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焰月無夜

※ ※ ※ ※ ※ ※ 

第四章 撩撥



「玫瑰...楊戩,你不用這麼做的,這些一定很貴。」

當普賢低頭聞著玫瑰蓓蕾的香味時,楊戩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是從花園摘來的,是去年秋天種的那些玫瑰...我本想記住是從哪株摘下的,可是伏-有人干擾到我,害我忘了。」

「從花園...」普賢放下玫瑰轉頭凝視著他,眼中有著了解。「楊戩,我知道你的感受。但你真的不必...我們剩下的時間真的太少,我只想跟你一起過-」

他聽見楊戩發出懊惱的聲音,停了下來。
「你會好起來的!我-」
「不,我不會好起來的。」普賢緊抱住他,抬高一隻手撥開他落到臉上的頭髮。
「我擔心的是你。你一直在抗拒接受你我都知道的事實...你不能放棄,必須奮戰。」
「雖然我了解,但我的心無法接受啊...」楊戩極力壓制住激動的情緒,「我不想...再次孤單一個人...」



他待在療養院的時間遠比平常久。在他回到小屋時,首先看見的是伏羲停在屋外的車子。他坐在車裡,資料放在另一邊的車座上,顯然正在處理一些文書工作。
「對不起...」他簡短的道歉。「我...我被耽誤了。」
「沒關係。」伏羲溫沉的告訴他。「你看到了,我讓自己忙著,不會無聊。對了,有件事我應該問你,我會把工作帶回來做-飯店的人可不怎麼喜歡。你介意嗎?」
楊戩心知伏羲花在工作的時間越多,他見到他的可能越小。
「不會...我自己也在家工作,有時白天晚上都是。」

他下車的動作停了一下,露出若有所思的嘲諷神情。然後在他正視楊戩時,轉而蹙著眉。「他讓你不好過...是吧?」

「為什麼你這麼認為?」楊戩了解他以為他遲到是因為...他的情人?如果,他知道他去哪就好了。

伏羲伸出一隻手,輕撫著他的臉頰,這個舉動讓楊戩全身僵硬。
「你一副要哭的樣子...為什麼...這麼難過?」這句話彷彿經過長長的迴廊再傳到他耳內,令他幾乎昏倒過去。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他全身失力,軟倒在草坪上。

「怎麼了!?回答我!楊戩!!」伏羲慌張地輕晃他的肩,但楊戩只是怔怔的望著他,不知自己眼中燃燒著令人不堪忍受的悲傷。
突如其來,他整個人雙腳離地。伏羲把他打橫抱起向屋子走去。

「你的鑰匙,楊戩。你房子的鑰匙呢?」
伏羲重複了好幾次楊戩才逐漸聽出他所說的,鬆開手,讓他看他握在手中的鑰匙,拿了過去。在他打開門時,楊戩依然無力地靠在他身上以維持平衡。

他被帶到客廳,輕放在沙發上。
「他到底對你做了什麼?」當伏羲放開他時,楊戩聽見他近乎失控的說。聲音雖然低沉,卻一點溫度也沒有。
楊戩困惑不解的望著他,而伏羲簡明的接下去。「為什麼你要讓自己受傷害,受利用!?他告訴你他無法再見你了?」

楊戩緩慢的複述他的問題,終於了解他在問他什麼。
「不,你不-」
伏羲沒讓他說下去,粗暴的打斷他的話。「如果我告訴你,或許他之所以想要你,只是因為那非法的關係帶來的刺激,你會立刻否認。」

「這跟那件事完全無關!」楊戩猛然否定他的話,站起身,隔著他們之間狹窄的距離面對他。

「原來你們尚未發生關係。」伏羲全然誤解他的意思,讓他在驚愕沉默中掙扎著。伏羲接下去說:「不用我說,你是個令人很想要的人。你有種促使任何人認為愛你將是一大樂趣的氣息。」

「你的意思是抱我將是極大的樂趣?」楊戩克服他的不適,尖酸的更正他。
看著伏羲皺起眉頭,把目光移開。他冷冷地進逼說:「畢竟,根據你的看法。任何人都只想從我身上得到...那種東西。」

伏羲回過頭看著他。「我並不是在暗示...我只是向你點明,一個對婚姻不忠的人。也會用同等態度對待你和他之間的感情。」

楊戩的反應能力隨時間恢復過來,領悟到自己陷入可笑的非事實糾纏而成的混亂有多深。如果現在試圖抽身,伏羲絕不會相信他。
「做決定的是我,不用你來多事。」他疲累的看著伏羲,不想再對他的話爭辯任何一字。

楊戩淡漠的態度令伏羲感到燥怒。他臉上浮起一個邪魅的笑。
「那麼我有最後一個建議。在他抱你之前...需要我先教你一次嗎?...既然你是如此愛他,就更應該為他著想。」
他的聲音裡充滿惡意。

「下流!!」輕佻的言語果然激起楊戩面容染上羞憤的紅朝,一雙眼怒視著他。
「...被你這麼說,就讓我更想...」瞬間,伏羲雙手已牢牢扣住他的肩膀,「回應你的期待。」

他的頭朝楊戩的臉低俯過去,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雙唇已經觸及他的唇瓣,緩緩的撫弄。
一陣顫慄竄過楊戩的背脊,頓時讓他喪失抗拒的意念,只知道讓他的感官主宰一切,因此他向伏羲挨近,讓自己體驗當他撫弄他唇瓣時那種強烈的感覺。

伏羲滿意的看著他的反應,他將舌頭探入楊戩的口中輕撫著牙根,用舌頭纏旋他的舌,品嚐著。楊戩的呼吸隨著伏羲漸次激烈的動作而絮亂,他不自覺睜開因情慾流露出誘惑光芒的紫眸。
然後,當他看到他眼中毫不掩飾的輕蔑時,醒悟到自己在幹什麼,全力推開他。兩頰還未恢復原有的蒼白又因羞辱、尷尬而發紅。

他轉身背向他,兇猛地說:「如果你再...再做任何像這樣的事,我會要你離開。」
「放心,我不會。」楊戩聽見他以清脆冷硬的聲音回答。

當他上樓時,他羞愧地想起在他們兩人之中,他是比較應該怪罪的那個。他是那個...即使他並沒有主動邀他吻他—卻隨之反應的人。

這絕對錯不了,而且對他而言不可原諒。何況不只是隨之反應,還積極、迫不及待地想要...想要他?

當然不。這是不可能的。他是個陌生人,而且是個在邏輯上,他有十足理由不喜歡的人。那又是為什麼他會覺得...與他如此相互感應,在感官上深深契合?
他搖搖頭,想驅散他知道無法回答的問題。

兩個小時後,當伏羲在他房間安頓下來,對楊戩說他得回公司去,要到晚上很晚才回來。楊戩不禁喜形於色,大大鬆了一口氣。他心想,是否因為獨居太久了?儘管在他二十歲前後幾年中,他常和別人合租公寓,但伏羲出現在這小屋裡仍令他感到緊張不安,他實在沒理由有像這樣的感覺。

他和伏羲曾討論過生活起起居上相互配合的事,他重申會帶工作回來做,晚上的時間他會在樓上他的房間裡工作。
「以防你擔心我在這會干擾你的私生活。」伏羲補充說,令楊戩生氣的瞪著他。

從伏羲大致告訴他的作息流程看來,他會在他慣常起床的時間就出門了。
他一向工作那麼長的時間嗎?他心想。直到太乙糾正他的誤解—伏羲並非只是總公司的員工。他是主要創始人和股東,在公司相當於董事地位。
楊戩發現自己不斷想到他的事,促使他決心控制自己的感受。此刻他應將普賢...而不是自己擺在第一位。 後來,那天當他走向普賢的病床時,首先注意到的是玫瑰的香味,其次是普賢在不知道楊戩來臨前所顯現出虛弱卻安詳的樣子。
楊戩現在已明白看出以往一直拒絕去看的事實,由於他自私的需求—他一直強迫普賢活在他告訴自己他會好起來的謊言中。

這是次心情非常激盪的探望,打開車大燈回家時,他早已忘記伏羲的存在,直到車行至屋外停下,望見屋子裡的燈光才猛然驚醒。
此刻他最不想做的是就是與人接觸,尤其是像伏羲這樣的人。

##################



BY Kuei





-----------------------------------
終終終...終於打完了......@_@||
我寫到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呢~寫的真是爛到暴~太扯了~! (自認)
還有個非常大的問題~~伏羲,他的眼睛,到底是...什麼顏色的!?因為已經寫下去了,如果不是黑色,只好當作黑色的了。(汗)
對不起~~這次拖了那麼久...真是對不起有看的人...十分感謝Green大大的鼓勵!才能如此快(?)出來!!
副標題方面會改進,不會再是之前一些我喜歡的詞但是跟內容『完全』無關的了...
呵呵呵~~在H還沒出現之前,我絕不會放棄寫下去的!!





_________________
<不會啊~標題很好呀~ ^^ by lakeside>

嗯~看完之後真的可以了解為什麼會要求轉載了~ ^^
真的滿好看的~~
不知道作者大人為什麼不滿意副標題…
我覺得滿符合情境的呀~
「永劫回歸」講伏羲和楊戩的初遇~
「現在」就是「永遠」點出楊戩眷戀與普賢共有的回憶,而寧可只活在「當下」,不敢回首,沒有未來,只能如將溺之人,緊攀著「現在」而活……
「撩撥」燃起伏羲和楊戩之間的情焰…呵呵~~ ^@^
而且我覺得主標題也很美~ 不過好像不能完全掌握名字的意涵(是自己領悟力太差了吧~…bb)
"焰月"是指什麼呢? 寒冷如月,清輝依舊灼身?
"無夜" 又是什麼意思呢? 無涯之夜…無盡之思?
唔…好慚愧…沒啥領悟力~~@@
不過~真的很感謝版主呀~ 雖然不知道是從哪轉來的(原罪在哪裡?孤陋寡聞的lake~^^b) 但是謝謝版主的發掘~ 也感謝作者的同意轉載哦~~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