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焰月無夜

※ ※ ※ ※ ※ ※ 


第二章 永劫回歸(下)

 

 



是早上的那個人!

當那人跨步向前時,楊戩氣憤的承認他已失去了主導權—因為他打破了沉默,伸出手向他說:

「楊戩先生嗎?我是伏羲。太乙告訴我你有一個房間準備出租,我想他已經說明過了,我要找一個臨時住處。」



他邊說邊趨前,而楊戩發現自己正幾近於全自動向後退,讓他走近玄關。

直到伏羲忽然停下腳步,他才醒悟到小玄關的陰影一直遮掩住他的容貌,使得他沒像他一樣,一眼認出他來。



現在,當他注意看著他時,楊戩從他臉上驟然改變的表情看出他已認出了他,也想起今天上午,他們在街上的不幸遭遇。更糟的是,再見面時,他似乎不怎麼高興。



當他粗魯的拒絕他的善意時,他是以他們不可能再相遇而安慰自己。但他錯了,當他那冷澈的眼神令他想起他多麼令人感到不快,楊戩不得不極力壓制住把他們之間的門關上的衝動,好讓己不必面對那讓他極為不安的審視。



看來他似乎等待他開口說話,既然他現在已經進到大廳,他別無選擇,只好裝做上午的事根本沒發生。他們倆都還沒下決定,他們根本不可能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是的,太乙都已經跟我說明過了。」楊戩說,「我們可不可以到廚房,詳細的討論一下?」



為了不想看起來像是他在博取他人的同情,他曾刻意要求太乙不要向伏羲提起普賢及他生病的事。



一進入廚房,他便開始等著。等著看伏羲在比較過習以為常的現代化廚房後,因嫌惡和鄙視而黯然。

但他驚訝的是,伏羲竟然似乎對這間廚房感到滿意。他撫摸著料理台面說:「十九世紀中期的,對吧?而且品質很好,堅固耐用手工好。平實毫無虛飾的一件好家具,我喜歡好的設計,」他向他解說,「所以—」他中斷下來。

「對不起,我想你一定不想聽我對現代家具的看法。」他冷淡的說,然後以比較反諷的語氣接下去說,「而且我知道你不想讓我浪費太多的時間。」



楊戩以為他指的是他當天上午的行為,他發覺自己的臉有些熱燙。

伏羲接下去說:「太乙警告過我,你希望這次面談簡短一點。事實上他強調,你是在找一位佔用你時間越少越好的房客。」他用怪異的眼神看他,混著譏嘲和好奇,再問道:「我想請問一下,你到底為什麼要找一位房客?」



楊戩累得沒有心力撒謊,何況,他怎麼想又有什麼關係?

「我需要錢。」他簡短的告訴他。



伏羲停頓了一下,然後挖苦的說:「你至少很坦白。你需要錢,但你一定不希望一個外人……」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理解令楊戩不安的移動身體,忍不住開口說:「伏羲先生,正如太乙告訴你的,我不想浪費時間。抱歉讓你白跑了一趟,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我不認為—」

「等一下!」伏羲打斷他的話。「你是想告訴我你已經改變主意,你現在不想要一位房客了?」

「呃,你根本不可能想住到這來的……」

「為什麼?」他問道。目光銳利的看著他。

楊戩不知道該說什麼。他遲疑的說:「呃,這屋子偏僻,而且很小……再說我假定……」

「妄自假定是行不通的,」伏羲順暢的打斷他的話。「再說,如果你認為我是那種會被上午的事阻撓的人—你不必喜歡我。坦白說,確實有個可能打消住在這的念頭,那就是…」

他忽然停止說話,一挑眉,沒再說下去。



楊戩也無法再聽下去了。「如果你認為我找房客除了需要錢外,還有其他任何的原因—」

伏羲又打斷他氣憤的話語,繼續平淡的說:「我當然不會那樣認為—因為現在我已經見到你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看看房間。」

看看房間?楊戩驚訝的凝視著他。他原本那麼確定他不會想要住在這裡—但現在他依然很確信他不會想要住在這裡!



他氣憤的引領他上樓,打開多出來房間的門。

「整棟房子裡只有一個浴室。」他簡短的警告他。



伏羲原本望出窗外,目光落在花園。聽他出聲,轉過身來,在低矮的屋頂窗斜面襯托之下顯得比原來還要修長。現在,當他注視著他時,楊戩更加感覺到強烈的不安。他有點驚愕的認知到這人是很難應付的對手。



「那沒關係,我起的早。大多在七點左右就出門了。太乙告訴我,你在家裡工作?」

這個問題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偷渡的非常不著痕跡。

楊戩不知所措的注視著他的臉,彷彿不大確定這問題從何而來,或這為何會有這種問題。

「在這時代有些不尋常…向你這樣年紀和才能的人,住在如此偏遠的地方,而且在家裡工作…」

伏羲說話時嘴角之間所顯現譏嘲的意味,讓他採取防衛甚至接近攻擊的回答:「我有我的理由。」

「我相信你一定有很好的理由。」他溫沉的說,聽不出聲調裡還有什麼意思。

楊戩的背脊一陣寒顫。他知道普賢的事!可是他怎麼知道的?為什麼?



「她是有夫之婦,當然。」

在錯愕之餘仍聽的出他語調所帶的不屑和近乎氣憤的意味。以及這簡短的話語中所帶的譴責之意。



「你說什麼?」楊戩不敢相信的注視著他。



「那就是有婦之夫了。我指的是,你的情人。」伏羲陰冷的說,明顯的誤解了他的反應。「不難猜想出來。你一個人住,顯然精神緊張、焦慮、情緒不穩。況且太乙說,你大多晚上出去。」



他以為他跟一個有婦之夫有染!?楊戩極感震驚,他怎麼…



「顯然他並不富裕,不然你就不會想找一個房客。你難道不曾想過對你自己造成的後果?他絕不會為你離開他的妻子。」

楊戩無法相信他所聽到的,然而最令他感到驚訝的是,他不但沒否認他所說的,反而聽到自己辛辣的回答道:「既然你那麼明顯的不以為然,你顯然不會想要住在這裡。」

「我可能不想,但我沒有多少選擇。如果你認為可以的話,我明天就般進來。我準備預付三個月的房租。」 

楊戩正準備說自己已改變心意,但又突然停了下來。預付三個月的房租?他迅速的心算一下,驚愕的發現那是一筆滿大的數目。他想要拒絕—但他不能讓自尊妨礙他提供普賢他所能提供的一切照顧。 

他硬是把既不想要也不需要他的錢的話壓下,強迫自己平淡的說:「好,如果你確定的話。」 

「我確定,」伏羲的語氣同樣平淡,一點也不像上午他所聽到的那樣溫暖。他走向他,不知道為什麼,他那像貓一般安閒自在的腳步令他緊張的退到樓梯口。 



楊戩走下樓時感覺一切實在很荒謬,他對他妄下毫無根據且完全錯誤的斷語。他故意選擇不加以糾正……為什麼不糾正呢?是因為他太震驚了?他的行為是出於自我防衛或故意要在他們之間造成敵對? 



這時伏羲已開好支票,楊戩讓他平躺在他們倆人之間的那張桌上。 

當他回過頭,看到時鐘,立即醒悟到,探望普賢又要遲到了。其他一切立刻變得無關緊要。緊張、慌亂的表情出現在他臉上,他快速說道:「我得出去了。我…」 



「多麼專情奉獻的情人!!」他用十足嘲諷的語氣說。「他是不是也一樣?我在想,你有沒有想過他的家人—他從他們那偷時間來陪你,你有沒有為他設身處地想過?有沒有?」 



楊戩憤怒地把支票拿起來遞給他,聲音顫抖的說:「你不用住在這裡。」 

「不幸的是,我不得不。」伏羲簡短的告訴他。「這附近寄宿的地方不好找。」他無視於楊戩伸出的手和那張支票,走向門去。「明天晚上見了…七點合適嗎?」 



七點是探病開始的時間。他搖頭,迅速說道:「六點比較好,或是晚一點…十點左右怎樣?」 



他雙眉一揚,尖酸的說:「他花那麼多時間跟你在一起,是嗎?他太太不是聖人就是傻瓜…」 



楊戩太過擔心誤了去探望普賢的時間,不想浪費時間做任何回答,只是走向後門,為他開門。 



當伏羲走向他時楊戩本能的避免與他作任何身體或是衣服的接觸。當他走到他身邊時,停下腳步,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會。楊戩發現凝視著他的那雙眸子由棕色變濃變黑變成望不見的潭水,潭水一紋不波,像是立意映照出他的思潮,他突地不安。

「他太太也不是一個人在受苦,對吧?」伏羲平靜的說。「我永遠無法了解像你這種人,浪費那麼多精力在這麼沒有價值的目標上。」



「你懂什麼!?」楊戩向他挑戰,雖然理智上極欲擺脫他,卻又向自我防備的衝動屈服。

「懂很多。我父親跟我母親離婚,就是因為情人一個接一個不斷。他最後娶了其中一位。我在成長過程中極度痛恨那些人,最後我了解到該恨的人是我父親。」

他眼裡有著掩不住的厭惡,「那些人正如我們一樣,是他的犧牲品。」



他平靜的自白讓楊戩無言以對。伏羲話鋒一落,掉頭就走。繞過屋角,走向停在前門的車子。

 

∼待續∼

  

by kuei 

  

--------------------------------- 

〔後話〕

有不合理之處請見諒…呵呵呵……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