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聞普之章 (2) 聞普 有H

※ ※ ※ ※ ※ ※ ※ ※ ※ ※ 


幾個星期後…
普賢手裡抱著一大堆資料,危機重重的向他的研究室走。
一個不穩,普賢往前跌去--聞仲穩住他的肩膀,另一隻手接過他懷裡的資料。
「啊,太師,卑職失禮了…」
「去那?」
「研究室…」
「走吧!」
「太師,不用了…」普賢微弱的拒絕…不過聞仲根本沒聽。
無奈,普賢只好跑步跟上。

--的確是世間難尋的麗人。
聞仲瞧著他,心裡想道。
纖細如女子的容貌,細瘦優雅的身段,透著一種清純、引人犯罪的誘惑氣質。
那時,沾滿淫賊之血的他,雖然兩眼無神,衣著殘破,但還是美得震撼。


--「沒事吧?」那時,他問。
--「我沒有事…謝謝。」虛弱但堅定的聲音。


辨完了淫賊之事,聞仲向好友黃飛虎探問普賢的來歷:
「你說普賢學士?知道啊!他是太公望的好友。」
太公望和普賢同樣受教於一位仙人--元始天尊。
先王在世時,聽聞太公望賢明而請他入京,普賢也隨太公望來京城。

…為什麼?聞仲不禁猜測:
詭譎多變的宮廷不適合這個過於純真的學者。
為了一同長大的師兄弟,有必要嗎?


「那天的事…有再發生嗎?」
普賢搖頭:「沒有,太師不必擔心。」
「太學太陰暗了,要隨我去太師府嗎?」
再搖頭,「卑職待在這很好。」
發生了那種事還叫「很好」?聞仲不禁生氣。
普賢見聞仲不悅,辯白道:
「卑職喜歡在太學研究學問,不適合太師府那種繁忙之所,請太師見諒。」
這倒也是,聞仲想道,就不再勉強了。

--「有事的話,叫我無妨。」
--「那,卑職先謝過太師了。」

「喂,聞仲!」黃飛虎叫住他們:
「晚上去喝一杯怎樣?學士也在?一塊去吧!唔…就去你師兄開的那家吧!」
「這怎麼…」好意思呢?
普賢想婉拒,黃飛虎卻走遠了,以百公尺走十秒的速度離去///bb。

「乾元酒樓」的旗子在風中飄揚,二樓上座裡,酒館主人正在款待貴客,即是聞仲一行人。
「太師、將軍,草民敬你們一杯。」
太乙溫文微笑,看來是弱冠之年,很難想像他是京城名酒樓:「乾元酒樓」的老闆。
「太乙,這酒真好喝,你新釀的?」
「是的,草民給它起了個名字:天青。」
「好喝!」黃飛虎直爽讚道。
聞仲苦笑:「飛虎,這酒還有其他幾味,你不嚐就喝下肚,豈不糟踏美酒?」
「太師嚐得出來?」
「這酒,香郁清雅,像縹遠青天…」
「又帶有點澀味,像細雨…」普賢接口。
「唉…太師和師弟嚐得出來?遇到知音,也不負我釀酒本意了…」太乙嘆息。


--天青,天空之藍,縹遠又帶點淡淡悲傷的藍…
普賢嘆息,他也不是不知道太乙師兄心中的悲傷…


「喂,你們別說些難懂的話啊!」黃飛虎抱怨:「對了,聞仲,我今天找你喝酒,是為了--」
「是天化的事,對吧?」不愧是多年好友。
「天化公子怎麼了?」太乙問道。
「那渾小子!講到他我就生氣!」黃飛虎忍不住發火:「他跟我吵架,早上起來就只剩下一張紙:說他要去外面看一看--都幾個月了!也不想想他是黃家長子!」
「天化公子血氣方剛,他不久就會回來的。」
「飛虎,我想你無須擔心。」聞仲道:
「天化雖好鬥,但腦筋還算清楚,我想他不會有事。」
「真是這樣就好了。」飛虎喃喃道。


--「太乙師兄曾有一段苦戀…也許現在還是一樣…」
子時,聞仲和普賢先將爛醉如泥的黃飛虎抬回武成王府後,普賢坐在聞仲的馬車上,馬車朝著太學的向奔去。
「太師能嚐出酒中真意,想必也是傷心人…」
望著普賢微紅晶瑩的膚色,聞仲想起一個女子:

朱妃。

「是啊!在我還很年輕的時候…」
她那優雅,充滿著生命力的容姿。現在也是黃土一堆了…

「太師也是痴心人…」
「你也是吧!你對左丞相…」
「我不知道。」普賢輕笑:「但我知道,他對我很重要…」

這個人…聞仲嘆息,他彷佛看見了過去的自已,不懂得如何愛人,只能以長久的守候表達自已的思念…
他對他的憐惜也是為此吧!
「別太勉強自已,其實…一定有別的生活方式…別的道路。」
不要選擇這種得不到回應的愛人方式。

「不會的,我從沒有…」普賢輕柔的笑容消失--睡倒了。
這刻,普賢的宿舍也到了,聞仲抱他進去。
普賢的身子非常輕軟,抱在懷裡,好像抱著一堆雲似的,難以想像的觸感。
甚至,還有種淡淡的香味,若有似無的刺激聞仲的嗅覺。
他的廂房非常樸素,只有一些家具,和幾本物理學的書。
「小望…」落下一顆淚珠,滴在聞仲手心之中…
「你真的…快樂嗎?」
聞仲盯著那淚珠半晌,最後抹去。

今天,聞仲去拜訪龍吉公主。
據說,先王的妹妹和仙人生下了她,她是位擁有仙人血統的聖女。
她是位體弱多病,不適合待在這污濁塵世的美麗公主
「公主身體安好?」
「託太師之福。」龍吉纖纖玉指端起茶杯。
「太師遠征北而凱旋歸來,對將來可有打算?」
「公主意思是指…?」
「立業以成,接下來就是成家了。」
聞仲苦笑:「不勞公主費心。」
「是皇上的意思。」絕美容顏上浮起淡淡微笑。
 
聞仲感覺狼狽,天下太平啊!皇上才有閒情逸緻為他作媒。
「我無意娶妻。公主就代我回絕皇上的美意吧!」聞仲正經的拒絕。

不過,所謂的皇室貴族,都是任性之至的,不容別人拒絕他們的「美意」
「大人,大人!」一進太師府,聞仲的有力助手--張奎急急忙忙的。
「什麼事?」聞仲轉身,張奎做事快又有效率。唯一的缺點就是太毛躁了。
「皇上…趙公明…」張奎上接不接不氣的。
「趙公明?」那個噁心的大內總管找他何事?聞仲踏入正廳--

「日安∼∼聞仲∼∼」正廳已被趙公明裝演成歐洲風味,金光閃閃了。
「趙公明…你在我家做什麼!」禁鞭一掃,將屋內器具破壞殆盡。
「oh∼∼聞仲∼∼你依然是個不懂美為何物的男子啊!∼∼」
「廢話少說,你找我做什麼!?」

嘩啦啦∼∼一堆文件淹沒了聞仲。
「這是相親照片,我苦心收集而來的喔!還有我三位妹妹的玉照∼∼」趙公明拿出一個長方形的金相框,上面擺著三張不堪入目的「美女」相片。
「身為哥哥,我也很捨不得啦∼∼」趙公明用絲巾拭淚。

聞仲頭痛。遇上趙公明,這次他很難脫身了…

※※※

螢火蟲的蟲言蟲語:
嗯∼∼下面的劇情,本來是要寫在第二回的,不過還是分段寫吧!
(旁:明明是在偷懶…)
這回沒寫什麼,下一回蟲蟲會努力寫到重點的!(什麼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