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發姜之章(3) 發姜《完》

※ ※ ※ ※ ※ ※ ※ ※ 


《少女和浪子…?》

邑姜拿著包衣服的包袱,往龍吉公主的府宅方向快步走著。
布包裡的衣服是龍吉公主借她穿的,為了昨夜的桃花宴。
「這衣服,公主是給了妳啦!」龍吉公主的待女-碧雲帶著輕蔑語氣說。
這可帶出邑姜傲骨來了。舅舅太公望的確不富有,沒多餘的錢給邑買衣服,但邑姜並不在意,當然,她並不需要龍吉公主的施捨。
走路不看路,她很快撞上一個人。
「對不起。」她頭都沒抬,繼續走。
「喂∼等一下∼」那人拉住她手臂。
她抬頭,是姬發,那個笨蛋王爺。
「太公望的外甥女,妳要去那?」
「不干你的事。」
「唷-裡頭包的是什麼?」姬發的大手拿走了邑姜的布包。
「衣服?妳那天穿的?」
「向龍吉公主借的。」
「龍吉的?妳不用還她吧!她衣服多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穿不完呢!∼妳沒有像樣點的衣服嗎?」
「不用你管。」邑姜伸手想拿。
姬發挑眉:「的確,跟著少根筋的太公望,妳沒一件漂亮衣服也是可以理解的‥」
「喂-你幹什麼!?」姬發拎著邑姜,將她丟進一間布坊裡:
「幫她挑件漂亮衣服吧!」

「哇!好可愛的女孩!」
「皮膚真好!」
「個頭好嬌小啊!」
邑姜是被男人養大的,所以極缺乏與同性相處的經驗,突然被一堆女人包圍,讓她慌了手腳:「住手!別脫我衣服!不要啊!∼」
「啊∼這茶真好喝。」相對於邑姜的苦難,姬發則是在大廳悠哉悠哉的喝茶。

一刻鐘經過∼∼

內房裡:
「我不要出去,太丟人了!」
「哎呀!很漂亮嘛!」
「可是‥」邑姜被女人們推了出來。
女人們為邑姜梳髻,插上釵飾,穿上綠底繡雲紋的衣裳。清秀可愛,彷彿是天上仙子。
姬發一時看呆了。(──沒想到這個發育不良的小女孩打扮後會是那麼美‥)
「要笑就笑啊!可惡!/////」
「很漂亮。」姬發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呃‥什麼嘛!」邑姜不知所措。
「咱們去遊湖吧!」
「呃?」
「難得妳打扮得那麼美,我就帶妳去玩一天吧!」
「呃!!?」

當邑姜回過神來時,她已經在湖上的一艘小船裡了。
為什麼會跟著他來遊湖?邑姜划著水,疑惑著。
也許是他的笑容吧!他可以使人變得坦率。如舅舅所講的:他不是一個能以常理測度的人。(不過舅舅也不是。)
「啊∼今天天氣真不錯。」姬發划著船。
風和日麗,清風徐徐,邑姜甚至覺得:
如果能永遠與他在一起也不錯,在這春日裡‥‥
啊!她在想什麼!?她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太愚蠢了!她是瘋了嗎?正在她心緒混亂時,姬發叫道:
「妳看那裡!是普賢學士和聞太師耶!」
一個金髮冷傲男子擁著一位淡藍短髮的麗人,狀極親密。


「邑姜,妳好,我是普賢。」溫和沈靜的微笑,是舅舅的朋友:普賢。
舅舅所喜愛的人。
聰敏如她,怎會不知道太公望的心意?她的心底也亦悄悄認定了普賢。
可是現在普賢卻‥!
邑姜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普賢背叛了太公望!


「喂-划船時不能站起來啊!」姬發急叫道-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翻船,兩人都成了落湯雞-^^///bbbb

「哈、哈啾!」姬發揉揉鼻子,「喂,太公望的外甥女,妳看到聞太師和普賢學士需要那麼驚訝嗎?」
已換回原來衣服的邑低頭不語。她心中有著重重怒火。
「太公望很喜歡普賢的…」她險惡地迸出一句話。
「妳說,丞相和學士嗎?」姬發坐在她身邊。
「哎∼∼感情的事,旁人是無法說計麼的∼∼」
「普賢好過份…」邑姜咬唇。她一定要找普賢問個明白。

「啊∼∼大布丁小姐∼∼」一轉眼,姬發又追著可愛的待女跑了。
「這傢伙!」邑姜正想找個東西鎚他時--

「小哥,不得無禮。」嗙!大象腳從天而降,壓住了姬發。周公旦站在大象旁邊。
周公旦轉向邑姜:「妳是太公望的外甥女邑姜嗎?我是周公旦。」
「是的,請多多指教,右丞相大人。」邑姜打量著與舅舅一樣是丞相,也是皇上的二弟的男子。
他看起來似乎比舅舅正經多了。

「小哥的癖好真令人煩惱。」
「是啊!他騷擾過很多女孩子呢!」
「左丞相也沒盡到傅的責任。」
「我知道。」太公望是先王-文王指定的,來教導姬發的傅(老師)。

「啊∼我問過姬發王爺,他要學什麼的,他說他什麼都不想學,只想悠哉悠哉的過日子,所以啦∼我也不用教啦∼」
太公望的回答讓邑姜氣得半死。
文王是個明君,但對兒子教育問題好像不怎用心(竟然找太公望這個懶鬼!) 


周公旦和邑姜相視而笑。
「妳願意幫我看著小哥嗎?」
「樂意之至。」
「救…救我…」姬發仍被壓在象腳下。

※※※

螢火蟲的蟲言蟲語:
終於,發姜之章打完了…
這個故事會繼續寫下去(蟲蟲的秘密野心是寫遍所有的配對《蟲蟲所認可的》)
所以會有下一篇(應該會有吧…)
下一篇的故事是「聞普之章」。(算是預告…)

再補入後記:
嗯∼∼重新看這個作品,發覺:
蟲蟲真是個貪心不足,又沒啥計畫的人。-_-bb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