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楊太新詩--鳶尾花

※ ※ ※ ※ ※ ※ ※

  鳶尾花    席慕蓉

    ──請保持靜默,永遠不要再回答我。

  終究必須離去 這柔媚清朗
  有著微微濕潤的風的春日
  這周遭光亮細緻並且不厭其煩地
  呈現著所有生命過程的世界

  即使把微小的歡悅努力擴大
  把凝神品味著的
  平靜的幸福盡量延長
  那從起點到終點之間
  如謎一般的距離依舊無法丈量
  (這無垠的孤獨啊 這必須的擔負)
  所有的記憶離我並不很遠
  就在我們曾經同行過的苔痕映照靜寂的林間
  可是 有一種不能確知的心情即使是
  尋找到了適當的字句也逐漸無法再駕馭

  到了最後 我之於你
  一如深紫色的鳶尾花之於這個春季
  終究仍要互相背棄

  (而此刻這耽美於極度的時光啊 終成絕響)



  這首詩出自席慕蓉女士的詩集「邊緣光影」(現下爾雅出版的「世紀詩選」似乎也有)。一首即使不聯想到封神依舊讓我非常喜歡的、溫柔哀傷的詩。

  我的詩齡不長,對於太難的詩無法領會,所以只能這樣覺得,詩應該有一部分就是像這樣,讀起來好懂,要解釋時卻無從解釋起,宛如一件沒有針腳的天衣。也許對詩稍微有點了解的,會知道或覺得席慕蓉女士的詩太簡單了──她的文字是很簡單沒錯,但意象卻透明如景,很容易看得到,但著手去解釋看到了什麼卻是一件很困難的事──而且每個人看到的,也許都還,不一樣。

  當然,她晚近的詩比較成熟,也不是說她的每首詩都是好的。但總體而言,我非常喜歡她,覺得她不自詡為詩人、只為心情或興趣而寫詩的堅持是很值得欣賞的。

  而這首詩,是偶然隨口朗頌的時候,才發現它很適合、很像楊戩對離去的太公望師叔,在新仙人界擔任教主時的心情。

  當然,這個前提必須是我最先所堅持的「師叔已逝論」。當太公望和王天君融合,成為新的伏羲(雖然「伏羲」早已存在,但此時的伏羲卻已非彼時的王奕)後,太公望就已死去。即使這個伏羲有著太公望的心情,但那也不再是原本的那一個太公望了。

  雖然是楊太本命,但不能不承認的是,在師叔的心中,他的情愛是放在最末的位置──起碼,不會在前面。他最重視的,是生命、是封神計劃,和同伴。在漫畫裡楊太的感情其實非常淡,這不只是雙方的個性交錯始然,更重要的是我最近才感覺到的──太公望師叔也許重視身為「同伴」角色,更甚過「愛人」身份的楊戩。

  和楊戩不一樣,楊戩的戰鬥參與也許有幾分是責任和理想,但他感情驅使的部分卻比較多──絕對比師叔還多。因為他失去了師匠,又失去了父親。在他心中最重要的人,莫過於太公望師叔了。即使他心裡也明白自己在師叔心中並不是最重要──即使那是最特殊的存在。

  如果對師叔而言,情愛是最末尾的地位。那麼當他轉變成「伏羲」的時候,最先流失的,就是最末尾的「情愛」,也就是愛人身份的楊戩。如果他對楊戩還有記憶,那麼,可能有八分之三的同伴之情、二分之一的恨與在乎,和八分之一殘缺的眷戀。

  我想,楊戩應該也感覺得到吧。

  這首詩裡我喜歡的段落,是

  「即使把微小的歡悅努力擴大 
   把凝神品味著的
   平靜的幸福盡量延長
   那從起點到終點之間
   如謎一般的距離依舊無法丈量
   (這無垠的孤獨啊 這必須的擔負)」

  的那份恍惚迷離之情,還有時間之流帶不走記憶,反而沉積了一切心情的悵恨。此外還有就是最後一段:

  「到了最後 我之於你 
  一如深紫色的鳶尾花之於這個春季
  終究仍要互相背棄

  (而此刻這耽美於極度的時光啊 終成絕響)」

  的那份割捨、醒悟的哀傷。這一段也是我最喜愛的一段。鳶尾花和春天曾是那麼相依的存在,紫色的鳶尾花承春之潤綻放,春的美好亦要鳶尾花來點綴。而當春盡,鳶尾花也枯落,待下一個春來綻放的時候。但彼時的花已非今日的花,今日的春也不再是彼時的春了。也許,這是「終究仍要互相背棄」的原因。這是詩人的憐惜和細膩。

  而春的百花眾多,卻獨取鳶尾,這是更深的憐惜。

  這是我個人對原詩的感悟。至於如果拿來偏解楊太,「深紫色的鳶尾花」自然是楊戩(紫色在同人小說裡,幾乎是楊戩的代表^^b);而,雖然師叔和春的美好與溫潤無關(笑),但他想要「建造沒有仙人的人界」的理想卻和春滋潤大地是相似的。

  也許今年的春天偏憐鳶尾多一些,但那和其他綜合的百花、和大地比起來,就很小很小了。

  太公望已經死去。在無垠的孤獨與擔負中,把微小的歡悅、平靜的幸福擴大延長來撫平自己哀傷的楊戩,會逐漸改變。在春已非春,花亦非花之後,春與花原本有過的關係,也會隨著逝水流年而「互相背棄」。

  曾經想為這首詩寫一篇伏楊或楊太。不過,自認寫不出這樣細微的心情。後來莫名殿的「幸福」出來後,我也曾經想把這首詩寄送給她分享;但因為這首詩太過哀傷,想到也許觀念不同而作罷了。此時此刻把它貼出來,當作一種分享吧,即使不認同也沒關係。^^

  楊戩對伏羲的心情、或伏羲對楊戩的心情皆有人探討。難過的是,很難找到逝去的師叔對這一切的想法。是捨棄的人痛還是被捨的人傷?也許,這本來就是無從比較,端看他人自由心解的罷!

  那麼,以上是我個人對這首詩的拙解。:p它應該有更深邃的意思才是,覺得把它這樣「釘」住的自己在扼殺其他讀者的意會……(>_______<)

                        by 翎




_________________
<Re: 楊太新詩--鳶尾花  by 莫名>


其實每次回翎殿的文章..都覺得很難下筆^^
總要想很久..而且還要有足夠的勇氣說..[笑]

*-*-*

首先要說的是..
很喜歡翎殿寫的這篇"楊太之詩--鳶尾花"^^
而且這首詩..莫名也很喜歡喔..

喜歡翎殿於文中對楊戩與太公望的解讀..
尤其是楊戩的詮釋..那一種要求"絕對"的情感..
將"是"與"不是"劃分的很清楚..

那一種屬於楊戩的.."完美"的個性

每當想到那種"絕對存粹"的情感
莫名就會想到一首詩.(也是席慕蓉的詩喔..^^)

-------
<悲歌>
今生將不再見你
只為 再見的
已不是你

心中的你已永不再現
再現的 只是些滄桑的
日月與流年
-------

那一種心情
當自己也站在楊戩的立場上..那一種"認真"的個性上
其實心中就會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事!
所以說不上認不認同吧^^
因為了解那個人..就是那樣的一個人
所以可以很自然地接受楊戩的那一種"絕對"^^

(雖然有時站在其它的角度看來..覺得有一些的難過..)

*-*-*

再來說到詩..
莫名也喜歡那種好懂..卻有讓人有許多空間去解讀的詩..

在莫名的心中
只要能夠觸動心弦的詩.就是一首好詩
即使文字簡單.排場樸素.手法沒啥新意..但是教人深刻..

那就夠了..

莫名也喜歡席慕蓉的詩..
喜歡那種讓人不需費神了解.卻需用心解讀的"簡單"..^^

*-*-*

最後說到這首詩"鳶尾花"

很好玩的一件事..
在莫名遇見這首詩的時候..是在四月的時候
那時候..莫名心中是以"伏羲"的角度來看這首詩的說..[笑]

印象最深的是詩中第一段
  
"終究必須離去 這柔媚清朗
  有著微微濕潤的風的春日
  這周遭光亮細緻並且不厭其煩地
  呈現著所有生命過程的世界"

還有其中一個段落

"所有的記憶離我並不很遠
  就在我們曾經同行過的苔痕映照靜寂的林間
  可是 有一種不能確知的心情即使是
  尋找到了適當的字句也逐漸無法再駕馭"

*-*-*

很多的話想說..但是很難說盡^^|||

因為翎殿將自己的想法貼出來..
所以莫名寫將自己在看完這篇"楊太之詩"的想法也貼了出來..
還有把自己當初乍看這首詩時所持的角度也說了出來
(雖然只是很簡潔的掠過..笑)

請別介意..|||

*-*-*

最後..還是要說..
很喜歡翎殿的篇文文..

給翎殿一個大笑

0^+++++++^0


莫名.

_________________
<謝謝^^//// by 翎>


  「悲歌」……如果我沒記錯,是出自七里香吧^^

  說到七里香,就想到裡頭好幾首詩都可以偏解封神(並不只是楊太而已噢^^)。記得裡面有首詩表達的,和「悲歌」也很相似(不過我已經忘了篇名了……現下書又不在旁邊……bb)

我愛你只因歲月如梭
  永不停留,永不回頭
  才能編織出華麗的面容啊
  不帶一絲褪色的悲愁

  我愛你只因你已遠去
  不再出現,不復記憶
  才能掀起層層結痂的心啊
  在這無星無月的夜裡

  一層是一種掙扎
  一層是一次蛻變
  而在驀然回首的痛楚裡
  亭亭出現的是你我的華年

  (只憑記憶,大約如此bb)一直覺得,席慕蓉女士的作品,寫的最好的,就是「時光」。^^(她的「時光九篇」也是我很喜歡的作品喔^^)

* * * * *

  前一陣子買了極封十七……然後看到御手洗直行老師的作品,同樣也把伏羲直接等於「太公望」。雖然那篇我很喜歡(如果那個伏羲真是太公望,就像小凝殿的「風嗚」一樣的話),但總不由得去懷疑:楊戩從來不介意這個「伏羲」嗎?

  其實寫「鳶尾花」的時候,沒有想那麼多。本質上我和楊戩很接近,我很介意,所以就覺得楊戩應該也會介意……尤其我是一個fan,尚且如此,何況是自私狹窄的愛情啊。

可是,也覺得楊戩一定會走過這樣的改變……我覺得他會辦到的。不排斥,也不否認,靜靜接受,然後繼續走他的下一個路程。

  伏羲也許有似於太公望的成分,也或者愛情也必須擁有那種「接受對方的改變」的包容。但若這種改變是從一個人變成另一個人的話,那就不一樣了。最喜歡的人和別的人融合(而且那個人還是自己所恨的),即使再怎麼相似,也不會是原來那個。也許可以另外發展新的關係,但永遠不可能把他當作原來那個看待。

  其他同伴也許可以把伏羲當作太公望(雖然我對這點也很疑惑),但是只有楊戩不行。不是他不肯,而是根本辦不到。

  這是他無法改變的堅持,因為他是楊戩。

* * * * *

  看過莫名殿的回文,我開始在心裡自嘲:啊,果然是不可以混的。整首詩po出來卻只解釋了兩段……(^^bb)

  說過曾想為這首詩寫小說。而,和莫名殿……算是心有靈犀吧?(笑)其實我也把「終究必須離去」和「所有的記憶離我並不很遠」當作伏羲的視點。換句話說,我讀這首詩的時候,是一段伏羲一段楊戩,這樣順序下來的讀法。

  不過我只解了楊戩的部分^^b。因為如果全部要解的話,會變得很難解。楊戩的部分是對師叔的,哀傷、割捨、醒悟……但伏羲對楊戩的部分卻很淺很淡……沒有痕跡和情感似的。分著解的話,擔心會割掉原詩;尤其我尚無自信去解伏羲,所以便省略掉了。^^b

  不知莫名殿是否有意思解呢?(笑)