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回眸》—Palpitation—

※ ※ ※ ※ ※ ※ 

 

「啊!好熱!熱死我了!」

自汽車駛進群山環繞的盆地後,溫度直往上升,蟬玉就沒停止過抱怨。

天化只專心開著車,偶爾伸手擦去臉上冒出的汗珠。

 

太公望坐在靠窗的角落裡,不大明白只差了十幾公里路,氣溫竟有那麼大的差別。

早晨醒來的時候,溫度低得他加上一件外衣還覺得涼意襲人。

但一駛進這盆地,炎陽當空,連風都沒有,無怪蟬玉吃不消。

他搖下兩邊的車窗,頭探出窗外。陣陣溫熱的風輕拂過臉頰,嘆了口氣,忽然覺得輕鬆起來。

畢竟今天是難得可以放鬆的日子,而且是夏天。

 

「天化,向左轉!」

隨著蟬玉的大叫,車身急速傾斜。太公望猛然驚醒,睜眼首先閃入眼中的是一個藍髮少年的背影。

還不及驚訝,那背影已轉過頭來。一雙淡紫色閃著奇異光采的眼睛向他望來,

他無法逃避的接受那眼神中洋溢的笑意,那是一雙會笑的眼睛。

頓時他迷失在那深邃的眼睛裡。

片刻,他才急忙將因車子急轉而落下的背包擺回原位。再抬頭,那身影驟然消失在視線外。

四處張望,才發覺已處在完全不同的環境。週遭都是綠蔭,

是這片沁心的綠意把熱氣一下驅盡了嗎?

 

「蟬玉,為什麼你要突然叫我左轉呢?」天化語氣中責備的成分甚重。

「我好像看見旅館的箭頭指向左邊。」蟬玉聲音並非理直氣壯的。

「你要知道剛才那男孩子腳踏車騎慢點,我們就可能撞倒他了。」天化心有餘悸的說。

「我只是想幫忙…」蟬玉囁嚅道。

她向他望過去,天化毫無表情的注視著前面的道路,沒有眨一下眼皮。

「對不起…」蟬玉有些沮喪的低聲說道。

天化一面留神尋路,一面卻注意到她不尋常的反應。

他側頭望她一眼,才說:「下次留意點吧!」

 

太公望的目光由車外的青山綠水轉向他兩位朋友身上。

想起當初湊合他們的時候,兩個一般的固執和衝動,

讓他著實費了好大的勁,現在想起不禁暗暗好笑。

車子沿著綠蔭蓋頂的單行道轉一個彎,向右岔去幾條黃土道路,

緊接著的草地上有亂石砌成的人行道,還有一些清新悅目的花草散落處處。

 

他們到平屋登記時,帳台後的管理人說:幸虧他們三個月前就預定了房間,因為客人已經

超過可以容納的上限。遲來的客人只有屈居在帳棚中,因為八月正是最忙碌的季節。

 

拎著行李,三個人終於在林邊的角落找到〈347〉號小木屋。

推門入房,裡面只有三張單人床,一張藤椅,和一個沒漆過的棕色木櫃。

地方小的三個人進來就沒法轉身了。

 

傍晚時分,三人先後去公共浴池淋浴,換上一身輕便的服裝後,三人一同走向餐廳去吃晚飯。

天化和蟬玉與同桌的夫婦聊的很投機,飯後那對夫婦邀他們一道去酒吧喝杯酒,聊聊天。

天化望向蟬玉,她甜甜一笑,天化立刻高興的答應了。

而太公望禮貌的向那對夫婦道謝,他說他情願獨自去散步。

「那我們在這裡等你。」蟬玉微笑道。

 

他無意的漫步著,略一張望,樹林盡處突起一道提樣的小丘。他好奇的走過去,

沿著小丘往上爬,低著頭開始小心地找路往上走,一抬頭,發現一株十分突出的

大樹立在他頭頂。針尖一樣的葉子,傘般的形狀。斜陽映在層層疊疊的樹葉裡,

孕育出一抹獨有的楓紅。

太公望趕忙奔了上去,一手抱住這奇妙的傘底的樹幹,舉頭他才望見這大樹的另一片天地。

他一下子叫出聲來,順著斜斜的山坡向下狂奔。

清涼的溪水飛濺到他腿上,他開心的笑了,他笑出聲音。然後靜下來聽山間傳來自己的笑聲。

他拂落衣服上的水珠,學松鼠跳躍著尋找松子,尋到的卻是個松果。

他松果浸入水中,猛地把它提起。水由孔中四散,在水面上形成一個個漣漪。

直到倦了,他放下那隻多孔的松果,才發現落日已去。

他眷戀的望著那隻松果順著水流去,漫步踢著石子走上波頂。

 

突然一股不安的感覺在心頭閃過,太公望並沒有聽見聲音,但知道有人在附近。

抬起頭,他望見傘形樹下有一抹人影,沒有看清,但他已知是那帶笑眼眸的主人了。

他心頭控制不住的狂跳起來,停下腳步,他很想定定的看他一眼。

就在一瞥之間,他無法忽視那雙一雙攝人的眼神,直直望透他的心屝。

太公望混亂的想著:「他什麼時候來的呢?他一直看著我嗎?」

他急急的奔下小丘,一口氣跑到平屋廊下,還沒站定就聽到蟬玉的聲音了。

「我們正要去找你呢,你跑哪去啦!」太公望沒回答,只是杵在那楞楞的想著剛才的事。

 

 

山間鳥啼驚破太公望的沉眠,他翻身坐起,才發現屋中只剩他一人。

他萬分不解的披衣下床,看見門上貼著一張白色紙條,上面是天化的筆跡:

『四處逛逛!天化、蟬玉留』紙末還畫了縮小版的兩個人頭。

 

太公望悠哉的大略梳洗了一下,吃早餐去了。

早餐是自助式的,太公望去的時候,餐廳正排了一條長龍。許多不同的面孔都是陌生的,

他心想不妨看看昨晚一起聊天的夫婦在不在,而他目光搜索的竟是那張似曾相識的面孔

和那雙會笑的眼睛。

 

從餐廳,到園中,到廊下,到林間……他不停的叮屬自己是無意的。

直到失望一層層壓向他時,他開始為這份無意氣惱了。

 

他靈機一動想到了腳踏車,初次見面的時候,他不正騎在腳踏車上嗎?

他大步跑向出租腳踏車的地方,一排排腳踏車整齊的並列著。

但是,沒有那個身影,沒有會笑的眼睛,他有點賭氣似的跑去租一輛,

順著一條濃印夾道的小路,獨自騎去。

 

午餐後,天化和蟬玉因起身過早,兩人一同回房休息。

太公望有些手足無措,不知做什麼好。他有種新奇的不安,從一大早就像這樣,無法定下心來。

 

於是,他讓自己隨著目光所及之處探尋,他探尋的目光落在室內,許多帶笑的面孔望回他,

他沒有停留。他的目光探尋的落在室外,更多帶笑的面孔回視他。這,那,他都沒有停留下來。

他要探尋的只是一雙會笑的眼睛。

 

太公望若有所思的朝向一排排小木屋後的林間走去。

一走進樹林中,他的心情突然開朗起來,他一個人去尋求昨天黃昏的發現,那一度屬於他的天地。

只是一度,因為他沒忘記傘形樹下的那個人。這裡也是他的發現?

他一定會來這裡,那麼,一整天費心的找尋不是多餘的嗎?

 

爬上小丘的片刻,他的心開始狂跳起來,他在哪裡?仍站在傘形樹下?

或者是溪水旁邊?或是岩石上面?

太公望的心跳一點一點的慢了下來,慢的好像停頓下來了。

他當然不在!!

一切都是偶然,一切都是他的想像,他根本不曾發現,根本沒有注意過他,

也根本不記得這個地方。

也許,他已經下山了。那麼,現在不會,而且永遠不會再見到他。

 

他賭氣的走進漸涼的溪水中,彎下身,用力拍擊清澈的泉水,任憑水花飛濺沾濕他滿身滿臉,

直到所有的怨氣都在浪花中流去,才脫力的倒在近水的那塊岩石上。

 

猛一抬頭,他竟站在那裡,真的是他,就站在岸旁,那麼近。他正靜靜的望著他,

依然在笑,只是不只用他那令人心動的眼睛,在太公望朝他回望的片刻,

一抹放縱開朗的笑綻開在他唇間。

太公望不禁開心的笑了!

 

by Kuei

******************************************************************************

好......好清純ㄋㄚ!是王道的喔!聲明一下!

楊戩從頭到尾連名字都沒出現!

喔~呵呵呵~~~~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在得意啥的Kuei......>O<)


秋水轉載聲明:此篇配對已經由Kuei殿來信由王道改為逆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