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聞普之章 (6)

※ ※ ※ ※ ※ ※ ※ ※ ※ ※ 



過了午時,聞仲終於回來了。
「你離開吧!」他說出了令人訝異的話語。
--這是在王家陵寢中所得最後結論嗎?

這樣也好。
普賢收拾行囊,準備離去。

臨走時,去書房看了正在工作的聞仲一眼。
他們也許不該這樣結束。

那,要該怎麼結束?
普賢不曉得。

回去太學,他照樣做著一個不問世事的學者。
一邊等待著太乙師兄的消息。

※※※

太乙回來了。
「太乙師兄,小望呢!?」
這是普賢趕到乾元酒樓的第一句話。
「普賢?唉∼∼讓我先喝杯茶嘛!」
「小.望.呢!?」
「他走啦!」
「什麼!?」
「我說,他繼續去尋找老子了。」

太乙女媧墓中的情形說了一遍:
「…後來,幸好有九龍島四聖來救我們。」
「九龍島四聖?」
「就是死忠於聞太師的那四位道士嘛!」
「他們的法寶很厲害喔!我是很想研究一番啦∼∼」
「啊!我得要送禮給聞太師才行!普賢,你看送他『天青』怎樣?」

聞仲派人?
「為什麼…?」他不是很討厭小望嗎?
普賢想起聞仲每次提到太公望時那不悅的表情。
普賢覺得自已有必要去太師府一趟了。

太師府:

「這是師兄的謝禮,答謝太師救命之恩。」
「何謝之有?」聞仲挑起一邊眉毛:
「我只是以國家立場考慮決定派出四聖。」
以個人立場,他早就一鞭將太公望斃了。

「真的很感謝你…仲。」普賢的手指觸到聞仲的臉頰。
「謝謝你…保護了我最珍惜的人。」

「不要謝我。」聞仲拂開他的手指。
普賢嘴角彎起嫵媚的弧度:「那…這樣謝如何?」
他的手滑進聞仲的衣襟裡…


他在找理由。
找能跟他一起的理由。
被他擁抱,只是尋求答案。

--其實答案再明顯不過了。
他自己的瘋狂就是答案。

「--你在想什麼?」聞仲問。
「你想我在想什麼?仲…我只是喜歡與你做愛罷了…」普賢邪媚的說。
他能給聞仲的只有身體的歡愉吧…

※※※

太公望回來了。
帶回一個與他相似的外甥女--邑姜。
「小望…你回來了。」
「小賢…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太公望,不要聊天了,你有一堆工作沒做呢!」
個頭嬌小的邑姜在府內忙進忙出的。

「啊∼∼等一下啦!」
普賢笑了:「小望,看來邑姜只是面孔長得像你。」
「我帶回了女周公旦。」太公望喃語。


「小賢,你與太師…」
綠樹剪成的陽光撒在太公望的暗紅髮絲上。
「小望你聽說了?」
「嗯…小賢,我一直沒告訴你;我知道你的心意。」
「任性的我,知道你的心意,卻沒做回應,讓你追著我跑。」
「因為那時我很喜歡那時的生活,你一直在我身邊微笑的的日子。而不願改變。」

「小望,我不在意…」
「夠了,小賢,你應該自由了。」
「我聽太乙說你和聞仲的事--我很訝異--你的想法,小賢。」
「為什麼要覺得自已很髒呢?你是我看過最純潔的人了。」
「你太溫柔,以致你經常傷害自已而不自知。」

「人,有時是可以愛著二個人的。」
「除了在旁陪伴我以外,你應該還有其他的道路…」

「小望,你不需要我的陪伴嗎?」
「小賢,你應該知道,我們永遠不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我們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小望…我也是這樣想的。」普賢硬扯出一個微笑。
「不要欺騙你自已。」太公望深思道。


欺騙自已…
小望覺得他在欺騙自已嗎?
也許吧…
騙得太久,連最真實的心情都沒發現。

他一直不斷的告誡自已:不要偏離了情感的道路。
壓抑--
其實他一直都曉得的。
或許,他該去見聞仲一次。


稍一失神,紙上就有了墨色污點。
聞仲苦笑。笑自已的心神不寧。

太公望回來了,是他心神不寧的原因。
想到普賢的笑容,他就更無法冷靜。

「仲。」如皎月般潔白的手阻止他的工作;普賢清明得一如皎月。
「你為何要來?太公望不是回來了嗎?」

「我最喜歡的人是小望。」
「仲,你在意嗎?」
「普賢,無論我在不在意,都跟你無關。不是嗎!?」
他是來做什麼的!?來逗弄他的嗎!?

「我喜歡你,仲。」
「你在意嗎?我的心有一半在你身上。」
聞仲瞪向他:「普賢,你是在愚弄我嗎?」
「仲!」普賢喊道:
「請你也告訴我!你是不是跟我有同樣的心情!」

「我的心情!?」聞仲抓住普賢的手:
「讓我告訴你吧!我想獨佔你。你的身體、你的靈魂!」
他緊抱住普賢:
「你每次都在提醒我,我無法擁有完全擁有你!」
「我只是你洩慾的對象!」
「我應該停止擁抱你,卻做不到。因你是何等誘人!」
「發覺自已的悲慘,恨自已的意志不堅,緊抱住一個不愛自已的人是何等悲慘啊呀!」
「而你卻在逼問我愛不愛你!?該死的!你在愚弄我!!」

「仲…」普賢也緊抱住聞仲。
「…很高興知道了你的心,仲。」
「…這段日子我也很迷惘。」
「明明是愛著望的,卻受你引誘。」
「在你懷裡感到無比的快樂。」

「本來以為,我依戀的只是仲的肉體…」
「可是不是,被趙總管擁抱時,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仲…對我而言是特別的…」

「…太公望呢?」

「--望跟你不一樣啊!仲。」
普賢笑了,這個聞太師竟像個孩子般,執拗的逼問自己和望在他心中的份量。
「望在我的心裡,永遠佔有一席之地…你暸解嗎?仲。」
「我和望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仲,我會待在你的身邊--假如你要的話。」

「你…是愛著我的嗎?」
果然像個孩子。普賢笑了:
「我要用我的全部來愛你,我的肉體,我的心。」
「我要待在你身邊,直到你厭倦我為止。」

「厭倦你?」聞仲親吻他:「等到世界毀滅吧!」
普賢回吻聞仲,他和這位高傲男子互相承諾了白首偕老的誓約了。

※※※

普賢回想結束。
和聞仲在一起,他從末後悔。
小望不需要他,但聞仲需要。
他知道聞仲的心。

「仲…你別擔心了,我的心意你不知道?」他依著聞仲,笑道。
「普賢…」聞仲嘆息,也許是他太多疑了吧…

「大人,左丞相來訪!」張奎打斷兩人的親密時間。
「太公望…!」聞仲在太公望出現時,把普賢緊摟在懷中。

太公望好玩的一笑。
「小賢…聞太師,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所以我遲遲末來拜訪」

哼的一聲,聞仲希望他永遠不要出現。

「小賢,邑姜似乎誤會了,我們只是一對很好、很好的朋友。你說是吧!」
普賢與太公望相視一笑:「這是當然的。小望。」普賢感覺在他腰上的大手捏緊了。

--似乎很好玩。
太公望的眼神如此說道。
--別逗聞仲了,很危險的…
普賢也用眼神這樣告訴他。

「小賢,你終於找到新的道路了。」
「小望,你覺得這樣好嗎?」
「你獲得幸福了,這樣當然好啊!」
「聞仲能給你我不能給你的情感…」
「太師,小賢就拜託你了!」

太公望說完,像一陣微風,緩慢而流暢的走了。

「新的道路…」聞仲喃語。
「嗯,我愛上了你,所以我的人生有新的可能--小望是這麼說的。」
「是嗎…那我也是一樣…」


聞仲做過一個夢。
他夢見了朱妃。
「朱妃…」
他的好友、勁敵、姐姐、師長,以及…初戀的女子。

--好久不見了,聞仲。
朱妃在河的對岸微笑。
--我一直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能和你道別的時候。

「朱妃…我其實…我那時是愛著你的!」
聞仲說出他很早以前就該說的話。

--我知道。
朱妃依舊微笑。
--誠實的面對自已的心,會使世界更加廣大。
--再見了,聞仲。

朱妃登上小船,河水將她載走了。

「再見了…」

他的好友、勁敵、姐姐、師長,以及…初戀的女子。


「遇見你,也讓我看見了另一條不同的道路…」
聞仲對普賢如此說道。
「我也亦然。」普賢笑了,那是個很美的笑容…

※※※

太公望回到家中,就聽見了邑姜的急步聲。
「太公望,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邑姜正經的說。
「喔,什麼事?」
「我受右丞相周公旦大人所託,成為姬發王爺的秘書了。」
「喔∼∼^^」
好消息那!邑姜跑去管那個糊塗王爺的話,他不就自由了嗎!?

「所以,我拜託周公旦大人幫我找個代替我職務的人。」
邑姜一句話又讓太公望的希望之火熄滅。
「進來吧!」

出現一個藍髮紫眸,年約二十上下的俊美青年。
「左丞相大人,您好,我是楊戩。」
他的微笑很美,足以讓人停止呼吸。

太公望打量著這名美青年。
--再怎麼說,他看起來要比邑姜好應付多了。
--啊…自由的日子即將回來了…^^
他向楊戩伸出手:
「我是太公望,楊戩,請多多指教。」

「是的,左丞相大人…」
青年清亮的紫眸直視他時,太公望竟然心悸了一下--


路--是怎樣?又是一條蜿蜒崎嶇的路嗎--…

※※※

螢火蟲的蟲言蟲語:
聞普之章完結了。
容子大人,蟲蟲感謝您的鼓勵。
不過原本就只打算寫到這的。(蟲蟲文筆不好,編不下去了。)

講到聞普…
其實漫畫中的證據很少。(只有一個名場…算是吧!)

那個名場中,我喜歡上了太師大人^^
看到不知死活的普賢,本來想一鞭將他斃了,
可是看到了普賢身上的寄生法寶時,
就耐著性子聽普賢講話了。
那是一種對弱者的憐憫。
雖然有點偽善,但我喜歡這樣的太師。

普賢和太師的共通點
在於他們對某樣事物都抱有絕對性的愛。
可是,這樣的愛沒有什麼未來性。
(聞仲愛著朱妃,普賢為太公望犧牲生命)

「假如…能獲得幸福就好了!」
基於這種心態,我寫了聞普之章。(很一廂情願的想法啦∼∼)

再載入後記:
嗯……寫完這篇後,蟲蟲才被人注意到…才有人留言鼓勵蟲蟲的…
雖然很高興,不過心情也是有點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