能在瞬間感覺到快感的…夢。

「看樣子,本華麗的公爵在此不就變成了菲力浦嗎?」趙公明雙手捧著自己的臉,
有點遺憾的樣子,卻一點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既然你知道,你還不快滾!?」伏羲的語氣是很不耐煩的,眼神防佛射出千萬把
刀一般:「還頓在這裡做什麼…」
「……哎哎哎哎!!好嘛!我走就是了…」
趙公明在伏羲強大的目視壓力下只有拍拍屁股走人了。

………
……


「現在沒有人打擾了!」

「戩……嗯…就這個體型來說,似乎有點嫌輕了啊……」
伏羲的手開始不安分地亂摸懷中的人兒,不過因為太累了,完全沒有感覺般地依舊
熟睡著。

「雖然肌肉很結實,但要養胖一點才是……」

下一次,就是讓他說出那句話的大作戰了……
伏羲邊盯著楊戩沉靜的睡顏,邊暗暗地想著。


秋曰:……這是幸福的結局嗎?(苦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