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記得

※ ※ ※ ※ ※

夜,沉沉;聲,悄悄。
今宵無月,亦無風,飄然是一朵落花的姿態,輕輕。

庭院裡,獨自臥睡著一名男子。
倚著廊柱,他淺淺地陷入夢中,夢中,一如寂靜的天地,無波。

只剩那迴廊上還懸著光亮的油燈,兀自醒著。

─────────

當最後一絲火光於寂靜中被撲滅時。
是誰,緩步而來。

風波迎面湧上,有些微涼的觸感..輕輕將人由夢中的臂彎中拉起。
於是他緩緩地睜開雙眼,醒來。

「是你。」方起身,湛藍的長髮便順勢滑下。

來人不語,輕掬起一撮青絲,投他一抹微笑,有些慵懶地。

『是我。』

今夜,微微起風。

─────────

聞言,紫色的眼中閃過一絲笑意。是啊..除了那個人之外,還會有誰?

走向迴廊,取下已熄滅的燈,他打起火折,想要點亮黑暗。
誰料還未碰著燈芯,一陣風便旋了來,悄然捻熄了那一點溫暖。

皺了皺眉,往黑暗中某一定點望去。
儘管他看不見那人的面容,卻可描摹出那人唇畔微揚的弧度。

有些無可奈何,於是放下燈,向沉沉的夜色中走去。

─────────

黑暗中,沒有貼身的接觸,他無法感受到那人真實的溫度。
黑暗中,也沒有一絲光亮,他無法準確地勾勒那人的臉龐。

但是他並不是因為什麼可以具體形容的現象,才能知道那人的存在。

於是在眼眸未展之時,最先溢出的,是他臉上一抹不易察覺的笑。
因為他知道,是那個人,翩然來到。

─────────

『你是誰?』
「我是楊戩。」

『那..我是誰?』
「...」
「我不知道。」

來人唇畔微揚,『我也不知道。』

─────────

夜裡,一片幽暗。盞火已熄,還留一縷餘溫。

『有人說,你該恨我。』
「是嗎?我該恨你?」

『可也有人說你是愛我的。』
「是嗎?我為什麼要愛你呢?」

『你想呢?』
「這..可把我問倒了。」

─────────

平鋪於身前的,是沉默;
沉默之外,是歲月,是光陰,不斷地向前行去。

『楊戩..我想聽你彈琴..』

那人,於夜底開了口。

於是他便自房裡移來了一把琴,一把已成記憶的琴。
琴身上,還帶有一點斑駁。

─────────

緩緩地放平了琴身,還沒撥弦,第一個音便悠然自夜裡響了起。

柔柔地,輕輕地..



我來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我輕輕地唱 你慢慢地和

是否你還記得 過去的夢想
那充滿希望燦爛的歲月

你我為了理想 歷盡了艱苦
我們曾經哭泣 也曾共同歡樂

但願你曾記得 永遠地記得
我們曾經擁有閃亮的日子


<*>
─────────

輕輕迴身,笑問道:

『你還記得吧。』

「嗯。」

柔柔地,他也綻開了個笑。

風起,輕輕掠過七弦;
那把至始至終都不曾發聲的琴,於此時,微微地顫動了一下。

─────────

若你執意問我那一則像夢一樣的傳說
很抱歉,我無法回答你
因為那一首歌,並沒有用曲譜記載下來

而那一夜,那一把琴,還有那一陣輕風
你就更不用再問我了
因為當我醒來時,連是夢非夢,我都不記得了

==================================
<*> 閃亮的日子/作詞:羅大佑/作曲:羅大佑


_________________
<Re: 記得 by 翎>



無法說明心中的感覺……「什麼都不說,也代表什麼都說了」,大概就是這樣吧。

是誰說過的呢?無絃琴乍看之下是什麼也彈不出來的,但同時它也能彈出所有心中所有的旋律來……甚至不止是旋律,還包括細微的磨擦、呼吸、崩壞的細緻,和沉積的輕悄……琴非琴,音非音,記憶不是記憶,夢也不是夢……無聲亦自有一種節奏,把所有握在手中的放掉,同時也是最完整的擁有。

沒什麼好說的了。不去關注,也許正是最大的自由……這是讀過幾遍後(原諒我的理解力差^^b),最後的想法和微笑^^ 

_________________
<Re: 配對:楊.伏or楊.太(無內文) by 竹里>



看完之後有些惆悵的感覺.....
也不知該怎麼去形容心中有些想哭又覺得這樣也好的感覺所為何來.....
只是覺得記得不記得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過去的已然過去,人雖在,卻是熟悉又陌生,
不是曾愛過的人,也不是曾恨過的人....

我還是沉下去繼續潛水吧(泣)....



_________________
<Re: 配對:楊.伏or楊.太(無內文) by 莫名>


關於這篇文章..其實一直是莫名很想寫的一篇文章..

一篇用另外一種角度來看楊戩與太公望or是楊戩與伏羲的文章..

莫名有時會想..

其實在太公望變成伏羲之後..
關於楊戩與太公望的故事..就已經是一個無言的結束了..
即使我們怎樣去揣度..怎樣去為他們做一個注解..
都好像也不能夠再多說些什麼..
因為雲已淡..風已清..再怎樣去拼湊..都好像就只能這樣了..

但是..我們依然會這樣去做..
因為我們不捨..不捨的放手..所以會想要為他們做一個完整的句點..
不管是分離或是再續..至少..不會是斷了線的風箏..留下了長長的絲線..任彼端的紙鳶..消失無蹤..
莫名想..這是我們的私心吧

然而..

若有朝一日..我們處身於他們角色們的角度..
會不會又是另一種風景?

也許對於分離..對於愛恨..於他們..都已經是過去了..
就像接受朝陽升..朝陽落一樣..
像兩條線在交會之後..各往各的前程..無限地延展..

然後發現..
關於他們的愛恨..其實是來自於我們的愛恨..
放不下的..其實是我們..

笑..

於是莫名寫了這一篇文..

一篇不探楊戩與太公望的"之後"的文..

因為未來..是那的遠..那樣的漫無邊際..
之於他們..也是無從解答的謎..無從掌握的..

但是這樣並不是說..沒有什麼可以被留下來的..

他們還有過去..還有那些曾經的悲喜..在他們的心中..
也許那就夠了..

如果聚散是無常的..但至少他們相遇了..
只不過是後來分開了..

也許並不夠完整..但並不是"無"..

所以記得..就好..
就算不記得..也只是想不起來..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