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聞普之章 (1) 聞普 有H

※ ※ ※ ※ ※ ※ ※ ※ ※ ※ 


「你為什麼離開了太公望?」邑姜叉腰質問。
普賢學士用一種無辜又無奈的眼神看她,很少人看到這種眼神能不心軟的。
「我不能和他在一起。」輕輕淡淡的語氣。
-心中的萬般無奈,又有誰知道?

「普賢。」聞仲從後面擁住他細瘦的身子:「不需要對這女孩解釋什麼的。」
銳利藍眸往邑姜臉上一掃,邑姜不禁打了個冷顫:
好可怕的人!
「太公望的外甥女,妳不需要知道太公望和普賢和我的事,我們的事,我會去解決。」
話說的得很明白:邑姜雖然性子倔,也懂得知難而退:「好!我叫太公望來問!」倖倖然的走了。

邑姜一跨出正廳,聞仲立刻低頭吻住普賢的唇:
「唔…」面對突來的熱吻,普賢花了不少時間才推開他:「別這樣…仲…」
「為什麼!?你還想著他嗎?」
「不是的…」普賢閉了閉眼睛,「讓我靜一靜,好嗎?」
聞仲放開了他,「普賢…你後悔了嗎?」
普賢微笑:「別那麼擔心…仲…我不是已承諾過了嗎?」
他撫著愛人英挺的五管,普賢憶起他們的初遇…
這要從太公望身上開始講起:

※※※

一年多前:
「小賢。」太公望來他所執教的太學。
「恭喜榮升左丞相,太公望大人。」普賢行禮。
「行了!你別取笑我了。小賢。」太公望笑著,
「咱們是一塊長大的,你還是稱我為『小望』吧!」
「是,小望大人!」普賢笑道。


兩人在溪邊釣魚,桃花盛開,將溪水染成一片粉紅。
「小賢,你要繼續做學士嗎?我現在榮居高位,可以調給你一個肥缺。」
「不了,小望,我喜歡現在的研究工作。」
「真沒野心的人。」
普賢微笑不語,他是個學者,不是政治家。
只要在大學做著他所喜愛的物理研究,他就別無所求了。

「…聞太師自北海凱旋歸來了。」
「…嗯?」小望怎會突然提到這個人?
「所以,朝中之事,我可以少做,說不定不用做了!」
「小望原來在想這事啊!」普賢笑道:「小望從以前就只在這種事情上費心思。」
「所以,我想去旅行。」微風吹動釣線,太公望的話就如同風一樣清淡…

「我失散多年的妹妹,有一個孩子聽說在老子那裡…我想接她回來。」
「老子?那位隱世不出的仙人嗎?」
「嗯。雖然路程會很辛苦,不過,我要去尋找老子。」

「是嗎…」想跟你一塊去。
普賢雖想這麼說,但他身體不好,去了只會造成太公望的麻煩。
所以,只能以笑容祝福他。

臨別時:
「小賢,你要多照顧自已啊!」太公望不放心的叮嚀他:
小賢那超越性別的美麗是他擔心的理由。
「我會的。」
「真的,要小心一點。」太公望再叮嚀一句。

太公望所擔心的事在他離去不久後發生:
幾個普賢的同事將他綁住,在太學一間隱密的房間侵犯他:
「皮膚真滑膩,比女人的觸感還好…」
「唔…」眼晴被矇上,雙手被綁住的普賢毫無反抗能力…

「你們在做什麼!?」門扉推開的聲音。
「呃…我們在討論學問…」
「討論學問?哼!」
剎那間,慘叫聲不絕於耳,普賢感覺到溼熱的液體潑到他臉上。
有人為他揭開了眼布,他睜開眼,看見了傢私被破壞殆盡的房間,
自已身上的血紅-那是侵犯他的人的血。


以及…一個金髮男子,一個英氣迫人的男子。
窗外射進的陽光照耀他倨傲的容姿,宛若天神的莊嚴。
那是普賢和聞仲的初次會面。

※※※

螢火蟲的蟲言蟲語:
這篇故事的背景是古代…一個我隨便描寫的古代。
所以,故事中的官名是隨便寫的…
千萬不要問我太公望所當的左丞相是做什麼的,
普賢「學士」為什麼在「太學」任教啊!

快速飛離現場的蟲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