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 ※ ※ ※ ※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盡在不言中


※ ※ ※ ※ ※ ※ ※ ※ ※ ※ ※ ※ ※ ※ ※ ※ 


第一回 混亂的開頭

☆      ☆      ☆

我的眼睛裡,曾何時開始……只注視著你?

緊緊跟隨,剛開始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
只是一旦發現到自己竟然如此……

喜歡你。

但我,卻一點也不高興。

光是看那張一無可取的臉……
那根本就是乾癟得像鹹魚的身軀……
〔秋亂入:這…乾癟…好狠喔……||||||〕
還有那個一點不正經到了極點的個性…
我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問題……

竟然會對這種∼∼這種…爛人動心……
我一定是撞到頭或是吃壞東西了!!

………
……


嘖!驕傲如我…
又怎麼會在你面前承認?

好吧!
就算是因為只有單戀的希望,我也絕∼∼∼∼對不會說。
說了…不就代表對你全面的棄械投降嗎?

我死也不幹這種事情。

因為我喜歡的你,可是全天下最惡劣的人……我不想被你恥笑。

☆      ☆      ☆

呃啊∼∼∼∼!!!

怎麼…怎麼會在這裡碰到他?!
當眼睛接觸到那個深藍色的身影,平時轉得很快的腦筋馬上開始隱隱作疼。

小心翼翼地,不發一聲…離開這裡,不能讓他發現……

「太公望師叔∼!!!」
紫色的眼睛,在敏感地發覺到往一旁樹枝中躲避的身影,馬上喊了出來。

「喔啊∼!是你呀……楊戩…」神色有點詭異,頭迅速地朝上看了楊戩一眼後
便馬上低下頭。

紫色的眼裡閃過一絲奇怪的表情…
那神情,簡直就是小偷被抓到的那種膽小神情……
可是…師叔怎麼會……

「……師叔?」
被這樣莫名一看,楊戩覺得怪怪的,但是一想到還有公事非說不可,便開始舉
步走向太公望那張心虛的臉:
「對了,我有事情要跟你說,最近殷軍……」
說著,楊戩便伸出手想要搭住太公望,沒想到太公望馬上一擋,楊戩那纖細手
腕便被緊緊抓著。

…………尷尬…………

「嗚啊……」太公望突然回過神來,大喊一聲…
「師叔?!」楊戩一驚。
「啊啊啊啊啊啊∼∼∼∼∼才不是這樣∼∼∼∼!!!!!」
紅著臉,太公望驚恐地轉過身,迅速地向遠處的森林跑去。

「這…………搞什麼呀?」
楊戩回過頭,才發現到天化早就杵在那裡,便問:
「天化,你知道師叔最近怎麼了嗎?行為舉動都怪怪的…」
「這………我不知道…」天化突然一把抓住楊戩的手:
「先別管這個了……你先跟我來吧!」

「……天化?」看到天化難得嚴肅的表情,楊戩呆住了。

一陣清風呼嘯而過。

☆      ☆      ☆

怎麼辦?
困擾著我的東西……

他看起來一點影響也沒有,可是我……
我……
都是那該死的酒!!
原來他那麼地不勝酒力…卻又很幸運地什麼都不記得……

那晚……
如果你看起來那麼地不在乎,那我其實也可以裝做什麼都不知道。
但是……但是為什麼卻……

我的心卻不能平靜。

狡猾的人,把煩人的問題丟給我,自己卻跑到一邊納涼去……
嘖∼∼∼!!死爛人∼!!

☆      ☆      ☆

「小望有心事喔!」
普賢的語氣是完全平靜得像是世界大同…太公望原本微笑的臉卻頓時僵住。

「……啊…」
「瞞不了我的。」普賢注視著水面,故意不看太公望,讓太公望不會覺得難堪:
「不過,我很好奇……究竟是什麼讓你……」

太公望紅著臉,低著頭……卻不答話。

「那麼地煩惱……」普賢見太公望不肯說,只有繼續猜測下去:
「我說小望啊…我發現你最近在面對某人的時候,心跳都會瞬間加快喔!」
「嗚……」太公望責難般地瞪了普賢一眼。
「沒辦法……因為小望的不正常太明顯了。」普賢微笑著:「不過,莫非你煩惱
的事情…跟某人有關?」

………太公望閉上了眼睛。

『我想……我最喜歡你…』
滿身的酒氣,迷離懵懂的樣子…神智根本就不清楚。

但是,聽到這樣的話,任誰都會不平靜吧?

『啊哈……』
說完,噗一聲地倒在自己懷裡,雙臂還緊緊扣住自己的腰,睡著了。
好重,是第一個想法。

但是,無防備的睡容像嬰兒般卻讓自己不知為何……
看到癡了…傻了……忘記要把他推開。
心跳加速,胸口突然有種窒息的感覺,叫人無法呼吸……但卻…

有種滿足……快樂的感覺蔓延在心頭?!
叫人很過癮?

不敢相信,這是……

「……我一定是生病了…」太公望緩緩地轉向普賢:「你說呢?」
「…是生病嗎?」普賢淡淡地斂起自己的表情:
「可是,就我的第六感……我的答案是『不是』。」

「不是生病,那是什麼?」太公望的眉頭深鎖:
「你一向最了解我的情緒波動,你說……這種……到底是什麼?」
「嗯……正確來說,我也不知道。」普賢突然朝太公望展開一個大大的微笑。
太公望馬上撲倒在岩石上。

「小∼∼賢∼∼」太公望的臉上出現了陰暗。
「啊哈哈哈∼」普賢見狀,不禁開始冒冷汗:
「你想想,我雖然很了解你,但是你不跟我說經過…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不要!說了太蠢……我不要!!」太公望一賭氣,便別過頭不理普賢。
「小望……」看到太公望難得這樣子,普賢也拿他沒輒:
「你不說的話,我怎麼幫你分析呀……小望這樣根本就是小孩子鬧彆扭。」

『小孩子鬧彆扭』嗎……?
太公望苦澀地一笑。

真是諷刺,這句話不就是…

『你呀!!太會壓抑了自己……真是的,其實你很喜歡跟大家在一起吧?』
自己像是老頭子般這樣說教著,一邊把桃酒倒進了才剛喝完的杯子裡。
『不了…我不要喝了……』一隻手擋著,楊戩的臉上是滿滿的……不情願:
『我會喝醉的…』
『呵呵∼∼醉了也好,我倒想看看你這個天才的酒品如何?』
動作粗魯地,太公望拉住楊戩,滿臉陰暗地瞪著楊戩無辜的臉:『不要辜負我
偷偷從周公旦那裡拿來的酒喔!』

『師叔你又……』楊戩一臉恍然大悟:『太奸詐了!!這樣我也變成共犯了∼
!!!太過分了!!!』
『被看穿啦…不過,太遲了……』太公望壞壞地笑著:『你已經喝掉一杯了,
可愛的楊戩…就當作是平時辛苦的慰勞品吧!!』
『師叔…』楊戩責難地看著太公望仿佛不知道羞恥兩字怎樣寫的神情,表情是
難看至極。

『哎呀∼∼!!楊戩在小孩子鬧彆扭嗎?』
伸出手,太公望狠狠地拉著楊戩的臉皮。
『放∼放手啦!!!!痛……我才沒有鬧彆扭……』楊戩大喊著。

簡直就是……變態老頭子才會去這樣調戲人吧?

『沒有的話,就來陪我繼續喝…』太公望放開了楊戩,然後很快樂般地把杯子
倒滿。

楊戩盯著硬被塞在手上的杯子,嘆了口氣。
臉頰被太公望捏得紅紅的……但是卻沒有辦法…
誰叫他是……『師叔』呢?

………

「……小望?」
普賢發現到太公望呆滯的表情,他的嘴角竟然帶著一絲奇妙的幸福表情。
…根本就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的樣子……

「唷喔∼∼!回魂囉∼∼!小望……」
忍住從肚子裡翻騰而起的笑意,普賢伸手推一推太公望。

「嗚哇!!!」太公望一驚,整個人向前俯倒。
「噗哈哈哈哈∼∼!!這個…小望……」
普賢見狀實在忍俊不住,開始大笑了起來。
「小∼∼賢∼∼∼!!!」等到太公望發現的所有的狀況,太公望瞪向普賢…
他依然狂笑著,抱著肚子滾來滾去……笑到肚子痛,是嗎?

發現太公望已經近似殺人的眼神……普賢馬上噤聲,不過…
「對…對不起……」普賢瞇著眼,嘴角好不容易才恢復以前的幅度:
「小望…你的臉上全是泥土……」

說著,不知不覺中,普賢又把手摀住嘴巴,看到太公望難得的狗吃屎……
不行!他又想笑了…
「………小賢…」太公望暴走程度百分之九十。

「師匠∼∼∼∼∼∼!!!!!!!」
從遠處漸漸傳來的一陣暴風,有人正以超高速靠近這裡。

嘰嘰嘰∼∼∼∼∼
一陣煞車聲,太公望卻被這陣迎面而來的衝擊力差點吹跑。

「是你呀…武吉?」普賢抓住太公望的領子,讓他免於再度狗吃屎的命運。

「不好了……姬發大人跟天化君要決鬥了!!」
武吉的大嗓門震得太公望耳膜快破了。
「啥?為什麼??」太公望讓自己趕忙站穩:「好好的…幹嘛要這樣?」

「這個,詳細情形我不清楚,但是…原因好像是在楊戩身上……」武吉祈求地
看著太公望:「周公旦大人不在,沒人阻止得他們兩個……請師匠快點回去…
阻止他們兩個呀!!」
「咦咦?」聞言,太公望跟普賢不勝驚訝。

☆       ☆       ☆

風蕭蕭兮…
易水寒………

這……到底是…

「你很礙事……」天化瞪視著姬發。
「你更礙事……」姬發也回瞪著天化。

「咦呀…………??」楊戩歪著頭看著他們兩個,這是怎麼了?

記得剛剛天化把他帶到這片原野,說什麼要讓日夜忙碌的他放輕鬆…
氣氛是很溫馨呀……但是,姬發一出現後…氣氛馬上變得奇怪…
不行,這樣很糟糕……
看這兩個,如果兩邊一起用力一拍,搞不好會變成親在一起也不一定……
臉那麼靠近……眼神卻像是千萬伏特的電壓……發出火花。

「……喂喂!!你們兩個…」楊戩伸出手,想要把兩個人格開。

「戩…別擔心,這個礙眼的傢伙馬上就會消失了,不需要害怕…」天化一拉,楊
戩便被天化抓到背後去,像是保護小雞的母雞般……
「天化!!你這個傢伙別得吋進尺!!!」姬發看到楊戩被天化這樣抓著,氣得
臉都紅了:「……呸!有種的話就來決鬥呀!!」

「哼!!想要跟我打,你自己又有幾兩重?」天化冷笑著抽出了莫邪,然後丟在
一旁:「用這個的話,對於人類的你似乎有點……不公平呀?」
「來正大光明地決鬥吧!!」姬發擺出了馬步。
「……咦??」楊戩明顯地感覺到這兩個人的氣氛實在……不對勁,但是…

「喝啊∼∼∼!!!」一話不說,兩個人開始衝上前準備開扁。
「法寶三尖刀!!」

喀∼!!
紫色的眼睛在夕陽下閃著金色的反光,蔚藍的髮絲在冷風中吹散著…
三尖刀的刀鋒就這樣子卡在兩個人的脖子上,讓兩人無法再向對方靠近。

「……呃…」瞪著銳利的刀鋒就這樣在脖子上……兩個人突然覺得好可怕。
「……你們都長多大了?還在這裡要打架……」楊戩責難的聲音讓兩個失神的人
恢復了神智。

「…可是,我們是為了你呀?」兩個人異口同聲地說。
「我?為什麼?」楊戩眉毛一挑。

「因為,我要你當我的女朋友!」

「!!…你們……搞清楚…我可不是女人!!姬發…我可沒有你想要的大布丁!
」楊戩朝自己胸部一指,再把自己的腰一扭:
「瞧∼∼!!天化…我也沒有你想要的柳腰∼∼∼!!」

「可是,你不是有『變身術』嗎?」

聞言,深藍色的頭髮倒豎……殺氣…天化跟姬發也發現了不對了……

「疾∼∼∼∼∼!!!!」

轟隆∼∼!!
兩個人應聲倒地,在被衝擊波掀起的一片濃霧之中…一個正在負氣離去的身影。

「去你的…我的『變身術』不是拿來玩的。」楊戩無法歇止地碎碎念:
「這麼想要我變成妲己的樣子來當女朋友,有種就去找真貨呀!!」

背影從原野的邊慢慢地沒入了森林的深處。

「……呃…姬發…他以前不都會很…高興地配合著我們變身嗎?」
滿臉是血的天化呆呆地一問,還沒來得及說話便一倒:「啊…我不行了……」
「這個…我想他荷爾蒙分泌似乎不太平衡……」姬發開始覺得暈眩。

「……呃啊?來不及了嗎?」普賢的聲音傳來。
「…等一下,這是『三尖刀』的痕跡……?楊戩呢?」太公望的臉出現在姬發的
視野裡。

「他走了…」直覺地回答,姬發伸手指了指楊戩消失的方向後,便昏了過去。

「…普賢,這裡就拜託你了……」見狀,太公望便以十萬馬力衝出去,話在風中
散成一個一個單調的音節。
「沒問題!!」普賢看著太公望的背影也消失在不遠處中,仿佛像是溶入夕陽般
……

果然還是…在乎的…
但是,原諒我…沒有辦法幫上你任何忙,畢竟…這種事情要自己去理解……

別人是不能幫忙的。

「……好厲害呀…還在冒煙耶!!」武吉看著地上三尖刀斬過的痕跡,不自覺地
讚嘆著。
「這…好狠啊!看來是沒有理智的那種……」普賢環視了四周,嘆了口氣:
「武吉,我們來把他們兩個搬回營地吧?」
「好!!」武吉朝普賢一笑。

待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